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初踏红土地,竟住进原越军训练营!

剑客888 收藏 64 18683
导读: [原创]初踏红土地,竟住进原越军训练营! (铁血专稿,严禁转载) 昆明是云南省的省会城市,火车站很大。梯队接到下车卸载命令后,各连立即组织干部战士们坼除车炮固定物后,挂好火炮背包往车上一扔,全体人员整队携轻武器到站台出口处等侯乘车。 在我军前卫梯队到达前,整个昆明火车站早已被警备部队戒严。站内除了全副武装的

[原创]初踏红土地,竟住进原越军训练营!

(铁血专稿,严禁转载)


昆明是云南省的省会城市,火车站很大。梯队接到下车卸载命令后,各连立即组织干部战士们坼除车炮固定物后,挂好火炮背包往车上一扔,全体人员整队携轻武器到站台出口处等侯乘车。

在我军前卫梯队到达前,整个昆明火车站早已被警备部队戒严。站内除了全副武装的军人,在就是当地的大批公安干警,偶尔有几个铁路职工靠近军列。

火车卸载比装车要快的多,大约只用了半个多小时,我们营所有的车炮都在带车干部的指挥下,顺着搭起的坡道开上了站台。各连人员上车后,全营在警备车的引导下驶离火车站,顺着宽阔的市区街道向宿营的开进,在各个路口都有头戴钢盔、臂佩红袖标的调整哨持旗指挥,路过的市民都好奇地看着这支不知来自何方的野战部队。


宿营地离火车站不太远,从里程表上看也就一公里多一点。大门口有一块转运站的木牌,院子很大,有许多红瓦米黄色的漂亮老楼房。据说这里过去曾是我国在援越抗美期间培训来自越南、老挝和柬埔寨游击战士的训练基地,每期少则几百人,多则上千人,训练3至4个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原我军援越顾问团首长


那时(60年代),随着美国对越战争的扩大,我国在加大援越力度的同时,中央曾指示云南省委省政府,除属于国防建设或经济、交通建设方面的成套项目,以及大量物资均由中央指定外经、外贸、军委总参归口统一承办外,云南要在本省或地方力所能及、财政上亦能平衡的基础上,要给予越南以农林水等方面的技术指导,全力支持对越方所急需的作物牲畜等优良品种的供应,以及对其各类干部和技术人员的培训等等,以帮助越南加强后方省份的经济建设,支援南方前线的抗美斗争。后来,我国还成立了援越联合运输工作组,云南省接收组作为广西凭祥运输组的五个部门之一,参与了援越物资统一运输行动。

到了60年代末,为加速援越物资的运输,按周恩来总理的要求,我军又抽调一个汽车团配备汽车500辆,由交通部编成滇桂汽车运输大队,专门在中越边境执行运送越南在边境地区所需的油料和当地人民群众生活必需品的运输任务。云南省还曾应越南外交部的请求,准备在河内国家电台被美国空军炸毁后代播越南河内电台的节目。至70年代初,仅我云南省的援越小组的人员就多达一百余人,主要负责老街、莱州、河江三省的工农业等援助项目的实施。另外,在越南抗美救国战争期间,云南省还设立了越南空军学校等军事训练基地,用来培养越南飞行员和其它专业军事骨干;并接收了大批越南学生和伤病员入境,为他们建立了学校和医院。 可以说,云南是我国当年援越抗美的前进基地和物资转运中心。

当时身处当年的越军训练基地的我,回顾到两国的交往历史,作为我军的一名基层指挥员触景想到这些往事,此时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当晚在昆明我睡下了进入战区后的第一觉,也许过于疲惫我在夜里睡得很香。


3月23日清晨,全连吃过早餐,按营梯队行军序列踏上了摩托化开进的路程,宿营地宜良。初到云南,一路上可谓风光无限,和初春的山东完全不同。这里春光盎然,景色秀丽。清澈如练的河流,蜿蜒曲折的公路盘旋上下,肥大的椰子树在风中摇曳,令我们这些赶赴疆场的北方军人十分淘醉!


一路上,我连除2炮车因故障掉队,其它车辆无故障。午饭是在途中路边做的,司务长老杜为全连准备的是蒜苔炒肉和大米饭,这是我出发后吃得最饱的一餐,因为没有了火车上那种发车的等待,也就没有了无名的烦燥,吃的真香!刚吃完,掉队的2号车也上来了,我让他们赶快就餐,离出发还有半小时。

下午14时30分左右到达宜良。把全连安顿下来刚洗了一把脸,就听到营部通讯员来喊我和指导员去营里开会。

在会上,刘新义营长讲评了一下第一天的开进情况,对第二天的开进路线和注意事项进行了布置并提出了要求。说实在的,第一天的行军强度对我们来说都没有什么感觉,这还没有在家门口训练时跑得远。当晚开了个连务会,让各班回去讲评一下,就让战士们早早睡下了。连续的铁路公路行军说不累是假的,起码都乏了,尤其是司机和带车干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月24日,全天行程200公里,一路上路况很好,在夜幕降临时部队到达开远县城,这时城里已是华灯初上。

19时30分,我营车队来到昆明军区开设在开远路边上的加油站加油。在这里可算开了眼了,也算我进战区后上的第一堂现代战争的军供课,比之1979年已是天壤之别了。路边有七八条十多厘米管径的输油管道,也不知从哪通到加油站里来。加油兵们的熟练技术和效率,是我从军以来从没见过的。前运后送的军车川流不息,有前线下来的,车体裹着泥浆和尘土;有往前线开进的,车上装满了弹药和各种军需物资,还有带红十字的救护车电台车夹杂在其中。加油站忙而不乱,只能听到调度车辆的简捷口令声。加油兵手持油枪的动作就象跳舞一样优美,帅极了!在这里我深深地感受到我军战勤保障已和1979年作战时期有了质的不同,科学快捷和高效率,说明我军的战建设有了长足的进步!

车辆补充完油料,我营全部开进了当地驻军工兵营宿营。营区很大也很整洁,我连住在营区会堂内。在会堂大门外有一小卖部,里面商品很全,我们急需的各种香烟和食品都有。等不到开饭,我也和战士们一样,先买了一块香蕉和一瓶汽酒吃了起来。这里的香蕉比内地便宜一半多,有这种水果和饮料充饥解渴,在当时来说真是莫大的享受。


晚20时,我们草草吃了晚饭,营里还是例会,布暑第二天的行军计划和路况通报。刘营长刚讲完,就见一名参谋进来报告说:“军前指佟副军长前来看望大家!”话音刚落,一个高大的身影进到屋里,刘营长起身向军首长报告。佟副军长还礼后和干部们一一握手问侯。佟3号为人豪爽,临机处事果断。因为我团是军直单位,3号下部队时常来我营看看,和全营干部们都很熟。首长落座后,讲评了各梯队沿途开进情况和各部目前所到达的位置。3号特别通报了某炮师22团一辆东风车翻车事故,该事故造成4人重伤8人轻伤,其中两人伤势严重,已报总参派颅脑专家乘机飞滇,接转去北京抢救。首长又对我部下一步的摩托化行军做了指示和要求,尔后率参谋人员离去。


3月25日的行军路途并不太远,全程只有88公里。但据通报说:沿途有急转弯60多个,较大的陡坡2个,有一段长达15公里的雾区。全程具有路滑、坡陡、弯急和雾大的特点。

也许我们梯队的运气好,当天的天气格外晴朗。一路全营的行军队形和车距保持的都不错,我连两名刚上车不久的新司机也开得有板有眼,这让我紧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行军车队进入山区爬坡路段后意想不到的问题出现了,有许多车辆因油路气阻而抛锚。我的车还行,由司机班长驾驶一路未停。故障车有规定,由汽车助理员抢修好后随队跟进,严禁超车追赶部队,只有休息调整时才可归队。为何会产生这么多气阻故障车呢?原来北方部队配备的车辆在南方气候下行驶不太适应,因坡陡和温度过高而造成油路气阻后,使发动机供油中断。这也提醒我们的汽车制造厂家在研发车辆时,应考虑南北气候差异和地理条件,为我军生产适应各种条件下的作战车辆,为大兵团的机动作战提供可靠的保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连续爬过两个大坡后,全营的故障车也陆续赶了上来。车队进入雾区路段,天气出奇的好,晴空万里,上级通报的雾区地段竟没有大雾出现。为了躲避大雾来临时的困扰,营长通过电台命令全营加速前进。我营很幸运地通过雾区,雾区都是石林地带,奇石参差突起,形状各异,令人看了浮想连翩。前面兄弟部队发生车辆翻车事故,大多是发生在雾区。当我的车开到山顶时,回首向下望去,只见一辆辆拖着火炮的车辆在山间公路上移动,连头带尾就象一条沿山盘绕的蟒蛇,很是壮观好看。

这样高的山,在山东除了泰山可比,在我们防区很少行驶这样险峻的山路,我不由的想毛泽东主席过娄山关时曾写下的诗句:“山,离天三尺三,快马加鞭未下鞍!”军马在部队早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已是日行千里的铁骑,但红军的老传统和战斗精神仍鼓舞着我们这一代军人!

下午3时30分,我营跑完了向集结地域开进的最后一段路程,安全抵达集结地砚山县小夸堤。


砚山县地处云南省滇东南高原地带,隶属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中西北部,东与广南县相连,南与西畴县、文山县接壤,西与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的开远市、蒙自县毗邻,北连丘北县,县城东行240余公里抵广西境内,南行35公里抵州府文山,140余公里直抵中越边境,西行160余公里抵开远,北行350余公里可达省会昆明。

砚山县辖平远、稼依、江那、阿猛4镇,阿舍、维摩、盘龙、干河4个彝族乡,八嘎、者腊、蚌峨3个乡及平远、稼依2个华侨农场,995个自然村。全境由汉、壮、彝、苗、回、瑶、傣、白、布依、蒙古、仡佬、傈僳、纳西等民族构成。这一带居住的都是土家族群众,一色的青衣青裤,女人的背兜里裹着幼小的孩童,头上罩着一块蓝布头巾。她们的肤色较黑,远不及白族妇女长的白净和整洁。当时这里很穷,也没有小学,成群的孩子在村头玩闹。当炮车往炮场停靠时,就有许多妇女争抢着用手扶住车厢跟着跑,我怕伤人就喊她们离开。提前来设营的刘付指导员笑着告诉我:“你别怕,这是她们当地村民的规距。”我不明白,他接着说:“这些村民很朴实,哪家先按上车厢,这车的剩菜剩饭以后就归她家所有,这是历年参战部队来这里驻训形成的风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后来我发现这里的群众生活很苦,当地的农作物主要是苞谷(北方叫玉米),收成也不好,比山东生活水平相差很远。北方兵不愿吃大米,但配量中占一半,不吃也不行,每到吃大米饭后都要丢弃很多在泔水桶里。有时我观察到会过日子的土族妇女将子家的泔水桶提回家,先将剩菜和泔水筚出和猪食,再将白花花的大米用清水淘净后食用。当地不生产大米,村民的收入也很低,就是在这种生活水平下,我们的大米却无偿地喂了狼。但愿现在小夸堤的村民们生活的比那时富裕幸福!

全团三个营全部住进了一片临时搭建的活动木板房内,一排接一排,十分整洁。我军抵达战区后,开始了在砚山集结地域的临战训练阶段。



本文内容于 2008-9-10 6:49:10 被剑客88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