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8日~9月2日,驻阿富汗的英国、爱尔兰、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军队和阿富汗政府军的4000官兵,实施了代号“鹰峰”的军事行动。这次行动的目的是,护送一支由100辆汽车组成的车队穿越塔利班武装控制的据点,将由中国制造的水力发电机送抵阿富汗南方的水库。经过6天血战,中国水力发电机安全运抵目的地,为阿富汗战后最大的重建工程奠定了基础。

A. 北约派出千名官兵护送


2001年10月31日,美军对阿富汗塔利班控制区实施“地毯式”轰炸,轰炸中炸毁了建在阿富汗赫尔曼德省最大的水电站——卡加克水电站,致使该电站向阿富汗城市坎大哈和拉什卡尔加的供电完全中断。


塔利班政权倒台后,在国际社会鼎力支持下,卡尔扎伊政府致力于改善电力供应。


2005年2月,美国国际发展署同意提供水电站重建的资金。重建工程整体项目由美国路易斯伯格公司负责承建。根据合同,工程于2005年2月开工,工期两年。不过,水电站的水轮发电机组则由中国机械设备进出口总公司提供,并安装调试。


今年8月,当中国机械设备进出口总公司将价值34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4556万元)的水轮发电机组依合约准备好之后,一次声势浩大的行动随即展开。阿富汗政府租用当今世界最大的运输机——俄罗斯的安-124运输机,将其空运到坎大哈机场,而这仅仅是第一步,因为还得设法将其运往距离坎大哈250公里外的卡加克水电站。


这是一次艰难的旅程,除了要横穿大片沙漠和几乎没有任何维护的破损道路外,最重要的是,穿行的地区全在塔利班武装的控制之下,必然遭到塔利班的猛烈攻击。


为此,驻阿富汗的北约部队制定了绝密的护送计划:先将210吨重的水轮发电机分拆成7个部件,每个部件都饰以宗教经书标识,一方面是发挥掩护作用,另一方面也是祈求真主庇护。这7个部件随后被装上汽车。这7辆汽车混在100辆外形一模一样的汽车车队中,外界根本不知究竟哪7辆车装有水轮发电机的部件。北约驻阿富汗部队的指挥官决定派出大批官兵、武装直升机、战斗机和重型装甲车辆,护卫水轮发电机和安装调试人员前往卡加克水电站。


B.6天血战塔利班


驻阿富汗北约部队为这次军事行动取的代号是“鹰峰”。行动的第一步是,由英国陆军展开二战以来最大规模的道路清除行动。由于从坎大哈通往卡加克水电站的道路损毁严重,战争期间遗留的未爆弹药众多,加上塔利班沿途埋下不计其数的地雷,如何让车队安全通过成为第一要务。为此,英国陆军第16空中突击旅的工兵部队自8月28日起边作战警戒,边清除地雷和未爆弹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为车队打开通道。


阿富汗国民军和爱尔兰陆军第1营的军事顾问们,沿着车队即将通过的路线设卡警戒——或者占领道路两旁的制高点,或者扼守峡谷中的简易桥梁,或者派狙击手秘密监视当地塔利班武装头目的动向。


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的特种部队则主动出击,抢在大队伍前,沿着赫尔曼德河谷搜寻武装分子,确定最终的行进路线。


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联军出动了“阿帕奇”武装直升机和AC-130武装攻击机,对道路沿线的塔利班据点实施了“地毯式”轰炸,亲历轰炸行动的英国《独立报》记者形容,行动如同“众神咆哮”。


轰炸行动刚一结束,庞大的车队驶出了坎大哈。北约部队为车队编织了一张密集的防护网:地面,炸弹排除小组在车队前领路,工兵铺平路上的弹坑,全副武装的士兵护在车队四周;空中,北约的攻击直升机和战斗机不间断地盘旋。


尽管如此,塔利班仍没有放弃攻击车队的企图。英国《独立报》随行记者描述说:“突然,一枚火箭弹在车队300米开外爆炸,发出震人心肺的爆炸声,一阵呛人的烟雾弥漫开来……车队在行进过程中先后3次遭迫击炮和火箭弹攻击,双方展开激烈的战斗,至少有250名塔利班士兵死亡,而英军只有一人受伤——被翻倒的拖车压碎了骨盆。”


9月2日下午,车队终于抵达水电站,中国工程师开始了安装调试工作。驻当地的英军指挥官表示,接下来,保护安装调试人员和这座水电站是巨大的挑战,因为塔利班已经把它列为重点袭击目标。塔利班武装在他们控制的地区有相当强的实力,英军指挥官则担心没有足够的英军或是其他北约盟国的士兵,阻止塔利班对电站发动攻击。


当天,英国保守党领袖戴维·卡梅伦到赫尔曼德省视察时,与当地指挥官有同样的感触:“士兵们有权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够回国,他们不应该因为飞机和机场的问题误了回家的时间。”卡梅伦还指出,英军在阿富汗的行动取得了一些成效,但军队严重缺乏直升机,一些北约盟国也不愿尽全力。


C. 阿富汗重建的“标志性事件”


中国水轮发电机安全运抵卡加克水电站,驻阿富汗北约军队发言人麦克尼尔中校表示:“许多当初反对重建水电站的人都表示,这永远不会实现,可现在它实现了。如果你想在阿富汗众多的重建中找一个标志性事件,中国发电机的到达与安装调试就算一个。”“这是一项十分有意义的军事行动,它是阿富汗南方取得进步和发展的标志,”英军驻赫尔曼德省的发言人戴维·雷诺兹中尉指出,“想在阿富汗取得最终胜利,就不仅仅要打败塔利班,还要增加当地的工作机会。”


各方为何给中国水轮发电机成功运抵这么高的评价?中国驻阿富汗使馆经商处的刘顺昆2007年曾介绍说,20多年战争浩劫将阿电力设施破坏殆尽。2001年塔利班政权倒台后,在国际社会的鼎力支持下,卡尔扎伊政府致力于改善电力供应,但成效甚微。阿电力供应短缺的情况,严重阻碍阿社会和经济发展。


目前,阿实际发电量低于46.4万千瓦,电力供应覆盖面不及人口的7%,人均可获供电量不足20度,远远落后于世界平均水平。新政府成立后,采取多项措施对原有发电设施进行修复,索罗比水电站和喀布尔火电厂等发电厂恢复到了正常发电状态。短短5年里,阿发电量翻番,但因基础薄弱,电力供应还是杯水车薪,远远满足不了社会经济发展和民众的日常需求。


另外,阿政府对居民用电实行补贴,电费5美分1度(约合人民币3角5分),而发电成本约12美分1度(约合人民币8角4分),电费不及发电成本的一半。再加上缺乏现代计量设备,用电量由用户自行申报,少报或不报现象普遍。供电部门无法收回电力成本。据估计,不包括燃油成本,政府每年至少要花56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9亿元)补贴电价。如果收费机制得不到改善,将使感兴趣的私营投资者望而却步,电力投资后劲不足,难以形成可持续发展的电力产业。


目前,阿电力设施大多是上世纪60~70年代修建,历经了多年战争,大部分设施遭到毁灭性破坏,仅存的一些设施严重老化。阿政府一直将国家电力重建作为优先发展的民生工程,但电力项目一向投资大、见效慢,再加上维修和重建的工作量巨大,即使资金充足,要有明显改善还需数十年时间。


阿政府财力薄弱,一年的财政收入还不够维持政府运作,因此目前所有的电力项目都在各国政府和国际组织援助下进行。随着时间的推移,国际社会对阿援助将会逐渐减少,电力建设资金难以有大幅度增加。


经过5年多的重建,阿经济建设有了较大进展,城市中甚至出现了一些暴富阶层,虽然他们的暴富手段往往同毒品相联系。这些暴富的资金大多投入到建豪宅、购买高档汽车上,电力基础设施建设无人问津。国际社会提供的援助资金非常宝贵,但许多阿富汗人没有看到这一点,上至政府官员,下至民间企业,都把外援当作发财好机会,几乎所有部门都要雁过拔毛,层层剥皮。不管是总包还是分包援建的电力项目,要价都高得惊人。由于当地公司的漫天要价,国外援助的大量宝贵资金被吞噬。


阿新政府已成立5年多,安全局势并未得到根本改善。特别是2006年初以来,安全形势持续恶化,恐怖袭击和暴力活动呈上升趋势,今年以来已有近1700人在袭击中丧生。安全形势的日益恶化吓退了不少参与阿电力项目建设的国际承包商。再加上毒品种植和走私泛滥,直接或间接地阻碍了电力设施重建。


电力短缺已成为制约阿社会、经济发展的瓶颈之一。普通民众由于得不到电力供应,对国际社会和政府重建的能力丧失信心。因此,中国水轮发电机此时运抵阿富汗的意义非同寻常,这座电站正式运行后,水库的储水量将达12亿立方米,能为阿南部150万人提供电力,帮助灌溉数百平方公里的农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