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诱惑 一 二十五

zhenaisusu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6/


一夜之间,怀台小镇成了车水马龙的红尘闹市。临街酒肆饭店人满为患,路边停放着各式各样的车辆,车牌以“京”字头为多,其他晋、陕、豫、冀乃至内蒙、新疆都有,看着这个平日北京王府井、西单和前门大栅栏闹市才有的热闹盛世景象,不得不承认四大佛教名山之首实非浪得虚名。


我们好不容易才在“文熙行馆”的停车场找到个角落停好车,在经过酒店大堂时前台小姐告诉我们,耿虎总经理特意交待,请我们回来后去茶室品茗。跟随领班小姐穿过几道回廊,来到后院一处僻静的阁房,推门而入,里面的景况让我们大吃一惊:东面首席位置上坐姿端正者却是“水天一阁”的老板曾荃,傍边依次有陈公子、女明星许静纬、亿都老板刘煌、VC投资商童正戎,饭局上有一面之缘的中郭大秘书也在座,还有耿虎和一张年轻的陌生面孔。


“杨公子携美女微服潜逃,出京也不向派出所备个案,政府特委派我们大家伙儿追凶千里将你缉拿归案。”刘煌一见面就开腔调侃。


“靠,是不是政治局会议改在五台山隆重召开了?怎么老傅没来呀,还有CCTV的女记者也不来采访报道呢。”我一脸狐疑地看着大家,众人见状一阵哄笑。


“我早就计划邀请各路神仙来五台山聚会,节前老定不下时间来。没想到我们聚齐全了你们却已经捷足先登,要不是小耿告诉我,还不知道你们俩恰好住在我们酒店里呢。”曾荃招呼我们落座看茶,然后介绍那个陌生的小伙子跟我们认识,原来是他的助手余阳刚,负责公司的连锁酒店管理业务。


原来“文熙行院”的北京投资方居然是曾荃,这个背景模糊的地产商人竟然在五台山有着这么大一份产业,不由得引起我极大的兴趣来。


“杨兄在清凉寺见着释通住持了么?” 耿虎问我。“跟一长得老农似的和尚盘了半天道儿,也不知是不是住持。”他说,“那一定是他,释通师傅尽管不显山露水,可算是五台山的得道高僧。只是有些太迂腐,如果好好经营,清凉寺还是很有前景的。这方面他比起碧云寺的允能大师就差远了。”


“明天早上我陪大家去碧云寺进香,有兴趣的话可以请允能法师看看前程什么的,新海航空公司的老板每个月都来碧云寺做法事,十多年来他的公司什么事故都没出过。还有不少影视公司旗下的艺人,有的按他的指点改了名字,果然就开始大红大紫起来。”曾荃的话引起大家的兴趣来,陈公子接过话头,“静纬,明天你可以请法师算一算啊。”


“许大明星已经很红了,哪还用得着测姓名。等我们的《深喉》开播,一定会发紫啦。倒是应该让郭秘看看,啥时候升部长助理。”刘煌这小子就是个马屁精,捧完许静纬顺手又拍一下郭大秘书。


“依我看这天下的生意最没风险的就是寺庙,曾总你们做房地产的是地段越在闹市越好卖,寺庙则越偏远香火越旺盛。不过你们盖完楼还着急往外卖,人家修座庙就是百年老店每天只需要打开山门坐地收银。”曹正戎的话引起了郭秘书的兴趣,他借着话把往下卖弄起才学来,“山西这地界邪性,是中国地理东西交集的过渡,不像长安有天险可依所以做不了帝国之都,贫瘠多山不像冀豫平原宜农耕。 所以唐王李世民家族得天下后也远离山西,倒是清朝山西商人发明票号开启了近代中国金融业算是一个异数。”


“可人家地下埋着宝贝呀,如今山西煤老板在京城可是风光呀,曾总的水天一阁好像有一小半不就是被他们给拿下的了,”刘煌问道,“对了,你们又怎么想起在五台山修起这么豪华的移座行宫来的呢?”


“我跟允能大师有些交情,这个酒店的地块实际上本来是属于碧云寺的,每年来五台山的游人很多,其中不少都是冲着碧云寺来的,所以我们就合作开发了这个行馆,也为了方便接待北京来的贵客。”曾荃回答说。


“哈哈,曾老板真正了不起,跟和尚都能合作做起生意来,”童正戎觉得匪夷所思,“你们的连锁酒店是不是都在佛教圣地开的呀?”


“也就将近三分之一吧,我们现在控股和管理的酒店有13家,分布在全国各地,除了北京,有上海、杭州、大连、丽江、武当山、张家界,大家以后要去玩的话,直接找我好啦。”余阳刚帮助老板回答说。这个年轻人看起来也不过三十出头,精明强干的样子。


“曾总可是佛、道两家通吃呀,五台山和武当山都有地盘了,”我一边调侃一边琢磨,曾荃产业玩这么大,媒体居然没见报道,行事低调可见一斑。


“天下商道,和佛、道的法理本有相通。譬如五台山是文殊菩萨的道场,文殊是般若智慧的化身,圆融、理性和辨证通达精神也是东方人的一种生存智慧。我个人从中受益匪浅,像小余、小耿他们也时常跟我从允能大师那里学佛。”曾荃语气淡淡地回答,“其实就是普通人,每天练习打坐、冥想半个时辰,于身心都很有益处。”


“官场、道场其实都是生意场,官家做的是人或者地位的买卖,宗族做的是精神或者信仰的买卖。我也有个佛教协会的哥们儿,他告诉我普陀寺存在当地银行的香火钱就有七十个亿,这五台山的人气比普陀和少林可大多啦,碧云寺是怀台镇最大的寺庙,集聚的财力应该是惊人的数目啊。”我心下一动,把话题往外扯。


曾荃忽地眼光一闪,看我一眼,呵呵笑道:“杨尘,你要是做生意一定是把好手呢,看什么都是生意经呢。”


“杨先生看问题的角度很睿智,政治、军事、宗教说到底都是人类生存的经济之道。我平时最佩服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毛泽东,手拿一把油纸伞出了韶山冲,带着一帮子农民造反,只用二十多年就打进京城取了天下,这是有史以来成本最小的买卖噢。”余阳刚接着话茬说道。


“有意思,那另外那个人又是谁呢?”郭大秘书听得兴起,忍不住催问道。“另一个人就是释迦牟尼呀,人家连油纸伞都不用,就坐在菩提树下冥思数日,创造佛教一派,如今僧寺占尽天下名山,善男信女趋之若鹜,空手打下最大的宗教旅游的地产集团。”


我看见杨泓也听得专心致志,端着脸儿傻傻地样儿,便用手碰她一下,在耳旁嘀咕说,“看见人家小帅哥才气逼人动了春心吧?”她红着脸啐我一口,小声骂道:你作死呀。


众人听罢哈哈大笑,我也觉得这家伙有趣,看来曾荃手下藏龙卧虎,等回北京一定好好和他们勾兑一下看看究竟。散席出门的时候,童正戎有意跟我走在一起,悄声说“老弟心思过人,曾老板看来是有些名堂。”我嘿嘿一笑,心道,你也算只老狐狸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