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铸剑阁 初踏从军路 第十节

Ricky881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3/[/size][/URL] (十) 不是梦晖平时没有见过大场面,只不过真正到了最后要来一遍的时候,那个场面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大,梦晖他们一大早的就起来了到预定的位置站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3/


(十)


不是梦晖平时没有见过大场面,只不过真正到了最后要来一遍的时候,那个场面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大,梦晖他们一大早的就起来了到预定的位置站好,而其他的学生这回也不是被要求八点起来就可以了,他们都是被"命令"着在早上七点的时候就早早的去阅兵场站好,这对于这几天见惯了慵懒的学生在八点钟出来的梦晖他们,还真是有点不太习惯,毕竟早了一个多小时就看到了这么老些人,还真的是有那么一点的一反常态.


学校的领导总是来的很慢,或许领导都是这个熊样吧,很招人烦的,他们才不会去管他妈的你们学生在这站了多久呢,老子爽够了再来看你们走正步,大概是等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吧,学校的领导才磨磨唧唧的过来,而在场的学生们估计已经是把学校的领导的祖宗十八代都从头骂到尾然后再骂回来了.(这几天看见一个网友的回帖说得好,你骂我祖宗十八代,你认识的人还真多啊,我祖宗十八代连我自己都不认识,你是怎么认识的?)


不过梦晖这群国防生对于这群校领导倒是一点都不感冒,而且也不像那群一般学生一样多站了一小会儿的军姿就一百万分的不爽,毕竟这一小段时间的军姿对于梦晖他们来说早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但是多出来几分钟的时间对于一般的学生而言有的时候恐怕是灭顶之灾啊,毕竟现在大小姐大少爷太多了,一个个的骨头比谁都软,稍稍吃了一点苦就叫苦叫累的人,还是大有人在的,也难怪说这些人是垮掉的一代,从这个方面看倒是没错.梦晖他们的眼睛不在校领导的身上,同样的,也不在那群站的已经软趴趴的同学的身上了,全体的目光全都瞄着一旁来学校的负责训练普通学生的海校的校领导和来验收国防生训练成果的委培办和军区派来的领导身上了.


海校派来的还是很牛B的一个人,是他们作训处的副处长,一个海军大校,跟着他的还有一个助理,也已经是一个中校了,这年头,副职都牛B啊,助理都配这么大的军衔的官儿,而军区来的人更是吓人,也许是因为梦晖所在的学校是一所很重点很重点的学校,所以这所学校所培养出来的国防生军区更为看重的原因吧,军区居然派来了一个少将观看他们的阅兵式,据说职位是某某军区参谋部的一个副参谋长,这下子可给梦晖他们一震,往往自己在各自高中,初中等等的军训能有一个中校上校级别的来看就很有面子了,这下子居然要在一个将军面前走一遍过场,这可不是开玩笑的,除了梦晖和几个同样在军区大院里面长大的孩子,很多人还是第一次看见"活"的将军呢!


顺便说一下,今天梦晖他们在着装上也是很讲究的,在一旁集合的时候,教官们特意给他们每一个人细细的整理了一下各自的着装,因为是非常正式的阅兵式,所以这次不像是平时训练的那个样子就穿一身短袖的夏常服衬衫就出来了,而是套上了夏常服的外套,其实要不是中午的话,穿上长袖的外套也不是很热,而阅兵式顶多几个小时就能搞完,所以也还算是可以忍受,但是夏常服外衣上面的一些零零碎碎就要稍稍的弄一弄了,比如说两个领花是不是在应该在的位置上,虽然陆军的领花是一对五角星,不像空军是翅膀或者海军的船锚,歪了能很明显的看出来,教官们也还是帮着梦晖他们把八一两个字尽量放正一些,再有就是大檐帽,因为帽徽都是自己钉上去的,而帽子在平时训练的时候也并不是经常要戴,所以有的人帽徽歪了的,教官也给正了过来,几个大二大三的国旗班的国防生学长们,也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绶带的位置和佩剑,其实说到国旗班的佩剑,梦晖还是很眼馋的,尤其是梦晖在晚上没事儿出门瞎溜达的时候看见国旗班在训练,执剑手出剑的那一声干脆的"唰",梦晖那是打心眼里面的羡慕,和平年代中,那才是中国军人干净利落最好的表现啊.


对于梦晖他们这不过就是一场正式一些的阅兵式,但是校方所给出的名字就是开学典礼加上军训成果检验,所以难以避免的,校领导们,老师代表们,学生代表们的,会上去做一些几乎可以让人站着睡着的演讲和发言,如果梦晖不是看着一旁的两只猫在打架,估计自己已经睡得朦朦胧胧的了,在那个时候,人真的是不得不相信站着原来真的可以睡得着.终于,学校武装部的部长宣布分列式开始,随着激昂的音乐声响起,国旗班的学长们齐整整的走进了阅兵场,而随后的,就是梦晖他们的国防教育学院,梦晖他们是国防第四专业,所以是第四个方阵,在入场口的地方,有一个教官负责控制整个阅兵式的节奏,也就是每一个方阵来到入口的地方的时候,都要原地踏步由他来下达前进的口令,当第四方阵走到入口的时候在第一排的梦晖突然间发现,负责指挥的正是自己的教官,这个朴实的上尉连长,教官看见他们的时候连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当他们整齐的开始踏步的时候教官突然间说了一句话,"最后一次了,加油干",于是乎,大声的喊了一句"前进!",整支方阵开始按照标准的齐步行进向着主席台的地方前进,面对着渐渐远离的方阵,教官突然间抬高了音量说了一句:"再见了,兄弟们!......"


齐步走,向右看,正步走,向前看,再变成齐步走,然后带至指定区域,立定,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一切和预演的没有任何的差别,唯一不同的是大家的心境,梦晖陷入了深深的怀念中,那句"再见了,兄弟们"让他一下子陷了进去,而其他的弟兄们,大概有着和梦晖一样的心绪吧,因为从他们的脸色就可以看出来,往常玩世不恭的家伙们,现在的心情也似乎很沉重,教官,连长,半个多月的相处,就这么,草草的结束了吗?我们恨过他,但是真的要分开的时候,为什么却如此的不舍呢?


刚刚步入大学,就正是在这样复杂的心虚中,开始了象牙塔内的学习生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