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原来我们也能吃这么多

奥运会已经过去有几天了,美国游泳运动员菲尔普斯一人得到了八块金牌,让我们也让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感到惊呀。有些新闻报道上说了,为什么他能有如此超人的水平呢,出除了大量的训练和科学的技术水平在里面外,还需要每天进食大量高热量的食物,在报道中列出来了一长串的食品清单,有不少我也没见过也没吃过,不过数量是很多的了。

看到列出来的一长串的食品清单,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这个新闻在论坛上发表出来后,后面跟贴的人很多,有不少人是惊叹菲乐普斯的食量惊人。也有些人认为一名运动员天天训练就应该吃这么多。同时有些不认为是很多,在论坛上说一个普通劳动者也能吃这么多的只不过吃的没他这么好而已。最后的一种认为招来了不少人的笑话,有人不信说是假话。看到这里我的心里一酸,很久没有想到这个了,过去的记忆又回到了我的眼前,现在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不少,全国大多数人的温饱我想已经解决了,并且不少人的生活水平已经很高了,已经从吃什么到吃的好了,没有太多人去想过去那段为了吃而生存的事情了。

记得我原来的单位办公室主任曾经给我说过的他亲身经历的一件事,那也是小的时候,还只有十几岁吧,那应该是五、六十年代的事了,当时的他正在长身体,家里还有社会上都没有的宽余的粮食让他吃饱肚子,长年都是那么无法敞开肚皮吃个饱,不过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吃多少。有一次去一个在部队里的亲戚那里,那个亲戚在部队后勤部门工作,去的时候当时他亲戚不在办公室里,正好到了开饭的时间,那时部队里还是能吃饱的,办公室里的其他人就到食堂给他打来了饭菜,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四个馒头(二两一个的)一碗菜饭(就是蔬菜和米混在一起烧的,当时无法保证有那么的米,也就是有些人说的瓜代饭),当场他就把所有的给吃了,吃完了也没觉得有什么,还不是很饱,因为肚子里没有油水,光吃粗粮就觉不出来什么。一会他的亲戚回来了,是亲戚就要好好招待,就问他吃了么,我那同事当时也胆小害羞,正好也没吃饱,就吱呜了一下,也没让他亲戚听清。当时他的亲戚在后勤部门还是个小头头,就说那好,我也没吃,我带你食堂找点东西吃。就带着一起去了食堂的后堂,食堂里正在准备过节(什么节不清楚了),杀了猪正在烧肉,同事的亲戚就对大师傅说我来亲戚给来点肉,农村的孩子还没吃过红烧肉,那时人们很好客,就满满的来一大盆,那盆比脸盆小不了多少,外加四个大馒头。看到诱人的红烧肉,我的同事立刻忘记了自己已经吃过一次了,放开肚皮一个劲可吃,这回可是吃个饱,当时吃的路都快走不动了,饭都快到嗓子眼了。我那同事说那次是他有生以来吃的最多的一次,虽然以后工作也和别人打赌吃过三十多个鸡蛋也没这么饱过。

也许不少人不太信,当时我也不那么肯定,不过自己想到自己十几岁的情景与此事也不尽相同。那是上技校的时候,当时经过几年不断身体长高,上到技校的时候,那时的我除了身材高点就没什么可看的了,180的个子50多公斤,除了皮和骨头没剩下多少的肉,那时的肚子里没油水,吃什么都不见饱,每天在食堂里早餐是三个馒头(也是二两一个的)再来二两多稀饭,不到中饭时间就饿的不行了,上课的最后一节已经没有心事去听讲,一心只想着赶紧到食堂去打饭,老师到点再拖点堂那就更要人命了,那时大家都是这样的,一到下课铃响,大家一拥而出,那跑的快呀,比百米比赛时可快多了。中午时,我至少要打七两到八两的米饭,菜没什么要求的,不下饭也照样光光,晚饭也是同样。要是半夜再来点什么就更好了,第二天总是被饿醒的。上学有三年的时间,记得住的感觉吃饱的日子也没几天,最多的一次,让我永远无法忘记,那天晚餐,当时打了八两饭,一个菜,装了满满一搪瓷缸(最大号的),一口气吃完后,刚刚准备去洗碗,父亲带着妹妹来到学校来看望我(我当时是住校的),家中今天烧了篙瓜烧肉(那是好菜呀!现在不算什么的),带来让我解解谗,并同时也准备了一大搪瓷缸的米饭,压得板板的,还准备也一张大大的猪油渣饼(做为明天早餐的)好东西呀!正好还没吃好,我是认认真真地吃完这些东西,包括那张饼吃过后,幸福呀!那种让肚子充实的感觉真是美好!让人无法忘怀!算一算,我也算是吃下去近两斤的米饭,两个菜,一个饼(很大的有半斤多吧),比比小费应该不差还有多呢。我这可不是运动后的结果,运动后还不知如何。

想到这里,不尽从心里感到现在的生活提高了,我国人口如此之多的国家能够让十三亿人吃饱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呀。现在我们的肚子里吃饱了,有油水了,而且是越吃越要吃的有营养有品味,更加注重养生与保健。当年的情景不再了,但我们一不定要记住,这些是过去那个年代留给我们的。有不少朋友也许都有过这种经历,现在的孩子们在长身体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不过食物的种类就更象小菲了。

也许我们都能吃的了这么多,我们也是英雄,哈哈哈。

本文内容于 2008-9-9 21:26:48 被游泳的小羊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