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驾宝马撞人后神色镇定 死者已不成人形[图]

反恐特警 收藏 6 1817
导读:宝马女司机撞人后神色镇定 死者被磨得不成人形   从在后新街车底下人被抛出,到宝马车继续驶到东寺街被逼停,女司机究竟知不知道撞了人且行人被她的车拖行了几公里?昨天,记者采访金碧派出所的出警民警与保安时,出警民警表示,女司机事后称并不知道撞了人。   保安巡逻发现死者便报警   金碧派出所最先发现车下死者的是派出所保安小徐。   据小徐讲,前天凌晨1点多,他骑着电摩托在后新街巡逻。 突然,一名骑电动车的妇女找到他,焦急地说:“师傅赶紧!路上睡了个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宝马女司机撞人后神色镇定 死者被磨得不成人形


从在后新街车底下人被抛出,到宝马车继续驶到东寺街被逼停,女司机究竟知不知道撞了人且行人被她的车拖行了几公里?昨天,记者采访金碧派出所的出警民警与保安时,出警民警表示,女司机事后称并不知道撞了人。


保安巡逻发现死者便报警


金碧派出所最先发现车下死者的是派出所保安小徐。


据小徐讲,前天凌晨1点多,他骑着电摩托在后新街巡逻。




突然,一名骑电动车的妇女找到他,焦急地说:“师傅赶紧!路上睡了个人!”小徐赶到街心看到,一名男子睡在马路中央,已经停止了呼吸。简单了解了情况后,小徐跑回派出所,将宝马车撞死路人的情况反映给值班民警夏警官。随后,他再次赶回后新街,与其他保安封锁整条街,维持现场秩序。


值班民警夏警官接警后,迅速把情况向110指挥中心进行了汇报,同时,让值班民警唐警官赶到现场处警。“过了一会儿,巡逻保安又打电话到派出所,表示几辆出租车已经把宝马车堵住了。”夏警官说,110指挥中心通知交警部门后,交警也抵达了现场。


女司机停车后称不知撞了人


“昨天凌晨1点10分左右,派出所接到报警后,我马上驾驶警车赶到后新街。在后新街我遇到了的哥桂师傅,桂师傅告诉我人已经往东寺街方向跑了!”据前天的出警民警唐警官介绍,待他赶到东寺街时,宝马车已经被逼停,女司机还坐在宝马车内。


唐警官说,接着,他让女司机拿出驾驶证,并请她下车。为了防止周围的人冲动打女司机,他让司机坐到警车上。通过驾驶证,他看到女子姓蒲,47岁,昆明人。“我当时问她,认不认得撞了人,一直拖到后新街?她说她认不得,只感觉在北站隧道口时颠了一下,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把车开过来了。我又问她当时为什么不下车查看一下,她说她不知道撞了人。”唐警官表示,他把这些信息转告给女司机时,中年女子神色并不慌张,其身上也未散发酒味。由于是交通肇事,交警赶到现场后,唐警官将女子直接移交给了交警部门处理。


金碧派出所保安队王队长回忆,前天凌晨,肇事宝马车被两辆出租车与一辆夏利车拦截下来后,赶到现场的他们最初还以为司机们是想打架。经过了解,才知道宝马车在北站隧道处撞了人,从北站拖到后新街。“女司机被堵停后,一直没下车。她戴着眼镜,有点胖。几个司机冲到她前面说‘你已经撞着人拖着人啦’!她坐在车上说‘我不知道’,一点也不慌。”(记者刘晶晶)


肇事者住址已变更


东风东路某号,是肇事宝马车车主蒲某登记的住址。记者昨天来到此处,发现这只是一个大门牌号,里面是一幢有3个单元、6层楼、每层3户人家的宿舍楼。


“姓蒲?没听说过这人啊!”门卫大爷一脸疑惑地告诉记者,此处是电信公司的宿舍楼,改用新门牌号才2年不到。记者又拿出本报,找出肇事女子的图片请其帮忙辨认,但门卫大爷仍表示从未见过此人,且因为院子狭窄,开不进汽车,他更没见过肇事的宝马轿车。


“你们可以去建工大厦一带找找,在改换新门牌之前,那边好像就是东风东路某号。”在门卫大爷指点之处,记者依然一无所获。(记者马峻)


殡仪馆查到疑似死者 死因一栏写着病故


昨天下午4时40分许,记者来到昆明市殡仪馆油管桥服务站,总算查到一名疑似死者的信息。


据服务站驾驶员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介绍,事发当晚值班的是一名姓殷的师傅,但昨天他在外出车无法返回。工作人员称他们也没有殷师傅的联系方式,只向记者提供了当晚的出车记录本,记录本上潦草的字迹显示:7日凌晨3时30分,一名叫杜传(佳)富的56岁男性死者,被交警三大队民警联系接送到服务站。死者死因填写的是“病故”,但接送地点是弥勒东街,后有括弧标注:就是后新街,而后新街也正属交警三大队辖区。记者拨打记录本上留下的联系电话,对方表示是交警三大队接处警办公室。


“一般由交警部门送过来的死者,死亡原因应该不是病故,很可能就是你们所说的这起交通事故的死者。”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既然接收死者的时间、地点等大量信息都与记者所说相符,那这名叫杜传(佳)富的56岁男性死者身上应该带有身份证,且极有可能就是事故中的遇难者。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死者是一名来自外省的打工者,其籍贯是河南或湖南两省之一。因为该起事故的情节非常蹊跷,大量信息还得经过进一步查证才能透露。


的哥追忆:“死者被磨得不成人形”


昨天下午,记者再度致电当时参与围堵肇事宝马车的的哥刘师傅时,开夜班车的他还在家中补充睡眠。


“我是在得胜桥发现情况后开始追车的。之后大家一路上都在打电话报警。”刘师傅说,他并不认识之前从邮电大楼门口就开始追击肇事车的桂师傅,但两位同行随后就此事有过一些交流,都觉得现场太过惨烈,至今仍心有余悸。刘师傅说,交警部门已找他取过证,他把能回忆起的东西和盘托出,希望能帮助交警尽快查明真相。


“死者被拖到后新街时被甩出,其中一只黑皮鞋也落在街道上。我看到他穿的是深色西装和深色裤子,甚至连内裤都被磨得稀烂。所以我能确定,死者是一名男子,看上去30来岁。”也许是在昏暗的夜色下难以看得更清晰,几名目击者的表述在细节上存在少许出入,但能统一的是:死者的头部和脸部都已被磨得不成人形,无法看清面目,根据体形初步判断是一名30岁左右的男子。“头和手的皮肉都不见了,看得到白生生的骨头,太恐怖了!我看见连上前勘查现场的警察都有些发抖。”另一名目击者杨师傅这样说。


昨天,记者从交警部门获得确切消息:该起事故造成1人死亡,不存在另一名伤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