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的使者----巴顿 ZT

朱湘儿 收藏 0 285
导读:  巴顿在美国历史上是非常具有个性的一个将军,美国人把他叫做血胆将军,他是一个缺点优点都突出的人。不仅如此更重要的是,这个人他的缺点和优点,你有的时候根本分不清,什么是他的缺点,什么是他的优点。比如他热爱战争,熟读兵书,热爱军事历史,对新技术新兵器在战争中的运用,简直是了如指掌。但是,他生活非常考究,他走到哪里,他的司令部就是一个上流社会的沙龙,简直跟军人是不一样的。他敢打硬仗,作风顽强,作战机动灵活,讲究进攻、进攻、再进攻。但是这个人耳朵软,惧内,怕老婆,他有西部牛仔的风格,不受拘束,但是却信任部属,民主

巴顿在美国历史上是非常具有个性的一个将军,美国人把他叫做血胆将军,他是一个缺点优点都突出的人。不仅如此更重要的是,这个人他的缺点和优点,你有的时候根本分不清,什么是他的缺点,什么是他的优点。比如他热爱战争,熟读兵书,热爱军事历史,对新技术新兵器在战争中的运用,简直是了如指掌。但是,他生活非常考究,他走到哪里,他的司令部就是一个上流社会的沙龙,简直跟军人是不一样的。他敢打硬仗,作风顽强,作战机动灵活,讲究进攻、进攻、再进攻。但是这个人耳朵软,惧内,怕老婆,他有西部牛仔的风格,不受拘束,但是却信任部属,民主作风非常浓,他作战非常民主,他爱出风头,傲慢偏激,口无遮拦,但是他却是一个虔诚的***徒,他遇到有什么战功的时候,总是说这是我的部下干的,跟我没有关系,他经常这样说,去找我的部下,去找我的参谋。所以,正由于他这个十分矛盾的个性,因而本人却备受非议,争议非常大,军事生涯几经沉浮。战后,巴顿的传记作家们一直在探讨巴顿的个性,为什么在他身上表现得是那么近似的完美,即使他的敌人也认为巴顿是一个真正的军人,今天我就从几个方面让我们走近巴顿。

第一个问题就听了岳父的一句话,巴顿成为了美国装甲兵的创始人。大家知道坦克的出现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1916年9月15日,坦克第一次出现在索姆河战役,并初战告捷,索姆河战役是第一次世界大战英军和德军在法国境内实施的重大战役行动。在这次战役行动的时候,英军第一次将坦克送上了战场,也就是在这作战中,英军使用了坦克这个武器。因为当时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东西,立即吓得目瞪口呆,你拿机枪打,打不透它。所以当天的战果,英军推进了五公里。那么这个战果如果在从前,也就是在没有坦克作战时候的战役和战斗中,英军要付出十几倍的伤亡,才能取得这个战果。首战告捷以后,那么坦克名声大振,各国纷纷仿效,当时巴顿在干什么呢?当时巴顿正在美国著名的将军,也是美军第一个五星上将,潘兴的手下当副官。副官用现在的话讲就是首长的秘书,一切围绕着首长转。巴顿是一个不受拘束的人,他喜欢到前线去打仗,整天围着潘兴屁股后面转,对他来讲简直是一个折磨。所以,有一天巴顿找潘兴,他说我要到作战部队去。潘兴对巴顿非常熟,潘兴有一个外号叫“恐怖的杰克”,为什么叫“恐怖的杰克”?因为潘兴非常讲究军容风纪,潘兴不能允许他部下的皮鞋,有一点灰尘的。有一次也就是在对墨西哥的武装干涉中,当部队急行军到达目的地之后。大家累呀,顾不得擦皮鞋就休息,当时潘兴看到了之后,非常生气,就批评值日军官,命令大家立即起来擦皮鞋。那么他一眼就瞄到了巴顿,他看到巴顿的皮鞋锃明瓦亮,潘兴说就照着他这样做,他怎么擦的,你们就怎么擦。所以说潘兴对巴顿非常喜欢,那么巴顿也非常敬重自己的上司,即使他后来谈起潘兴也充满了敬意。

那么当时潘兴正考虑在美军建立一支坦克部队,他听了巴顿的请求,点了点头说好吧,你要离开这里,我没有意见,有两个岗位让你去选择。一个是指挥一个步兵营,一个是组建坦克部队。巴顿听了之后,心头不免一紧,为什么?因为巴顿不愿当步兵,他觉得步兵不过瘾,巴顿最想去当的是骑兵。巴顿这个人马术很好,他家里养了一群马,有马厩,他善于打马球,他马术非常好,可以说他对马术和剑术到了痴迷的地步。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1912年他和他的妻子比阿特丽丝到瑞典斯德哥尔摩参加军事五项全能运动会,巴顿去了。那么顺道他到巴黎去旅游,巴顿的妻子非常看重这次法国之行,法国是浪漫之都啊,妻子说这是我们的第二个蜜月。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巴顿把妻子领到了当时法国最富盛名的索米尔骑兵学校,他去拜访当时这个学校的副校长,著名的剑术大师克莱里,他去听克莱里讲课去了。一听听了一周,所以回国之后他就研制了一个马刀。并立即被骑兵部队所采用,当时他因此被授予为“美国陆军第一剑客”的称号。巴顿马术非常好,大家知道美军的敬礼,那是巴顿创造的,为什么呢?因为巴顿他西部牛仔的风格很浓的,他用他的马鞭一捅他那个帽子,就这么一个动作,就叫巴顿演绎成后来美国的军礼。非常随意,表示自己那种个性,巴顿的军礼,现在美军还是这个军礼。你们看看美国军人相互之间的敬礼,巴顿创造的,所以说呢,他特别喜欢到骑兵部队,可是潘兴恰恰就没有让他到骑兵部队,他知道潘兴是什么人啊,吐口唾沫就是个钉,不能更改的。步兵不愿意当,那么坦克可是当时美军连一辆也没有,组建什么坦克部队?巴顿看过坦克,但是由于当时坦克是新式武器,性能远远不及后来我所见到的坦克,存在很大的争议,巴顿想如果自己组建失败,证明坦克是无用的东西,那么不管战争给我们提供多少良机,也会影响我的仕途的,影响我的晋升的。他拿不定主意,步兵不愿意当,坦克又是这么一个情况。于是他想起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他的岳父艾尔,艾尔是美国的社会名流,马萨诸塞州一个著名的纺织巨头,巴顿非常信赖他的岳父。所以他把自己的想法写信告诉自己的老丈人,艾尔的回信非常及时,他回信有这么几段话,他说“我是一个爱好和平的人,对于战争一无所知,这里我对你的建议是,应该选择那些你认为对敌人打击最沉重,对自己伤亡最小的武器。”看完了岳父的信之后,巴顿立即就找潘兴,他说长官,我决定去组建坦克部队,我怀着一种特别的热情接受您的任命。因为我相信我能用轻型坦克给敌人最大的杀伤,而减少自己的伤亡。这样1917年11月9号,一纸任命就给巴顿送到了美军第一支坦克部队。

当时美军没有坦克,它是从法国军队中要来二十辆坦克。巴顿是美军第一个坦克手,当时他在马恩河上游一个叫郎格勒的地方设立了美军坦克训练中心,巴顿当主任,这个中心只有他会开坦克,所以他每天忙得不可开交。别人不会呀,他都手把手地教,那么刚刚问世的坦克,里面黑洞洞的,漆黑一团,巨大的噪音,根据听不清说话,可坦克需要联络,于是巴顿就想出一个辙,什么辙呢?就是后面的人拿脚踹前面人的后背,前进,摸摸他的脑瓜顶,stop here,停止。这是最简单的最原始的坦克的通讯联络,用形体语言表示通讯联络的。那么就这样,巴顿在不到半年的时间组建了六个坦克连,而这六个坦克连在美军被公认为是战斗力最强的。巴顿就成为了美国装甲部队的创始人,这就是听了岳父的一句话,巴顿成为了美军装甲部队的创始人。

第二个,听了一个故事,巴顿成为美军中要求部下军纪最严,训练最苦的将军。巴顿在美军有一个外号叫做赤胆铁心,这个外号最能反映巴顿尚武的个性,因为这是英文的两个字,勇敢和机智的两个字,所以把他的部队锻造成为美军最有战斗力的部队了。战争是来不得任何虚假的领域,其他领域有虚假,顶多是产品出个质量问题,它一般来讲不会死人的,除非你拿毒药做蛋糕,那没办法了,但战争不行。战争不能玩假的,战争玩假的只能带来的是死亡,巴顿是一个要求部下极为严格的将军,他经常和他的部下谈起他曾经听到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是什么样的呢?那还是在巴顿在西点军校上学期间发生的事情,巴顿这个人非常喜欢军事历史,翻阅了很多美国作战史的书籍,他曾经看到了这么一个故事,发生在美西战争时期的。1897年潘兴,就是他崇拜的那个将军,潘兴在视察一个部队的时候,这个部队是个炮兵营,炮兵营要给潘兴表演实弹射击,那么这个营的营长非常精于射击速率。为了避免出现因为打不准而影响自己的晋升,所以他想出了一个办法,什么办法呢?就是在目标区,炮弹要落的这个目标区,他预埋了炸药,这边开炮,他按照这个弹道走的速率,然后按这个时间差,他把这个炸药点着了。实际上他放的是空炮弹,潘兴在主席台不知道,一看炸点,目标区,炸点,炮声隆隆之后,尘烟就起来了,非常准,鼓掌祝贺。后来跟这个炮兵营的营长有矛盾的一个军官,就把这个事就给捅出来了,潘兴是勃然大怒,立即将这个营长给撤职了,说他最好的角色是到百老汇当一名演员,因为那是在演戏,而战争不是演戏。战争来不得任何虚假的东西,后来这个炮兵营长在第二年的1898年的美西战争中阵亡了,这个故事连后来的麦克阿瑟在西点军校讲课的时候,经常提起,战争没有假的,那么这个故事对巴顿的触动很大,后来他给潘兴当副官的时候,还证明了这件事情的真假,所以此后巴顿在担任各级职务中,都以这个故事为教材,严格训练。

在一些西方有关巴顿的传记中,把巴顿描写成是一个为了自己的荣誉,可以毫不顾忌士兵生命与鲜血的军人,实际上这是不公道,不公正的。因为从军事角度讲,军人只有经过严格的训练,才有战斗力呀!而拥有战斗力的军队,才能减少牺牲。当然他的士兵对他安排的这么严格的训练,不是没有牢骚,有牢骚。许多士兵就抱怨,但是他们看到巴顿也和自己一样操纵坦克,所以说也就非常理解了。

有的士兵很牢骚,在背后说坏话,骂他,但是看巴顿满身汗水也钻到坦克里面。坦克里面非常热呀,那个东西,即使在现代化的坦克里面,那里边也闷得慌。巴顿个子又大,坦克兵一般没有个子高的,巴顿的个子又高,又钻到那么一个小空间里面,发动机、柴油机转起来那里面很热的。但是巴顿和他们一起在训练,所以牢骚就变成无言的服从,他要求部队必须有铁一般的纪律,不能有一丝含糊的,他认为遵守纪律是一个军人的基本素质。

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1942年3月6号,他被调任第二军当军长,第二军是一个新兵组建的一个部队,军纪非常涣散。在美军训练差,军纪差出了名的。军容不整,那么为了使这支部队恢复战斗力,巴顿上任就从抓军纪开始,他针对军官士兵训练迟到的现象,他规定七点半必须开完饭,晚来一分钟也没有饭。晚来一分钟饭就撤了,你就得饿到中午,过时不候。接着他又规定每一个官兵必须带钢盔,扎领带,扎绑腿,包括护士在内,均不例外。所以大家看看巴顿的照片,现在能够看到的巴顿照片,绝大多数都是戴钢盔的照片,极个别的有戴他那个船形帽的,软帽的。巴顿的照片一般都是戴钢盔的照片。美国有个巴顿的电影,它那个片头一开始就一个大的国旗,巴顿走上来,给一个特写的镜头,戴钢盔镜头。这是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自己养成的一个习惯。当时官兵们认为他是吹毛求疵,怀疑巴顿令出未必那么认真,谁也没有想到巴顿抓这个事是一抓到底。巴顿雷厉风行,他定下这个规矩之后,他每天除了到司令部转了一圈之后,他就到这个军的四个师去跑,视察,就是专门抓不戴钢盔的人,他检查非常彻底,到厕所去,正好见一个士兵没戴钢盔,蹲厕所没戴钢盔,他在厕所外边等着,出来之后叫他师部去,那个师抓了25个,抓了25个不戴钢盔的,他说了下面一段话:我对任何一个不立即执行我命令的兔崽子,都不会容忍的,我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要么罚款25美元,要么把你送上军事法庭,我在这里郑重地告诉你们,送军事法庭是要记入军人档案的。进入军人档案是抹黑点的,出去以后一生就有一个污点了,所以这25个人立即乖乖地交了25美元,然后这个事情一下就传开了。所以说很快军队就变样子了,仅仅一周的时间,第二军的精神面貌就焕然一新,3月15号当艾森豪威尔视察这个军时,简直认不出这个军了,他对巴顿说,我接到有人告你的状,但是我不信他们,只相信你。

所以巴顿部队的军纪是很严的,巴顿部队是美军惟一的不能掉扣子的部队,巴顿说军队如果掉扣子,就意味着向德国潜艇击沉一艘商船一样严重。为什么他提高到这么一个层面上来认识问题,他讲究的是军人一定要一丝不苟,军人如果有一点假的,平时一旦有丝毫的松懈,你战争中很可能丧命的几率比别人大,所以巴顿的部队是美军作战中伤亡最小的。北非作战多热呀,都得戴钢盔的,包括护士,所以说,他的部队确实有战斗力,那么战斗力确实是有原因的。

另外巴顿时间观念非常严,巴顿信主,仁慈的主,万能的天父赐予我一切,这是挂在巴顿嘴头的话。巴顿每顿饭前,感谢主赐予我食,非常虔诚。他每天都坚持祷告的,就是这么一个对主非常虔诚的基督徒,但是他要求军中的牧师布道不许超过10分钟。当时美军牧师每天布道的时间一般是30分钟,巴顿认为这不行,这太浪费时间了,他就把他军中的牧师给叫来。他说:对上帝的崇敬我不亚于任何人,包括你。可是,你们这些该死的布道既枯燥无味,又浪费时间,我相信我的官兵到教堂并不希望你们向他们讲基督的神威和祷告的效能,他们更不愿意听半个小时的布道,我告诉你们谁布道超过10分钟,我就把你们的职务解除,我相信你们会在10分钟之内把一切要讲的事情说得明明白白的。他讲完之后第二天是个礼拜天,又该祈祷了,官兵到教堂来了,他自己带着他的几个随从,穿着高筒的马靴,戴着钢盔就走到教堂,然后他坐在第一排,他的眼睛就开始盯着主,到了八分钟之后,他眼睛开始盯着牧师了,两分钟之后牧师结束布道,干干净净结束布道了。这件事情很快传出来,那么神学院不干了,神学院就有意见,非常反对。但是,他坚持自己的规定,要不你来作战,我去给你布道,最后神学院妥协了。神学院告诉他的学生,他说布道超过20分钟就不再有灵魂解救了。所以美军现在的牧师布道10分钟,你们有机会问问美军军官,你们现在的牧师布道多长时间?10分钟,巴顿遗留下来的,定的规矩,这就是巴顿听了一个故事,巴顿的部队成为军纪最严、训练最苦的。

巴顿是一个性情中人,爱憎分明,说话毫无顾忌,每天军容严整,不管战争多么艰苦,他都是表示军人风纪,一丝不苟。钢盔、高筒马靴、作战服,屁股后面的左轮手枪,外加不离嘴的哈瓦拿雪茄,典型的西部牛仔,又是典型的军人,简直成了巴顿的外部典型特征了。那么即使在战场上,他也随心所欲,1918年11月13号巴顿指挥他刚刚用22辆法国捐赠的坦克组建了坦克旅,参加了圣米耶尔战役。当时美军对这种坦克还不十分熟悉,不熟悉到不信任的程度了。巴顿接到的指令,等待命令,配合步兵行动。战役打响第二天,德军被打败了,那么巴顿还没有接到投入战斗的命令。率领他的坦克跟在步兵的后面,往前走。所以巴顿急,巴顿是听到打仗后脑勺都乐的人,他急得抓心挠肝,那么又过了一天,德军已经败退很远了,而美国步兵的追击速度却非常缓慢。这样德军溃退得很快,坦克又是跟在步兵后面,步兵又是进展非常缓慢。这样美军和德军之间就留下一个相对宽大的无人地带了,巴顿眼前一亮,他说发挥坦克最理想的地形就在这里,于是他没有请示上司,就命令他手下6个坦克连全速出击,不到半天被德军吹得神乎其神的兴登堡防线,兴登堡防线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军建立的,一个由混凝土碉堡群并布有层层铁丝网配备机枪掩体的战壕,组成的一个防线。如果这个防线被突破,德国的西大门就被打开了。所以整个1917年战局,协约国就是没有突破这个防线,而这个时候美国人已经抵达这个防线,圣米耶尔地区了。就这么一件事情,巴顿这一个非常轻率的,没有经过请示的作战行动,就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协约国军队第一个在兴登堡防线作战的部队了。

所以巴顿非常高兴,然而这个行动却暴露了美军有坦克部队的秘密,立即召集德军强大的炮兵火力的突击,尽管巴顿损失不大,却遭到上司塞缪尔?罗肯巴克准将的严厉斥责,罗肯巴克把巴顿叫到他的办公室,一顿臭骂。骂他什么呢?他说:你这个轻率的行为,表明你不过是个满街乱逛发情的公狗,而不是军人,我将把这件事记录在你的档案,并考虑把你送回国内。骂得很难听,所以巴顿听说把他送回国内,立刻就蔫了,因为这个人喜欢打仗,已经到了一个不得了的境界。立即蔫了,所以当着罗肯巴克的面,一再说我自己犯了一个该死的错误,我保证自己不再重犯,所以态度非常坦诚,罗肯巴克非常喜欢他。一个将军谁手下都希望自己的部下能争善战,也非常喜欢他,也就准备原谅他,骂也骂了,错也就已经承认了,也没造成更大的损失。可是他没想到巴顿在一转身离开办公室的瞬间,罗肯巴克看到巴顿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得,罗肯巴克就说,他不是在承认错误,他这是在过关。如果这个错误不能使他警醒,将影响他的一生。于是罗肯巴克就想起一个人,他希望用这个人来帮助自己教育巴顿,这个人就是巴顿的爱妻。巴顿的老婆比阿特丽丝非常漂亮,是一个大户人家,她的爸爸是纺织巨头,巴顿非常爱自己的妻子,也非常在意自己的妻子。所以比阿特丽丝接到罗肯巴克的信之后,立即回信给自己的丈夫,心中充满了那种母性的严厉和妻子悬挂般的批评。她信中有这么一段话,她说:我对于你的选择,给予了并将继续给予充分的支持,然而这种支持并不是容忍你拿性命开玩笑,或许你认为你的生命只属于你自己,但是对我来讲,你的生命还是属于我和你的孩子。那么巴顿对自己妻子的感受是非常在意的,我方才谈到了,他接到妻子的信之后,就感到事态的严重,于是接到自己妻子信的第二天就推开罗肯巴克将军的办公室,并再次承认错误,这回他没有笑,他也不敢笑了,他保证下次不再重犯,那么罗肯巴克将军对巴顿这个态度认可了,他知道自己的告状起了作用,这回轮到他笑了,那么巴顿还得把妻子回复,给妻子写了一封信,也承认错误,他说:我知道你无时无刻地不再为我担心,为我祈祷。

当这件事情过去后,一个崭新的巴顿将出现你的面前。他说了一大堆好话,充满了爱意,充满了这种内疚的心情,但是巴顿就是巴顿,本来你写得好好的,他后面结尾加了一句话,暴露了他改不了的本性。加了哪一句话呢?他说:我保证不再犯这样的错误,但是,你知道亲爱的,我的司令部不会再让别人知道我的事情了。那么言外之意等于说以后我犯了错误,你也不知道了,所以巴顿就是这么一个人。


在二战的美军将领中,巴顿以其鲜明的个性而备受争议,他做事的随心所欲在战场上也不例外。1918年,美国发动圣米耶尔战役,对德国实施作战,这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仗。9月13日,巴顿率领他的坦克旅参加了这次战役,在没有接到任何指令下,巴顿冒然进攻,虽然成为1918年协约国最早进入兴登堡防线的部队,但却暴露了美军有坦克的秘密,巴顿的这次轻率之举,遭到上司的严厉斥责,然而也是这次的冒然行事,却引起了美军另一位高级将领的注意,巴顿的军事生涯由此改变。

巴顿无疑是一代名将。赫赫战功使巴顿威望大增,官运亨通,晋升为四星上将,甚至被吹捧为“军事奇才”。他对目标的追求坚定不移,他对战争无比热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历次战役中,没有任何一位高级将领有过像巴顿那样神奇的经历和惊人的战绩。他自认为赢得战争靠两样东西,那就是胆量与鲜血。其实,在这些光怪陆离的表象背后,巴顿还有他能打胜仗的秘诀。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各国涌现的军事将领中,巴顿的军事生涯真可谓跌宕起伏,摇摆不定,尽管他战功显赫、所向披靡,在沙场的表现近乎完美,但他鲜活独特的个性让任何完美都与他无缘。他会把一件坏事情办好,也会把一件好事情办糟。在巴顿的一生中,有赤胆铁心、作战勇猛的华丽词汇,还有傲慢偏激、口无遮拦的不美字句。前者给了巴顿无比的荣耀,后者则让这位老将几经沉浮,甚至影响到了前程。

巴顿的死亡就像他的性格那样,有很多值得人们琢磨的地方。巴顿的辉煌得利于战争。他简直就像是为战争而生的,没有了战争,他就没有了存在的价值。即使活着,他也活得没有一点精神。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刚结束不久,巴顿真的死了,他的死应验了一句话,他就是为战争而生的人,战争的结束意味着他生命的终结。巴顿的出现证明了人类多彩生活的另一种可能,那是一种视荣誉为生命的人,这位曾经叱咤战争舞台的风云人物在结束他个人的演出之后安静地离开了。

中国有句俗话千里马还要由伯乐去认,巴顿就是这么一个人,巴顿的经历也充分说明了这句话的哲理。二战爆发的时候,巴顿在美军还真没有太大的名气,至少那时候的巴顿,远远不及后来的巴顿。有千里马还要有伯乐识货,否则尽管是千里马,也只能仰天长鸣,发出怀才不遇的悲叹。那么巴顿的伯乐是谁呢?这个人就是乔治?马歇尔,马歇尔和巴顿的相识还要追溯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当时马歇尔正在潘兴手下面的一个第一集团军当作战处处长,巴顿担任装甲旅的旅长,两个人并没有什么深交,只是在一个部队任职,见面打个招呼而已,那么在圣米耶尔战役中,我上次讲的圣米耶尔战役中,巴顿鲁莽的行为受到上司罗肯巴克准将的申斥,这个事情发生之后,自然让在集团机关工作的马歇尔知道了。马歇尔非常欣赏巴顿的行为,马歇尔对圣米耶尔战役中巴顿的鲁莽行为,认为是无可厚非,马歇尔说如果我是巴顿,我当时也会那样做,所以就这么一件事,两个人就建立了友谊了。1939年9月美国总统罗斯福任命马歇尔担任陆军参谋长并晋升为五星上将,当时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爆发,只是美国没有参战,那么马歇尔以一个军事家和政治家的脑袋,很快敏锐地感受到美国受到战争的侵袭,美国加入这场战争是迟早的事情,他认为必须立即加速军备建设。所以说他向罗斯福总统力荐自己的军事发展计划,并且很快获得了国会的批准,那么他这个军事发展计划的内容就有组建装甲部队的内容,那么由谁来担任新组建装甲部队的军官呢?马歇尔立即想到了巴顿。有人听说这件事情,你要起用巴顿,就提醒马歇尔,他说巴顿是一匹没有缰绳的马,小心你让他踢着,但是马歇尔不为所动。这样呢,年已55岁的巴顿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也就是1940年7月,被任命为装甲旅的旅长。巴顿上任了,他来到了位于本宁堡的装甲旅的旅部,但是他看到的是什么呢?三百多辆坦克,大多数是开不动的,他的士兵是什么呢?是一群刚刚进入装甲部队的新兵,有的士兵的衣服上还沾上女人的泪痕,那么巴顿就是在这样一支部队开始他的创业。

当时美国的坦克零件大部分是从一家叫西尔斯?罗巴克公司订购的,然而当时陆军部的文犊主义,还有缺少经费这两个问题的困扰,使得装甲旅无法从正常途径从这个公司订货。因为你要想买坦克零件,要批,那边战争爆发,但是远在大洋另一端的美国还没参战呢,所以文牍主义:层层批示,盖这个戳,签这个字也需要时间。另外还没钱,怎么办?巴顿自己掏腰包,巴顿就从自己的腰包掏出一大笔资金,自己去到西尔斯罗巴克公司订货,交现金,我不欠你账。一把一利索,所以自己掏腰包将全旅325辆坦克和数百辆机动车的零件购齐,开起来。那么巴顿究竟自己掏了多少腰包,从自己的腰包里掏了多少钱,这个数字致死他都没讲。当然这个前提条件巴顿他家里很有钱。那么对于士兵,他召开全旅的大会,他说“打仗靠的是勇敢,而不是女人的眼泪,你要想让关心自己的女人少流眼泪,你就应该勇敢地战胜敌人,否则你们的女人眼泪就算流成了河,也救不了你们的命,你们什么都不要怕,打仗也没有什么,以后看老头怎么干,你们就怎么干。”所以说他的士兵一直到他当集团军司令官,都亲切地讲,“我们的老头”,就这样呢,一支最有战斗力的装甲部队在巴顿手中锻造出来了,他用这支装甲部队,开始了他一生中军事生涯的攀登历程。所有的美军军官包括对巴顿抱有成见的人,最后都认为巴顿是一位真正的骁将,巴顿的传记作者法拉克曾经说,他说巴顿辉煌的战功,使其他的所有美国将军的将星都黯然失色,这就是一个伯乐成就了一代名将。

巴顿这么能打仗,那么他的奥秘在什么地方呢?他的指挥艺术究竟来自哪儿呢?所以战后研究巴顿的人,都在探究着这个问题。一位名叫小埃德加?普里尔的巴顿传记作家道出了其中的奥秘,普里尔说“巴顿作为统率人物,其最大的特点是以他本人的尚武精神去激励部下,他用自己的个性成功地影响整个部队,尽管他的部属,有时恨他但仍然能够仿效他来言行,像他那样思索作战,巴顿的才智就是在于他能够率领全体官兵去完成难以完成的任务,这就是巴顿,这就是巴顿指挥艺术的奥秘。

下面我举几个例子来看看巴顿的指挥艺术,第一个是身先士卒。巴顿指挥艺术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就是充分估计到战争中人的精神因素的作用,巴顿打仗凶狠,但绝不蛮干。他有一句名言:战争中不应让恐惧左右自己,我和美国国防大学军官座谈的时候,我就讲了这句话,他说你怎么知道这句话,我说巴顿有句名言,“在战争中不应让恐惧左右自己“。他说美国军人一般都知道巴顿这句名言,巴顿说要让士兵做到这一点,军官就必须身先士卒,他向他的下级军官发布最重要的指令应该是什么呢?他说”每个人在自己适当的职权范围内,都要身先士卒“。巴顿这样要求军官的,也这样要求自己,他经常做着他载有三颗将星的吉普车到部队去,视察他的部队作战情况。据第76师装甲师师长史密特回忆,有一次他们在抗击德军的反扑中,战争非常激烈,突然巴顿的吉普车出现在阵地上。士兵一看巴顿来了,因为巴顿的吉普车非常抢眼,它有三颗将星,我们的军车有军牌,多少多少号,他那个军车,是将军的车,一看就知道,多大的官坐什么车,在车上就能看到,所以士兵一看巴顿来了,立即说巴顿,巴顿我们的老头来了。那么这个时候战争还打着,双方还进行射击。他的装甲师长提醒他,这里太危险,巴顿看了史密特一眼,他说我的命和士兵的命不是一样的吗?他们不怕,我也不怕。但是巴顿身先士卒,选择部队他也有一个特点,什么特点呢?这就是他视察的范围很广,但绝不在一个战役进程中视察同一支部队,他说我为什么在一个部队中不露第二面。人,生来具有疲劳的本能,如果在一个部队出面过多,士兵们就会产生心理的疲劳,对于你的视察就熟视无睹了,这样不仅不会激励他们去作战,反而降低他们的战斗精神。你看巴顿他作战凶猛,对人的心理他还是琢磨的,要不怎么机智呢。所以说有人认为巴顿身先士卒调动士兵们的参战热情是鲁莽的,是对士兵生命的默然。其实我从前讲过,不公正,事实恰恰相反,在每一次作战中,巴顿都想方设法减少伤亡,在美军部队中,巴顿的部队是伤亡率最少的。即使是在最残酷的阿登作战中,他的部队伤亡也是最小的,所以说巴顿传记学家认为伤亡数最小,是巴顿将军一生无限的安慰,这是身先士卒。

我再举讲一讲他的军事民主,巴顿说话大大咧咧,脏话连篇,狗崽子,巴顿那个狗崽子是挂在嘴边上的,婊子养的他是挂在嘴边上的。巴顿士兵的床头,他不许挂女人的像,你要挂他给你撕掉的。但是他作战时候他军事上非常民主,一个是他相信部署的创造力,巴顿身先士卒到部队视察,除了跟普通士兵在一起,鼓励他们,类似的话,好好干,类似这样话之外,他从来不参与部队的下级事务,也就是说他不发表什么重要指示,他不发表。他说“不用告诉他们怎么干,只需告诉他们干什么就行了,而只需告诉他们干什么这一点,在下达任务时就明确了,要相信他们有惊人的独创力。”就是他对部署这样,你不要告诉他们怎么干,你只要告诉他们要干什么就行了,而这在司令部下达任务时已经明确了,你何必再去唠叨。第二就是他只下达任务,而不告诉部属具体的作战方法,无论是在和平时期训练,还是在战争时期作战,巴顿都是只下达任务,而从来不告诉部下你应该去如何完成任务。

我举个例子,有一次他给一个叫梅肯的装甲师师长下达命令,下达命令之后,他根据具体的情况他说你所要的那个重型坦克我没有,我倒想你必须完成你的任务。把轻型坦克当做重型坦克用,他说到这之后,他马上把话口打断了,停止了,不说了。因为他感到不妥,他说我这不是在告诉他介绍作战方法吗,不行,所以他马上停住自己的话头。他说见鬼,该怎么办,你比我更清楚,我提拔了你当将军,你就应该做个样子证明我提拔你没有错。说着就进帐篷,你走吧,所以在巴顿看来,如果插手部下的工作,或者告诉部下应该如何如何,那么就会养成部下的依赖心理,进而呢,泯灭了他们的创造力,所以说他作战只下达任务,不告诉具体的方法。所以他的部下在作战中把自己的创造力发挥得淋漓尽致,而巴顿绝不揽功,一旦作战胜利之后,他让那些记者去采访我的参谋,采访我的师长,跟我没关系,这是他的作战指挥艺术的第二点。

我们再看看他牢固树立消灭敌人快速制胜的理念,巴顿是一个职业军人,巴顿关注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仗。他关注的是战争的直接目的,为什么要(怎么)打仗?对职业军人巴顿来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战争的直接目的是什么,他对士兵就讲,他说什么是战争,战争就是杀人,你们不杀死敌人,敌人就会杀死你们,戳穿你的肚皮,或者击中你的内脏。所以他牢固树立这种消灭敌人的战争理念,那么在这个理念指导下,巴顿作战是强调快速制胜,巴顿有一个回忆录叫《我所知道的战争》,有兴趣大家可以看一看,看上述这些话,不时地跃然于纸上,在他的回忆录里边。有一次巴顿视察途中,正遇上道路不畅,道路堵了,一长串的作战物资堵在道路上,巴顿从吉普车下来,往前走,他想看个究竟,他的拥堵点究竟在什么地方。走到那一看,发现一匹骡子拉的一个马车,死活不走了,赶车的士兵是满头大汗,它一不走,牲口不像人,它不走没辙,后边堵了一长串,巴顿当时过去气得大骂,他说蠢货,你连最简单地办法都想不出来你还能干什么,说着掏出枪把骡子给打死,然后自己跟士兵一起把骡子和骡马车给推到路边上,使得道路恢复了畅通。他自己开枪打死的,然后对闻声赶来的第76装甲师师长史密特讲,他说你因此而影响我的进攻速度,我下达的第一个命令就是撤你的职。1944年秋天,巴顿的第三集团军离开了解放了的巴黎,向莱茵河方向推进。这个时候,他的进攻速度是越来越慢,为什么?装甲车是要吃油的,没油它跑不起来,美军的油料供应补不上了。那么这个时候,巴顿就向艾森豪威尔拍电报,立即补给足够的油料,可是要等艾森豪威尔把油料送上来,和巴顿急于快速支撑的理念,又矛盾了,换句话说他等不及,于是他下达了一个战争史上从来没有的极为罕见的命令。什么命令呢?任何士兵如果能偷到油料,不管是美军的还是德军的,都放假三天,他让自己的士兵去偷油去。所以说这个士兵们你一忽悠,他不就去了嘛,还放假三天,所以很快巴顿的左右两翼,第一集团军和第九集团军,油料是经常被盗。最后第9集团军的霍奇斯中将发现了这个秘密,然后就告状,告谁呀?告他最上面的头,艾森豪威尔。艾森豪威尔是盟军远征军最司令,告他去,那么艾森豪威尔就问他怎么回事,巴顿对艾森豪威尔回答“我不知道别的,我只知道我的坦克只有开动起来,我的大炮只有打得响,才是先进的武器,否则它只能是一堆废铁”。那么最后呢,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就过去了。从这些事例来看,巴顿消灭对手快速制胜的作战理念,使他的部队犹如一支上紧发条的机器,不停顿地进攻、进攻、再进攻,所以德国人对巴顿的进攻速度是简直有点惊呆了,德军有一个著名的元帅叫龙特斯塔德,他是当时在西线德军的总司令。他曾无奈地讲他说盯住巴顿,他在哪里,我们的防御就应该在哪里加强。这是我上面讲的就是巴顿就是一个传记作家的话,揭开了巴顿的指挥艺术的奥秘。

巴顿非常爱兵,他要求兵严但是非常爱兵,特别是对那些在战争中负战伤的士兵,他特别爱护。他有一个习惯每逢感到有必要振作自己的精神时,他第一件事是到医院去,到战地医院去看望伤兵。1943年8月2号巴顿当时担任第7集团军司令,正在西西里岛进行作战,他攻占了巴勒莫,准备向摩西那进攻的时候,希特勒为了阻止美军的进攻,亲自下达一道命令,命令第15装甲师在特洛伊拼死抵抗,美军的伤亡是很大的,有的士兵有的部队。军士充当排长,那么这时候巴顿的司令部接到了一个客人,这个客人是巴顿的上司艾森豪威尔。艾森豪威尔到了部队,很快大批的记者也过来了,一个记者叫詹姆斯,詹姆斯就问艾森豪威尔,他说将军先生,您在7月12号曾经说,两周之内结束在西西里岛的作战,请问目前的战况说明了什么。”言外之意,话外有音,你7月12号结束西西里岛作战,现特洛伊打得这么样,你不是说大话了吗?艾森豪威尔非常狡猾,他看了一眼巴顿,他扫了一眼巴顿。他说“我是一个天生的乐观主义者,这一点是改变不了的,但是显而易见,时间要比我们预料的要长一些。”艾森豪威尔狡猾的一撇,就使得记者的目光就集中在巴顿身上,意思说这个事你们问巴顿去,他在那打仗,这时候巴顿就感到了压力。他撮火呀!特落伊他打得确实不顺手,于是,他跑到集团军的战地医院去了,他让军医丹尼尔?富兰克林上校带了四十枚紫心勋章到集团军医院去,看望伤病员。这个士兵伤得挺重,已经戴呼吸机了,呼吸十分困难,富兰克林上校就告诉巴顿说这个人已经失去了知觉,处于昏迷之中。巴顿当时没有说话,看了一会儿,做出了一个谁也没有预料到的动作,只见他就把钢盔摘下了,咕咚,跪在士兵的病床旁边。然后在已经奄奄一息士兵的耳朵里说了些什么,从富兰克林的手中接到一枚紫心勋章,别在这个士兵的枕头上。然而站起身向这个士兵庄重地敬了一个军礼,所有在场的人感动得热泪盈眶,巴顿回身对富兰克林说,他说“记住,凡是受伤三次的士兵,就立即送他回国,因为他已为国家尽到自己职责了”。这就是一代名将的仁,爱兵。

但是巴顿爱兵不等于他不严, 8月3号,巴顿前往前线视察,正路过第15后方医院,这个医院往后送伤员,他让自己的司机米姆士中士把车开到医院。当时医院不知道巴顿来,没有得到任何消息。院长富兰克林?利弗马上陪他到各个帐篷去视察,这是个帐篷医院,巴顿就走进帐篷和大家伤病员在一起,聊了一会儿之后,巴顿还要赶路,抬身他就要走,他刚起身,于是这时候他把目光盯到了一个来自印第安州的一个下士查尔斯?库尔身上。查尔斯?库尔当时24岁,这个小伙子长相非常漂亮,用现代的话讲,叫帅哥,他当兵刚刚八个月。当时他并没有负伤,只是对主治医生内德尔中尉说他感到不舒服,内德尔医生给他检查之后,在他的病例上写了这么一句话,叫忧郁型精神病中等程度。那么巴顿看到库尔身上没有绷带,于是巴顿就凭直觉他没有受伤,回身对利弗说,把这个人病例给我拿来看看,利弗马上找,把病例拿来,打开之后,那几句话,忧郁型精神病中等程度,跳进了巴顿的眼帘。巴顿说你怎么得精神病了,他说我害怕,一听到炮响我就害怕。巴顿这时候勃然大怒,摘下手套,抓到库尔的衣襟,用白手套抽打他的脸骂道“胆小鬼,我这里都是伤痕累累的士兵,没有像你这样的蠢货”,说着一下子给他推出了帐篷,巴顿厉声吼道“我不允许像他这样的狗杂种在这里鬼混,破坏这里的名声,中校你立即审查这个人,我不管他受得不了受不了,立即把他送往前线”。说着巴顿就走出帐篷又对库尔骂道“你这个没有出息的孬种,现在最适合的岗位是前线,而不是这里,你要立即回前线去,而不是留在这里”。这个话一说,当时人都愣了,在美军中打士兵,而且你后边跟着一帮记者,如果没有记者跟随,没有人认为巴顿究竟错在哪里,但是记者他给你捅出去了,一下子轩然大波,把巴顿第7集团军的司令给撤了,那么后来库尔成为一名勇敢的战士了。当他想把自己在德军最后一战获得的紫心勋章向巴顿将军报告的时候,巴顿已经去世了。

这件事发生在1945年12月9号中午,当天巴顿和他的参谋长盖伊少将一行坐着一个小轿车,不是坐着吉普车,坐着小轿车。他的卫兵坐在后边的中吉普,到附近打猎去,这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了,接近12点的时候,当巴顿驶入法兰克林到曼海姆第38号公路的时候,一辆大卡车和巴顿的车撞在一起了,巴顿就受重伤了。不过当时巴顿的意识非常清楚,他对盖伊讲,盖伊和他的司机一点都没受伤,就怪了,盖伊说将军你怎么样。巴顿说他妈的我有点不行了,呼吸有点困难。这个时候由彼得?巴巴拉斯中尉率领的第8081宪兵小分队就过来了,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把巴顿拉到附近的美国第七集团军的第130野战医院,驻欧美军所有医生,包括在牛津大学的一个叫做凯恩斯的一个神经外科专家,很快也赶来了,会诊,最后X光片子出来了,上面是这么写的,“巴顿第三脊椎单纯骨折,第四脊椎错位,第四脊椎以下完全瘫痪,病危预后不定。”那么21号下午两点钟,巴顿睡着了,一个小时之后他醒了,当时神志还是清楚,妻子问他你感觉怎么样,他说非常舒服,睡了一觉非常舒服。可是第二天早晨5点49分,也就是12月22号5点49分,巴顿的护士马杰里?朗德尔中尉突然发现沉睡中的巴顿心力衰竭,没有了脉搏,他赶忙跑到走廊找值班医生杜安上尉,并把巴顿的妻子叫醒,当他们赶到巴顿的病床时,这个指针指在1945年12月22分5点50分,巴顿已经停止了呼吸了。这一天是巴顿60岁生日刚刚过去一个月,几天之后,在一个冬雨蒙蒙在一个云雾弥漫的清晨,巴顿被安葬在美军第三集团军,在卢森堡的哈姆公墓,他和他的六千名部下埋在了一起,全体出席葬礼的人把目光投向了巴顿坟墓那个素朴的十字架,上面镌刻着几行字,乔治?巴顿,第三集团军司令,军号02605。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