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琳为北京奥运死了七次 不言退要争真正大满贯

爱咪咪 收藏 0 104
导读:马琳走出北京大学体育馆,狠狠地甩出这句:“为了这个金牌,我连命都可以不要。”8月23日,他用一种特别的方式,将这里演绎一个催泪场合:击败队友王皓后,他先是抱着毛巾压抑地哭泣,后是冲向教练席,和吴敬平两人嚎啕大哭。   与此对应的是他的粉丝,在观众席中拉出横幅,上书:马琳,不能再等。他曾在国家队服役15年,并主动将自己的名前加一个王的偏旁,现在,他终于等来了这块最重的金牌。“没有最深的痛,就没有彻底的快乐。”   现在,他可以暂时快乐了。但他对大满贯得主、男队主教练刘国梁说,自己还缺一个大满贯,缺一个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马琳走出北京大学体育馆,狠狠地甩出这句:“为了这个金牌,我连命都可以不要。”8月23日,他用一种特别的方式,将这里演绎一个催泪场合:击败队友王皓后,他先是抱着毛巾压抑地哭泣,后是冲向教练席,和吴敬平两人嚎啕大哭。

与此对应的是他的粉丝,在观众席中拉出横幅,上书:马琳,不能再等。他曾在国家队服役15年,并主动将自己的名前加一个王的偏旁,现在,他终于等来了这块最重的金牌。“没有最深的痛,就没有彻底的快乐。”

现在,他可以暂时快乐了。但他对大满贯得主、男队主教练刘国梁说,自己还缺一个大满贯,缺一个世乒赛冠军。

搏杀,凶狠的搏杀。局数3比1,交战的双方是马琳和王励勤。此情此景,人们恍若回到了2007年,甚至2005年上海世乒赛的男单决赛。同样是大比分领先,同样对阵的是马琳和王励勤。看台上,马琳的主管教练吴敬平紧张得几乎无法呼吸。“千万别像2005年和2007年那样,被王励勤翻盘,那样的话马琳就没救了。”

他预感这场比赛马琳应该有戏。这个预感来自赛前一次准备会上。当时,男队主教练刘国梁召集他与王励勤的主管教练李晓东一起,为另一场半决赛王皓对瑞典42岁老将佩尔森做准备。

开完会,刘国梁拉着他和李晓东,“我们回吧,让大力(王励勤)和马琳自己准备半决赛。”作为主帅,他希望能做到公正。

吴敬平点点头,打开马琳的房门,看了一眼,就离开了。他以为,他会看见马琳在认真看自己给他准备的移动硬盘,里面有与王励勤的比赛录像。但不是,呈现在他面前的马琳正大快朵颐,鸡爪、鸭舌满桌。他不放心,第二天上午再去马琳房间,这次他终于看到马琳的电脑屏幕闪烁,不过仍然不是比赛录像,而是电视剧的碟片。

“这回应该有了!”多年的职业习惯告诉吴敬平。

8月23日,他走进北大体育馆,最先看到的,是弟子王皓勇闯决赛。走下看台,他遇到了马琳。马琳的眼神告诉他,需要师傅的鼓励。朝夕相处了15年,马琳早已对“吴爸爸”(吴敬平)有了一种依赖和习惯。比赛的时候,马琳一定要看到他坐在哪里,有时候看不到,他会到处找。

他说了三句话:1.你已经完成了任务,尽力而为;2.判断准确王励勤的球,果断地侧身;3.不要再犯2007年世乒赛决赛让他翻盘的错误。

这个“错误”曾是马琳尽力回避的,却是总局副局长蔡振华、男队主教练刘国梁和吴敬平再三逼迫马琳去回忆去面对的。“只有他自己相信,当初的失利是因为自己犯错,而非实力不济,才能走出来。”

看到弟子点头,他很满意。

比赛开始,王励勤第一个接发球,球板磕在了桌角,海绵破了个缺口。马琳示意,王乖乖换了副板。实际上,按照乒乓球国际裁判长孙麒麟的说法,这是可有可无的。而且,大战在即换兵器是兵家大忌。这个道理王励勤自然懂,但是他还是换了。

曾被蔡振华副局长骂作木瓜脑袋的王励勤非常老实。根据知情人回忆,乒超联赛的前身,擂台赛时期,有一年作为新人的王励勤与当时如日中天的马文革相遇,如果胜利就攻擂成功。赛前一天,马文革还在外与朋友聊天,等他回房时王励勤睡得正香。洗个澡,喝杯水,习惯于单兵作战的他,很晚才睡下。王励勤则被扰了好梦。比赛在下午,上午两人练球时,王励勤像平时在队里一样刻苦,马文革与他对拉了一会就感叹太冷,收拾球拍回房了。这一切显然打扰了王励勤的节奏,对不上点,又困乏,于是他输给了马文革。

有人说,这回马琳幸运地把握了战机。吴敬平并不否认这点,但他表示,“即便王励勤没有换板,我还是相信马琳能赢。就因为马琳能大吃大喝看电视剧,而王励勤在半决赛的前一夜一直在看比赛录像。”与王皓一屋的王励勤为了不影响队友休息,还抱着录像到大夫的房间看,深夜一点多才休息。“况且在团体赛,王励勤多是打双打,单打中并未与真正的强手交战,反观马琳赢了包括吴尚垠在内的几位高手。王励勤自去年世乒赛以来没有拿过一项冠军,心态肯定更急躁。”

他的判断是对的,4比1,马琳这次没让历史重演。

现场观看比赛的王皓等待两位队友一起回奥运村。但由于马琳尿检时间过长,队里决定先送王皓。吴敬平作为主管教练,依旧等着马琳。烈日下,他第一眼看到的是马琳红肿的眼睛。“捅破了这层窗户纸,他太激动了。”25日晚11点,坐在北京燕莎普那拉啤酒坊的露天餐桌上,吴敬平兴奋得像个孩子。他已经喝了一杯啤酒,就这个酒量还是让马琳给练出来的。

马琳曾形象地描述自己练“吴爸爸”的酒量就像吴敬平给他喂多球,一点点加量,从一口不喝到一两口,再到一两杯,现在练成了两斤。历时整整十二年。

从团体赛一路走到男单决赛,吴敬平直言自己是最圆满的人。特别是当他看到马琳与王皓成功会师男单决赛。只不过,这份快乐只延续了一分钟。随后,是深深的为难。

“我对你们没有要求,只希望奥运会前你俩的世界排名能是第一和第二。”这是奥运备战的冲刺阶段,吴敬平对马琳与王皓的唯一要求。因为只有这样,他的两个“儿子”才能被分在两个半区,要么不见,相见就在决赛。

谁知,真的要在决赛兵戎相见了。陪马琳完成半决赛后的尿检,吴敬平回村和马琳面对面地坐着吃午饭,一句与乒乓球有关的话也没提。他默默地低头吃饭,犹豫着该不该在饭后再吃一个冰淇淋。

吴敬平不喜甜食,尤其是冰淇淋。但进驻奥运村后,他发现冰柜里有一种形似火炬的冰淇淋,他每天中餐和晚餐后都会特意去吃一个:圣火不灭,就有希望。

他的这个习惯不知是否受到了王楠妈妈和她爱人郭斌的影响:王楠的妈妈发现自己喝水女儿就输,吃西瓜就赢,于是一看王楠打球就拼命吃西瓜。而郭斌,则总结出自己喝可乐太太就输,一喝啤酒就赢,于是王楠比赛的时候他就拼命喝啤酒,愣是看一场醉一次。

王皓与马琳就这样被他“咬”进了决赛。决赛前的午餐,吴敬平的心里翻腾着,吃,还是不吃?这场决赛是他最期盼看到的,也是最不愿面对的。

最终,他还是独自走向冰柜,取出一支。“圣火不熄,我要为中国队吃,希望王皓和马琳都发挥好,也祝愿王励勤顺利拿下铜牌,让三面国旗同时升起。”

“23日中午, 我吃完‘火炬’冰淇淋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反复看着自己的手。真的是手心手背都是肉。”之前在世界杯和全运会上,马琳与王皓也曾相遇,那时吴敬平尽管不舍但面对众人的询问,他还是会老实地从技战术角度讲马琳机会大一些。可这是奥运会,一皆有可能。怀着复杂的心情,吴敬平坐上看台。他看到王皓戴上了红色的护膝。其实他的膝盖已经没有伤了,但多哈亚运会他戴着夺冠,于是大赛就戴。他也看见马琳,习惯性地穿上了蓝色的比赛服。

他看到比赛后,马琳狂奔向他,拥紧他,哇哇痛哭,没有一句话。他看到王皓背起球包,转身离开。

“我能感应到他们,不论谁赢了都会来拥抱我。我也一定会哭。当时马琳真的嚎啕大哭时,我告诉他赶紧去感谢刘国梁。他原本也是这样想的,但转身一看,刘国梁没在。”奥运会上,团体赛两金,男单一金一银,而且同为自己的弟子,同为直板打法。这在乒乓球历史上都绝无仅有。而由于团体赛取代双打,马琳用奥运会的男双,男单和团体三枚金牌,超越了刘国梁与孔令辉握有男双和男单两金,实现了奥运会的大满贯。

“兄弟”二人,也用行动终于实现了对恩师的承诺。那是2007年男子世界杯,远在西班牙的师徒三人一起喝酒。那一天吴敬平醉了,因为他的内心实在被“大满亚”压抑得透不过气:马琳三届世乒赛亚军、王皓奥运会和世界杯亚军。

喝高了的吴敬平甫一起身,立即瘫倒在地。待他睁开眼,马琳半蹲着抱紧他,由于急着抱他,手被桌角的玻璃划开长长一道伤口,鲜血直涌。王皓着急地拿纸擦拭他已吐满全身的酒。他感动得眼睛一热,直起身背过头走出大门。路上,他满含鼻音地发火:“我不要你们这样,你们能不能给我争口气,让你们师傅在退休前圆满一回,也拿块金牌?”跟在后面的吼声整个楼道都可以听到,“我们不会让你失望的!”

吴敬平没有失望, 相反弟子送给他做梦也想不到的圆满。23日晚,马琳随队连续做了两档直播采访,吴敬平得到总局副局长蔡振华的褒奖早早就睡了。24日,马琳、王皓与吴敬平始终走在一起,参加了闭幕式的演出。晚上,马琳与吴敬平终于坐在一张桌子前庆功。那是马琳为本届奥运会第三次哭,依然是抱紧恩师痛哭。

“吴指导,我算过了,为了参加北京奥运会我已整整死了七次。”马琳掐算起手指。“第一次是2004年奥运会,我第一次参加奥运会,男单第一轮就输给了老瓦,男双发挥得不如陈,拿了男双金牌也是没有完成任

务,大家都质疑我说我技术落后了。”“第二次是2005年世乒赛,决赛输给了王励勤。大家都说我技术落后,心理更不行。”“第三次是当年的全运会,连我自己都没有自信,团体、双打和单打没有一块金牌。”“第四次是2006年的亚运会,赛前队里告诉我和王皓,王励勤作为男单一号已基本入选奥运会,不会参赛。而我们必须战胜所有外国选手,输则再无参加奥运会的机会。我当时心想,王皓的技术先进,势头正猛,马龙和陈顶得又凶,这话不就是说给我听的吗?幸好,我打到了决赛。”

“第五次是2007年世乒赛,如果我没有进决赛,恐怕再不会有人相信我。况且我在决赛又输给王励勤。幸好有这三个世乒赛亚军的头衔交待。”

“第六次是当年世界杯,我在1/4决赛中输给了柳承敏,随后他又战胜了王励勤,最终是王皓赢了他夺冠。如果仅我一人输给外国选手,肯定被淘汰了。”

“第七次是职业巡回总决赛,马龙若是赢了我再胜了王皓,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我这个参赛席位是拼来的,就这个第三号,还是九死一生硬被逼出来的。”

“逼”这个字,吴敬平直夸用得好。世人都讲马琳2000年落选奥运会是他的最低谷,在吴敬平眼中,那不过是年轻的代价。2004年的雅典,马琳遇到的才是真正最艰难的时刻。从那时至今的每一天,都要挑战自己。带马琳十二年,吴敬平深知只有把马琳逼得无处可躲才有生路,“给他一点缝隙,就完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