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狭隘的绝对爱国主义思想-“不要用‘体育无国界’忽悠群众”的本质[北府]

panzergu 收藏 43 86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狭隘的绝对爱国主义思想——“不要用‘体育无国界’忽悠群众”的本质

最近彩头不错,随便在论坛上一翻就能翻到些语出惊人的货色来,就连再正常不过的“体育无国界”都会被某些好事的“革命小将”拉上批斗台好好批斗一番,以自己狭隘的“绝对爱国主义”来试图证明某些早就被无情地丢进历史垃圾堆的理论——

体育无国界——这本身就是皮埃尔-德-顾拜旦同志于1894年创建国际奥委会,于1896年开创现代奥林匹克竞技体育所遵循的宗旨之一,通过十九世纪末至今多少代人坚持不泄的努力与追求,所以才有了如今在举办奥运会期间,来自世界各地不分肤色、种族、国籍、性别、贫富、尊卑的人们停止相互猜疑、相互歧视、相互仇杀、相互对立,从四面八方汇集到一起同台竞技、公平竞争、为自己的国家和民族、也为自己赢得应得的荣誉——

奥林匹克本来就是跨国界的竞技体育运动——体育若有国界的阻隔——各国的优秀运动员即便再优秀,也只能窝在自己国家参加国内运动比赛而永远得不到国与国的高手之间颠峰对决的机会。即便各国选手是代表着本国去参加奥林匹克的、虽然比赛结果也可以看作为国家之间竞技体育水平的较量结果,但是不要忘记奥林匹克精神的真谛不是分出胜负,而是“相互理解、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每一个人都应享有从事体育运动的可能性,而不受任何形式的歧视,并体现相互理解、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的奥林匹克精神——《奥林匹克宪章》)就这一句话,就可以很好的诠释“体育无国界”这句话!在竞技体育中——有国界的仅仅是参加者的国籍和最终成绩的归属,而这种成绩的归属对参赛国所带来的意义在笔者看来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实际意义。(最多停留在政治宣传的层面上,而竞技体育的追求的境界之一就是让政治滚得越远越好)毕竟奥林匹克精神的最高境界是“相互理解、友谊、团结、公平竞争”而不是一心要拿奖牌。

在顾拜旦的眼睛里,纯粹的竞技精神只能带给运动员心理上自得其乐的悦乐感,奥林匹克精神带给人们的将是美感、荣誉感。并且由衷地赞颂体育是美丽、艺术、正义、勇敢、荣誉、乐趣、活力、进步与和平的化身。(顾拜旦《体育颂》)并不应该成为政治的延续,沦为国与国之间国力和话语权甚至是霸权争夺的舞台。(讽刺的是:长期以来,奥林匹克运动恰恰是被一些谋求霸权的国家展示其超强国力的绝好平台,并且在近百年的时间里一直不遗余力的试图将政治——也就是他们所希望的目标强加在本应该纯洁无暇的奥林匹克运动之中。)

竞技体育从来就没有把你死我活的竞争放在第一位——在“竞争”之前安置了“相互理解、友谊、团结”几位“兄长”的同时还在“竞争”前加上了“公平”的前缀。这也就是我们一直挂在嘴边上的“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竞争”非但没有在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中占据着主导的位置,正相反,过度的竞争恰恰是国际奥委会所要避免的结果。很显然——因为这违反了奥林匹克运动所一直追求的目标,而竞争一旦超出了合理的范畴就极有可能成为、尔虞我诈、不择手段甚至互相仇视的温床。

顾拜旦的理想的实现终究不是一帆风顺,而且这位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奠基人也未能在其有生之年看到他的理想实现的那一天,自1894年起——奥林匹克竞技体育经历了诸多动荡的年代——也不可避免的为政治阴谋家和权力野心家所利用,(希特勒利用奥运会妄图证明“纯种的雅利安人”在种族方面的优越性,以便为他的种族灭绝计划提供理论依据;西方列强也曾经利用奥林匹克对弱势地区的文化进行压迫和侵犯;冷战期间美国和苏联两个超级大国也曾经将争霸的肮脏触角伸向圣洁的奥林匹克;而恐怖主义也总是想着在奥运会这种人群稠密的场合来一两次“惊天动地”的行动来向世人证明他们的存在)但是,时至今日,我们可以非常欣喜的看到顾拜旦先生的理想正在一步一步坚实地前进着,如今的奥林匹克看到的不仅仅是胜利者的喜悦,还有参与者的喜悦;在奥林匹克的赛场上,没有种族歧视、没有贵贱之分、不分贫穷和富裕、不管理念和阶级、不受政治左右、不为战争所扰,每一个参与到奥林匹克的人们,都能尽情地享受着竞技体育所带给他们的快乐和刺激,顾拜旦先生若泉下有知——必将由衷且自豪的感叹:这一刻——体育没有国界!

不过,不是每个人都认同体育是无国界的——就比如笔者所说的狭隘的“绝对爱国主义者”,他们会拿出诸如运动员仅仅代表自己的国家参加奥运会、颁奖仪式上仅仅演奏冠军所在国的国歌、运动员所取得的金、银、铜等奖牌代表的是所在国的国家荣誉以及一大堆历届奥运会上一些著名的运动员所说的某些著名的“爱国主义言论”(比如约翰-斯蒂芬-阿赫瓦里)等来说明体育是有国界的!但是仅仅就到此为止了吗?不——所谓的反对“体育无国界”不过是这些“绝对爱国者”借以指责甚至攻击一些他们看不顺眼、认为有负于祖国的所谓“汉奸”的理论依据。这些人攻击的对象是谁呢?不是其他,正是为数众多的,身在海外,代表着所在国的运动员或者是教练员参加奥运会的中国“海外兵团”。

其实要归纳这些“爱国者”的理论倒也不难,无非就是“代表外国回国比赛,攻打中国”之类的缺乏营养的文革式的上纲上线大帽子!笔者摘上一段某个“爱国者”大骂前中国女排队员、现在的美国女排主教练、有“铁榔头”绰号的郎平的高论:“亲自带领对手去攻打本国队伍,能正确么?你可以当外国教练,但是最后面对本国的时候,你不应出现,你签订了和对手国家队伍的卖身契,不要连国家民族都出卖了,你是党和国家和人民用血汗培养出来的,你可以帮助对手促进中国,但是没有必要带领对手攻击中国!!!

说得真是义正词严,自己俨然一副“党国”(党和国家)和人民的代言人的派头,对着“牛鬼蛇神”又批又斗,还带了三个惊叹号。文革中的大字报也不过如此!将“海外兵团”们描绘得跟当年头戴黑色大沿帽、眼睛前架着墨镜、穿着绸布衫、揣着20响盒子炮、蹬着自行车给鬼子开道的汉奸“侦缉队”一副德行。这不由得让笔者想起了中国女子曲棍球队的韩国籍主教练金昶伯来——

作为韩国乃至亚洲第一流的曲棍球教头,素有“魔鬼”之称的金昶伯抵掌中国女子曲棍球队的帅印,给球队带来的变化绝对是翻天覆地的!这位不苟言笑、甚至一脸凶神恶煞的大叔依靠高强度的训练、用了十二年的功夫,将“板凳深度”区区只有二百来人、(整个中国的女子曲棍球后备力量,而同时期的女曲强国荷兰能选择的后备力量人数则达到了十余万人)原本名不见经传的中国女子曲棍球队塑造成了世界级的强队,其严谨敬业的作风、高超的业务水平得到了国人的一致认可;而就是这位韩国人出现在了中国,不仅使得自己的祖国——韩国失去了在女子曲棍球项目上的“亚洲霸主”头衔,反而屡屡成为了中国女曲的手下败将,这位敬业的韩国大叔在面对自己祖国的“同胞”是居然毫不手软、招招致命,北京奥运会上更是毫不客气的打了“娘家人”一个很不给面子的“六比一”!一时间惹恼了韩国国内的众多“爱国青年”。这群“热血青年”怒不可遏,极尽谩骂之能事还不算,还叫嚣着要求政府取消金昶伯的韩国国籍,理由是这位韩国大叔曾经对着记者的话筒亲口承认自己在骨子里已经“认为自己是个中国人”,简直就是大逆不道、背弃祖宗。

无独有偶,现任中国女子手球队主教练、亚洲唯一的“世界手球先生”,前韩国手球明星姜在源;日本花样游泳“教母”,现任中国花样游泳队主教练井村雅代也受到了韩国和日本的“热血青年”的口诛笔伐,在他们看来,不论是金昶伯、姜在源还是井村雅代抵掌中国队的教鞭后将对自己的祖国造成极大的“威胁”,不仅让他们祖国的队伍失去了“亚洲霸主”的位置,而且直接威胁到他们祖国在世界大赛上的名次以及夺取奖牌的概率。(此次奥运会日本队因为中国队的出色发挥而失去了花样游泳团体夺牌的能力,日本国内因此而响起了“井村雅代是卖国奴”的不和谐之声音)

从本质上看,不论是国内一些大骂郎平以及“海外军团”的“爱国青年”,或是韩国、日本国内的那群痛骂金昶伯、姜在源和井村雅代的“热血青年”没有丝毫的区别。而对于日本或者韩国国内的那些鼓噪之徒,国人一般会不屑的回一句:“日本猪”或者“高丽棒子”!可是我们会不会用同样的眼光去看待大骂在海外效力同胞的“爱国同胞”呢?

爱国主义在任何时期都是无比正确的,但是一旦被狭隘偏激的情绪所左右,那么这种变味的“爱国主义”所造成的破坏也是不容小视的,所谓“带着外国人来攻打祖国”的思维不过是某些人依旧死抱着“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想法,很无厘头的将体育比赛比做你死我亡的战争拼杀。(这种思想在国人当中非常有代表性,屁大点事情都喜欢将其比做一场战争,而竞争对手统统当作战争中的死敌看待——欲置之于死地而后快)岂不知如今在中国有三十九支国家队的教鞭执掌在老外的手里,他们虽然还保留着所在国的国籍,但身在中国,却依旧尽心尽责的带着他们的中国弟子们,将他们的毕生所学,毫无保留的教给他们,(白求恩、柯栗华、马海德的国际主义精神)即便是面对自己祖国的队伍也丝毫没有讲任何情面——很明显,他们清楚他们此时的角色——中国国家队教练,如果他们在面对祖国的队伍的时候选择回避——中国人会如何看待他们?他们祖国的国民又会如何看待他们?中国人会认为他们是懦夫,而他们祖国的国民也不见得领情——法国击剑“教父”,曾经培养出80多位击剑世界冠军名帅鲍埃尔麾下弟子仲满在奥运男子佩剑决赛中夺冠后,这位法国老头激动的和弟子拥抱在一起,而他弟子战胜的对手正是来自鲍埃尔的祖国——法国!赛后法国媒体虽然心情复杂,但是也不曾见过法国“愤青”指着鲍埃尔的鼻子痛骂“Traîtres”。(卖国贼)这是体育比赛,不是战争。压根就不适用什么“国界”概念,奥林匹克根本就不应该被区区国界所阻隔,而“重在参与”的奥林匹克精神也从来没有要求运动员像战场上的士兵一样拼得鱼死网破,在比赛赛场上无所谓什么输和赢,能站到赛场上都是好样的,拿到奖牌最好,拿不到奖牌也分明是自己技不如人,回去关上门继续埋头练习以备再战,没什么好怨天尤人的;想想为什么有那么多中国乒乓球员代表外国在打球,可是中国乒乓球队照样是乒乓球“梦之队”呢?只要实力依旧雄厚——就算有球员出国为他国效力又有何妨?美国体操队的主教练乔良亦是中国人,本届奥运会表现抢眼的小将肖恩-约翰逊就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得意弟子,但是中国女子体操队不也夺取了分量最重的团体金牌了吗?即便在个人全能的比赛中美国队包揽了金牌和银牌,也没见过国人愤怒的对乔良横加指责——北京奥运男子十米台冠军得主——澳大利亚的马修•米查姆(Matthew Mitcham)也是中国教练王同祥和童辉的高徒,似乎也不曾见到国人对这两位中国教练口诛笔伐——国人也应该早就过了将体育竞技中的失败责任推给为海外“效力同胞”的时代。自己技不如人,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反而把自己实力的差距归咎于对手的中国教练,只能是不愿意面对现实、面对差距的阿Q精神——而借着批判“体育无国界”为幌子行狭隘的“爱国主义”之实的行为更是形同心理变态——

在竞技体育的赛场上被中国教练调教的对手击败、或者被为对手效力的同胞击败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正视差距、迎头赶上,很简单的应对方法;如果一味指责对手的中国教练或者为对手效力的中国运动员“带领对手攻击中国”,只会让自身与对手的差距越拉越大——因为这种避重就轻的思维根本就不是什么健康的应对之策。只会成为被思想健康的人们耻笑的对象——如同日本国内辱骂井村雅代的“日本猪”和韩国国内辱骂金昶伯和姜在源的“高丽棒子”一般只配遭人唾弃——


本文内容于 2008-9-10 12:28:55 被panzergu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