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改革:胜诉方律师代理费应当由予以支持

蚂蚁公民 收藏 0 388


当今中国老百姓都不太愿意打官司,这种心态其实是非常不正常的,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这其实变相的体现了老百姓对我国法律的不信任。


为此政府应该深刻检讨,但是目前我看不到任何这种美好迹象出现。


解决人民内部纠纷的途径确实很多,例如自行和解,单位调解,朋友劝说以及司法途径解决等等,但是往往很多情况通过前三种方式,都不能很好的起到解决矛盾的作用,只能最终通过司法途径解决。即使到这种情况下,群众依然对法律保持着不信任,包括我自己这个律师,我想就是我国法制建设的一大悲哀。


群众不是很积极主动的通过司法途径解决问题,其中当然有对司法公正的顾虑,同时也因为不了解具体法律规定,聘请不起律师等众多原因。关于司法腐败,本文这里不重点批判,就简单说一下律师代理费的问题。


在法院审理各种案件时有一种情况很有趣,那就是在纠纷损失赔偿方面,损失一方只要有正规的发票证明其花费了相关的费用,一般法官都会在判决中考虑,结合案情,对该笔损失是否真实进行认定,然后判决的时候或者支持或者不支持,这时的发票是一个损失的证据。但是在我国唯一有一种情况例外,那就是律师代理费这种有正规发票的支出损失不予保护支持。


这是为什么?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否定律师代理费是一种损失啊,难道律师代理费不是无过错方正常支出吗?不是一种因为一方过错导致无过错方经济损失的一种表现方式吗?


但是现实中确实法院不支持关于律师代理费(当然也有极其个别的判例)的主张,工商查档费用可以支持,司法鉴定费用可以支持,财务审计费用可以支持,甚至过桥费,各种路费也可以支持,水电费也可以支持,物业管理费也可以支持,但是律师费为什么低人一等呢?难道律师费不是国家允许收取的?难道律师收费物价局不允许?难道律师费不用上税?都不是啊,律师收费和那些被支持的费用都具备相同的特征啊,但是——没有但是,现实生活中,律师代理费就是不被认为是当事人一方的损失,法院就是不支持。



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难道是律师代理费用太高,如果支持,那么就增加败诉方的压力,不公平。这个逻辑更荒唐,败诉方往往是无理方(刨除冤假错案这个因素),是因为他的违法而导致这个诉讼的产生,也导致胜诉方的各种损失产生(包括律师费用的损失),凭什么把这种压力交给无过错方来承担,即使是一种惩罚,也应该惩罚过错方啊,这种所谓保护一方权利的说法就是扬恶惩善,这是最不能体现司法公正的一种做法。


换个角度说,如果法院诉讼费以后由起诉方自己承担,大家可以想象还能有多少人去法院起诉,不能说没有,我只能说对比来说,要少很多很多。



很多老百姓打官司请律师的时候都问,胜诉后律师费是否由败诉方承担,这代表什么,这代表他们具备非常朴素原始的公正观念,正好比如果胜诉,起诉费应当由败诉方承担一样天经地义。当律师告诉老百姓,这个律师代理费用不被支持的时候,当事人委托律师的概率一下降低了一半。于是老百姓为了省钱只好不再委托专业人士代理案件,因为对法律的无知,自己单独盲目上阵,结果因此而败诉的案件比比皆是。


律师职业的设定,注定他的任务就是利用其专业知识为社会提供专业的法律服务,正常的经济发达社会就是应当各司其职,各尽其能,律师这个职业就是维护老百姓权益的最有效的民间调节剂,如果谁忽视这一点,那么我想说,不如废弃律师这个职业算了。


或许有人说,律师的作用有限,这个方法不能彻底解决问题。那么我想请问提出这个问题的人,请你拿出你认为能够"彻底"解决问题的方法来,如果不能,请不要阻挡社会前进的脚步,请不要对新生想法进行扼杀,也请不要否定任何能够有益于司法建设的措施——哪怕只是起到一点点促进的作用。


请看以下数据,在美国一千人中有三个是律师(大概100多万律师,美国人口3亿),在中国一万人中才有一个是律师(14万律师,中国人口14亿),其实应该是两个,但是中国拥有律师资格的人中有一半没有执业成为真正的律师,原因主要是因为律师这个行业不挣钱,为什么不挣钱的原因之一包括律师费不被支持,当事人认为风险高,费用大,因此委托概率低。在德国一千人中有三个警察,而在中国一千人中有一个警察,这个数据说明什么(希望不会让有些人发出认为美国德国法制比我们乱,因此才有那么多律师和警察的感慨),说明我们国家还确实需要维持法制的人,我不是警察,因此没功夫向公安部建议增加警察编制,我是律师,所以有资格建议让更多的法律专业人士投入到社会服务当中来,而吸引这些人的重要条件就是收入稳定,案源充足。满足这两个条件的方式很多,我认为通过律师代理费由败诉方承担,提高当事人委托律师的概率这种方式是不错的措施之一,而且没有什么负面作用——至少我这么认为。


至于败诉方的律师代理费,我认为律师应当主动承担这个责任,退还一部分或者全部退还代理费。这样律师选择代理案件的时候,自己也谨慎,不要为了创收,盲目代理。而知道自己要败诉的人知道这个法律规定后,也有一个制约,免得总是牛哄哄的对无过错方说——有本事你起诉我。这句话我认为老百姓之所以如此敢有底气的说,与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的水平有密切关系,因此我建议这个院长如果听到这句话,应该惭愧,马上辞职。


至于各地区代理费的差异导致律师费有多有少,这不是问题,各省物价部门可以出台律师收费方式作为制约,法院完全可以按照该收费标准进行判决。如果有人担心律师多收的问题,这没有关系,一个案件正常按照标准收费三千,律师实际收了一万,法院判决的时候按照三千的标准维护支持,其他七千元当事人自己承担好了。


或许有些人还要说,这不适合中国国情,其他国家都没有这样做,因此中国不能实行这个措施。我要骂他是王八单,中国之所以落后,就是因为多了他这种拖后腿的人,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才有路,其他国家不是中国法律必然的爹,我们知道方法不错,就自己先走,不能等别人,别人要是一辈子SB,你也SB啊?


还有人说法院执行这么难的问题都不能解决,律师代理费是否支持不重要,即使支持也是一纸空文,我说有这种思想的人也混帐,这家伙天天用马桶洗脑袋,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按照你的逻辑,自来水脏的问题都不能解决,我们洗不洗脸都不重要,大学就业难,因此高中生现在完全可以不用上学了。说到这里我就想骂人,能解决一个问题就解决一个问题,很多人都拿其他事的困难作为自己现在不想做事的理由,这非常不好,建议该人配偶赶紧和他离婚——反正是死,结婚干什么?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