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正文 第七十五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


酒精厂的爆炸,使小野扫荡北部山区的计划流产,因为高岛发疯了,抗日部队在他的眼皮底下摧毁了重要的物资资源基地——酒精厂,歼灭了两个小队的日军,打垮了一个中队伪军,这需要多么强大的军事力量,因为对方采取的方式是强攻。如果这样大量的部队进入冀州,他们一无所知,不是反应太迟钝了?更让他吃惊和震怒的,八路军的运河支队并不在北部山区,他们尽然来到了冀州,战斗力之强简直超乎想象。他们一个大队,在平坦的公路上,几乎没有任何工事依托的情况下,顽强阻击住了快速部队,并给予快速部队以重创,这难道真是一个大队?要知道,他在西河当过指挥官,当时的运河支队一个大队都不敢和他手下的一个小队正面交锋,这才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他们就脱胎换骨了?高岛从心里不信,一定是情报有误,也许运河支队的主力部队已经偷偷的潜出了西河。可笑的小野还要从冀州调集重兵,对八路军进行扫荡,扫荡什么?那里已经成了空城,难道让堂堂的帝国皇军去对那些石头和树木发威?他没讲任何理由就取消了这次扫荡,非但如此,他还命令小野从西河抽调兵力,帮助对付李卫的别动队,杨万才的八路军进行围剿。而且严令,大佐以下的日本军官,在这次围剿的过程中,哪个防区放跑了敌人,就要接受军法的惩治。同时对他治下的所有村镇下了命令,无论百姓和军人,发现资敌,一律正法。高岛是真的疯了,因为李卫这一刀扎的太狠了,他消灭不了李卫,无法像上面交代,头上这顶乌纱是戴到头了。

李卫和杨万才的部队,将要经受一场生死考验,他们将面对的,是高出他们十倍以上的敌人,是在敌伪统治下六年的村镇,得到的支持会少而又少。而且他们已经被围在了网里,无法逸出。李卫他们将如何脱险?这时的李卫和他的别动队,已经从酒精厂逃出来整整一夜一天了,但是他们并没有走远,因为鬼子封锁了各个路口。更主要的是伤员没有找到妥当的地方安置,他们就躲在马家河的树林里。虽然这片林子不大,但是远离村子,又不是交通要道,倒也十分安静。几个重伤员需要休息,他们再也经不起折腾了。李卫皱着眉头看着他们,脸上的神色十分凝重。这些人是国家的宝贵财富,他们每个人都打死了不少鬼子,和鬼子作战,多勇敢啊!中国就需要这样的军人,可是他们受伤了,连养伤的地方都没有,更不用说治伤了。经过的几个村子,没有人敢收留他们,这些人是多么自私?他们一点也不想想,没有眼前这些人的流血牺牲,他们要给小鬼子当一辈子奴隶,永远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做人怎么可以这样?

“队长,别为我们担心,死不了。就是死了,也够本了,当兵这么些年,只有跟着你,才活得像个中国人,我足足干掉了三个鬼子,可以瞑目了。就是死了,我也可以对我的父母说:我对得起生我养我的白山黑水。”

“弟兄,别说了,你需要休息。”李卫轻轻的握住他的手说,这么热的天,他的手冰凉冰凉的,李卫心中一阵震颤,知道他活不长了。就是他,在吉野向他开枪的时候,替他挡住了吉野的子弹,使他亲手击毙了吉野。

“队长,让我说,恐怕再不说就没机会了。”子弹贴着肺叶穿过去,使他说出每一句话都很费劲,但是在生命妳留之际,他的确想说完最后想说的话,李卫只好硬着心肠答应了他。“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他没有说话,却低声的吟唱起来,声音越来越低,然后合上了眼睛。

周围,没有一个人发出哭声的,只是围他站了一圈,人人都把帽子脱了下来,头低低的垂着。只有李卫用手替他盖上了床单。“兄弟,你放心的走吧,哥哥我会替你多杀鬼子。只要我李卫活着,总有一天,我会踏上黑土地,去看望你那白发苍苍的亲娘,在白桦林里为你修座墓地。”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李卫的话触动了周围人的情思,不知是谁领头,大伙一块唱了起来,悲凉的歌声让每个人的脸上都义愤填膺,然后是死一般的沉默。这些人,绝大部分是东北、西北人,是李卫特意挑选的。国土的沦丧,家乡的失去,使他们心中都有一股冲天的怒火,所以在和鬼子搏斗时,各个表现的十分勇敢。酒精厂的战斗,他们的武器固然强于鬼子,更主要的,是他们复仇的怒火化作了无穷的力量,因此在兵力不如鬼子,又是强攻的情况下,以少胜多,打败了鬼子,创造了奇迹,这在他们的当兵史上,绝对是永远值得自豪的。因此,虽然他们目前已经陷入了鬼子的包围圈中,却没有一个人沮丧。

“队长,我们怎么办?弟兄们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顿正经饭了,这样下去,体力会吃不肖的。”白卫国走到李卫的身前,小声的说。

“先想办法把伤员安顿下来,鬼子困不住我们。”李卫信心十足的说。“去村里的人还没有回来?”

白卫国摇摇头,“鬼子的告示贴遍了每个村子,只怕没有人敢帮助我们,这里的老百姓……”他没往下说。

就在这时,林子外面传来了一阵喧哗,去村里的士兵回来了,不过不是他一个人回来的,身后跟了几个老人。

“队长,他们不肯收留我们,也不让我们进村。”那个士兵走到李卫的面前,激动的指着身后的人。

“长官,不是我们不愿意你们进村,是鬼子下了告示。要是我们帮了你们,那要满门杀头啊!”一个满脸皱纹,头发都花白的老头抢先说。“这天杀的鬼子,真狠啊!他们杀人比杀小鸡还痛快。”

“你们村里有汉奸?”李卫问。

“这到没听说,我们是个穷村。可是保不住鬼子会来,万一有人告了密,那就惨了。我这个年纪死就死了,可是我那还有一大家子人那,小孙子才七岁。”仍旧是刚才说话的那个老头,虽然他身子颤巍巍的,声音到不小。

“老伯。我们已经一整天没有吃饭了,能不能给我们预备一顿饭?钱我们照付。”李卫又说。“弟兄们是在打鬼子,你看那里还有伤员,酒精厂就是我们干的。”

“照理说,我们再穷,也备办得起一顿饭。只是这么多人弄饭,想瞒住人是不可能的。我们知道你们是国军,是在抗日打鬼子,为大家好。可是鬼子知道我们给你们做了饭,全家老小都活不成。如果你们不信,从这条道往西,进入高家庄就会看见了。昨儿头晌你们的队伍从那过去,村子里的百姓招待了他们,不知是谁告的密,从城里来了一队鬼子,那个惨啊!把那几家杀了个精光,现在死体还在那挂着,还不准收尸。”老头子说着,眼里淌出了泪水。“打鬼子我们高兴,只是你们一走,我们就惨了。”

“你是说,高家庄过去了队伍,穿着和我们一样的衣服?”李卫大吃一惊,因为他知道,在冀州范围,只有他们一支国军,怎么又弄出了一支。如果上峰另外派了军队,那对他们来讲,当然是好事。

“我们也没有见着,只是听说都背着枪,是打姚家铺子那儿来的,穿着灰衣服,听说他们和鬼子狠狠的打了一架。”

李卫一听就明白了,是杨万才他们,只是不知道他们怎么也走到这里来了,看来他们也没有逃出鬼子的包围圈。“他们有多少人,有没有伤员?”

“人可不少,百多号人呢?有轻伤的。”

李卫心中一阵震颤,只剩下了一百多号人,就是说,一个大队损失了一半以上的兵力,这一次欠八路军的大了。杨万才的大队,那可是运河支队的主力。“他们是昨天上午过去的?你没弄错?”

“不会,高家庄和我们村就隔一条河,那里放个屁我们都能听得见。”老人满有把握的说。

李卫看看他,略略想了片刻,觉得老人说的是实情,如果因为他们去吃一餐饭,而断送了几十条性命,就是罪人了。他把白卫国叫了过去,低声的和他商量了一会,然后回到了老人身边。“我们不进村了,也不用你们做饭,只是有一件事要你们帮忙。请你们把这两个重伤员藏起来,帮他们请医生,钱由我们出。”

老人有些犹豫,但是后来还是答应了。秘密的藏起两个人,风险总要小得多。“可以的,不过要天黑之后。”

“好,就这么定了。卫国,把钱给大伯。”李卫说,重伤员有了着落,李卫沉重的心总算放下了一半,剩下生龙活虎的队员,不愁找不到吃饭的地方。

走出柳林,队伍往高家庄走去,在李卫的心里,迫切想看到真实的情况,顺便了解一下杨万才的情况。在松软的沙土地上,他们并没有走多远,就闻到了腥臭味,显然那是他们熟悉的,死体腐烂发出的气味。高家庄的村口聚集了不少人,大伙正在为死尸进行整容,因为死去的人是一家一家的,葬礼要靠村民去办理。看见李卫他们,村民的脸上都出现了差异,只是另李卫感到意外的,并没有人避开他们,和马家河的人截然不同。

“你们是国军?”一个村里长者摸样的,看来读过几年书的老人主动迎了上来。“酒精厂的鬼子就是你们干掉的?”

“是。”李卫回答,又道:“是我们连累了相亲。”

“不怕,中国人有四万万,鬼子能杀完?”老者口气淡淡的说。“你们看见了,他们不过是给过路的八路弄了点饭,鬼子就下这样的黑手,他们是畜生,畜生。”老者情绪激动的说,指指地下的孩子,“连小孩也不放过,他们以为这样就会把我们吓住,做梦。乡亲们,让咱们自己的队伍进村。”

看来老者在村里非常有威望,他的话音刚落,大伙就围了上来,纷纷请李卫的部队到自己的家里去做客。李卫和他的队员大为感动,咫尺之间,相差太大了。刚才那个老人连村子都不敢让他们进,而现在高家庄不但让他们进村,还纷纷的往家里让,而地下就躺满了死人,他们却不害怕,这让李卫他们看到了希望,有了信心。

“老乡们,是我们连累了你们,可是你们还是这样对我们友好,我代表政府感谢你们,并像你们发誓,一定给死去的乡亲们报仇。是那路鬼子干的?”李卫走到了人群的外面,一脸激愤的问那个老者。

“是黄庄炮楼的汉奸干的,他们发现了村子里的八路就引来了鬼子。”老者悲愤的说。“他们不配做中国人,是猪狗不如的畜生。看着中国人被杀,他们还在一边笑呢,说我们是咎由自取。长官,你说说,中国人中,怎么会有这样不知廉耻的杂种。”他说到这进行不下去了,泪水哗哗的流下来。

“既然他们不愿意做中国人,那就让他们变成鬼。”李卫咬牙切齿的说,脸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蹦跳。“卫国,立刻派个弟兄去黄庄,不能让他们活过今夜。”

“队长,这……”白卫国有些迟疑了,此时此刻不是斗气的时候,太危险了,四周全是鬼子,枪声一响,想逃出去太难了。

“磨蹭什么,快去。”李卫瞪了他一眼,他当然知道白卫国想说什么。但是面对无辜百姓的惨死,面对这一张张悲痛的脸,他不能不给百姓一个交代。

“是。”尽管不愿意,白卫国还是转身走了,不过是他自己亲自去的。既然李卫要冒险打这一仗,他就要力争把风险降低到最低限度。

老者握住了李卫的手。“长官,我们有希望了,他们在地下可以瞑目了。乡亲们,不能让国君饿肚子打仗吧!”

老者的话音刚落,李卫和他的士兵就被村民“五马分尸”拉到了各家,热情的款待了。鬼子的疯狂、残忍,的确吓退了一部分胆小的百姓,但是也激起了更大一部分百姓的怒火,使他们变得无所畏惧了。如其像狗那样的活着,不如痛痛快快的去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