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二章 抗日战争初期的川军 七,二十三集团军在南京保卫战中(七)

何允中 收藏 1 3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


一四六师廖敬安旅一位副团长罗世杰在激烈的战斗中阵亡。

二十三集团军在泗安和在太湖西岸的胜利,在整个南京保卫战中虽算不了什么了不起的战役。但是,在当时却是一次十分重大的胜利。我军数十万大军向西溃退,日军在败军后面乘胜追击,骄横不可一世。殊知在追击中却遭到装备简陋的我川军狠狠打击,敌人损兵折将、丢盔弃甲,狼狈溃逃;我军奋不顾身、英勇作战,连被俘虏的日本军人也承认我“草鞋兵作战十分勇敢”。这场战役的胜利对鼓舞士气、振奋人心都是极好的宣传材料。可是,这个难得的胜利在当时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宣传和表彰,而且在后来也没有得到应有的宣传和表彰。


而且,更令人莫明其妙和惋惜的是,这两仗却是在阴差阳错中打出来的。因为这时,在南京的第七战区长官部里发生了意想不到事情。

刘湘到达南京后,连日的应酬、会议、对付各种明枪暗箭和指挥前线作战,久病的身体己不堪重负,屡屡昏厥不能视事。就在二十七日下达了作战命令后的第二天,又因发生昏迷,在昏迷中被委员长下令派船直接送到汉口去了。刘湘一走,副司令长官陈诚立刻在芜湖就任指挥。陈诚掌握指挥权的第一件事就是撤消刘湘发出的有关二十八日在太湖西岸和泗安的作战命令,要部队向安徽境内的黄山转移。

唐式遵、潘文华接到陈诚的命令后立即照命令转移,同时向参加作战的各部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当传命参谋拿着集团军总部命令坐着摩托车沿公路急急忙忙追赶参战部队的时候,正好遇上一四五师的孟浩然、佟毅两个旅,于是这两个旅接到命令停止了攻击,向后撤退。当这两个旅向后撤退的时候,又正好遇到从右翼向敌人进行包抄的独立十四旅田钟毅部。孟浩然旅长问田钟毅:“我己经接到撤退的命令了,你呢?”田答:“还没有。”但是看见一四五师己在撤退,于是也就停止前进,准备后撤。而从左翼向敌人进攻的一四六师、一四八师和独立十三旅的部队都在野地里突进,传送命令的摩托车又是沿公路过来,双方阴差阳错走岔了道。于是发起攻击的部队是从左翼,也即是公路的北侧开始,而敌人溃逃选择向南的方向。否则,如果左右两翼同时发起攻击,战果当会更加辉煌。


二十八日泗安之战结束后,二十三集团军各部向后撤退,准备到达黄山集中。一四五师师长饶国华奉命率部在泗安和广德间阻止敌人,掩护撤退。

二十九日拂晓,敌人的报复性反扑凶猛展开。一大早,天空就响起阵阵马达轰鸣声,三架一组的敌机不断飞临泗安上空,先是侦察,接着就开始了疯狂的轰炸和扫射,最后投下大最的燃料弹。泗安镇己经被炸成一片瓦砾,紧接着又燃起冲天大火,日本鬼子卷土重来,开始对泗安进行凶狠的攻击。

空袭刚过,数千鬼子在十余辆坦克、战车和大炮的掩护下分数路向燃烧着的泗安镇发起攻击。敌兵一到攻击位置,即用平射炮直接打击我火力点,以阵地机枪和战车机枪疯狂向我方阵地扫射,密集的机枪子弹像刮风一样掀起阵阵尘土、来回扫射,打得我守军连头也抬不起来。饶国华师长冒着弹雨亲自率领二十多个手枪兵前后督战,多次肉搏,战斗异常惨烈,终因力量悬殊,坚持到午后二时,不得不向后且战且退,撤退至泗安、广德间的界牌固守,此地地势略高,有险可据,是广德东面最后一道防线。敌人占领了泗安,跟踪追击到界牌,双方又在界牌展开激战,直到天色己晚,鬼子方退回泗安。

经过两天的战斗,一四五师己经伤亡过半,弹药又得不到及时的补充,敌人虽暂时退回泗安,来日必有大战。饶国华巡视阵地不免忧心忡忡,他叫来两位旅长,令其彻夜加固工事,死守阵地。自己连夜乘车到十字铺找到正在准备撤退的副总司令唐式遵,详细报告战斗经过,希望总部增援。孰料唐式遵不由分说,不仅拒绝增援,反而痛责饶国华作战不力,而且下令:“不收复泗安,提头来见!”。

唐式遵这道命令对饶国华来说是过于苛刻了,苛刻得己不近情理。以一四五师的现存力最不用说收复泗安,就是能守住界牌阵地也不可能,可协同作战的一四七师所部尚在途中无法赶到增援。但军人以服从为天职,饶国华深知责任重大,守不住界牌,就守不住广德,更无可能收复泗安。如果丢掉泗安,从背后的广德到芜湖,再从芜湖到南京便是一条平阳大道,长驱直入,再无险可守。当年太平天国时,洪秀全拱卫天京便把广德和界牌作为最后防线,派重兵把守。饶国华接受了这道无法完成的命令,知道为国尽忠己在眼前,又连夜返回界牌,召集各部营长以上军官作死守宣誓:人谁无死,死有重于泰山,轻如鸿毛。今天是我报国之时,阵地在我在,阵地亡我亡。望我全体官兵不惜一切努力报国,克尽职守。

三十日黎明,枪炮声如雷电火闪般在阵地上响起,敌机来回狂轰滥炸,阵地被笼罩在滚滚烟雾之中。在优势火力的掩护下,敌步兵蜂涌而至,连续轮番冲锋。饶国华不顾生死,亲在第一线指挥作战。无奈敌人攻势太凶猛,我军伤亡惨重,左翼佟毅旅首先不支,残部开始向侧后败退。正在苦撑的右翼孟浩然旅一见左翼后退,军心顿时动摇,纷纷退缩,孟浩然也退了下来。饶国华立刻上前抓住孟浩然喊道:“浩然,本师生死存亡在此一刻,决不能再退!我即到祠山岗饬佟毅死守,万万不可再退,令全军覆没!”

孟浩然,四川梁平县碧山乡人,生于一八九七年,原名孟青云,少时家贫,学徒时不堪师傅打骂,铤而走险啸聚山林,后随范绍增投到刘湘手下。因其秘书以唐朝大诗人之名献号,方改名孟浩然,以文人之名冠之,大有洗心革面之决心。

孟浩然接受命令,立即转身喝令全旅拼命死守,但敌兵攻势实在太猛,炮火如泰山压顶,步兵漫山遍野冲来,正面守兵伤亡殆尽。孟浩然拼死督战,也无法扭转局面,残部被压迫到公路南面地带。

饶国华抽身赶到界牌后面的祠山岗,督促佟旅死守,布署还没有完成,占领界牌的日军又跟踪攻击而来,鬼子兵铺天盖地,炮弹如雨点般落下,正在布置阵地的团长刘儒斋不能抵挡,带队后撤脱离火线,于是全线崩溃。饶国华一看,己是回天无力,顿脚嗟叹。

当天,广德城陷落。

当晚,饶国华带领手中最后一个营对广德城作了最后一次自杀式攻击,并焚毁了广德机场。显然,这最后一次攻击的目的仅在于表明:我饶国华尽力了。


深夜,饶国华退回到广德后面十五里地的七里店一四五师师部,亲书遗书三件,分别留给刘湘、四川省政府和一四五师所属官兵,沐浴更衣后对卫士顾元兴等人平静地说:“今天你们辛苦了,各自睡去吧。”其声色如常,卫士们不疑有它,也各自入睡。至清晨两点,饶国华徘徊走入住房后面的一片竹林。

竹林中一片漆黑,安静极了,透过竹叶稀疏的地方,可以看见闪烁的星光。如果不是远处不知什么地方偶尔传来零星的枪声打破宁静的话,这里真是江南的一片好风光啊。自从立秋后出川以来,己经两个多月了,今天是立冬了吧,苍生万物该是要冬眠了。

此地极好,是时候了,古说“慷慨赴死易,从容就义难”。一阵微风袭来,竹林响起一片沙沙声。饶国华从容地最后呼吸了一口这江南湿润的空气,让冰凉的感觉浸透自己的肺腑。“将军百战身名裂,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皆白”,平素最为喜欢的一首辛弃疾贺新郎中的几句词涌上心头。这满园翠竹就当是送行的白衣白冠宾客罢。他正了正军帽、整了整军服的下摆,踏上一张早就铺好的毛毯上,盘腿坐下,毫不犹豫地举起手枪,对准自己太阳穴,“砰”的一枪,开枪成仁了。

卫士听见枪声,慌忙冲到房后,看见自己一向敬爱的师长己经倒在血泊中停止呼吸了,不禁失声痛哭。饶国华时年仅四十三岁。饶国华的遗体由卫士顾元兴负责向后方运送,途中又遇日机轰炸,顾元兴奋不顾身以身护尸,终将遗体运回原籍。后来顾元兴就一直留在饶国华的老家帮助料理家务达十余年,与饶家遗属相处可亲。饶国华的子女等也以“顾叔叔”相称。直到一九五一年前后的非常时期,顾元兴还以认养义子的方式,对饶国华一个小孙子以资保护。


饶国华留下的绝命书没有封口,好些人都看过。其中给刘湘的有:刘儒斋不听指挥,以致兵败,职惟有不惜一死,以报甫公知遇暨川中父老之情,等等。

给本师官兵的遗言,后经大家辗转传抄,大致是:“本部扼守广德,掩护友军后撤集中,己达成任务,我官兵均不惜牺牲,为国效命,忠勇可嘉,深以为慰。广德地居要冲,余不忍视陷敌手,故决与城共存亡,以期上报国家培育之恩与各级官长爱护之忱,深望我部官兵,奋勇杀敌,驱逐出境,还我国魂,完成我未竟之志,余死无恨矣。”


一四五师师长饶国华在泗安、广德战役中为国捐躯,是川军在抗战前线牺牲的第一位将领,他的牺牲受到我国军民的广泛纪念。

毛泽东在延安举行的纪念大会上说:“从郝梦麟、佟麟阁、赵登禹、饶国华……诸将领到每一个战士,无不给予全中国人以崇高伟大的模范。”

蒋中正在重庆追悼会上挽联是:

上都资捍卫,冒锋镝以建奇功,勋业著世;

虏骑正披昌,闻鼓鼙而思良将,哀感移时。

饶国华是一位品学兼优的儒将,其行止一生均为人称道。他生于一八九五年元月二日,字弼臣,四川资阳人。十七岁起投笔从戎追随刘湘,从兵士、排长到师长,是刘湘十分信赖的一员爱将。

饶国华少年时求学于资阳城中有名的“伍老天牌”书屋。伍老先生名伍钧号西垣,乃是前清举人,学识渊博,才华出众,对学生严格要求,教导有方,以正直忠诚,忧国爱民,效法文、岳先贤报效国家及乡梓,是饶国华一生中最为尊崇的良师。

饶国华一生好学不倦。开始在军中当伙夫时即常蹲在灶前借火光读书,当作排长时,即以春秋时期吴王夫差奋发图强时的典故为鞭策,手把一卷吟咏不辍,嘱咐自己的勤务兵站在门外边监视勤惰,稍有疏忽,便大声喊叫:“国华、国华,国家颠危至此,汝不淬厉精神,犹懵懂乃尔乎?”必应答:“惟不敢忘。”行军、作战、驻防、一向与士兵同甘共苦,居则陋室,衣则粗布,食则淡饭,数十年如一日。朴实忠纯,艰苦卓绝,有模范军人之称。

他一生尊儒重教,笃信孔孟,著有《师训》一书,书中以武勇、忠贞、血性、明义、知耻、遵礼、守廉各篇为要旨。另外还编辑古今名人格言,著《百忍录》为诫。常说:“英雄彪炳的事业,基于神圣诚实的学问。”

此次出师路过家门,对堂上老母特曲尽承欢孝道,对他的老师说:“我自从侧身戎武,由贫悴以至显达,我的母亲始终没有向我索取过分文,并时时刻刻以忠贞两字见训,三令五申,叮咛告诫。所以我铭砌在心,不敢或忘。”

饶国华的母亲时年逾七旬,初闻儿子殉国的消息时,老泪满面,痛哭几绝。继而止泪正色对众人说:“我的儿子,果然不负所学,我的儿子果然不负所学。”说时慈容惨淡、言辞悲壮。

饶国华一生仅以薪奉为取,廉洁自重,慷慨公益。家庭中衣节萧然,书剑之外别无长物。竭一生勤苦所入,马革裹尸后仅留有老屋数间,薄田数十亩。然其对地方公益、赈灾教育却从不吝啬,临出川前还不忘以数千元之数捐赠地方。饶家对面有药铺一间,饶国华嘱家人年年定期支付药费,作为救治无钱求药的乡中病残者之用。附近还有棺材铺一店,饶家也定时向其支付钱两,以让乡里无钱购置的穷苦亡人入土为安。种种善行,已成定制,直到一九五一年后,饶家已难自保方才停止。

资阳县南津绎码头的的沱江北岸,有摩刻隶书“仁言得溥”的石龛一座,刻于一九三五年,原以为是饶国华手书。二〇〇年十一月,资阳县县志办的王洪林陪同四川日报的记者一同前往考察。王洪林搭梯子爬近石龛,偏头扭颈,从残存的的跋语中仔细辩认,认定是乡人念及饶国华嘱善会兴产业救助乡里,不忘其德,刻于石中以颂之。其中有“因惠及溺殍,乡人念之,因勒铭山阿以志不忘”等语。


饶国华殉国后,国民政府追赠陆军上将衔。

一九八四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追认饶国华为革命烈士。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