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解剖台上的爱情[第一原创]

卡布奇诺2 收藏 23 254
导读: 她不希望她所爱的人想窥伺怪物一样窥伺她的爱情,不希望这张解剖台把她跟外界隔开的同时也把爱的信念隔开。 她是这个城市当中为数不多的几个女法医之一。她年轻貌美,性格开朗,可因为职业的关系却迟迟没有遇到合适的人。工作中,她和同事相处十分愉快,她是他们的好搭档,好战友,他们之间有着兄弟般的感情,可是,唯一不能碰触的,就是爱情。他们无法想像这样的女子会给他们的生活带来怎样的激情,一张解剖台,成了他们无法跨越的一道屏障。 她的父母为此心急,四处托人,唯恐他们唯一的掌上明珠嫁不出去。开

她不希望她所爱的人想窥伺怪物一样窥伺她的爱情,不希望这张解剖台把她跟外界隔开的同时也把爱的信念隔开。

她是这个城市当中为数不多的几个女法医之一。她年轻貌美,性格开朗,可因为职业的关系却迟迟没有遇到合适的人。工作中,她和同事相处十分愉快,她是他们的好搭档,好战友,他们之间有着兄弟般的感情,可是,唯一不能碰触的,就是爱情。他们无法想像这样的女子会给他们的生活带来怎样的激情,一张解剖台,成了他们无法跨越的一道屏障。

她的父母为此心急,四处托人,唯恐他们唯一的掌上明珠嫁不出去。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好,见面相谈甚欢,临走时互留了电话号码。突然有一天,对方突然失去了踪影,打电话永远关机,不见人影,后来才得知,原来父母一开始就隐瞒了自己的职业,甚至为她联系好了新的单位,一所医学院校的老师,这一切,她都蒙在鼓里。

她不相信,职业成为她爱情路上的绊脚石。

她始终坚信,她会收获属于自己的真正的爱情。

为此,她跟父母翻了脸,独自搬进了单位的单身宿舍。看到父母日益憔悴的身体,她不忍,却更多的是难过,他们怎能理解,她内心的苦楚和无奈。

她的第一次爱情,只维持了短短的三个月就已经夭折。他是一所大学的历史老师。之前的两个月,这个城市很安宁,没有大的凶杀案发生。她有更多的时间跟他约会,逛街,看电影,压马路,做了所有情侣都会做的事情,那段时间她很快乐,她以为可以一直这么幸福快乐的继续下去。

直到有一天,他与她正在餐厅吃饭,那天是她的二十五岁生日,刚吹完蜡烛,准备切蛋糕,她的电话响起。她掏出电话,对他抱歉的笑一笑。这个城市的小河边发生一起凶杀案,要她赶快赶过去。

挂上电话,她拿起外衣,一边给助手打电话,一边对他报以歉意的一笑。他说:“我送你过去吧?”

她犹豫了一下,点头:“那走吧。”

这是一起碎尸案。凶手的作案手法很残忍,被害女子赤身裸体,被弃尸于混浊的河水边,周围满是枯枝乱叶,将尸体掩埋,散发出阵阵恶臭。她麻利的套上工作服,戴上手套,在助手的协助下,很快的进入了工作状态。而身后的他,早已经忍不住胃里的一阵翻滚,吐的一塌糊涂,扶着旁边的一棵柳树,摇摇晃晃的站着。

等她忙完手头的工作,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了。处理完现场,她脱掉工作服,寻找他的身影。看到他坐在不远处的长椅上,她走过去。他脸色苍白,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细小的汗珠。她伸出手,想要帮他擦掉额头的汗珠,不料他的头一偏,她的手,就那么硬生生的停在空中,那么突兀,那么显眼,他的眼睛里满是恐惧,她的眼神有略微的受伤。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到了她的宿舍门口,分手时,他不敢抬头看她,半响,才从嘴里面挤出了那句话:“我们,还是算了吧。”

她愣住了,快速的转身,没有让他看她汹涌而出的泪,强忍着心中的悲痛,声音里透着一丝哽咽,说:“那,再见。”随即拉开门,“砰”的一声就关上了,背对着门,她泪如泉涌,这是她有生以来最难过的一次生日。

她的第二个男友,是在一个朋友的婚礼上认识的。她是伴娘,而他,是伴郎。那天之后,他开始对她展开了疯狂的追求,而她,因为第一份爱情带给她的伤害,迟迟不敢予以回应。

在之后的日子里,他们慢慢的熟悉起来,她才知道他是这个城市当中名人,白手起家,自己经营着一家广告公司,他的才思敏捷,精明的商业头脑,让他在这个行业做的有声有色,独霸鳌头。她没有对他隐瞒什么,坦白的告诉他她的工作,以及她夭折的爱情。

那天,他们聊了很久,颇有些相见恨晚的味道。

自此之后,她开始用心经营她的第二份爱情。不忙的时候,她就去他的公寓,帮他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俨然是一个贤妻良母。她和他逛遍了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那里到处留下了她银铃般的笑声和快乐的身影,她的幸福就这么持续着。

一天,他告诉她,要带她去见他的母亲。她知道,他自幼便失去了父亲,母亲一个人含辛茹苦的把他抚养长大,他是母亲唯一的希望。这让她心生不安。

在去他家的路上,她一路上都很紧张,手心里微微的渗出细小的汗珠。他看得出她的紧张,握着她的手,“放心吧,我母亲不会过分刁难你的。”她这才略微安下心来。他甚至打趣道:“平时看到尸体也没见你那么紧张过,怎么见我母亲让你那么不安?”她红了脸,嗔怪的看了他一眼。

他母亲给她的第一感觉很威严,她客气的给她让座,客气的给她倒茶,问她的工作,家庭,不像是见未来的儿媳妇,倒像是审讯犯人。她总觉得,他母亲看她的眼神里,透着一丝轻蔑。他母亲把儿子叫进了书房,把她一个人晾在了客厅,厚厚的墙壁还是掩盖不住他母亲提高了八度的争吵声,她知道,那些话是说给她听的。她母亲不喜欢她的工作,她觉得她看上的是她儿子的金钱,名利,还有地位,她甚至嫌弃她卑微的出身,只因为她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工人,这一切,都成为这个女人拒绝她的理由。

在他们还没有出来之前,她离开了。

这一次,是她提出了分手。她爱他,但不想让他为难,更不愿意让自己的父母委曲求全,陷入两难的境地。

跟他分手后,她一直单身,倒也心无旁骛,一心一意的干她的工作。先后获得了市里省里的嘉奖,还获得了省里“十大杰出青年”的光荣称号,她成了这个城市的新闻人物,求爱的信片像雪花般的飞进了她的信箱,可是她无动于衷。她知道,他们看中的不过是她靓丽的外表和头顶上的光环。站在高高的领奖台上,台下人潮涌动,她的心却一片荒芜。她不知道,属于自己的那朵爱情之花,今生还会不会绽放?

单位里分来一个小警员,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起初她并没有在意,这个单位人很多,流动性也很大,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和她熟悉的倒也不是很多,真正和他熟悉还是在一次出警以后。

那是一桩十分残忍的凶杀案。等她赶到出事地点,那栋别墅已经被警戒起来,像往常一样,她出示了自己的工作证件,穿上白大褂,迅速的进入案发现场。经她初步鉴定,两名死者,他杀,身上被凶手各捅了数十刀,有一名死者双目圆睁,像是要控诉什么,死不瞑目,死亡时间已经超过数十小时。整个别墅里到处都是搏斗过的痕迹,血迹斑斑,血一直从楼上的卧室顺着楼梯渗到了一楼的客厅,整个空气中都弥漫着一种腥甜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她先是看到那名小警员,扶着卫生间的马桶抑制不住的呕吐,像是把胆汁都要吐出来一样,脸色煞白煞白,没有一点血色。她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头,这种场面她已经习以为常,看不了尸体干嘛还干刑警,她以为,他很快就会调离工作岗位。

第二天,她正在解剖台上仔细检查那两具尸体,昨天还有一些疑点没有搞清楚。他敲门进来。看到是他,她愣了一下。

“有事吗?”她问他。

“师姐,”他叫她,“请问我能不能站在你旁边看你处理尸体?”他有点不知所措的搓了搓手。

“你知道的,昨天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队长说只有习惯了这些东西之后才能干好这份工作,所以让我来跟你学习,战胜自己。”

她这时才第一次认真的打量他,有一点心生好感。

之后的日子里,只要是不忙的时候,他都会跑来她这里,谦卑的像个犯了错误的学生。在她的悉心指导下,她教他如何克服恐惧心理,教他如何应对现场,甚至给他买了话梅,让他在难受的时候含一颗。

他问她:“师姐,你为什么会选择这个行业?面对那些尸体,你不害怕吗?”

“当初选择这个专业,只是出于好奇,也并不是多么的了解。真正了解还是在第一次接触案子之后,那次,我跟你一样,吐得一塌糊涂,几天里眼睛晃动的都是血淋淋的案发现场,那时候,差一点就要放弃。可是,我这个人从小到大什么事情都没有认输过,别人能干的,相信我自己也能干好。再后来,想方设法克服恐惧心理,慢慢的,喜欢上了这份工作。其实真正面对那些尸体的时候,你根本没有时间去害怕,去想多余的东西,只想从蛛丝马迹中寻找到任何一个线索,还死者一个清白。”

说这话的时候,她很忘我,似乎又回到了刚踏上工作岗位的那些日子。眼睛里面亮亮的,像夜空中璀璨的星星。

他盯着她,看的出了神。

“师姐,你真漂亮。”

蓦然间,她红了脸,像微风中一朵羞涩的百合。很久,没有人由衷的这样赞美她了。

慢慢的,他已经适应了一切。再出警时,已经全然没有了先前的模样,镇定自若。而她的心里,却仿佛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心里空空的。

她以为他不会再来,两个人又恢复到先前各自的轨道,沿着各自的生活轨迹向前延伸着。

那天,像往常一样,洗了手,关了灯,准备下班。

刚拉开门,一束火红的玫瑰挡住了她的视线,玫瑰后面,是他腼腆的笑。

“师姐,生日快乐!”

“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她问他。

“我……嘿嘿……”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师姐,我有礼物要送给你,可是在送礼物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行吗?”他认真的看着她。

“你愿意嫁给我吗,晓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

她愣住了。

她脸上流淌着泪,心里面却开出了幸福的花。

本文内容于 2008-9-9 20:23:13 被卡布奇诺2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