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七章 1031年的第一场雪 第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1031年3月1号,处于玛北郡小石城严密戒备中的火车站迎来了久盼的专列。喘着粗气的火车头刚一停下,站台上穿军装警服的军警和站台外穿便衣的保安总局警员打起了精神。除了总局派出的7局朱月局长,其他人并不知道专列上是什么人。玛北郡属于经济落后的地区,小石城更是个小地方,连州督都很少来。几十年来,还没有接待过专列。警卫工作是朱月安排的,他“正好”出差到玛北,只比专列上的大人物早到二天。按照级别,朱月跟郡守是平级,但这位叫李剑雄的父母官却把朱月当成了救命的上级,从朱月的到来李剑雄意识到这位保安总局行动首脑的玛北之行和专列上的大人物有关。小石城历史上是有过暗杀记录的,那个事件导致了自郡守以下一大批地方官员的倒霉,警察局长甚至掉了脑袋。民间都说三十年一个轮回,李剑雄可不想成为倒霉鬼。李郡守按照朱月的要求将小石城最好的宾馆玛北宾馆腾出来,一切费用都记在总局账上,朱月的手下带着仪器进驻对五层楼的玛北宾馆进行了彻底的“清扫“,服务员都换了总局的特工,朱月得到高天成局长的命令,元帅在家乡的安全保卫工作由他全权负责。

李剑雄提供了朱月要求的车辆,他没有打听来者何人,总局跟着军服整齐的朱月站在站台上,等着列车停稳,车厢门打开,二个便衣的男子先下车,看到朱月,点点头,然后分站在车门两旁,先下来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后面跟着一串女孩子,再就是一个中年男子,朱月抢上一步,“啪”地一个立正,中年男子摆摆手,制止了朱月的报告,伸手和朱月握了握,朱月介绍,“龙帅,这位是李剑雄郡守,李郡守,还不见过龙帅。”李剑雄此时才发现专列上的大人物是从小石城走出去的最大的官,帝国元帅龙行键。

“元帅您好,我叫李剑雄------”

“是我的父母官嘛。李郡守,这次我回来主要是私事,不想惊动地方,如有需要,夏副官会跟你提出,夏副官没有要求的,就不要张罗了。明白吗?这次我是举家回乡,完全是私事,请郡守大人理解这点。”

“是,一切按照龙帅的要求办。”一时间,李郡守没有意识到龙行键回乡的意义。

几辆轿车离开车站,向市区驶去,按照计划,龙行键一家将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回玉树镇老家。

夏声远和临时借来的5局3处处长吕晓斌中校担任龙行键的副官,龙行键的卫队长贺小枫和一个叫吴迪康的少尉担任龙行键的贴身卫士。尽管龙行键一再要求轻装简从,但随行人员仍是庞大。他仍是帝国元帅,他的辞呈并未被皇帝和元老院批准。实际上也未上元老院,帝国元帅是最高军衔,既不轻授,更不轻易禠夺,除非犯叛国大罪。龙行键既然仍是帝国元帅,百胜公,他的卫队,副官等一系列扈从依仗就存在。专列更没问题。龙行健回乡,惊动了帝都官场,当时去车站相送的有几十名官员,大部分是军队系统的,司马雪岭也闻讯赶去了,龙行键没有多理他,只是淡淡地打了个招呼。婉儿却呵斥道,“我家举家出游,你来凑什么热闹?监视我们?不要脸的东西!”太阳堡总管也算帝国重臣,被公主殿下当众辱骂?也难为了司马雪岭忍得住,“公主说笑了,微臣是受陛下所托送龙帅和殿下的,愿殿下一家旅途顺利。”既是受皇帝所托,本来准备呛几句的林小如收回了冲到喉间的话语,只是恶狠狠地瞪了司马雪岭几眼。

小石城紧急调来几辆防弹海鸥,准备让元帅和公主坐,还准备了三辆旅行车,坐元帅的侍从。龙行键出站后直接上了视野开阔的旅行车,坚决不坐视野不好的轿车,他的家人也跟他上了十二座的旅行车,让朱月叫苦不迭。只好临时调整警卫力量,元帅的卫士贺小枫和吴迪康当然不离元帅,朱月请元帅的孩子们坐轿车,腾出几个位置安排警卫,龙行键将李剑雄叫上车坐在他的身边,“李郡守,既然来接我,就给我当一回向导吧。明天你忙你的,我不要地方的任何人陪。开车吧。”吴迪康亲自驾车,贺小枫坐在副座上,警惕地看着周围。龙行键哂道,“这是我的家乡,不是战场。”朱月心里想,战场未必不安全,元帅最安全的地方恰恰是战场啊。

汽车拐出车站,驶入小石城的主街道,龙行键贪婪地看着街景,其实他没有来过这个小城市。在他很小的时候父母带他来过,但他不记得了,记忆里的家乡只是玉树镇,只是三间旧屋,贫困的生活,常年生病的母亲------街上的招牌给龙行键以亲切感,“玛北人家”,“玛北风味”的饭店甚至勾起他的食欲,家乡是一根看不见的线,牵着漂流万里的游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根,无根之人是最可怜的。龙行键觉得自己的根就在这片土地,虽然他仅仅在这里生活了十一年。他想,假如将自己的生活分成三段,在家乡的十一年算是第一段,实际上只有六七年是留下记忆的。第一段曾认为是痛苦的七年,衣不遮体,食不果腹说的重了点,但贫困的生活给他一生留下鲜明而深刻的记忆。在朱雀军校的七年算是第二段,那是快乐的七年,无忧无虑,衣食不愁,除了在假期羡慕同学们能回家外,没有什么不满意的,老师们关心他,喜爱他,器重他------只有在假期,他孤零零住在学校里,便格外怀念母亲------再后来就是军旅生涯了,流血牺牲,将一切置之度外-------这段漫长的经历,更多的是暖色调的回忆,上司战友的关怀,胜利的喜悦,妻子的温情------他不愿意回忆那些失去的东西,负伤,流血,遭受毒刑------龙行键觉得,自己四十岁的年轮里,大部分充满了阳光和幸福,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应当满足了。

“慢点,这儿是什么地方?”龙行键命令。

“这儿是中心广场,”李剑雄介绍。发现元帅的眼睛看着广场上的雕塑。

“这儿不安全,太显眼了,”坐在前排的贺小枫警惕地扫视着四周。

“那个雕塑是谁?”

“龙帅,您是玛北郡的骄傲,小石城市政府请示了帝都,立了这个雕塑。名叫龙行键元帅翻越昆雅山。”

“很威风啊,”林小如笑着说,“比夫君本人威风多啦。”雕像是将军骑着马,马前蹄直立,将军手臂前伸,极具动感。

“连简单的历史都没搞清楚。我什么时候翻越过昆雅山?而且,你们将我搁在这儿,风吹雨打,好不辛苦,你们问过我吗?李郡守,如果我死了,塑一座也罢。可我还活着,毁掉或者改一下。改一下吧,观石出精兵,无数的家乡子弟走上解放战争的战场,埋骨他乡,为他们立座碑吧。”

下榻玛北宾馆,没有电梯,龙行键在蒙龙的帮助下走上五楼,空荡荡的楼层令他意识到宾馆被清空了,进入服务员打开的套间,龙行键让夏声远将朱月找来。

“朱局长,为什么要清空旅馆?”龙行键平静地问。

朱月知道“老”局长的性格,“老局长,这间旅馆是最好的,但不利于安全保卫,这儿不同帝都,得以防万一啊。”

“你们是不是觉得有很多人想让我死?是不是?我带家人回乡,做了什么对不起家乡的事,值得你们如此兴师动众?李郡守已经知道我回来,还有司机,站台的工作人员,你们能彻底封锁消息?朱月,你是成心让老家的人骂我了。”

“龙帅息怒,卑职也是职责攸关,高局长再三叮咛,要做到万无一失。小石城的民众视您为骄傲,自然不会对您有任何伤害之事,但您身居高位多年,难保没有敌人啊。国外的,国内的,明处的,暗处的,龙帅,您身系帝国安危,我不敢大意啊。”

“什么身系帝国安危,我不过是个闲人罢了。算了,从现在开始,让我和家人以回乡者的身份活动,可以吧?”

“是,龙帅。”朱月见龙行键脸色不好,不敢再申辩了。

晚上念龙跟小海陪我,你们各寻住处吧。对了,阿静,费用要我们自己出,明白吧?”龙行键对崔静说。

“我晓得,你放心吧。”崔静见丈夫跟二个儿子有话说,关上门出去了,家人都住在五楼的几间套间里,同层的还有二名副官和二名卫士,应当没什么问题。出门在外,心细如发的崔静更加小心。

念龙和小海没有想到父亲要他们跟他住。念龙看了一下屋子,里面的卧室摆了一张双人床,外面客厅的大沙发倒是可以睡两个人,说不得,今晚要跟小海睡睡沙发了。

到了吃饭的时间。婉儿过来问,是要饭店送上来还是下去吃?龙行健其实很想到街上吃点玛北风味,想想定是兴师动众,搞不好会将整条街封起来,于是决定就在饭店吃点好了。只是要饭店做点当地的风味食品,若说菜肴之精美,小石城岂能与帝都相比?也许是换了口味,几个孩子都说饭菜好吃,连婉儿也称赞了几声。观石一带口味重,多用酱,吃惯了清淡的崔静却不习惯。

旅途疲劳,饭后龙行健便回房休息了。这次叫小海及蒙龙请了假跟自己来,就是想跟他们谈谈心。不知不觉间,念龙已经过了二十,小海也十八了,都是大人了,一些男人之间的事,应当给他们说说。

“这次带你们出来,想跟你们谈谈心。”龙行健慈祥地看着自己的二个儿子,“在这之前,我做的不好,将你们推给你们妈妈,基本上不管不顾。你看,你们已经是大人了,小海,我像你的年龄已经走上战场了,齐平伯伯空降敌后找到我们,正式任命我为龙支队司令,那天正是我十八岁生日。”龙行健仿佛回到二十多年前,“那时我可是活蹦乱跳,一夜能跑一百多里山路,不像现在,上楼还要儿子扶着。”

蒙龙一阵心酸,他是知道父亲残疾的经过的,“爸爸,您是大英雄,残疾是您最耀眼的勋章。”

“没人愿意得这样的勋章,”龙行健说,“我的事不是今天的主题,今天是说你们。念龙,我对你是基本满意的,你在大学的表现,你在厂子里的表现,我都满意。但小海你就差一些了,别以为我忙,总不在家,你的所作所为我就一点也不知道。你在帝大三年竟然有六门课是补考过关的,没错吧?平时跟轩辕博一伙人走的很近,在校园横行霸道,人家避之唯恐不及------”小海大恐,冷汗都下来了。龙行健面色和缓,“年轻时做事荒唐也属寻常,但不能仗势欺人!你觉得外公是帝国皇帝,母亲是当朝公主,没有人敢惹你,对吧?你可知道,你母亲的亲叔叔是怎么死的?你母亲那些表兄弟,也就是先朝轩辕寂皇帝的儿子们现在哪里?过着怎样的生活?”龙行健说到这里脸色严峻起来,“身居高位者,有时连平民都不如。我之所以欣赏念龙,是因为他在按照平民的方式生活,自食其力,多好。你知道吧,我出身贫苦,经常吃不饱饭,冬天家里的水缸都能结冰------你一定想不到我当时的样子,你奶奶,生了病没钱看病,只好忍着------小海,你觉得我们家是不是永远会这样,前呼后拥,一呼百应?是不是永远会出门有专列,入住清空旅馆?我的军职已经被免掉了,现在我头上只有帝国元帅跟百胜公爵的头衔,这些都是皇帝给的,当然他也可以拿掉。如果爸爸死了,你也能像现在一样生活?我知道,你哥哥大概可以,你就难了。古语讲,‘由俭入奢易,由奢返俭难。’既知如此,何不早做准备?小海,你听懂了吗?”

“可是爸爸,”龙小海鼓足勇气,“可是爸爸,这对您是不公平的。同学们都这样说,连我哥,不,博哥也这样说。”

“今天不是说我的事。而且,我的事也不消你来评价。我是说你,你能自食其力,像你哥哥一样生活吗?”

“可以。”

“好,爸爸看你的表现。明天回家,不可能瞒过村里的乡亲,你是以龙家子孙的身份回来的,对长辈要有礼貌,懂吗?”

“我懂。”

“那就好。”龙行健怜爱地摸摸小海的脑袋,这个儿子虽然不如念龙优秀,倒也心地纯善,没有干什么让他不能容忍的事情。

“去看看宾馆有没有报纸。”龙行健对念龙说。

不一会儿念龙回来,“爸爸,没有新报纸。”

“那就算了。休息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