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二季 大国崛起 第一百零二节 小兵张嘎1

wuyanlai 收藏 20 5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size][/URL] [内容简介] 下边我们将地点推移到民国二十九年春节期间的抗大系舟山分校 由于在过去的时间里七十八军系统取得了太多太多地胜利,所以说这里乃至整个的系舟山区都洋溢着强烈的喜庆,祥和的气息,大红的灯笼里面装着汽车头灯用的电灯泡,虽然简陋,但也不失兴致。走近学校食堂,肉香和着葱香弥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02.html




下边我们将地点推移到民国二十九年春节期间的抗大系舟山分校


由于在过去的时间里七十八军系统取得了太多太多地胜利,所以说这里乃至整个的系舟山区都洋溢着强烈的喜庆,祥和的气息,大红的灯笼里面装着汽车头灯用的电灯泡,虽然简陋,但也不失兴致。走近学校食堂,肉香和着葱香弥漫在空气中,那是饺子的香味。担任抗大分校校长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的李德正在办公室里整理着一年的工作总结,冬天天黑得早,他点亮了煤气灯,屋里那部师级干部特供的进口收音机中正播放着柔美的旋律。


“校长,”副校长孙铭九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李副军长来电报了,要我们委培一批地方游击战干部,以应对敌人,还有反动阶级的破坏。”


李德起身,拿起电报细细的看了起来。电文中提出,根据地现在虽然是短暂的和平时期,但各地并不太平,敌特,土匪,铁杆汉奸买办都在蠢蠢欲动,各地各部门反特工作的压力很重。需要从各地抽调秘密战,游击战有经验的年轻干部,在学校统一组织学习新情况下的斗争方法,学成后,回到原籍专门从事反特工作。电文中还专门提到了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可以组成少年班,将一批年少有为的儿童团员吸收,学习。


此时此刻的里的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一个李德了,李德目睹了中国革命从万劫不复的境地转危为安,又见证了在武太行的参与下中国的不可思议的奇迹,他已经把毛泽dong主席所提出的“实事求是”作为了自己的座右铭,他已经不再是一个空洞的学者,而是在中国革命的这片沃土上重新学习,现在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一切为了中国革命”这个伟大信念的激励下,谦虚谨慎,刻苦钻研。他看完电报之后,没说多话,马上和孙铭九副校长开始讨论这个命令的执行。


游击战专家出身的副参谋长李向阳此时心中也颇有忐忑,现在的七十八军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了飞机,有了坦克,有了电子工业,但是,我们没有人,面对老奸巨猾的敌特分子,那些目不识丁的拿起枪的农民,如何能和他们对垒?现在只有通过培训一些骨干,分配到重要地区,才能弥补中共社会部,七十八军情报系统的缝隙与漏洞。然而培训人,除了培训作战技能,还要他们至少能够识别敌特的伎俩,这是技术占大头的活,该怎么办?他突然想到了军长曾经表扬过的七十八军的万应锭----张思齐,一个似乎从来都没有让武太行失望过的技术分子,能否听听他的说法?李向阳当即拨通了张思齐的直播电话,当时的张思齐还没有去延安,只是在山西负责解决土法生产无缝钢管的问题。


“张思齐同志,我是李向阳。”李向阳开门见山。


“哦?李副参谋长?什么事情?”张思齐颇感意外。


“是这样的,现在地方上的反特任务很重,我想培训一批游击战,秘密战的骨干,以此对付敌特。但是,一个明显的问题是,他们不怕死,可是要他们学习技术,恐怕与赶牛上树一样困难。你也知道,敌特手中的家伙很是厉害。”


“李副参谋长,这个我非常理解,说实话,我不是一个唯武器论者,但是,武器的作用谁也不可否认。你提到的问题,我一直都在考虑,我现在就是在研究土法制造无缝钢管。毛主席说过,要把马列主义本土化,变成中国人民大众喜闻乐见的形式,我想,我们也一定能找到方法,把这些技术变成浅显通俗的东西来教会我们的同志。他们只要了解,知道,会使用就可以了,至于太多了道理,他们不必知道,真的要深究起来,我都觉得自己是个幼儿园的小孩子。副参谋长你说呢?”


一句点破梦中人的话语,李向阳良久无语,然后激动地说:“张思奇同志,我一直当你是个搞技术的,没想到你的政治修养也提高得这么快。既然如此,那么,我放心的把这件事和你说了吧。”


“副参谋长您说。”


“……”


张思齐放下电话,看着桌子上的厚厚的工作日志,他只想哭。他并非存心卖弄,一切都是革命的需要,但是此时他又接到了副参谋长的编制培训教材的命令。


……


李向阳的设想很快便被被武太行批准,上报到了中共中央,军长办公室秘书处把命令整理好,下发到各地方部门。于是,电文,文件,交通员手中的鸡毛信,一级一级的下达到了地方负责人的手中。中共社会部,七十八军情报部门都特派了教官。


正月十四日,各地的人都陆续到齐了。正月十五元宵节的时候,李向阳和张思齐二人低调的来到了抗大系舟山分校,按照协商安排,李向阳亲自担任这个培训班的总督导,张思齐任技术总教官。这个培训班一共有160多人,编为8个中队,其中有1个少年中队。


晚七点的时候,一间大教室里挂着通亮的煤气灯,黑板上写着毛主席的语录: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而愚蠢的军队是不能战胜敌人的! 开学典礼开始了。


首先是全体学员面对党旗,八一军旗宣誓,然后是齐唱《国际歌》,随后是李德校长,李向阳总督导和张思齐教官讲话。李向阳的讲话中,着重强调了毛主席的人民战争理论;而张思齐在讲话中,则着重讲述了在先进技术条件下,敌特的侦查,破坏手段。开学典礼完毕,进入了师生交流的环节。李向阳喜悦颜和的回答着他的师弟师妹们的问题,而张思齐则用最浅显的语言讲述着现代特工的种种技术。他们二人语言生动,时而严肃,时而激昂,时而幽默,听得学员们捧腹大笑,笑过之后,又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课程表发下去了,学员们要修的课程包括基本战术,基础文化课程,化妆,侦查,跟踪,器材,密写,通讯,保密等。他们的班主任是一个从七十八军借调过来的特工,他知道这些家伙个个很牛,不服管,于是开始几堂课,就是自由讨论,开茶馆,一堆堆的人,在那里胡吹,你爱上哪堆吹上哪堆吹,没人管你。不过,等到张思齐上技术课的时候,大家就开眼界了。


张思齐一身笔挺的国民革命军中校军装(虽说这张思齐只是一个来到根据地不久的专家,可是考虑到张思齐需要协调许多军事单位所以说武太行还是直接的就给了他一个中校的军衔,这在当时仅仅有一个军编制的七十八军来说已经算是中高层军官了。)出现在讲台上,他微笑着拿起一根细细的金属线,“这是什么?”他问道。


“不就是一根细铁丝吗?”少年中队的队长张嘎子叫道。


“好,好,它有什么用?”


“捆东西!”少年中队的副中队长海娃是张嘎子的跟屁虫,他马上叫道。


张思齐不言不语,拿起一块书本大小,一厘米厚的钢板,用两块砖头架起来,把那根所谓的细铁丝放在钢板的中间,用ZIPPO打火机去烧它的一头。过了几秒钟,那根细铁丝居然被点燃,“嗤嗤”的烧了起来,冒出耀眼的光,钢板中间很快被烧红,在众目睽睽之下,钢板居然变软,最后凹下去,成了一个钢角。


众人一时都惊呆了,半晌回不过神来。“如果,你有一辆坦克,我拿着这种细铁丝好玩似的在你的炮管上绕上那么几圈,然后点燃,会如何呢?”


“会如何?”众人问道。


张思齐不语,拿出一张幻灯片投射在幕布上,上面有一辆坦克,炮管是弯的。


“那就不是坦克了,那是锄头车!”


“哈哈----”一阵哄笑。


等到笑声平静下来,张思齐又说:“如果这个坦克开炮,会怎样呢?”众人默然,静静的等待他揭晓答案。张思齐换了一张坦克炸膛的幻灯片,那坦克就会吹喇叭!而且不光是过年的时候!众人笑得喘不过气来了。


张思齐随后正色道:“同学们哪,你们看看,就是这样细细的金属丝,有如此大的威力,我想问问你们,如果你们老说自己会爬树,会扮小货郎走街串巷,会把鸡毛信藏在裤裆里,如果哪天有个小孩在我们的枪上绕这个东西,你们不通过学习,如何能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呢?”众人开始沉默了。


张思齐又拿出一个钮扣大小的东西,对学员们说:“谁帮我一个忙,拿着这个东西到外面去说句话?”


下面一阵骚动,众人你推我我推你,最后把一个吹牛吹得最凶的,号称“王大胆”的家伙给推了出来,一个曾经被他无情奚落过的学员还趁乱在他屁股上狠狠的踩了一脚,把他踩到讲台前。他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不用怕,你拿着,到外面躲在个没有人的地方说句话,这没有什么的。”


“我躲茅坑里行吗?”


“你躲你老婆裤裆里都行。”


台下又是一阵爆笑,历来趾高气扬的王大胆在众人看热闹的目光中,鼠窜着跑了出去。张思齐从桌肚里拿出一个牛皮箱子,打开,升起一根银亮亮的金属杆,一节连一节的拉长,大家看到,这个金属杆是一节套一节的。他在那箱子里面按了几下,里面传出了沙沙的声音,有如老鼠啃噬木头。过了一会儿,里面传出王大胆的声音:“鸡飞狗跳牛儿跑,漫山遍野花木草。”敢情他还是读过几句书的。随后,他微笑着小跑回来,把那个小纽扣抖抖索索的放在了张思齐的讲台上。


众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他低着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王大胆,你说的什么话我不敢保证是什么,所以,请你自己听听,看你是不是这样说的。”随后,他又在箱子里按了几下。里面再次传出刚才的沙沙声和王大胆的诗句:“鸡飞狗跳牛儿跑,漫山遍野花木草。”


“是不是这样啊?”


王大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呆呆的说:“张教官,你莫不是神仙?”其他学院也看龙王闹海一样看着他们的教官。


“我根本不是神仙,我只想问你,如果,我把这个东西放在了你们家枕头底下,那你老婆半夜说的梦话我都一清二楚,这样的话,你们冒着生命危险送去的鸡毛信还有什么用?”顿了顿,他又说:“同学们啊,我知道你们都有功劳,看不起我这个白面书生,可是,你们也看到了,这些东西,我有,难道小鬼子就没有吗?你们非要让我们的同志死了都还变糊涂鬼吗?”


“张教官,你说什么我们都听!”


“对,听教官的!!”学员们都叫着,张嘎子他们少年中队的嗓门最大。


可是忙碌的张思齐只讲了这一堂课,马上就换了教员,这些不服天管,不服地管的家伙依然不敢放肆。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