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场只能定义为游戏的爱情[影子军团]

战鹰翱翔 收藏 25 10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那场只能定义为游戏的爱情


这些年来,我一直害怕听到火车启动时那震耳欲聋的长鸣声。那怕与此相似的一点儿轻微的声响,都会碰醒深埋心底的那个梦,而再美的梦醒过来了都是痛,一种欲说还休、欲罢不能的痛。

我是在绵绵春意铺天盖地到来之时认识婵的。我们的相遇就像是冥冥中的某种契合,没有痕迹,更不带一点儿刻意。那时我还在省城一所大学念书。婵是我玩得最好的一位同学的妹妹,她在武汉读过中专,毕业后分配到老家一所小学当老师。或许是生活过得不开心,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反正她不顾父母的劝阻辞职跑了出来,想到外面闯一闯。

我们一起吃过一餐饭,打过一局牌,说过三五句话。更多的时候彼此用目光在交流,偷偷地,没有人能觉察得到。她单纯得如似清晨里的一颗露珠,轻轻一触都让人担心会散落开来。无法言说第一眼看到她是种什么样的感觉,我只知道自己已经悄悄地在心底为她腾出了几许空间。

是一见钟情吗?我不置可否。我突然想起了很多看过和听过的故事,平生第一次渴望做一回浪漫情缘主角。虽然故事开端朴实得就像一株空心菜,和别人的没什么两样,可我毕竟是头一回。有时候你是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心,在爱情上,我认为心是独立的!我就那么彻头彻尾地相信了一见钟情,并如痴如狂地恋上了晨露般的婵。

婵在长沙人才市场悠转了三天,依然一无所获,只好起身去南方。我说再找找吧!她默然,只是用一种别样的眼神望着我,似乎也想说点什么却又被本能的羞涩睹了回去。她还只18岁,我能理解她于爱情的矜持与木纳。

走的那天,我挖空心思才想出一个合情入理的借口和她哥一起去送她。在去火车站的路上,我们相对无言。其实我有很多话想对她说,但总觉得说出来会把她给吓坏。才见了几次面就要海誓山盟,会不会弄巧成拙,变成一出蹩脚的表演?

我的手一直插在裤兜里,抚着那副新买的扑克。虽然天气并不热,而我的手掌却冒汗不止。那是我决定要在临别的最后一刻送给她的礼物,我在没一张牌上都写了一个字,把所有的牌按一定顺序排列起来便是一句完整的话——我想说却又不敢亲口说出的话。我绞尽脑汁才弄出这个鬼点子来的,这像是跟命运在赌博。她能够读懂,我就赢了,但假若她没能看出其中的奥妙,我就输了。

由于没买站台票,按规定是不能进站的。当候车室的有头开始攒动时,我们也开始了痛苦的道别,难舍难分,至少是这样的。到了进站口,我突然不知那来的勇气,果断地闯了“红灯”,顾不上检票小姐在身后大喊大叫,帮婵提着行礼,跟着人潮飞奔着向前跑。

不知什么时候婵已紧紧地牵住了我的手,旅客实在太多,或许她是怕被人流冲散……那一瞬间,我心一酸,眼睛很自觉地受潮了。她把我当作了一种依靠,一种牵引,一种信任。而不管一个人爱不爱你,是不是把你看作她的爱人,只要她能在那种特别的时刻把小手交付给你,也就意味着把责任安放在了你我肩头。更何况我们才相识几日,甚至从某个角度来讲还可以用陌生二字来修饰彼此的关系。

我一直把她送到火车上。车马上就要开了,我才怯怯地拿出裤兜里的扑克交给她,说:“到广州得坐十多个小时,车上一定闷得慌,我给你买了副扑克,你可以和别人玩玩。”她当然不知道其中的秘密,但还是为我的细心所感动,羞答答地说:“谢谢你了!”尔后我就下了车,恋恋有舍地,一步三回头。

火车缓缓启动,我拼命地跟着跑,不住地向她挥手。她趴在车窗上,把所有的目光都焦聚集在我身上。我们听不到对方的嘴里在喊着什么,因为隔着一扇窗,因为火车的汽笛声过分的霸道;我们也看不清彼此的面目,因为火车开始飞驰,因为隔着几重厚重的泪水。

婵到广州不久,我就收到了她的来信。她说谢谢我的扑克牌,谢谢我写给她的美丽的文字。但她终竟还脱不开羞涩的情怀,除此之外,她再没给我留下什么可以让我脸红心热的句子。婵没有确切的联系地址,所以我无法给她回信,只能倾听无法附和。之后不久,由于我临近毕业,便断了联系,这份情怀也就此割断了,只是,在每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不由地想起这个片段,想起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