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14集团军

quzijie188 收藏 8 2469
导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4军的前身是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太岳军区的“抗敌决死第1旅”,解放战争时期中原野战军第4纵队第11、第22旅和淮海战役中起义的国民党军第110师。   1937年8月1日,在山西太原国民师范学校成立了山西青年抗敌决死第1总队。同年10月,山西青年抗敌决死第1总队扩编为“决死第1纵队”,鲁应麟任纵队长,薄一波任政治委员,辖第1、第2总队。1938年春,又成立第3总队,7、8月又组成游击第1、第2团和第三专署保安第5、第6团等部队。1939年12月,国民党顽固派发动第1次反共高潮,制造“十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4军的前身是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太岳军区的“抗敌决死第1旅”,解放战争时期中原野战军第4纵队第11、第22旅和淮海战役中起义的国民党军第110师。


1937年8月1日,在山西太原国民师范学校成立了山西青年抗敌决死第1总队。同年10月,山西青年抗敌决死第1总队扩编为“决死第1纵队”,鲁应麟任纵队长,薄一波任政治委员,辖第1、第2总队。1938年春,又成立第3总队,7、8月又组成游击第1、第2团和第三专署保安第5、第6团等部队。1939年12月,国民党顽固派发动第1次反共高潮,制造“十二月事变”,进攻八路军晋西支队和抗敌决死纵队。在晋西北区党委和第120师组织掩护下,晋西支队和决死队打退了国民党顽固派的进攻,粉碎了阎锡山发动的“十二月事变”。随后,“决死纵队”经过政治整军,按八路军建制整编,仍沿用“决死纵队”番号,下辖第25、第38、第42、第57、第59团。纵队长兼政治委员薄一波,副纵队长牛佩琮,参谋长颜天民,政治部主任王鹤峰。1940年11月,晋西北军区成立,“决死纵队”编入晋西北军区,1941年初,晋西南地区洪赵支队进入太岳区,归决死第1纵队领导。同年1月14日,决死第1纵队兼太岳军区。8月,决死第1纵队改称决死第1旅,归八路军太岳纵队建制。陈赓任司令员,薄一波任政治委员,辖第1至第5军区,属八路军总部建制。1942年1月归八路军第129师建制。1942年冬,日寇纠集3万余人,占领山西沁源进行“山岳剿共实验”,决死第1旅奉命成立“沁源围困委员会”,实行围困战,组织野战部队和民兵基于队,在全县13个区进行游击活动,清室空野,骚扰敌人,派人潜入城内,填死水井,或扔进死狗死猪,灌入粪便;断敌人的补给线等等。


最后,迫使日伪军撤离沁源城。1943年3月,决死第1旅随同军区部队先后进行了济垣战役、豫北战役等作战。1945年8月,决死第1旅参加战略反攻,先后收复县城7座。


1945年10月23日,太岳军区奉命改编为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纵队。陈赓任司令员,谢富治任政治委员,韩钧任副司令员,杨奇清任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下辖第10、第11、第12旅。


其中决死第1旅改编为第11旅。第4纵队组成后,随即参加了上党战役,生俘阎锡山中将炮兵指挥胡三余以下两千余人。


1946年6至9月,参加闻(喜)夏(县)、同蒲、临浮战役。在临浮战役中,又于官誉地区消灭了蒋介石精锐“天下第1旅”第2团。11月至翌年1月,参加吕梁、汾孝战役。1947年3月,晋冀鲁豫军区决定由太岳军区第1军分区新编第7团、第2军分区警卫团、第4军分区独立第1团在山西灵石地区组建太岳军区第22旅。4至5月,第4纵队及第22旅在晋南地区进行攻势作战,歼敌1.4万余人。7月,第4纵队及太岳军区第22旅归陈(赓)


谢(富治)集团指挥。8月,南渡黄河,挺进豫西,先在潼(关)


洛(阳)间往返作战,后转至伏牛山麓,开辟豫西根据地。11月,第11旅第33团组建豫西第2军分区,第22旅(其第64团调归豫西第1军分区)归第4纵队建制。1948年1月,第4纵队在襄城、方城地区进行新式整军。3月参加洛阳战役,与华东野战军第3纵队一起,全歼国民党青年军第206师等部共2万余人。


1948年5月9日,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纵队改为中原野战军第4纵队,先后参加宛西、宛东、郑州等战役,后又参加淮海战役,攻占符离集车站,断敌退路;在南坪阻击援敌,保证主力部队于双堆集歼灭黄维兵团。


1949年2月14日,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关于统一全军编制和部队番号的命令,中原野战军第4纵队第11、第22旅和淮海战役中起义的国民党军第110师合编组成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4军,军长李成芳,政治委员雷荣天,副军长兼参谋长王启明,政治部主任朱佩 ,党元成任后勤部部长。原辖第11旅改称为第40师,刘丰任师长、侯良辅任师政治委员;第22旅改称第41师,查玉升任师长,丁荣昌任师政治委员;由淮海战役中起义的原国民党军第110师改编组成第42师,廖运周任师长,张子明任师政治委员。第14军组建后,归第2野战军第4兵团建制。4月,第14军参加了渡江作战,切断浙赣线,配合友邻部队解放南昌,再由赣州南进,直插三水城下,威逼敌第103师师长曾三元率部起义。而后部队继续向高要、鹤山追击,在宅梧地区将敌第91师包围,迫敌师长刘体仁以下1700余人投降。卡住了北江、西江汇合点,控制了敌人逃窜广西的要道。接着向阳春、阳江方向追击,经九天九夜连续行军作战,在阳江地区歼敌第50军、第39军、保安第2师、第13兵团部、第21兵团部等4万多人(俘敌30300人,毙敌10000余人)。国民党海军第4巡逻联合舰队官兵500余人,率11艘军舰向我投诚。


广东战役结束后,第14军进军广西、云南。经茂名阻击战斗、博白追击战斗后,部队昼夜兼程,强渡钦江,直插钦州,粉碎了白崇禧集团逃往海南岛的企图。经钦州地区一战。第14军俘敌第7军军长阎仁毅等将校级军官938名,校以下官兵44168人,毙伤敌1900余人,缴获汽车245辆,军用物资一部。而后,部队入滇,在大理、丽江、保山一带完成了剿灭匪患,帮助地方建立政权等任务。


1950年3月,根据中央军委指示精神,第14军兼云南军区所属滇西卫戍区,归第4兵团兼云南军区建制。


第14军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剿匪等作战中,涌现出一批先进个人和集体,有著名的太岳区战斗英雄胡尚礼,祁保禄,宁死不屈的战士马冠群,全国战斗英雄刘子林、侯廷选、张玉琦、高文魁等英雄个人和荣获钢铁防线“守如泰山”的第118团2营、“剿匪模范”的第119团第2、第3营和第122团“水上英雄”第4连、“突破天险”第6连等英雄集体。


五十年代后第14军一直戍守西南边疆,看守南大门。在六七十年代的援越抗美时期,该军不仅担负着滇越铁路和公路的守卫任务,保证援越运输线的畅通,而且还曾有两个团去越南帮助抢修被美军炸毁的重要桥梁、工厂,在后方的战略要地负责阻击美军、南越特工队的偷袭,为越南战争的最后胜利立下过汗马功劳。也可能是与越南的这个缘分,二十多年后,在变兄弟为仇敌的那场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与越军展开了一场该场战争中最为艰苦卓绝的战斗。


这场战斗就是1984年进行著名的夺取法卡山和老山的战斗。1984年4月28日,第14军第40师、第49师分别对老山、者阴山一线越军展开大规模拔点战斗,经一日激战,40师一部7分钟占领662.6高地,5小时20分攻上老山主峰,下午,两个主力营向船头、八河里东山方向推进,占领敌10余个高地。49师在师长廖锡龙带领下,以阵亡不到百人的辉煌战绩,占领者阴山全线,推进至松毛岭前沿,全歼敌两个连,毁灭性打击敌两个营,击溃敌三个团,敌伤亡数字不详,这是因为我纵深重炮部队对敌纵深增援团队炮击,使敌伤亡重大,但伤亡数字不详(如者阴山之战中,越增援一个团遭遇我一个排阻击时,被我14军炮兵师两个重炮团集火密集炮击,敌尚未下车)。


两山血战,以老山战场最激烈,最残酷,以者阴山之战打得最有魅力,廖锡龙不愧将才,大战之前,亲自赴前沿侦察敌情,勘察道路,为迂回部队选择最佳迂回道路。总攻之前,两度推迟总攻时间,在老山之战开战后40分钟才发起攻击,使得迂回掉队部队得以及时到位,匆忙赶到的部队指战员得以利用宝贵时间调整部署,休整部队。事实证明,两次调整总攻时间十分必要,部队战前准备了200口棺材,战后100口都多。此战之战果,不仅14军军长,军区首长没想到,许多参战官兵都没想到。须知,当时越军炮兵还是有对等还击的气概的,双方炮弹空中相撞的事情并不罕见。战后,悍将廖锡龙升任第14集团军军长,当选“84年十大风云人物”,数年后,又晋升成都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


与者阳山之战比较,老山之战则打得十分艰苦,你来我往,拉锯战频繁,比较有名的战事有84年“4.28”之战,“6.12”之战,“7.12”之战。其中“7.12”之战规模最大,越军313师两个团,316师一个团,312师一个团,345师一个团,一个特工团,共计六个团的部队对我14军40师一个团的阵地展开了疯狂的进攻,松毛岭大战打得惊心动魄,“7.12”之战,敌反扑情况战前我已掌握,凌晨,我以两个炮连在阵地前300米处进行火力侦察,两轮炮击,击毙敌两名营长,敌伤亡重大,但敌军轻伤员无一呻吟,重伤员致死不动,失去指挥的部队蛰伏如前,不慌乱,不暴露,无线电静默,纪律和素质令人敬佩,颇有志愿军邱少云之精神传统。14军前指见没有情况,下令除一线保持警惕外,其余睡觉。凌晨越军扑上我军一线阵地,来势十分凶猛,我军集中老山地区所有炮群,甚至师属坦克营也一字排开,展开火力封锁,打敌后续梯队,封锁我阵地前沿300米一线,打成3道火墙,整整一个上午,敌军主力没有接近我主阵地。下午,2.5个基数的炮弹全部打光,越军一个营趁机抢占我一个高地,我军一个火箭炮营配合进攻,一个排45人15分钟夺回,当我军攻上高地时,敌军一个营几百人,只剩下6个活人。不甘心失败的越军十分顽强,纠集六个团轮番冲锋,甚至发动了少有的营团级集团冲锋。事后证明,这是本次战斗中最愚蠢的举动,白白遭受灭顶之炮火覆盖,一整天,敌被阻于松毛岭一线寸步难进,阵地前留下了3000余尸体,占整个两山之战越军伤亡总数的43%。


两山战斗后,第14军获得了“丛林猛虎”的称号。应该说,第14军也无愧于这个称号。经过两山实战证明,第49师、第40师是我军名副其实的丛林作战师。对于这场战争中西线的失利,人们往往归咎于许世友的指挥失误,没有注意到广州军区的部队原属四野,擅长在平原地区的大兵团作战,解放以后,又长期驻扎在珠江三角州的水网地带,不熟悉热带丛林战斗模式。而成都军区的部队原属刘邓的二野,渡江战役后就直插大西南,经过山地、丛林作战的锤炼。解放后,又长期驻扎在大西南,针对热带山地丛林,训练过各种战法。例如1962年3月昆明军区就在西双版纳举办过“昆明军区第一期战术研究班”,专门研究山地丛林的战法,参加学习的有军区副司令陈康将军、第14军徐其孝军长、军区副参谋长王非大校以及军区机关、各军、师、军分区、步兵学校主管训练的干部等。这次研究班后,第14军49师的副师长张化民上校还率领的一支200人部队,研究热带山岳丛林地作战经验。经过几十年的经验积累和平时的演练,第14军积累了丰富的山地丛林作战经验。


八十年代裁军100万,八大军区改为七大军区,被裁掉的一个军区就是14军所在的昆明军区,14军由此改换门庭归属成都军区。由于长期以来我国国防工业没有将研制适宜热带山地作战的特殊装备作为自己的任务,因此在集团军的改制中,作为担当热带山地丛林作战的第14军仍然以传统的步兵为主,并没有改组为多兵种的合成军。九十年代,为了贯彻打局部战争的新战略思想要求,陆军编成内将24个集团军分为甲类乙类,将甲类军改装为快速反应部队,划分的主要根据以该军的战史和任务而定。由于第14军担负热带丛林的山地作战任务,作战目标比较单一,又通常陆军的坦克装甲车等大型机械化装备并不适宜,因此第14军被列入乙类集团军,就此沦为二类军,这是很令人惋惜的。


在者阴山一战中表现出出色指挥才能的廖锡龙师长虽然后来晋升为军区司令,但在最新一轮军委改组中,59岁的廖锡龙并没有进入军委,反而是治军政绩平平的总参谋长傅全有的老部下郭伯雄、徐才厚获得晋级。看来还是朝中有人好做官,在台海形势紧张的今天,不用廖锡龙这样军中已不多的有丰富作战经验和出色战绩的将军,看来军委真的不准备打台湾了。


第14集团军现属成都军区,军部驻春城昆明。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