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原创]“我的家乡在河南”蒋介石 水淹七军


“我的家乡在河南”,我们都是河南人,我们也来自河南,我们希望可以利用这个系列的文章向大家展示一个真实的河南,崭新的河南。

点击进入“我的家乡在河南”系列




1947年3月18日,针对国民党政府违背协议,在下游复堤工程未完成前单方面在花园口堵口合龙,使黄河回归故道,企图淹没解放区的阴谋。解放区救济总会发表《为国民党破坏黄河协议片面堵口合龙水淹下游解放区人民向中外人士申诉书》,强烈谴责国民党政府的违约行径并组织复堤自救。指出:

黄河归故计划是联总所支持的。我方为使八年来的豫皖苏泛区恢复原状,使该区同胞得以安居乐业起见,基本上是同意这一计划的实施,但同时坚冼坚持先修故道后堵决口的原则,因为决不能只顾恢复豫皖苏泛区而又在冀鲁制造泛区。故自去年4月以来,我方与联总、行总及全国水利委员会、黄河水利委员会曾不断谈判、交涉,前后订立过开封、菏泽、南京、上海等五次协议,每次都明文规定,先进行复堤浚河、裁弯取直及迁秽河床居民工作,再行合龙放水,合龙日期必须经三方协议决定等。而国民党政府对花园口堵口工程则积极进行,对复堤、河床居民救济,除消极拖延外,并进行军事控制与破坏,致使下游复堤及居民迁移救济工作无法进行。兹将主要事实列举如下:

一、去年6月解放区为了执行协议,在农忙时期动员30余万民工积极进行复堤。当时政府垫出复堤费109亿,除水委会已拨还60亿外,尚欠49亿迄未援给。今年允拨抢修下游河堤费40亿,至今未送达施工地点。

二、去年上海7月协议决定8月至11月拨付河床居民救济费150亿元,迟至今年2月始运去50亿,所欠100亿则遭财政手续限制,一再拖延,至今不能动用。

三、8个月来,国民党政府方面逮捕、惨杀我方复堤员工24名,国军飞机轰炸、扫射堤工死伤127名,使复堤工作无法进行。

四、在沿河菏泽、东明一带,国民党军队抢劫黄河物资,损失达26亿元。

五、禁止解放区驻开封代表视察花园口堵口工程。根据以上情形来看,国民党政府对黄河复堤工程所取态度,已经超过不公不信的工程范围,而是自始至终都想以黄河归故来加害解放区人民以达其军事目的……

3月20日,解放区冀鲁豫边区行署训令沿河各地:务必把治黄作为中心工作之一,加强修防处、段干部配备,明确赏罚原则,争取黄河不开口;要立即迁移河床居民,全线整修黄河大堤上的水沟、浪窝,填补金堤缺口,汛前完成整险工作,麦收前集中备料,沿堤植柳,继续造船。

3月25日,解放区救济总会主任委员董必武就国民党政府违约堵口发表声明,指出:

蒋介石政府于大举进攻延安同时,为配合其在黄河故道南岸作战,竟不惜用黄河堵口办法,企图水淹黄河故道及两岸居民数百万,以遂其军事上隔断我解放区的目的。……行总、联总是参加黄河协议并保证此协议之实施的,但对蒋政府历次破坏黄河协议,从未予以阻责。因是,兹政府遂敢悍然不厩一切,于3月15日在花园口实行合龙。中国行总本为蒋介石独裁政府的工具……惟联总为世界性之组织,今竞亦违背其原则,不仅对解放区人民予以政治歧视,且坐视解放区数百万人民濒于死亡险境,而不给以任何援助。我谨代表解放区受灾难的人民向垒世界呼吁,声讨蒋介石政府这一滔天罪行,要求全世界人民予以声援。……我们有十足权利要求联总将救济中国尚未付出之22000万美金的救济物资,直接送给中国解放区,救济黄河故道被难的居民及其他一切受难的人民。……

4月上旬,解放区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在中共晋冀鲁豫中央局副书记、晋冀鲁豫军区副政委薄一波主持下,召开治黄工作会议。会议决定:治黄经费由全边区统一筹措,全区1850万人,每人增加负担小米2市斤,不足之数用救济物资弥补;主要修临黄堤,金堤只作修补,临黄堤主要修北岸,南岸敢次要地位:乘国民党军队活动间隙进行。

5月3日,解放区冀鲁豫边区行政公署主任段君毅、副主任贾心斋发布布告,号召全区人民立即行动起来,“修堤自救”,“一手拿枪,一手拿锨,用我们的血汗粉碎蒋、黄(指蒋介石的军事进攻和黄河洪水造成的威胁)的进攻”。

5月4日,花园口堵复局在花园口举行黄河堵口复堤合龙典礼,由国民党政府水利部部长薛笃弼主持。合龙处之大堤外侧修建纪念亭,竖有合龙纪念碑(六面),上刻蒋介石和国民党政府行政院的题词,并刻有薛笃弼撰写的碑文等。

5月15日,冀鲁豫解放区30万民工开赴复堤抢险工地。

6月30日,刘伯承、邓小平率领的晋冀鲁豫野战军12万多人,从张秋镇至临濮集约150公里的地段上强渡黄河,发起鲁西南战役,揭开了人民解放战争战略进攻的序幕。

7月29日和8月18日,国民党军先后扒开临濮集、贯台的黄河堤。解放区军民将敌击退后,立即抢堵决口。

10月30日,冀鲁豫解放区对沿河16个县(不含当时被国民党军占领的东明县)进行调查:花园口堵口合龙、黄河回归故道后,受灾村庄1014个(74309户,共266283人),受淹土地910583亩,倒塌房屋64972间。据地处黄河入海处的渤海解放区统计:淹没村庄110个、房屋22908间、耕地263514亩,损失粮食66万公斤。

11月20日,冀鲁豫黄委会在观城县(今已裁撤,并入莘县、范县)百寨召开全区安澜大会,总结治黄成绩:共动员27个县(包括冀南区5个县)30万群众修复两岸临黄堤和金堤900多公里,完成土方1009万立方米。

11月25目,渤海解放区在滨县召开安澜大会,表彰治河功臣。据统计,自3月15日花园口合龙、3月24日黄河水进入渤海区后,沿河各县每日出动复堤抢险人员10万人~20万人,全年用工372万个、石料7万多立方米、秸料765万多公斤、术桩44448根。

作为历史的遗存,当年国民党政府所建的花园口合龙纪念亭和刻有蒋介石、行政院题词的六面碑,如今仍立在黄河花园口大堤上。然而,历史的真相并不是一座亭子、一块石碑就能掩盖或改变的。后人既应当了解中国共产党在堵口复堤斗争中粉碎国民党反动派妄图水淹冀鲁豫解放区阴谋的经过,更不能忘记花园口决堤给豫、皖、苏三省人民造成的深重灾难。至于国民党军队掘开黄河花园口大堤对于阻止日军进攻究竟起到了什么作用,1941年的郑州战役和1944年的中原会战早已作出了回答。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