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43.html


飞机编队下的黄泛区内,现在已被第二十四集团军所控制。

黄泛区内的各部队已经接到命令,今天不得对飞经上空的任何飞机进行射击。

现在在飞行编队飞行航线下活动的第二十四集团军三十三师的一个团是配有高射机枪的,不要来个自已打自己就好玩了。

飞过黄泛区后,就进入了日军的控制区域。

很快机群的飞过引起了日军的注意。两个中队近四十架战机的编队飞行的场面还是很壮观的。虽然机群是在五千米高空飞行,但今天的天空万里无云,一片蔚蓝,能见度很好。

飞机编队的出现,所引起的不是什么恐慌,而是从工事里,从房子里窜出来欢呼的日军士兵。

嘿嘿,徐焕升少校一时笑了起来,狗日的们,有你们哭的时候。

过了固镇转向正南,沿铁道线飞行,十分钟就到蚌埠了。

蚌埠,苏北名城,淮河从它的南由西向东与津浦铁路的交汇点就是。很容易辨认。蚌埠机场在城西。

从空中看到到蚌埠后,机群右转,离开铁道线。

机群右转后,在飞行的过程中,徐上校打开无线电,通过电台命令机群重新编队。

战斗机左转,编成攻击队形,成左中右三队,每队六架战机,向蚌埠方向飞去,而轻轰炸机机群则继续向西,到怀远上空再左转,向南。

徐上校驾驶着轻轰炸机,侧面看着十八架战机,划着美妙的弧线,越飞越远。

。。。。。。。

梁天成少校在战机左转后,打开无线电,对战斗机编队的所有成员说:

“大家傍晚好。一会就要日落了,在日落前我们完成对小鬼子的惩罚好吗?”

耳麦里的电流声转化成一个个俊朗的小伙子们的笑声。

“行啊。”

“是,头,你看着办吧。”

“随你吧,要不休息一会,喝杯茶也行。”

小伙子们的情绪看来的确很高。

无线电通话检测也同时顺利完成。

“今天我们采用双机编队的攻击法,按原计划分三个组,从三个方向向敌机场突击。”

“是,少校先生。”

“第一组的攻击目标是机坪上的日军飞机,第二组的攻击目标是日军机库,第三组的目标是日军机场油库、弹药库。”

“明白。”

十公里的距离一个转弯就到了。第一组组长巴清正的声音懒散的声音从耳麦中响起。

“第一组组已到达预定位置,向中队长请求攻击。”

“允许攻击。”

第一组共六架战机,三个双机编队在组长带领下,品字形,六机编队一按机头,从云端俯冲下来。

梁天成少校此时将电台频道调到日军战机使用频道。电台里传来日军机场指挥塔的喊声:

“我是蚌埠机场指挥塔,请你们报告自己的部队番号,请你们报告自己的部队番号,啊,他们开始俯冲了,快快,通知高炮部队,通知飞行员起飞拦截。拉防空警报。”

第二组组长李鹏翔在电台中请示,看来他们已在日军机场左侧完成了编队右转,完成了攻击准备。

梁天成少校说:

“允许攻击。”

梁天成少校同时对已完成在日军机场右侧编队左转的第三小组下达命令:

“第三小组现在发起攻击。”

梁天成少校带着一按机头俯冲了下去。

日军机场的停机坪上已是一片火光。一架架日机在地面机火爆炸。此次第一战斗机中队除了每架战机带了两颗航空炸弹外,机枪使用的是穿甲燃烧弹。除了航空炸弹的杀伤外,日军生产的这种穿甲燃烧弹看来性能不错,第一小组只一轮攻击停机坪上就有大半的日军战机起火爆炸。

梁天成可没有时间欣赏第一小组的战绩。他们第三小组有自己的任务,那就是日军油库。

高大的圆柱形日军油库在机场左侧,离机场大概有一千米的样子。梁天成调整机头,对准日军油库。

“浪费啊,搬到徐州去该有多好啊。”

梁天成少校心里叹息一声,按下战机机枪按钮。两道火龙从机翼下喷出。火龙飞快地扑向地面,在地面上带起两条泥龙,这两条泥龙像两条鞭子,向一座储油罐扑去。

对得很准,保持飞行方向。梁天成一按航弹按钮,两颗航弹呼啸而下,顿觉机身一轻。

同时土龙从日军的一座储油罐上一扫而过。梁天成一松机枪按钮,迅速拉起机头。战机的机头一翘,向上而起。

回头一看,自己小组已完成第一轮攻击,三座日军储油罐腾起大火。梁天成一摆操纵杆,战机向左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

梁天成继续担任攻击长机,慢慢调整飞行线路。然后对僚机说:

“我们开始第二轮攻击。”

“明白。”

第二轮攻击不是以小组为编队,而是以长、僚机为攻击单位。因为小组编队在空中需要花更多的时间。

第二轮攻击开始的时候,日军机场的高机高炮开始了防空射击。但还未形成有组织的射击。梁天成灵活地操纵着战机,快速地下降高度,向另一座储油罐扑去。而僚机则将机头对准日军的高机防空阵地扑去。在梁天成击中日军储油罐,再次点燃一支大火炬时,僚机也完成了对正面的日军防空阵地的攻击。

双机双双拉起机头,掠过日军油库的上空。

紧接着,梁天成听到身后发出了连续三声巨大的爆炸声响。巨大的气浪竟然使得战机一阵抖动。

划过一个半圆,从侧窗梁天成少校看到三个巨大的火球。浓烟一进遮天蔽日。梁天成忙在电台中喊道:

“第三小组报告各自情况。”

第三小组各战机状况正常。

梁天成在电台中命令:

“第三小组已完成第二轮攻击,高空盘旋,担任警戒,检查战果。”

第三小组在确认战果的同时,第一小组也已完成对日军机场的两轮攻击,日军机场停机坪上还有两架战机未被击中起火。

这两架日军战机的飞行员已经登机,正在发动,已做好起飞准备,但跑道上现在到处是爆炸的日军战机形成的障碍。日军地勤人员正冒着随时被爆炸的战机碎片砸死的危险在清理跑道。

第一小组按计划进行第三次攻击。

这一轮攻击是余健组与呂基渟组担任主攻任务,另一组负责攻击日军防空阵地,吸引日军防空炮火的注意力。

在第一小组发起第三轮攻击时,第二小组的两轮攻击起到了作用,一座日军机库燃起了大火,第二小组正在向另一座机库发起第三轮攻击。

剩余的两架敌机不在同一块停机坪上,余健的目标是一次将这两架日机同时打掉。但在进入攻击线路时,余健还是发现这样的任务是无法完成的了。

余健战机的攻击线路与这两架日机连接线存在着大约十度左右的夹角。在机枪弹击中一架日机的时候,余健看到了正在焦急地等待地勤人员清出跑道的日本同行绝望的嘴脸。

余健清清楚楚地看到他的那个日军同行的丑脸被一发7。7毫米枪弹打得粉碎。

这一次攻击,余健并没有快速拉起机头,日军防空火力此时已较有组织了,在俯冲的时候,估计日军的防空部队就盯上他的战机了。此时抬头估计正在他们的意料中,于是将机头拉头,贴着地面,在五十米左右的低空险险地飞行了五百米左右,才猛地拉起机头。

一溜三七高炮的炮弹还是在余健战机的尾部划过了。

再次划过半个圆。耳麦中已传来梁天成中队长的祝贺声:

“恭喜第一小组,你们已完成攻击任务。现在可以返航了。”

对日军停机坪上战机攻击与对日军油库的攻击是第一任务,是此次攻击蚌埠日军机场的重点,而对机库中日军战机的攻击,是次要任务。

现在第一、第三小组已胜利完成任务,第二小组也不必再对日军机库发动攻击了。

梁天成中队长的声音从耳麦中传来:

“第一战斗机中队的勇士们,你们已完成作战任务,现在是回家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