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南澳狩猎袋鼠《穿越荒漠》

吾心系中华 收藏 18 533
导读:澳大利亚幅员广阔,土地面积在世界排名第六。是世界上最平坦的大陆,境内基本没有高山,只有几条海拔几百米的小山脉。理论上说一马平川,广阔的土地,适合机械化大面积耕作。应该可以养活几亿人口。 可是澳大利亚二零零三年全国人口普查结果不到二千万。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这片土地不适合人类居住。 当年英国航海家库克船长发现澳大利亚,曾经组织了几十支探险队,悬以重赏,分不同方向深入内地探险。寻找黄金,寻找梦想中的伊甸园。最后的结论是,这里没有高山大川,没有大河,水源奇缺,这里只能流放犯人,这是世界上最干燥的大陆,四分之

澳大利亚幅员广阔,土地面积在世界排名第六。是世界上最平坦的大陆,境内基本没有高山,只有几条海拔几百米的小山脉。理论上说一马平川,广阔的土地,适合机械化大面积耕作。应该可以养活几亿人口。

可是澳大利亚二零零三年全国人口普查结果不到二千万。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这片土地不适合人类居住。

当年英国航海家库克船长发现澳大利亚,曾经组织了几十支探险队,悬以重赏,分不同方向深入内地探险。寻找黄金,寻找梦想中的伊甸园。最后的结论是,这里没有高山大川,没有大河,水源奇缺,这里只能流放犯人,这是世界上最干燥的大陆,四分之三的土地,为气候干燥的沙漠,戈壁。

在这恶劣生存环境的地方,生活着世界上最为独特的哺乳动物---袋鼠---,澳大利亚袋鼠有五十多种,袋鼠繁殖力非常强,据说有五千多万只,是人口的三倍。过多的袋鼠使得农作物备受损失,它们和家畜争夺食物和水。直接威胁到生态平衡。所以澳大利亚政府每年都会有计划地捕杀数百万只袋鼠。

南澳面积九十多万平方公里,相当中国的十分之一,人口却只有一百五十万,除了沿海的首府城市阿得雷德,和几个乡镇有那么一点人居住。其他地方就是无人的荒漠。

我们的马克学员三十多岁,是土生土长的澳洲人。半黑半白有着四分之一土著血统。我们戏称他为,“巧克力”马克敦实而憨厚,对我们的恶作剧,憨憨一笑说“没关系,早就有人这么叫我了”他是个自由职业者,到处帮人打短工,会很多手艺,有时帮牧场主看牛放羊,有时帮葡萄园主采摘葡萄。总之,哪里有钱挣,就到哪里去。整年在南澳游荡,自称是“南澳幽灵”。

每年狩猎袋鼠的季节,也是马克最忙的时候。今年拉上了我们三个人做帮手,看样子准备大干一场啦。

因为狩猎袋鼠要办理当年的狩猎执照,马克又坚持要带上他自制的露营装备,所以我们必须要先赶回马克的家- 南澳的库波帕迪镇。从新南威尔士出发到库波帕迪镇有二千多公里路程,其中一千多公里要穿越无人荒漠。说实话,打开地图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什么是沙漠,什么是荒野。只有在电影中见过,但是在电影里还看到过倒在沙漠中的白骨,我还真有几分忐忑不安。看到马克他们从容不迫,按部就班地准备着,我便溜溜达达地靠近马克,

“车子有什么问题吗?这破烂车,千万别在半路上罢工啊。”

“不用担心,我是有牌照的汽车修理工,这辆车不错,经过我的保养,跑几万公里没问题。”马克专心一致,头都没抬。

“这条路有人走过吗?你走过吗?要不我们再找几个人,二,三辆车一同上路。”

“怎么啦,你有点害怕,现在退出还来得及。”马克放下手中工具,抬起头看着我。

“害怕到不至于,只是没见过荒漠是怎么样的,打听一下。”

马克笑了,“放心吧,这条路是最近的,一百多年前就有人走过了。和“南澳幽灵”在一起没问题的。”

我心里有底了,这是几只老鸟,跟上他们没错。

我们四人轮换开车,轮流睡觉,经过一夜的开进。来到路边的加油站兼检查站,作最后的修整,补充和检查。这里是南澳边界,为了保持原生态平衡,防止病虫害入侵,可能会对农业,畜牧业造成巨大损失。所有的新鲜食品都不能带进南澳,包括蔬菜瓜果统统要留下。

可是我们车上什么吃的都没有,一切等过了检查站再补充。这就是和老鸟们在一起有经验的好处。

过了检查站就是加油站,车加满油,还要租二个五十立升的油桶,加满一百立升油带走。每人要准备二天的食品,特别是水果,和水,马克说“在荒漠里最缺少维生素和水,尽量多带点。”我有点不明白,“不就是还有一千多公里的路,就到你家了。顺利的话十多个小时,准备这么多有用吗?”

“上帝保佑顺利,接下来的路程是没有路的,要靠自己找路,万一迷路了,没有维生素和水,半天都坚持不了。这片荒漠的蒸发量乃世界之最,你去那边搬几个废弃的轮胎放到车上,关键时候有用。”

我们没有带瓶装水,买了六个装水的特制胶皮袋,每个可以装二十五立升水。口袋上有开关,用起来非常方便,就像盒装葡萄酒的袋子,只是大一点,厚一点。

一切准备就绪,工具卡车装的满满的。我们吃饱喝足,天还没亮,开着车就冲进了荒漠。

从地平线上升起的第一缕橘黄色曙光时,就可以感受到荒漠的威力。南澳荒漠含有大量的矿物质,主要是铁质。土地呈红色,太阳升起,极目四望一片红殷殷,金灿灿,无边无际,茫茫荒漠布满砾石,条条干沟横卧在上面。除了耐旱植物稀少地生长着,没有动物,没有飞鸟,真是“穷荒绝漠鸟不飞”。

温度在快速地上升,已经四十度了,马克说“这个季节在内陆荒漠的温度可以达到六十度。”

五个小时后,为了让二十年老车的温度降下来。我们孤零零的停在这无边的荒漠之中。四处静悄悄的,静得让人窒息。没有任何声音,甚至风都没有。我们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南澳荒漠毫无生气地看着我们。空气仿佛是一台压榨机,要榨干一切含有水份的物体,水份从我身体的每一寸皮肤中在飞走。虽然不停的喝水,嘴唇还是因为强光照射和空气过度干燥而干裂出血。在这荒漠上,几分钟的缺水就会感到头脑发涨,焦躁不安,眼前灰蒙蒙的。

我催促着马克,“赶快离开这鬼地方,再呆一会我们都要成人干了。”

马克安慰着我,“不用着急,再等一会,要保证车子良好状况。不然我们真会成人干。这片荒漠连着西澳和北领地,面积比欧洲还要大。南澳这边称为,“死亡之地”。我要再次确认一下方向,不然迷了路,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先吃个牛油果,再喝水,维生素能帮助身体保持水份。光喝水没用。”

就着牛油果喝水感觉好多了,果然没有那么渴了。我百般无聊地四处张望,突然发现远处天边冉冉升起一绺烟,细细的烟,因为没有风,笔直的缓慢地升起。我大叫起来,“快看,那是什么,有烟,有人,总算到了有人住的地方了。”

马克仔细辨认着,皱着眉头说。“那是有人遇到麻烦了,在烧轮胎,发烟呼救呢。”

原来带着废弃的轮胎是求救用的,我恍然大悟。

“我们去不去?”

“当然去,在荒漠中见死不救,上帝也不会原谅。只是路不太好走,要横向穿行,要爬几道坡,穿越几条沟,估计要二小时后才能够到达。这样我们今天到不了库波帕迪,要在荒漠中过夜了。”

经过商量,大家做出了二个决定。一是,马上出发,救人要紧。爬坡时,减轻车子负担,下车推行。二是,从现在起节省喝水。虽然我们装备充足,前方情况不明,要留有余地。

紧赶慢赶二个半小时后我们赶到,是一对青年男女。男的正在把最后一个轮胎放到火上。女的已经迷糊了,看见我们还以为是上帝来了。

通过交谈才知道,他/她们是英国人,一对恋人,阿德来德大学的学生,乘学校假期想去中部看“乌奴奴”- 澳大利亚中部著名的大岩石。进入荒漠不久就迷路了,在荒漠中转了二天。已经断水了。因为温度过高,车子水循环系统的水管爆裂,水箱的水漏光后彻底趴着了,如果没有人来,只有等死。我们到的时候女学生把遗书都写好了。

马克像变戏法似的,从他那百宝工具箱中找出根胶皮管。稍加修整就安装好了,加满水,“轰”的一声车子活了。

马克计算出从这里到库波帕迪镇大约还有七百多公里,从库波帕迪镇到“乌奴奴”大约四百公里。建议他/她们可以跟着我们去库波帕迪镇,然后再去“乌奴奴”。

只是太阳已经落下,夜幕开始降临。“夜间开车不安全,荒漠之中是无路可寻。能见度差,无法很好地避开大大小小的砾石。我们不冒险,明天一早走。”忙了一天肚子都有点饿。

埋锅造饭吧,说是埋锅造饭,还真是埋锅制造。用面粉(有自发功能的那种,到处商店都有买,很普通。)加糖,加奶酪,加水拌和,揉成面团。放在一个生铁铸造厚重铁锅里,盖上盖子。地上挖个浅坑,放上锅子,从篝火中铲出燃的火红火红的火炭,把锅子埋住。等半个小时后,扒出锅子,一个香气扑鼻的自制面包就出锅了。原汁原味,简单而又富有营养。就着啤酒,牛油果,色拉,吃的不亦乐乎。荒漠的夜晚星空灿烂,南十字星指引着我们,保佑着我们。(北半球崇尚北斗星指引方向,南半球崇尚南十字星指引方向)。

第二天早上,天边刚露出鱼肚白。我们就出发了,一路顺利,在中午时分我们到达了马克的家,库波帕迪镇,一个只有三千多人的小镇。修整三天,组织了二十多人的车队,我们出发,去狩猎袋鼠啦。


吾心系中华 2008。9。6。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