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弹嗖嗖 子弹嗖嗖 第三十五章

怀旧连长 收藏 6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3/[/size][/URL] [内容简介] 嘿, 嘿 ! 麻先生来了,有人惊喜地叫道。 所有的人呼拉一下全闪到两边,中间给麻先生让出一条小道儿,麻先生从几个后生的肩上突噜一下跳了下来,撩着长袍的下襟,紧走几步,迈过门槛,到了肖锋躺着的床前,撑开肖锋的眼睛看了看,又撩开他的衣服,看看了伤,先止血,可包扎伤口之前,得把留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53.html


嘿, 嘿 ! 麻先生来了,有人惊喜地叫道。

所有的人呼拉一下全闪到两边,中间给麻先生让出一条小道儿,麻先生从几个后生的肩上突噜一下跳了下来,撩着长袍的下襟,紧走几步,迈过门槛,到了肖锋躺着的床前,撑开肖锋的眼睛看了看,又撩开他的衣服,看看了伤,先止血,可包扎伤口之前,得把留在里边的弹头给取出来,再仔细一看,麻先生的脸色煞时变得阴郁了很多,弹头钻得太深,叫膝盖骨给夹住了,麻先生举了举手,挽了袖口,接过身边一个后生给他提着的药箱,取了棉球,酒精,药水,用铁夹夹着除了伤口上的污血,消了毒,真要下刀了,麻先生却一拍脑门子,“我真他娘的是老糊涂了,怎么就忘带麻药了呢!”

所有的人一听都傻了,没麻药,你做手术,那不把人给生疼疼死啊!

这时肖锋竟吃力地睁开眼,声音很小,看得出来即使这样,他也是攒着劲才发出来的声儿,“没事,大夫,你该动刀就动刀吧,我硬挺一下,就过去了。”

麻先生心里也没谱,“你能挺得住吗?”

肖锋点点头。

事到如今也只好这样了,现在如果再派人回去拿麻药,肯定来不及了,估计麻药还没拿来,这人也就因为流血过就给交待了。麻先生叫几个人按好肖锋的四肢和头,并交待,在他手术过程中,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在他没有叫松手之前千万不要松手。哭得泪人的小怡一直守在肖锋的旁边。

麻先生说,“你是他?”那意思是这都男人的事,你一个女孩子家往外趔点着!可麻先生旋即明过味了,就哦了一声对小怡说,“最好最好,你抓着他的手, ”

这是小怡生平第一次去握一个年轻男人的大手,也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去握肖锋的手,当她的小手真正的触动到那双大手时,小怡的心竟瞬间悸动了一下,她说不清自己是怎样一种感觉,这双手宽大,粗糙,坚实,小怡刚一握了肖锋的手,麻先生的手术就开始了,他的手术刀捅入肖锋膝盖的刹那,意识已经极近模糊的肖锋霎时感觉到一种冰凉, 接着就是了一阵绞心的疼痛,这种疼痛令他抓狂,难忍。惊悸之中,他一把反握了小怡的小手,那双小手柔若无骨,纤细滑腻,不盈一握,当两个人的手掌心挤扰的瞬间,肖锋迷迷糊糊之中感觉到了一种奇妙的东西汇入体内,这东西犹如一股一股的溪流,暖暖的,缓缓的,却又不可阻挡的传感到全身,流入他的心田,刹那间让他感觉到心旷神怡,令他原本抓狂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肖锋的牙咬得格崩崩直响,额头上的汗像叫蒸浴蒸过一般,满脑门子水汪汪的,小怡腾出一只手,用毛巾不住地给他擦拭,不停地在他的耳边低语相慰,一声声近乎呢喃的细语,在整个在常人看来难受得近乎惨忍的手术过程中,却给了肖锋最有力的支撑。当麻先生终于将块沾着污血的弹头当啷一声夹着扔到铜盆里说了声好的时候,所有人的都长长地松了口气,而肖锋却头一歪,昏死过去。

在场的人谁都看出来了,今黑如果没有小怡,肖锋要想挺过这关,难!

狗蛋也伤得不轻,麻先生给他医治了之后,一连睡了三天,他才算真正的睁开了眼睛,在他睁开眼睛的刹那,狗蛋惊得半天没说出一句话,他的床头竟站着一个女孩儿,女孩儿背身撅着圆圆的屁股蛋正收拾桌子。狗蛋几乎是惊叫出来的,“杏儿。是你吗”

果然是杏儿,杏儿转身,笑厣如笑。“哟,你醒了。”

狗蛋点点头,又惊又喜,“杏儿,你咋来了?你爹他。。。。”狗蛋那意思是,就你爹那个老封建脑袋瓜子怎么能放你出来呢?你还竟大老远地跑到陈家湾来了,今儿是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啊?

杏儿说,“先甭问,这是我给你熬好的药,你先喝了再说,麻先生吩咐过,要及时吃药,你才会快一点好起来。”

经过了这么多的事之后,狗蛋也不再是从前的那个生瓜蛋子,在喝着杏儿一勺勺送过来的汤水的同时,瞪着一双大眼,不转眼珠地盯着杏儿那张脸蛋看个没完。

“你看什么呢,”杏儿有些害羞地说,“我脸上有东西是吗?”

狗蛋还是不眨眼地看,摇摇头,“没有,你脸上干净着呢,杏儿,你真好看。”

杏儿的小脸扑地一红,犹如熟透的石榴一般,笑骂,“你喝你的药吧,啊!什么时候学得这么厚脸皮了。是不是这段时间有了新婆娘了?”

狗蛋吓得把头一下摇得跟拨郎鼓似的,“没有,没有,我真没有,我哪有那时间啊,再说有时间我也没那个色胆儿啊,我只想着你一个人。”

“嗯,这还差不多,不准你跟别的女人来往,只能对我一个人好,听到没有?”

“嗳嗳嗳,听到了,我都记心里了,杏儿,”狗蛋连连应是。

狗蛋发现这么长时间不见,杏儿越发变得漂亮了,更成熟了,此外在杏儿的身上还多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具体是什么,狗蛋的文化素养还不能让他找到恰当的词语来形容,是不是一种女人的忧伤,狗蛋从陈文孝的反问里一下蹿跳起来,“对对,是忧伤,就这样意思。”

是的,如果说以前的杏儿是一个大胆,任性,漂亮的有钱人家的千斤,那而今,一段爱情的磨难之后,她的性子已经溶进了一种后来的东西,那就是忧伤。对爱的执着和相思的沉淀。杏儿当时跟狗蛋的事儿被他爹发现以后,杏儿一连被她爹在屋里锁了五天,她在屋里又哭又闹,不吃不喝,还说要以死相抵,那意思绝不向扼杀美好爱情的封建的宗法礼教妥协低头,杏儿她娘心疼自己的女儿,劝郭举人,“她爹你就放闺女出来吧,你看在里边哭得都没个人声儿了,这样下去闺女非出事不行,她要真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郭举人却说,“死,死,都死去,随她的便,死她死,活她活,真死了,我心里倒清净了,养个这样的闺女,我郭东山的老脸都丢光丢净了。想跟那个穷光蛋狗蛋成亲,除非我死了,否则门都没有。”

后来还是在杏儿她娘劝了这头劝那头,老郭家才渐渐恢复了平静。只是郭举人这次有言在先,杏儿打此以后不准踏出院门半步,缺啥少啥,叫人去代办,如有半点违背,打断她的双腿。杏儿一是慑于她爹的威严,二是一时半会跟狗蛋联系不上,只好委屈照办,其实,后来的好长时间里,狗蛋若干次的趁着天黑,来过五里堡,他经常在杏儿家的院墙下边徘徊一会,想翻墙进去,又怕被抓,那样给杏儿将会带来更大的伤害,于是就咬咬牙忍了,他想只要能听到杏儿的声音,知道她好好的没事,自个就放心了,可每次郭家的院落里都静得吓人,没有一点声响,狗蛋心想,这样也好,这说明杏儿现在又恢复正常的生活了,既然自己爱她,又没本事养活她,那只要她平平安安的对他狗蛋就是最好的安慰了。

杏儿却不这样想,虽然她一时半会表面上看起来又跟从前一样了,可她的那颗少女的心扉一但打开,无论如何是关不上了,她对狗蛋的牵挂和思念却一刻也没有减弱,院门虽然锁住了她的人,可她的心却常常畅漾在大门之外,并且暗暗发誓这辈子要跟狗蛋结为恩爱夫妻,女人的身体是脆弱的,可追求爱的心却是世上最坚强的。

这期间,陈家湾抗日义勇队成立了,那些在陈家湾受了训练的后生们,一些人又回到了本村,回来后就成立了各种各样的组织,五里堡就成立了妇救会。妇救会的会长亲自找到了郭家,跟郭举人说现在咱们的妇女要翻身解放 ,做自己的主人了,你们家杏儿得参加妇救会,学习文化知识哩。

郭举人说:“我家杏儿不去。”

杏儿一听却高兴得一跳老高,“谁说我不去了,我去,我愿意去。”

妇救会的会长说,“杏儿既然自个愿意去,你做为家长就不能阻拦哩,阻拦他们年青人参加革命的热情,你就是反革命,那咱们可要革你郭举人的命咧,现在全中国都在打倒封建势力。”

吓得郭举人直吹胡须,“他妈的,这世道真的乱了。”可他情知道自个是小胳膊拧不过大腿,阻挡青年人对自个命运的支配,他就成了反革命了,那么多后生就要革他老朽的命,他能不怕吗?

杏儿就参加了妇救会,没多时日,还成了妇救会的骨干,成了忙人,郭举人家那种原有的等级森严的封建家庭制度倾刻间土崩瓦解了,杏儿犹如出了笼的小鸟,再想囚住,已经不可能了,郭举人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就这样,杏儿有了跟狗蛋见面的机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