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造三国 初出茅庐 风雨前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


太原城的中心广场现在早已经是人头攒动,被人堵的是水泄不通。在广场最中心是北晋的政府官员和护卫他们的北晋士兵,再往外是早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候的各国新闻工作者,最外层才是太原城中看热闹的群众。

看到北晋的群众对国家大事的参与积极性这么高,令赵木等人都人到意外和感慨。还在西蜀的时候,司马奇曾经对他们说过,南唐虽然基础教育搞的最好,百姓明事理,心怀忠义之心。他们爱国之心不见得比其它三国差,但是对政治的关心程度却远不及另外三个国家的人民。

南唐以文立国,以至不少无能的达官贵人,为了附庸风雅,而故作姿态,无论在什么场合总喜欢讲一些冗长的场面话,甚至将这种不良的风气带到了国家的治理上,一有个什么政策要宣布的话,领导总会先讲一大堆空洞的场面话,让人厌烦,昏昏欲睡。但是南唐这种官场上由来已久的习气,并不是一两天就能改好的。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样走过场不干实事很不好,但是当这种事情摊到自己头上的时候,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身体力行。常此以往,使得南唐的百姓对国家宣传变的有些麻木,逐渐失去了兴趣。毕竟大家都知道,评判一个国家的好坏,不是看他的政府说了什么,而是要看他们真正为百姓做了什么。

手持皇帝手谕的北晋政府新闻发言人,正在早以布置好的新闻发布现场,向天下宣布着北晋政府下达的关于三年一度的举武大会,将如期举行的决定。更让人感到意外的是,这种向来有皇帝亲自主持的盛会,今年却由太子代圣亲临,太师张仪主持,二皇子及文武百官相陪参加。

人们一听这个决定,议论纷纷。赵木等人心中更是疑惑万分:先不说这次举武大会举办期的敏感程度,光是北晋政府这次派出的阵容就足以让人感到震惊:太子虽然早已监国多年,但是从来没有以皇位继承者的身份公开的出现在天下人的面前;太师张仪虽然德高望众,但是年事已高,不问政事多年,现在又在这种敏感时刻出山,不知又是为了何故;二皇子以及文武百官相随参加,这么一来,北晋朝中的所有的势力都会参与进来,那他们对两位皇子的态度又会有什么表现呢?

更重要的是,如此太子代君出临如此机要之事,居然让鬼谷子那样的东齐密探早窥先机,看来东齐在北晋隐藏的实力当真不可小看,北晋已经如此,那南唐又会如何呢??

在一般的百姓看来,太原位列春秋大陆四名城之座,更是做为北晋的都城,所以这里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被天下所关注。北晋的统治者当然也明白,首都乃国家之脸面这个简单的道理,因此十分注重太原城的繁荣和稳定。即使是在春秋大陆列国争霸进行的最激烈的时候,除非敌国已经兵临城下,绝对不会封闭城门,进行军事管制。

虽然一般的百姓都不知道昨天到底出了变故,但是像那种全城戒严,禁军大肆搜捕的场面,在北晋开国数十年的历史上也绝无仅有。再加上这几年来,关于北晋皇室之争的传闻早已经在天下人耳中流转,更甚者北晋帝木达叶年事已高,时日无多,两位皇子之间的争斗已经到了最关键也是最惨烈的阶段,所以只要是稍微有点政治头脑的人,都明白过来,皇宫之内必然有变。

但是现在,北晋政府非但没有因为非常事态,取消这次的举武大会;而且还首次以太子为首,率二皇子及文武百官亲临主持,似乎隐约中含有太子地位已固,皇位非他莫属的意思。难道,二皇子已经失势,只能俯手称臣了吗?一时间,在天下人心理升起无数个惊叹号和问号,大家众说纷纭,人声鼎沸。

各国的新闻工作者更是兴奋的像打仗一样,拼命的往前挤,七嘴八舌的向北晋政府发言人问开了,所提问题之中除了这次举武大会的相关事宜之外,更多的是把问题矛头直接指向了北晋皇室,想要弄清楚,北晋政府在这种非常时刻仍然坚持全力举办这一次举武大会的真正意图。可是北晋发言人受过严格的训练,尺度把握的非常严格,除了用满口的外交词汇回答了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以外,其它的问题都被其以一句‘无可奉告’而拒绝回答。

这样一来,各国新闻工作者在倍感失望的同时,又对北晋皇室的真正动向产生相当浓厚的好奇心。对于一个称职的新闻工作者来说,面对那些越是敏感,越是被人极力遮掩的新闻题材的时候,才越能激起他们报道事实,揭露真相的决心。众人百折不挠,围住发言人不走,定要问出个名堂,一时间场面极为混乱。


赵木等人退出人流,走到一偏僻的地方,注视着事态的发展。

孙武在赵木耳边小声说道:“二皇子木望南在经历了太子遇刺事件之后,嫌疑理应最大,却还能以百官之首的身份参加这次举武大会,说明他事前请张仪出山相助之计,颇有成效啊!”

赵木点点头道:“张仪在朝中德高望众,一呼百应,北晋在此存亡之秋能有此忠良相助,实在是万幸啊!”

孙武道:“那依少主所见,这个张太师否心向二皇子木望南,所以才肯出山相助;若是这样的话,木望南在北晋朝中的势力就极为庞大了!”

赵木笑道:“对于张仪这样的功勋老臣,任谁都是要听其三分教诲,给其七分薄面的。无论是哪位皇子即位,都只会对他恭敬有佳。所以,与其它官员不同的是,就算木望南即位后要对朝廷实施大幅度的改革,也不会触及到他的利益,所以他与木望南并没有利害冲突。在这种情况下,要是能有一位有才能的皇子继承皇位的话,对北晋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张仪当然也就乐见其成了。”

孙武惊道:“北晋帝虽然明着让太子代己亲临,却又把张仪这样的重臣派出来压阵,是否就是害怕太子一党会在举武大会期间对木望南不利,所以才用这种方法,名正言顺的让张仪出来主持大局,保护木望南的周全呢?”

赵木轻叹道:“北晋帝爱子情深,面对着这骨肉相残之事,他心里也定然是痛苦万分吧!”

孙武脸色一沉:“如果张仪和木望南就此联手的话,那太子一党不就豪无胜算了吗?”

赵木轻轻的笑了笑,说:“孙大哥多虑了,我想,木达叶既然不希望太子得势对二皇子相害,当然也就不希望二皇子权利过大反过来伤害太子。之所以会派张仪坐阵,正是因为他在这件事情中能超然事外,严守中立,若非如此的话,想那太子一党也不会善罢甘休,任人宰割的。”

孙武冷笑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算木达叶对二子之争早有戒备,但是终究不能化解双方的恩怨。太子一党苦心策划了刺杀一事,却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如今二皇子声势日重,要是再错过了举武大会这种绝好的机会的话,那以后再想对二皇子不利,也就难了!”

赵木轻轻的笑了笑,看着远方说道:“至于后事如何发展,就让我们养足精神,拭目以待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