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我们110警察总是这样,以一种无所不能的高姿态形象参与到别人的爱情故事中去。我们甚至比记者更能接触到这些所谓爱情故事的最核心,最深处,最本质,使这一切成为警察故事中的一部分。我以为这是一种幸运,警察神圣的光环总会让这些在情感漩涡中的男男女女少有疑虑,会让他们在一个阳光碎散的午后,彩霞满天的傍晚或者在一个月光倾城的深夜敞开心扉……





总是喜欢叫南京为南京城,固执的以为有城墙的城市才能叫城。这600多年的明代古城墙见证了多少南京城的爱情故事。


夏日的中华门,墨绿的爬山虎蓊蓊郁郁的覆盖着整个城墙。有一个穿着墨绿衣服的女子就这样孤傲地站在城墙上。


这一天,月光皎好。唯一不好的是这位绿衣服的女子要跳城墙。于是,报警,再于是110民警来了。


“有什么深仇苦海,需要用这样的方式去结束呢?”我开门见山的问道。女子只是哭,很伤心的哭。在月光下,我看到这是个漂亮的女孩子,脸色苍白。稳定好她的情绪后,然后我们开始聊天。


其实故事很简单,一个外地的女子跟一个外地的男子谈恋爱,谈了好多年,女孩一生的寄托都在这男的身上,为他打过胎,为他与父母翻脸,后来男子鲤鱼跳龙门考入南京某个机关,而后自然跟女孩分手,女孩不愿意,来南京找他,又是闭门羹。女孩子想不通,而后……


在我的一再要求下,男主人翁出现了。处理了这么多感情纠纷,我自然知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样的道理,于是开始边带劝说边带“恐吓”的跟男子讲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与他以后前途的关系。男子怕了,开始哄这个女子。女孩开始哭,然后是似哭又似坚强的表情,这种表情让人忧伤也让人心疼。


“我早知道今天是这个结果,我只是想从你的口中能看清你这个人。”女孩笑着含着泪说道。“你是我今生唯一爱过的男人,我只有一个要求,在我结婚的时候你能送我一盏台灯,不管你以后在那里,结婚也好,生子也好,我要把你礼物放在我的床前,可以让我在每一个万籁俱寂的深夜想起你,想起那个那段属于我们的花样年华。”女孩接着说道。


男子默不出声,点头,神情像一个犯错的小孩。


故事结束的时候,我还被这个女孩的这段话震撼着。我突然想起了《大话西游》里最后那个夕阳武士的场景。不过那是个喜剧,而这是个悲剧。


有人说,城墙上的每一缕风都与城墙下的不一样,都有它自己氤氲的气息,在喁喁诉说着一些湮没在城市中的那些不为人知的爱情故事。





一个傍晚时分,接一个警,说大明路东方加气站有人打架。还在赶去的途中,我就知道肯定是因为出租车司机因为排队加气而打架。因为这样的警不止接过一个。


不到五分钟便赶到现场,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打架事件,只是一个很简单的交通事故,两个出租车司机因为抢着加气将车撞了起来,很小的事故,不到5分钟便处理好了。


加气站离路口还有一段距离,在快走到路口的时候,我看到一男一女坐在一出租车里。我当时就很诧异,哪有这样的乘客,这样做出租的呢?反正警也处理好就跟这师傅聊了起来。


“这加一次气能开多少公里啊?”


“那能开多少公里呀,很麻烦呢,为加一次气,要排半天队,不就图个便宜嘛,现在挣钱不容易,能省就省呗”


“这乘客坐你车,她不急呀?”


“这乘客可是要做我一辈子车的,我老婆。白天开一天车了,我晚上下班就来接他班啦,女人晚上开车终究让人不放心呀!您瞧,我刚刚在家还煎了两个鸡蛋,给老婆补补,跟我这没用的男人让她受苦了。”


我就这样与这个有点黝黑,有点憨厚的男人一言一语的聊着,坐在车里的女人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静静地听着,偶尔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


这一个晚上,我兴高采烈,心情出奇的好。



中华门内,有两个公交站台,因为许多去江宁的人在这里转车,所以这里俨然成了“要塞”,也成为小偷垂涎三尺的地方。


又一个女孩的手机被偷了。报警后上我们警车,就开始哭了起来。我哄的一会不成,大声喝了几句还是不成,搞得我束手无策。


“警官,你电话借我打下,我要找我男朋友。”女孩边哭边跟我说话。电话打通不多久,一个大汗淋漓的男生就过来了。


“你给我新买的手机被偷了,你发给我的那么多消息我都保存着,这下都没了。”女孩哭了更伤心了。男孩子把女孩子抱在怀抱里,然后在他耳边小声呓语,一刻功夫,女孩便不哭,再过一刻居然笑着跟我说“警官再见,谢谢警官” 。


呵,这神奇的男孩,这可爱的女孩,这神奇的爱情!



几个片段,宛如实验话剧,匆忙开始又匆忙结束。


我们110警察总是这样,以一种无所不能的高姿态的形象参与到别人的爱情故事中去。我们甚至比记者更能接触到所谓爱情故事的最核心,最深处。这是一种幸运。警察的光环总会让这些在情感漩涡中的男男女女少有疑虑,会让他们在一个阳光碎散的午后或者在一个月光皎洁的深夜敞开心扉。


跳城墙的女孩希望能与男友天长地老,开出租车的夫妻希望生意兴隆,爱情美满,丢手机的女孩希望男朋友一辈子宠爱她……在爱情的世界里,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伤也都有自己的梦。


这世界上如《桃花扇》中李香君、《再生缘》中孟丽君般的痴情、烈性、正直的女子很多,而又有多少苏轼般“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的痴情男子呢?


正如张爱玲在《红玫瑰与白玫瑰》中所言: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南京的宜家开业了,我垂涎其免费的咖啡,也去办了张会员卡。那知道进去以后便不能自拔。那一套套精心设计的房间让人流连忘返。在这里一种想有一个家的梦想非常的强烈,而没有爱情哪来的家呢?作为警察,我看到那么多悲欢离合的故事,唯独没有看透自己的爱情。《大话西游》中紫霞仙子在死前说“我猜中了头彩却没有猜中故事的结局。”


终究在宜家我买了一个不算很便宜的灯,考虑到现在在单位宿舍可以用,将来有家了还能接着用着,拿着台灯又想起了那位绿衣服的女子的一席话:送我一盏台灯,不管你以后在那里,结婚也好,生子也好,把灯放在我的床前,可以让我在每一个万籁俱寂的深夜想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