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女强人失身又失财,这日子还怎么过?[影子军团]

战鹰翱翔 收藏 11 2191
导读:女强人失财又失身,这日子还怎么过? 大学毕业后,我在家里的支持下,和同学王志科一起合伙开了家公司。应该说,在开始的阶段,我和王志科的合作应该是非常愉快的,但渐渐的,不知什么原因,他却一直没全身心地投入进来,给我一种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感觉。其实那个时候我在资金上已完全没有困难,只是考虑到以前的我先找他的,所以也不好提议让他退出。我是总经理,他是副总经理,可他更多的时候好象只是挂了个职,大事小事都得我亲自过问。后来我才知道,他在与我做的同时,还与别人成立了一个文化公司,精力主要放在了那边。 时至2005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女强人失财又失身,这日子还怎么过?


大学毕业后,我在家里的支持下,和同学王志科一起合伙开了家公司。应该说,在开始的阶段,我和王志科的合作应该是非常愉快的,但渐渐的,不知什么原因,他却一直没全身心地投入进来,给我一种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感觉。其实那个时候我在资金上已完全没有困难,只是考虑到以前的我先找他的,所以也不好提议让他退出。我是总经理,他是副总经理,可他更多的时候好象只是挂了个职,大事小事都得我亲自过问。后来我才知道,他在与我做的同时,还与别人成立了一个文化公司,精力主要放在了那边。

时至2005年5月我才找了个很好的机会向他表明了心中的不满。他倒也蛮爽快,很有诚意地对我说抱歉,并同意主动退出。我们的合作就此宣告结束,我决心一个人把公司掮下去,毕竟那是我苦心经营出来的成果,我不能因为某些变动而轻易放弃。走的时候,他还开玩笑似地说:“不要我一走就把我当外人了,说不准那天我落难了还得来投奔你!”我则重复了常人的客套:“没问题,随时欢迎你。”

王志科走后不久,我就花重金从广州挖来一位很有经营头脑的年轻人做副总。他叫李番,湖北人,早年毕业于武汉汽车工业大学,虽然年纪轻轻,却是经过五六年的真枪实弹拼打过来的。讲心里话,我第一眼看到他就有那么一点点心动的感觉,后来干脆就直言不讳地告诉他我喜欢他。我向来都是个敢爱敢恨的人,从不会刻意去遵从和顾忌些什么。

由于我的主动我们很快就相爱了。我已经不小了,但准确来讲,这还是我的初恋,所以轻易就爱得很深很真切了,难舍难分,像是十七八岁的花季女子,甚至可以说是全身心地投入。然而,我的过分单纯没要多长时间就遭遇了自酿的苦果。那是我们相恋大约半年的时候,李番悄无声息地卷走了公司的20万块钱,从此再无音讯。我没办法找到他,于是就昏天黑地地恸哭了好几天,我真正在意的并不是那笔钱,而是自己已经付出的被骗的真情。

伤与痛无处述说,我就打电话给王志科,问他能不能过来陪我聊聊。那天晚上我们坐在办公室里一直谈到天亮,我给他讲了我的事情,并用无尽的眼泪告诉他我有多么的痛苦。我说我现在什么亲人都没有,却还要承受这么大的打击,我真担心自己会垮下去。他则男子汉大丈夫地拍拍胸脯答道:“快别这样讲,天塌下来我帮你撑着,你担心个啥啊?”

幸好那段时间我代理的两种保健品正疯了似地热销,要处理的事情实在太多,我的心痛才在无形的麻木中舒缓了许多。可过了不到一个月,王志科那边又来麻烦了。他们公司与省内一家杂志社以承包形式出版的下半月刊,由于编辑人员的疏漏,在一篇文章中出现了部分黄色内容,事情闹到了新闻出版局,公司也因此被有关部门查封。他在电话中心急火燎地对我说:“完了,完了,什么都完了!”这回就轮到我来安慰他了。我说实在没着落就过我这来做吧,我给你开最高的工资。他只是难为情地叹息,没说什么。在公司的问题上,他只是一个股东而非法人,损失的应该仅仅是被冻结了的资金。

出我意料的是,第二个星期他就主动投奔我来了。刚见面他就先发制人地说道:“我们可是有约定的哦!”我问是什么约定。他接着又补充道:“你不是答应我落难的时候来投奔你的吗?”我这才记起他走的那天所说的那句话。其实即便没有那个经意不经意的约定,我也是不会拒绝他的。他那样说大概也只是一种风趣,一种自我安慰与解脱。

我给他的职位依然是副总,和以前惟一的不同是,他不再是公司股东。他本是个很有能力的人,真正改变了工作态度,做起事来还是能出成效的。没有了先前的那种傲气与袖手旁观,他经常到外面跑,加强与固有经销商的交流,同时也大力挖掘新的经销商,迅速把公司的业务又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我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

由于我的心被李番深深地伤害过,心情一直不是很好,王志科竟然变得比以前细心多了,只要有空闲就会找着我来聊聊天,给我解闷。和他一起读过三年书,合作办公司也有那么久,可我从来没有感觉到他会是如此懂得体贴和关怀女人的男子。随着交往的深入,我渐渐习惯于在他温情的话语间疗伤了。与他在一起的时候也体味到幸福,而分开的时候总在自觉不自觉间就会想起他来,而且这种隐性的感觉与日剧增。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顺理成章,我们相爱了。后来我又想,王志科之所以能够这么快进入我的感情世界,或许也有我当时正处于感情低谷的原因。

2006年底,我们结婚了。在长沙,我们没有很多亲戚朋友要请,所以干脆酒席都没办,但还是很认真很虔诚地把手续办了。我觉得只有这样才算是有了个真正的家,王志科也是这么认为的。那个时候公司的业务已经做得很大,上海一家大型保健口厂竟把整个中南地区的代理权都交给了我。成了一家人,我当然更放心让王志科自己去打理公司的事务了。后来他又对我说,我们这个年龄是生育的最好时期,于是我又很乖顺地听从了他的意见。2007年3月份我怀上了孩子。

有一次永州那边的经销商出现了一点问题。我派他过去摆平,没想到他竟跟对方的老板娘勾搭上了,一回来就要和我离婚,还说如果我不肯离,三个人可以一起过。为这事我自杀过三次。后来这事也不了了之。

后来等孩子出世后,家里请了保姆,他又跟家里年轻的保姆好上了。我要辞退保姆,他不但抢了家里的钥匙,还把我赶出了家门,当时我身上只有几十块钱。头几天没地方睡我就在湘江边、烈士公园过夜。后来没办法我把金饰卖了,把从家里带出来的邮票也卖了,才勉强过下去。我回来后,他便在外面租了一套公寓办公,把值钱的东西全搬走了。如今,我只能把家里的房子租出去,拿租金养活自己与儿子,我不知道自己苦心经营的婚姻会沦落到现在这个样子,这个男人把自己埋藏的好深好深,然而也让我痛得好深,真不知道除了孩子,现在我还能依靠谁,还能再爱谁,难道天下的男人都是吃腥的么?男人还值得信任么?我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下去。


本文内容于 2008-9-10 10:29:09 被战鹰翱翔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