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兵文集 批判精神看越南 蒙元篇(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8/


旧恨未平添新仇

第一次蒙安战争结束之后,蒙古同安南之间确定了宗藩关系,可事情并没有因为狼烟的熄灭而停止,可以说逐渐的形成了一种隐患。蒙古这个少数民族政权的宗藩观念是有所不同的,蒙古认为,最重要的是藩属国向宗主国输送人才以及提供士兵,其他的到还是其次的。可是安南地方那个政权却拒不履行这种宗藩关系。而后蒙古改称为元,派遣使节到安南地方政权政府所在地去勒令安南履行宗藩关系,可依旧是口头应允,未见行动。

当时安南政权的这种外交举动,就传达出一个信号,原本他就是宋朝的藩属国,需要纳贡之类,可现在向蒙古称臣,若还是纳贡的话,那自身并没有显著的利益提升,并且蒙古重视人才与士兵。可安南并不希望付出这么高昂的代价,就如同联盟当中愿意成为经贸伙伴,但不愿意成为全天候的军事联盟,说的坦率点,就是有福可以同享,有难绝不同当。安南当时有种“跳槽心理”,认为从南宋跳槽到蒙古,就应该减免一部分的宗藩义务,可非但没有,反而加重了,这是安南统治阶层所不能接受的,而这种跳槽心理的表现,在蒙古人的严重则是有些坐地起价。若是有兴趣的的话,完全可以去从身边以对为单位的男女身上找到答案,这也是“跳槽心理”最为普遍的一个人群。双方在这种矛盾心理之下,便为第二次的蒙安战争埋下了祸根,终于在1284年,战争不可救药的爆发了。

第一次蒙安战争是发生在1257年底到1258初,二十余年后,狼烟再起,除了大都中央统治集团同交趾地方统治集团的心理矛盾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元已于1279年灭宋,并且在1281年远征占城,使得占城称臣内附。可随后占城却反叛了,扣押了元朝使节,单方面中断了宗藩关系。占城反叛不单是一起事件,重要的是交趾与占城两个藩属国在对元关系上难以保持一致性。于是怒火终于爆发出来,在1285年以征讨占城为名,武装干涉中南半岛东岸地区的两个藩属国。

第二次蒙安战争

大都政府提出的要求是交趾提供军粮补给,按说这是无可厚非的,举个例子,美国舰队靠岸日本港口,日本就需要提供燃料与食物、淡水等物资的补充,若是日本敢说个不字,我敢保证,美国一定会揍日本一顿,供其长长记性。结果到好,交趾地方政权非但不提供物资补给,反倒出兵抗拒。这是一个没有选择的选择,元朝摆明就是假道伐虢,供其借过,必然亡国,到时候南北夹击,会加快亡国速度。在这个危机之时,安南地方政府涌现出一个人物,名叫陈国峻,此人对兵法之道颇有研究。虽然史书上并没有记载他同安南统治者的对话记录,但是可以从他的行动当中总结一些。

“诱敌深入,节节阻击;以逸待劳,发动反击。”元军入境,其势正旺,若是刚开展就投入主力兵力的话,用血肉之躯是无法阻挡其锋芒的,故而要把战线退后,这样一来让地方部队充在第一线,当炮灰,胜利是毫无悬念的,故而其兵必骄。自古娇兵败而哀兵胜,使得部队的战斗意志发生一个转换。在第一次蒙安战争中,蒙古大军撤退是因为无法适应交趾的气候,故而采取拖延战术,等到元军发生大规模的水土不服之后,就会完成非战斗减员,这个时候再发动攻击,虽不能一定取胜,但至少保国无虞。在北线与元军作战采取拖延战术,把重病集结在南线,侵略占城,以获取战略纵深,以策万全。并无法得知陈国峻的具体军事布置,但是在战略是呈现出这个态势的,历史证明,这个战略是最有效的御敌手段,以至于美国入侵越南之时任在使用,只不过是南北方位颠倒了一下。昔日北部山区可以阻挡蒙古的骑兵部队,后世南部从林区能阻挡美国的机械化部队;昔日居占城以抗蒙古,后世屯兵老挝以御美国。

交趾这个地方,是给后世留下不少传国国策的,逐渐的经过变化,形成了传统国策,单说其一,投蒙御宋,演化成为了投苏联以扰中国,金兰湾便是最好的见证,现在到好,美国、俄罗斯、法国、英国都有意向入主金兰湾,居然有人说中国应该抢入金兰湾,这叫一个热闹,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都到齐了,而且还都是各有理由。美国认为当初越南战争流血无数,却没有达到最终目的,拿金兰湾塞塞牙缝也好,毕竟能够获得一张对付中国的牌。俄罗斯认为那地曾就是他的,只是当时手头比较拮据,暂时放弃,现在阔绰了,就要恢复。法国自从萨科奇这个不含糊的当上总统之后,大玩重返殖民地之牌,继北非之后,目标便锁定在昔日的法属支那半岛之上,而在近一段时间一来,河内当局和英国正打的火热,不排除重新恢复太平洋利益。若是传统外交因素的,应该俄罗斯的可能性比较大,其次是英国。毕竟河内当局所书写的历史就是授予民众仇视中、法、美的动力,甚至是间接的传达有效手段。

暴风雨中无彩虹

第二次蒙安战争以蒙古的失败而告终,失败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受到了安南军队的阻击,二来就是无法忍受这里的天气,部队非战斗减员非常严重。两种情况结合起来,才是蒙古军队撤退的原因,若是单独的去夸大单方面的原因,那是不符合历史的事实的。这同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取得胜利的原因是相同的,一个是最大限度发挥了阻击杀敌之技,一个是对方无法适应这里的天气,导致非战斗减员现象较为严重。

《越南历史》当中丝毫不承认天气原因帮助了他们一样,就如同在越南战争当中美国大兵无法忍受这里多雨天气与丛林地带一样,其实河内当局如此这般的极力掩盖历史真相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大家试想一下,70年代,美国撤出越南战场,但并不意味着他失败了,只是美国没有取胜罢了,西方人认定的撤退是一种很普遍的战术及战略行动。并不像东方观点认为撤退是耻辱,是战败的象征。如果按照这种思想去说,美国载在了河内当局手上,那苏联在阿富汗怎么说?只能说是世界两极在客场没有进球,被对手逼平,称对方为胜利方,难免有些自以为是,只是没有进球而已,却刻意夸大成己方防守滴水不漏。

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当中,中国、法国、美国都被河内当局单方面的战胜国,而且不依靠天气因素取胜,比苏联还高一头,似乎独剩英国?可河内当局完全可以这样说,因为大英帝国这个昔日的日不落帝国畏惧了本国人民,从而不敢实施侵略行为。实施上《越南历史》当中出处浸透着这种“不打就是怕”的思想,认为中国对安南停止军事行动,是因为对其的忌惮,还告诫本国居民,说这样的和平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其完全是在为封建帝王的罪行做狡辩。

亚洲似乎是得了怪病一样,自东京,经汉城,到河内,一窝蜂的否定历史,把历史当作是一幅拼图展现给众人。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种行为还是有一定的现实意义,那就是使人误读中国文明。日本、韩国疯狂的修改历史,可以视之为被美国误导了,那么越南与朝鲜呢?远了不说,越南不承认抗法抗美战争的胜利存在中国因素,朝鲜不刻意强化抗美援朝战争朝鲜人民军的功效,这种行为难道也归结为美国的误导吗?别人不会去耐心的读透这些国家的历史在去做结论,现实给予的答案是最直接的,那就是在中国文明之后打一个文号。这样就会导致中国先行的对外输出儒家文化受到很大的制约,中国在国外兴办的孔学,其现实意义仅仅是对外窗口单位而已,难以起到传输之效。

退役新兵

2008.09.09

任重道远多崎岖

狭路相逢搏赤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