93年的夏天,我在安徽省第一监狱服役。

一天,接到上级命令,在监狱内要执行一次死刑,但执行正副手的任务都给了机动中队,说是为了锻炼新兵。我们驻监中队只是负责外围和现场的警戒。执行的那一天上午,狱方将所有的犯人(2千多)集中在监狱里的大操场上开宣判大会。中队在监狱外围和会场周围都布置了警戒,我们几个则到刑场担任警戒。

刑场设在监狱西北角的一块菜地里,由于是在监狱内,没有围观的群众,只是在高墙外的唯一的一栋三层楼顶有一些老百姓,诺大的菜地只有我们几个人,显得空荡荡的。等了一个多小时,行刑的车队才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听说那个死刑犯在看到武警戴着口罩、墨镜、手套出现在他面前时,立马就晕了过去,注射了强心针后才勉强在两个劳积分子的帮助下,换了衣服,吃了点东西,耽误了好长时间。公检法、监狱、殡仪馆的人陆续的来到刑场,死刑犯也被两名武警拖过来(他站都站不起来了,两个腿就象煮熟了的面条),担任执行的射手是个列兵,面部被口罩和墨镜遮的严严实实,。

主角登场后,整个刑场的气氛一下变的严肃、紧张起来。经过一些例行的程序后,一位领导向一名武警中尉下达了开始的命令。执行小组立即就位,射手按照中尉的口令,迅速的完成了据枪、子弹上膛、瞄准等动作,枪口向下成45度对准犯人的后脑,没有迟疑,没有等待,枪声几乎是压着中尉“放”的口令响起。射手射出了他枪里唯一的子弹后,立即转身,头都不回向警车走去,一边走一边将墨镜、口罩、手套一一解下,随手就扔在地上。子弹强大的冲击力将犯人向前扑倒,并在离地五、六十厘米的地方留下了一团血雾,红红的,好似一团红纱巾,又象一朵花。犯人倒地后,只是手脚抽搐了几下,就再也没有动弹。那团血雾也随着生命的逝去,慢慢的向四周扩散,一点点的消失,只在空气中留下淡淡的腥味。

法医确认犯人已经死亡,执行任务也就圆满完成。在我撤回的路上看见那个新兵射手抱着枪,软绵绵的靠在座位上,两眼呆呆的望着车窗外,一点表情都没有,和《士兵突击》里许三多肘毙毒犯后的表情差不多。毕竟是第一次近距离杀人,心里压力是超乎想象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