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为了拥有她,我给她上了一把枷锁[影子军团]

战鹰翱翔 收藏 7 529
导读:为了拥有她,我给她上了一把枷锁 (一) 我有一个令人艳羡的家庭,母亲在银行上班,父亲是一家大型国营企业的副厂长。他们一直对我要求很严格,以前主要是在学习上,我考取大学后,他们又极委婉地在找女朋友之事上给我加了不少条条框框,大意也就是要我谈恋爱时不要仅仅凭感觉,还需考虑对方的家庭出身。其实我是明白的,在独生子的婚姻问题上他们得讲究门当户对,但我并未因此而太多地约束自己的情感。之所以大学四年没能随波逐流地处上女友,是由于没有遇到真正令我怦然心动的女孩子。我是搞艺术的,在崇尚浪漫的同时,也信奉缘份。虽然不

为了拥有她,我给她上了一把枷锁


(一)

我有一个令人艳羡的家庭,母亲在银行上班,父亲是一家大型国营企业的副厂长。他们一直对我要求很严格,以前主要是在学习上,我考取大学后,他们又极委婉地在找女朋友之事上给我加了不少条条框框,大意也就是要我谈恋爱时不要仅仅凭感觉,还需考虑对方的家庭出身。其实我是明白的,在独生子的婚姻问题上他们得讲究门当户对,但我并未因此而太多地约束自己的情感。之所以大学四年没能随波逐流地处上女友,是由于没有遇到真正令我怦然心动的女孩子。我是搞艺术的,在崇尚浪漫的同时,也信奉缘份。虽然不是宿命论者,但我始终相信爱情里头有“天注定”这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层次。

1996年,我大学毕业,父亲把我安排到他所在的企业做宣传干事,待遇不错,工作也挺清闲,但年轻气盛的我却找不到丝毫激情,总感觉生活是在浑浑噩噩中度过的。闷声闷气地熬了一个年头,我实在呆不下去了,于是就不顾父母的百般劝止和反对,毅然辞了职。

摄影是我的梦想所在,我筹集资金开了一家摄影楼,取名为“黑韵”,主要作黑白写意照。生意没有我预想中的那么火爆,大多时候都非常清淡,门可罗雀。正当心灰意冷之时,一位在杂志社工作的大学校友给我点拨了一条出路。我开始大量给报刊提供封面模特照和内文配图,没想到竟一炮走红,作品频频刊出,稿费单像雪花一般纷沓而至。有了窍门,我把目光从工作室的营业额转移到稿费收入上来。但问题也接踵而来,联系人像模特成了最刺手最令我头痛的问题,我因此对一些有独特气质和韵味的女孩格外留心起来,雪慧就是这时候走进我生活的。

雪慧在我爸的一位同事家里做钟点工。第一次见面时,她还是一副乡下女孩的打扮,土气十足。可是,当目光触及她那一刻,我竟突然感觉头脑中有灵感闪现。特别是她那对澄净的眸子,仿佛沉淀了民间所有的朴素与安纯。这个奇妙的发现令我惊喜不已,因为那个时候长沙一家文艺期刊正催交一组乡村题材的人物写生,雪慧的出现让我不由地产生一种柳暗花明的心境。

我当即和她商量,并征得雇主的同意,带她到湘江边拍了一个胶卷。末了,我递给她100块钱作为报酬。她无论如何都不肯要,还说长这么大没照几次相,我能免费给她拍照她已感激不尽了。她的纯朴和略显幼稚的天真再次触动了我的心弦。我告诉她我的地址和电话号码,要她有空就到我那去玩。她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因羞涩而涨红的脸蛋让人不由地萌生怜爱之心。

翌日,相片冲洗出来了效果出奇的好,我第一次深刻地体会到,原来眼睛果真是会说话的。选了几张最满意的送到杂志社,美编当即拍板决定给两个版面,还一个劲地赞叹不已。随后我专程驱车去找到雪慧,我想聘她做我的专职人像模特。

待我说明来意,雪慧的神情显得有些错综复杂,有惊喜也有警惕和顾虑。父亲的同事似乎看空了她的心事,说:“小慧,你想去就去吧,钟点工我可另外再请,红闻这小子不错,你尽可放心!”雪慧没有说话,点头表示同意,动作有点木讷。

我在工作室附近租了间民房把她安置下来,并向她许诺了不薄的待遇。作为一个初中都没毕业的乡下女孩,那时候她当然不甚清楚人像模特到底是做什么来着。我告诉她具体情况,她眨了眨大眼睛,一脸疑惑地问道:“只是让我给拍拍照就拿这么多工资,你会不会很不划算?”她的言行时刻都表现出一种涉世不深的天真,我经常让她那些“不可理喻”的问题逗乐。说心里话,我喜欢被她逗乐的感觉。

(二)

我慢慢了解到雪慧的一些情况。在她还未上学之前,父亲便去世了,母亲随后改嫁他乡,她一直与爷爷奶奶过日子,相依为命。她是很喜欢念书的,成绩也挺棒,但由于年迈的爷爷奶奶能力有限,只上到初中二年级她便被迫辍学,跟随一位远房堂姐到长沙打工谋生。我请她做人像模特那时,她尚未满19岁,正值人人艳羡的花样年华。

因为总觉得报酬太高,而自己的付出太少,雪慧主动帮我打理店子,生意好的时候帮忙招呼顾客,还经常在我拍或者洗照片时在一旁帮帮忙。在我面前,她始终表现得像一个楚楚可怜的妹妹,谨小慎微的,什么事都要不厌其烦地征询我的意见。抑或是对我的过分尊重,抑或是她本身就对很多东西无知,但我从未因她的罗嗦而产生过任何反感和不耐烦情绪。相互之间的坦诚,让我们很快就成为了无话不说的朋友。她亲切地唤我作哥哥,生活中,也像关心哥哥一样地关心着我。由于离家比较远,回父母身边的次数并不太多,于是她就任劳任怨地抢着帮我洗衣服。后来又一起做饭吃,所有杂务都由她一个人包揽。从她身上,我感觉到很多都市女孩无法比拟的闪光美德。

我是在父母三番五次提议要给我介绍对象时,才发觉自己对雪慧的感情不再是单纯的。我认真审视了自己。我是个诚实的人,不忍欺骗别人,当然更不能欺骗自己。我的感情很快就得到了证明。那天雪慧没跟我打声招呼就出去了,直到晚上9点还不见回来。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打电话或是亲自前往,找遍了所有她可能去的地方依然不见人影。伴随着一种不祥的预感,我竟然在无技可施之时失态地哭了。以前平淡相处,根本没有发觉自己是多么地在乎她的存在与安危。

那天晚上我彻夜未眠,被满脑子的担忧折腾得心慌意乱。结果是虚惊一场,她跑到株洲看一位生病的亲戚去了,第二天清早就赶了回来。她一出现,我情不自禁就一把把她揽进怀里,满是怜爱地说:“出去了也不告诉我一声,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她依旧像往常一样,天真地眨了眨眼睛答道:“我以为你不会担心的。”但她终究是感动的,隐隐约约地我能感觉到她的泪水烫到我胸膛里时细微的疼痛。

我向她表露了在心中隐藏已久的那份感情,而她只是不住地摇头,嘴里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的,你怎么会喜欢我一个乡下人呢?”那个时候,我恨不得把心剖开给她看,让她一目了然地知道我是真诚的。

心终究不能真的剖开,但我们还是深深相爱了。彼此都是初恋,沉溺在爱的蜜罐里到底有多甜蜜难以用文字形容。在此之前,我从未看见雪慧笑得那么灿烂,或许爱情的确能让一个人的美丽发挥至最高境界吧!好多次她总神秘兮兮地问我,她是不是在做梦。我轻轻地敲敲她的脑袋说:“有没有感觉。”她故作惊讶状,继而重重地点头肯定。虽然我们都是20多岁的人了,谈起恋爱还真像懵懂的少男少女。

考虑到父母暂时不可能接受雪彗,我没有把雪慧推至她们面前,也没有透露半点风声。我想会有水到渠铖的那一天。倒是雪慧经常给我敲敲警钟,问我们的爱情是不是一定有结果。有时我会很果断地以予肯定,但久而久之内心又开始有几份踌躇了。我甚至迷茫地问过自己:我真会娶一个初中都没毕业的乡下女孩为妻吗?我们在一起生活能够幸福吗?这样想过之后,我又为自己的动摇感到自责和愧疚。我是深爱着她的,这是永远都否认不了的事实。

我决定用心去改变雪慧,包括她的穿着打扮和言行举止,让她完全融入到这个城市中来。雪慧似乎也明白我的意思,很努力地改掉了许多城市人看来不雅的习惯。彼此间心照不宣的默契,让我们顺利地继续着爱情。

(三)

然而,相处的时间久了,终究会有一些矛盾暴露出来。有一次,我带雪慧去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宴请。刚开始,雪慧的出现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凭她出类拔萃的长相,这似乎是情理中的事情,为此我感到一种掺挟着虚荣意味的满足。可一到餐桌上,她便丑态百出,有朋友主动和她交谈,她竟然一个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吞吞吐吐的,脸则涨得通红。面对大盘小盘的山珍海味,她不吃则以,一吃就出“洋相”,引得同桌的人掩面窃笑,我当时羞得恨不能找个缝钻进去。

送她回到住所,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第一次对她动了怒。我说我教过你无数回了,要你别在朋友面前把我弄得脸面全无,你怎么就不记在心上!我当时的态度自然可能用恶劣来形容,很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气愤。明白是怎么回事之后,雪慧委屈地哭成了泪人,哽咽着说我根本就不爱她,要不为什么会看她不顺眼?我只是紧紧地搂着她,无言以对。我想我确实过分了点,可对于我来说,气度终究是有限的。

还有就是,我渐渐发现我们之间的共同语言越来越少。由于文化上的巨大落差,很多时候我们都无法把思想和观念统一到一个层次上来,只有在艺术上,我们的合作一如既往地默契。雪慧总能心领神会我的摄影意图和要求,而我也会恰合时宜地按下快门,捕捉到她最传神的表情。在不到两年时间里,她的相片上了全国80多家杂志的封面,成了封面明星中不可小觑的新秀。可是有一天,我意外地透过镜头读到她眸子中写满的哀怨。我这才知道这么久来我自私地往她身上套条条框框是何其残酷。我思忖着变一种途径来缩短彼此间的距离。

1999年9月,我把她送到湖南教文理学院读中文自考。曾与读书梦失之交臂的她听说可以去上大学了,激动得几个晚上没睡好觉,但热情很快又降了温。她怯怯地对我说:“我不知道我行不行?”我不厌其烦地给她打气鼓劲,最后她才将信将疑地决定试试看。

我每个礼拜都会驱车到学校去看她,给她买最好的资料和名目繁多的保健补品。她学习也非常发狠,由于没有高中的基础,大学课程对她而言简直像是天书,她不得不比别人花更多的时间。即便如此,她依然跟不上去,第一学期考了三门,最高也只是42分。成绩出来那天,她流着泪对我说,凭她的智力和基础,读来读去都是在做无用功,还是别浪费钱算了。我立刻表示反对,并安慰地说,拿不拿得到毕业证没关系,只要能多少学到一些知识就行。

慑于我的反对,她没敢再提出退学,但我渐渐发现她对读书已经绝望,变得心不在焉起来。这对于我来说是个极大的打击。其实我嘴巴上说能不能毕业没关系,心里却非常希望她可以混个专科文凭,这样父母会比较容易接受她。令我痛心的是,她残忍地打乱了我的如意算盘,把大部分心思从学习转移到了玩乐上,有时甚至跟着一群男男女女疯了似的连着玩通宵。我找到她,对她好言相劝。而她每次都一样,不等我说完一句话便开始没完没了的哭泣。一见她委屈地流泪,我的心自然而然就软了,想好的话也只好压在心里头。

她误解了我的意思,以为我是担心她与别的男生有不明不白的关系,每回见了面都不忘对我信誓旦旦一番。她对我是忠贞的,对此我从未起过任何疑心。她有着出众的外表,并且上过很多杂志的封面,这在学校里众所周知。不少男生整天围着她转,大献殷勤,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她也从不隐瞒我。她在向同学介绍我的时候总会这么说:“我男朋友,搞摄影的,名气可不小哩!”她脸上的骄傲神情告诉我,她依然死心塌地地爱着我,并为拥有这份爱而感到无比自豪。那个时候,虽然彼此存在不少矛盾,但我们仍有理由为未来努力和坚持。

(四)

时至2001年初,三个学期过去了,雪慧却没通过一门考试,她没了信心,我也绝望了。在她的苦苦哀求下,我终于松口同意她结束这段徒劳无功的求学生涯。她像逃离苦海一般,兴奋无比,脸上重又绽放出久违的快乐笑容。她说:“你也别老为我费脑筋了,我做你的人像模特兼贤内助不是很好吗?”我找不出合适的回答,只好一味地叹气。

那段时间,我的心情确实糟糕透顶,就连摄影作品都变成了单一的灰色格调。事到如今,我想我已没有更多的选择,毕竟不可能永远对父母隐瞒真相,“丑媳妇”终究得见公婆。在母亲再次提出要把单位一位女孩介绍给我时,我向他们坦陈了长达两年之久的“地下恋情”。她们在感到惊讶之余,还有那么一点点欣喜,并催促我赶紧带到家里来看看。为了暂时稳住他们,我继续隐瞒了雪慧的真实底细。

接下来的事情便是如何安排雪慧与我爸妈的见面,最重要的是精心把雪慧包装一新。我估计父母会问些什么问题,苦口婆心地告诉她怎样应付和回答。她似懂非懂地点头,但我知道她心理其实有一百个不情愿,特别是当我要她在父母面前撒谎,说自己是正规的湖大毕业生,在某某广告公司上班时,她马上表示反对。我以为她会想通,就没再做她的思想工作。

第二天,雪慧很早就去了我的住所,穿上了她最满意的那套蓝色连衣裙,看来是精心打扮了一番的。而我左看右看都觉得土气,没品味,于是就拉她到附近的专卖店选购。转了老半天都买不好,我的耐性一下就没了,说话也变得急躁起来。她显然已积着一肚子的委屈,耷拉着脸,木偶似地按我的意图换了一套又一套,可被逼急了的我对穿在她身上的每一套都不甚满意,最后又旁若无人地吼了起来:“干脆别试了,就穿以前那些烂东西!”

店里的售货员都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我的雪慧。雪慧看了看我,泪水旋即如泉涌出。她回更衣室换回原来的裙子,哽咽着说:“对不起,是我没用,我先走了!”我呆立在原地,余怒末消地冲着她的背影说:“看你能走到哪里去!”

漫无目标地在路上游荡了很久,我才渐渐冷静,匆忙赶到她的住所,她正傻乎乎地坐在床上低声啜泣。我极尽能事向她道歉请求她的原谅。我说我刚才是太希望让你在未来的公公婆婆面前表现得出色一些,一时糊涂才那样的。而她只是一个劲地抹眼泪,一个劲地摇头。

没能得到雪慧的彻底原谅,带她去见父母之事只好暂且搁置一旁。出乎意料的是,第三天她竟然主动向我提出去我家。我惊喜万分,由于有上一回的教训,也就没再在穿着打扮上难为她,只草草交待了几句在我看来很有必要的虚假之言。

见到雪慧的第一面,父母的满意之情洋溢于表,极客气地请坐、上茶。孰料大家坐下来还没聊几分钟,突然间一切都变了,在母亲旁敲侧击的询问下,雪慧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的家庭背景和真实身份掀了个底朝天。我看见父亲和母亲的脸都有不约而同地沉了下去。雪慧接着说:“我知道伯父伯母是不会接受我的!”随后哭丧着跑了出去。而他们没表现出任何挽留的意思,那个时候我根本没想到,雪慧是想用这个法子让我彻底地放弃她。

父母果真非常反对我的选择,就在我出门追雪慧时,父亲扯着嗓门问我,稀里糊涂去找个没有文化的乡下人,是不是神经有毛病。其实从一天始我就知道会这样,但也希望时间和宽容可以化解一切。

在我的再三恳求和真诚感化下,雪慧还硬着头皮到我家去过几回。她遵照我事前的吩咐,忍气吞声地忙这忙那,父母却始终对她冷眼相待。好几次我都看见她边帮着做家务边偷偷地揩眼泪。见父母的态度没有丝毫转变,我显得手足无措,一急躁,不知觉又把怨气发到雪慧身上,怨她没按我的安排去让自己转型,去包装自己。最后一次对她动怒是在2001年中秋节那天,父亲的一位同事到家里串门,闲聊中谈到了她,固执的父亲在同事面前拒不承认她是我女朋友,她听罢那话旋即就起身夺门而去。我在街上追到她,气不打一处来,用比较粗鲁的语言损了她一番,大意就是说她太土气,太不懂礼节,让我和家人都在朋友面前丢脸。

一个礼拜后,雪慧突然向我辞行,她由于外表出众广州一家化妆品公司请去做形象代表。我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她说也许永远都不了。一阵长长的沉默之后,她泪流满面地说:“我可以承受你父母的冷落,但无法按你的设计去改变自己,我自己就是这个样子,为会么非要刻意去迎合别人,如果你怀疑我是由于有更好的前途或爱上了别人才决定离开的话,就现在,我可以把一切都给你……”她一直都是个很传统很保守的女孩子,交往了那么久,我甚至没能吻过她,在那个时候,她之所以会说出那番话,或许是真的已经伤透了心。

她告诉我是第二天早晨的车,而她当晚就悄悄走了。守着她的一大堆照片,我失声恸哭。

一直以为刻意去改变她是为了让父母能够成全我们的爱,为了让她更好地融入我的社会圈,没想到带给她的却是沉重无比的枷锁。等失去了我才猛然发觉。我是一个多么自私的男人,而自私之于爱情是永远都不会结甜果的!



文中涉及人物名系化名。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