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诱惑 一 二十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6/


黄金周过后,北京恢复往日的喧嚣和拥堵,只是不时袭来的寒流使得街头的姑娘们换上了长靴、厚外套和披肩、围巾。


商人们依然忙碌,想赶在年前金银滚滚而进有个好收成。老傅和童正戎投资周钒的案子已经签定,曾荃的酒店集团计划扩股融资,也向曹正戎伸出了橄榄枝,不过他尚未置可否。曾荃几次约我去聊聊,想起老傅的嘱咐,我答应专程上门拜访。


问清详细地址后,我查了一下地图,以为那是在东四附近的一个普通四合院,车过一个转角,赫然出现一座门楼,左右石狮守卫,迈入朱漆大门内,里面竟是三进院落,坐北朝南,占地面积应由万余平方米,花园内有假山和亭台游廊,山前原有月牙河相绕,山上建有戏台,山北侧有一面阔五间的大厅和戏台相对,俨然前朝王府气派。


甫一进门,便有一身著黑色燕尾服,头发花白,腰杆笔挺的老管家上来迎客。 此人手戴雪白手套一尘不染,举止颇似英国贵族庄园管家,令人不敢有轻慢之意。


在英式烛台摇曳的客厅端然就坐,在管家招呼旗袍小姐上茶的空当,我仔细打量这里的陈设。宽大的欧式沙发,后墙上挂着前清皇裔书法名家启功的手书:“上善若水”四个大字。最奇绝的是茶几下面是悬空的玻璃地板,水波粼粼,水下竟是一幅汉白玉衬底的华夏地图,有数尾色彩斑斓的热带鱼自由自在游弋其间。


“怠慢怠慢,”曾荃满面春风走了进来,此时他身着一袭深色中式立领外套,颇有一副儒雅斯文的派头。


精美瓷盘装盛着三明治、Scone和蛋糕及水果塔,骨瓷杯具里正宗的大吉岭红茶汤色橙黄,气味芬芳高雅,口感细致柔和,细细品来带有淡淡的葡萄香味。宽敞的客厅角落里的钢琴前有一个女孩优雅地弹奏着古典乐曲。


“这里应该是前清王府吧?古今中西风格混搭却浑然天成,不同凡响哦,”我三分客套七分真意----实在是见过太多的新贵发迹后在别墅院子里垒起假山,屋中搭起罗马柱的不伦不类。


“最早的主人是清代光绪年间大学士崇礼,此人和皇室有姻亲关系,抗日战争时期,为清代名臣张之洞公子张燕卿所购,还被民国政府用作蒙藏院。此宅曾号称北京东城之冠。 我接手后改造成为会所,总的说来大家评价还是比较正面,还算是没有暴殄天物。”在这个场合曾荃似乎状态完全放松,心态平和地闲聊起来。


老北京素有“东富西贵,南贫北贱”的说法,曾荃竟然悄悄拿下东城如此宝地,可以说是占尽城中风水点睛之眼,心思机敏出人意表。


“如果把北京城看作一个棋局,您这个地儿应该算是一个不错的棋眼儿呀,”知道曾荃好弈,我便扔出块骨头来挑逗,果然他兴致大动,“没想到老弟也精于棋理,这经商和下棋实在是精义相通,不仅要布好局,还得做活眼儿,军事家们称之战略和战术的配合。”


我瞥一眼脚下的晶莹的汉白玉中国版图,若有所思地问道:“这么说曾总已经布好大局准备一展雄图了?”


曾荃哈哈大笑,“我就知道你会有此一问,说实话我们一直在蓄势待发,以前的低调策略使外界颇多误解,以为我们是背景神秘的怪物,今天专门来给你揭开面纱一探究竟,老弟随暂且随我过来一下。”


我起身跟着他来到东阁房,这是一个典型的书斋,进门处是清代著名书法家邓石如题写的苏东坡《浪淘沙》诗词的硬木隔扇。西首是厚实的檀香木书柜,前面宽大的写字台上只摆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个地球仪模型。铺满整个地面的地毯上是简单明了的黑白格图案,几把梨花木硬椅宛如棋子搁在上面。


曾荃一拍手掌,一个旗袍靓女婷婷而至,在墙上一按机关,屋内光线顿时暗淡下来,穹顶则熠熠生辉,呈现出宇宙星空变幻的景象。接着她打开投影仪,北墙上的银幕上出现3D中国城市模拟图型,有些类似大型社区的全景沙盘。


“以天地为棋局、视万物为刍狗,曾总把我们都当棋子儿搁里头玩呀?”我顺口调侃一句。


“世事如棋呀,连我自己也没想到时势造英雄,华驰已经在全国的七、八个城市投资了十余个大大小小的商业地产和高档公寓项目,加上投资和控股的13家酒店,全年的总销售额已经超过了八十个亿。”随着曾荃的遥控光棒的移动,一个隐匿在海面下的巨大商业王国浮出水面。


看着我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的表情,曾荃轻松自如地笑了笑,解释说:“我们所有的项目都是以独立的法人公司运作,就像北京的水天一阁豪华公寓项目,华驰40%控股开发运营,外界只知道楼盘品牌而不了解开发商内情。”


“做这些棋眼花费了我们十年时间,现在是把它们串起来连成局的时候了。”曾荃语气笃定,胸有成竹地说。“走,我们到客厅接着聊吧。”


“在下开眼界了,江湖上有传说曾总跟中南海有特殊的关系,所言非虚吧?”一坐定,我便单刀直入。“捕风捉影之说,别去信他。不过高层政界关系的确是华驰竞争力的优势资源,房地产行业几十年内都将是中国经济的主脉,关乎国家大政、官员业绩、金融流通和百姓生计,牵动各个阶层的利益神经,地产商人纠葛其中,自然要润滑好各个环节啊。”曾荃不加隐瞒,坦然应答,“中国这块土地有些邪性的传统,尤其是地方上做事看来头和背景,所以我也懒得去澄清,没想到有时候还帮助我们捡了不少便宜呢。”


把盏问茶,言笑之间,这个外界知之甚少的家伙面目逐渐清晰起来,也和我迅速套上了近乎。


时光倒流回复到二十年前,我还在大学混迹每天搓麻泡妞看武侠,曾荃已经从清华土木工程系毕业开始浪迹江湖。牛皮哄哄的他怀抱鸿鹄之志,为自己安排的毕业典礼是骑车从天安门出发到拉萨朝圣,接着在自治区政府建设厅报道,每天喝茶看报听报告,终于发现在青藏高原空空荡荡的天空下人也变得精神恍惚,再耗下去只能皈依佛门成为喇嘛。此时内地的和尚尼姑已经开始混迹深圳街头排队炒起股票,接着全中国的有志青年都挤上渡轮去倒腾海南的地皮。那时候我正绞尽脑汁琢磨如何脱下同班系花的牛仔裤,他则收拾行囊窜回北京中关村,把四通、联想、希望等一溜儿新经济公司挨个混遍,最后却一头扎进房地产中介行业淘得第一桶金。


“发现自己玩不过杨元庆、郭为,激流勇退改换门庭?”我笑嘻嘻地问道。“IT行业的确人尖扎堆儿,不过我的老本行是建筑,还是一砖一瓦盖房子感觉踏实,呵呵。”他不做正面回答。


“那跟允能法师又是怎么搭上关系的呢?”我索性打破沙锅问到底。“在卖了一年走私电脑主板,我手头有点钱却觉得内心空虚前途渺茫,假期独自跑到五台山问禅,结果得识允能大师,给与指点迷津。回来后就辞职开始自立门户,你要知道中介公司租间房、支张桌子、雇俩小姐就能开张。”


“一家门店一年撑死能挣个百八十万吧,就算你整一百个门脸儿弄不回来一个亿,离200亿资产可够远的哦。”我也会算账,天方夜谭的神话骗骗刚毕业的雏儿还行,糊弄不了老子。


曾荃似笑非笑地望着我,“原来以为你聪明绝顶,怎么也跟常人一般思维方式呀。从二手房中介到楼盘销售代理再到整体营销策划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一个像样子的楼盘销售期内总有数千万甚至上亿人民币趴在你帐上流转,你再把相同的模式在N个城市复制,接着从下游产业链往上滚动,按下定金拿地皮,找设计事务所出方案,银行贷上款,建筑公司带资开工,广告公司帮助在媒体上吹牛,楼花哗哗往外卖,银子流水般往里进,这是中国所有地产商都熟悉的套路,没有什么智慧和技术含量,拼的只是速度和规模而已。就像你同时有十个水桶,其实只要有八、九个桶盖就够用,因为是滚动开发,我们的秘笈就是快、再快和更快。”


“笨人玩自己的钱,聪明人玩别人的钱。”我明白了曾荃布局的诀窍,他纠正我说:“钱也分聪明钱和傻钱,就像股市,庄家先设好局拼命往上抬价,股民看势头玩命追捧,庄家这时已经悄悄出货回家数钞票,泡沫破灭时套住的全是傻钱。”


“房地产比股市强的是永远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股市泡沫几百个亿灰飞烟灭,所以我不敢轻易涉足股市。”

“没有巨额资本玩不转地产魔方,如果现金流中断,你那么大的摊子岂不崩盘?“我疑惑地问。曾荃淡然一笑,“所以我不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每个项目都相对独立,一两个项目的操作不成功不会导致整个资金链断裂,最多就是少拿一两块地,调一调而已。”

曾荃拿起一块点心放到嘴里细细品咂,“不过旅游酒店产业我想试一试不同的路子,创出一个品牌来拿到海外上市,所以希望你能相助,在童正戎那边从侧面给些推动。”

终于谈到正题,我抖擞精神盯着他,“今天你找我来,不会是单单为了这件事情吧?”他呵呵一笑,“你也明白如今要在场面上混,一得有资本或者资源,二得有关系或者人脉,我这里不缺项目不缺钱,就缺人手,要是兄弟愿意屈就,给你一个副总的位置,一起成就一番大事业。如果嫌委屈,就挂个战略策划总监的头衔,有空过来出出主意帮衬帮衬也成。”


天下没有主动分钱给你花的财主,我当然得弄明白黄鼠狼给鸡拜的哪门子年,“曾总既然把我当块料,有什么能效劳的尽管吩咐吧。”


“老弟果然爽快,老傅是你的好朋友,他在广州跟我抢一块地皮。要是单单如此我也可以让一让,不过其中涉及到我的一个不方便出面的朋友的利益,我不得不坚持。希望老弟出面斡旋一下。如果他让步的话,我可以考虑找机会在别的地方补偿他一下。”


“还有,你那个干妹妹杨泓要是愿意,可以来华驰上班,我安排她做余阳刚的行政助理如何?”


曾荃不装孙子、直截了当的行事风格颇合我意,天下本无好人坏人只有生意人,我答应挂个战略策划总监这个虚头八脑的名衔儿,既不负具体事务的责任还可以唬唬刚出道的黄毛丫头,也不影响我闲云野鹤的生活方式。至于杨泓工作的事儿,我回答说得她自己做主,我会把意思带到。


曾荃颇有些意外,瞅我一眼说;“那丫头不错,老弟可不要对人家玩三不主义(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噢。”


靠,还用你来装大尾巴狼。我心想如今的世道,到处不是虎穴就是狼窝,一只无辜的羔羊趟上这险恶的江湖还不给任人宰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