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鲁东南:第六章:第五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





一直默不做声、观察几位远道而来在鲁苏两省交界处坚持抗日的国军部队指挥官们所派来的特派员们并做着某种判断的韩大海此刻终于明白了这几位客人的来意:一、从各方面道听途说得知了吴、韩部队几次颇具震动以及影响力的战斗后,作为同属国军序列的“老大哥”们在派人来之前并不知道最高统帅部晋升吴志伟为少将、韩大海为上校并准许扩编“抗日先遣军”一事,仅仅是出于“佩服、赏识”等心态以老大哥的姿态前来看望并慰问,其意占三分。二、特地地派出要员———并很有可能是除了几位主要长官外的部队副手或主要指挥官之一来到沂蒙山,通过诸多方面的来观察、了解和“请教”并用一个成熟的军人那敏锐的洞察能力来弄清楚这支部队是否真正地象传闻中所说的那样“能打善战”并从上到下个个“骁勇强悍”?其意也占三分。第三、正如刚才任刚谦所说的,在别处没有了疑问之后,再直接地“请教请教”、弄些经验、方法乃至窍门等回去,其意也占三分。


韩大海想到这里刚要说话,连部门帘外响起了一声“报告”的声音随后炊事班长杜生彪和另两名士兵端来了四盘菜以及一葫芦酒进了洞内,于是韩大海借机说道:“各位老兄远途奔波、又累又饿,先吃饭然后再谈。”


吃饭期间,吴志伟把用葫芦装的白酒给众人倒上半碗道:“各位兄弟远道而来,山上条件有限,杯酒薄菜不成敬意。不是我吴某小气,只是处于敌后,不得不十二分地小心!这白酒吗,只能给众兄弟二两。饭菜尽管吃够,你们尝尝我们沂蒙山里的鱼坯子和干蘑菇以及咸驴肉,请、请!”


半个小时的酒饭以及闲谈的过程中,韩大海不由地对同一个集团军序列的任刚谦自然地生出了些许的好感。任刚谦,三十出头的样子,白皙的面孔上一副精悍神色,言谈间显得思维清晰、条理明确。同样,这位少校级别在鲁景兵的部队里作为副手的任刚谦也对韩大海倍加敬佩,这里面除了韩大海以前身为集团军司令部的侦查参谋、不言而喻是鲁景兵部队的直接上司部门的人员之外,后来耳闻的这位年轻的“上校”带兵打仗不仅足智多谋、机智果断外,此刻通过观察和对方言谈不多的话语也能看出其镇定沉稳、平和中蕴藏着深沉和不张不扬的的素质所形成的一种颇具将帅风度的气质也让他心折不已。


早饭后,林如水等五人被安排到一排宿舍的岩洞里睡了一上午,下午吃过了饭,又聚在连部坐了下来。


“各位贤弟,”吴志伟吩咐李宝亮给众人倒上茶水之后说道:“接着早晨的话题和各位贵部长官的旨意,咱们接着谈谈今后在打鬼子方面的相互配合、支援、敌情传讯以及诸般作战经验的交流如何?各位有什么想法和建议不妨讲讲,具体问题由韩老弟与诸位商定。”


韩大海微笑着与众人点点头然后道:“我想,咱们都是军人,凡事就开门见山吧。我就我们回到了大陆之后在将近半年的时间内我们在对鬼子作战、以及平时怎样依靠当地的百姓来生存并发展的几点体会先讲讲,并且,我的想法也代表着吴长官。


第一,半年前我们是接到了蒋委员长给我们的嘉奖令、国防部的委任状以及扩军的经费,但我们目前不打算扩编组建这个‘抗日先遣旅’,原因只有一点,即兵在精而不在多!招兵容易,但是招一些能打仗的好兵不容易。再说部队的装备、给养、伤兵医疗、后勤保障等诸问题不仅会在暂时给部队带来一定的麻烦,甚至会影响部队的机动能力以及战斗力!


我们原来128个人,两仗下来阵亡将近20个人,后来又在当地招了50名新兵,前几天的一仗又损失了10名弟兄,现在全部的力量只有153人。对外,我们目前不打算扩编,对内我们仍以一个连的称号来相互编制各排、班的人员。吴长官是这个连的连长,我是这个连的副连长。一个堂堂的国军少将坚持在一个一百多人的小部队里当一名连长,这恐怕在咱们国军里面是绝无仅有的吧?不仅如此,在我们的连里,少校当司务长、中尉当排长,少尉当副排长的有六七人。这种情况恐怕还要维持一段时间。


另外,部队是否向南发展与诸位的部队靠拢,我们还没考虑过,所以和鬼子打仗的时间相比、部队的规模相比、吴长官和我韩大海的资历以及影响力等各方面与各位所在贵部的长官们相比,我们始终是‘小兄弟’的身份,并且日后也绝对不会变。所以我在这里还请各位转告贵部长官,将来还望多多提携与关照!”说完韩大海站起了身双手抱拳做了个揖。


在众人们放下了心、显得笑声也踏实了一些之后,韩大海又道:“第二、今天晚上,我打算让诸位参观一下连队弟兄们的夜训,还请各位在我连夜训中的诸如单兵与集体在战斗中的掩护和配合、步炮协同等等战术事宜多加赐教。明天上午,请各位观看连里的分列式、投弹、刺杀、擒拿、格斗以及刀术表演,稍稍有些遗憾的是我们身处日军四面监视以及随时可能进攻的环境下,我们不能实枪实弹地表演一下我们部队最具特色、也是赖以保证部队战斗力最主要表现形式的射击水平!


第三、除了上述两点之外,我可以毫无保留地就我们连队在打鬼子方面、连队建设等诸方面的来满足各位的问题。好了,各位请问。”


韩大海一口气说完了上面的一番话后,除了林如水之外,在座的三个少校、一个上尉均面面相觑,心里面都暗自佩服韩大海敏锐的洞察能力和坦率、磊落的作风!


“这个韩大海三言两语就解答了我们来之前诸位长官们一致认定的两个疑虑和一个目的,好像没费什么力气就看穿了我们的心思!实在厉害,也难怪他能指挥这支小部队屡战屡胜了!”宋哲元29军的陈玉林少校暗自想到。


“韩长官,兄弟不才,想请教一下两位长官是如何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不仅能在鲁东南地区站稳了脚跟,又能统帅区区百人孤军作战屡次与数倍于己的日军血战并取得辉煌的战果?这一点韩长官可否予以赐教?”陈玉林在这四个人里面年纪最大,正当32岁的青壮年时期。他所问的不仅是一路上四人所共同的话题,更是他们的几位长官们百思不得其解的大问题!


韩大海见这位陈玉林简单的几句话就问到了点子上,心中暗想:“怎么几年前平时无战事以及和共产党的部队打仗时,国军中的中下级军官们个个都显得平庸之极,即使有些真才实学和本事的,也都在严格的一级级按部就班的程序下磨灭了才智和锋芒。此刻,这个陈玉林与刚才讲话的任刚谦可谓是军中俊才!”于是,他轻轻一笑道:“同是国军序列的弟兄,又同是在国难当头的时期抵御日寇的中国军人,有什么肯不肯‘赐教’的?


我们的人很少,但基本上都是经历了多次枪林弹雨、浴血奋战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故此,每次战斗中无论是一名军官亦或是每一名士兵均无贪生怕死之辈而个个奋勇争先!这是我们这支小部队组合的基础和部队的灵魂,即作战勇敢、前仆后继。


如果说正如诸位想问的我们为什么能以区区百人之众就能在鲁东南站住脚跟并能打仗战胜敌人,我的回答有如下几点:


一、全体官兵具备了优秀———是‘优秀’而不是良好或者优良的军事素质。这一点从单兵的各项军事技能到整体的战术作战等等我们经过了刻苦的、犹如地狱受磨难般的训练而使所有的人员、从吴长官到每一名士兵、甚至包括炊事班的伙夫无不具备着在任何一支部队里都敢说是有着最过硬的杀敌本领!


也许你们知道:徐州会战前,我最为集团军的情报侦查人员协同陈师长的部队秘密乘船到连云港对面的小岛上去摧毁鬼子新建的秘密飞机场。当时陈师长的全师以伤亡同等数字的沉重代价用了半天一夜的惨烈战斗全歼了四千多鬼子官兵并彻底地摧毁了这个小岛上的鬼子飞机场!但是在返回的海面上被鬼子的将近二十加轰炸机狂轰滥炸了一个小时,全师一万一千多人仅仅活下来我们128人!”


韩大海说到这里端起水碗喝了几大口茶水借以平静了一下内心波澜起伏的情绪又道:“当时吴长官带一些人、我带一些人先后从海里游回了那个无名小岛,然后这些人以师部特务营的官兵为基础、包括各团、营连的官兵拼凑起来组建成了我们目前现在的这支部队。


我们都是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又在冰冷刺入骨髓的大海里捡了一条命上了陆地的,已经死了两次以上的众弟兄们还有谁会在回来后和小鬼子们的战斗中贪生怕死呢?没有,我可以自豪地说:我们这个连队里,这样的人一个也没有!在岛子上的半年时间里,我们所有的弟兄们都憋足了一股劲,有针对性地刻苦训练,以射击为主,投弹、刺杀等项目为辅,全连不分官兵整日整夜地摸爬滚打瞄星星打飞鸟,天天浑身上下磨破了皮肉摔肿了四肢。到最后,一个个浑身上下练就了铁打般的肌肉和筋骨!回到大陆后,所有的官兵们都具备着钢铁般的战斗意志与钢铁般的身躯再加上超出一般部队士兵的军事技能。这就是我们这个小部队重新杀回来的本钱、基础和以杀日寇为全师战友们报仇的愿望所铸成的部队士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