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军第163师探垄侦察遭敌伏击的教训

:陆军第163师侦察连和488团侦察排,于2月23日11时奉命沿巴罗、那和侦察探垄地区之敌有无逃跑迹象。由于行动前对执行这一任务意图领会错误。组织不严密,以致在行动中遭敌伏击达23个小时。侦察分队伤32人,亡12人;接应分队伤14人,亡4人。



一、敌我态势和上级意图


同登守敌被我攻歼后,越军慌忙收缩兵力,调整部署。其3师2团和武装公安12团沿谅山至巴罗公路占领要点,组织防御,企图控制交通要点,并依托417高地、扣马山、536高地等要点,阻止我军向谅山发展进攻。郭注、探垄、巴罗、417高地为敌防御前沿支撑点,均配备有直瞄火炮、高射机枪和轻重机枪。


陆军第163师攻歼同登守敌后,为抗击纵深之敌更大规模的反击,并做好进攻谅山的准备,奉命于19日2时30分收缩至玻堡、423高地、扣考山东南约1000米无名高地以北地区组织防御,调整部署。令步兵第488团在423高地、魁刀西侧无名高地、扣考山东南无名高地坚守阵地,保障师主力防御的翼侧安全。


师侦察连随488团完成穿插任务后,为进一步查清敌人行动企图,及时为师进攻谅山提供情报,奉命配属给488团,并与该团侦察排一起,在昆漂以东无名高地进行侦察活动。


师侦察连和488团侦察排在随3营执行穿插战斗任务后,又连续执行夜间潜入敌阵地,了解敌炮兵部署的任务,于23日4时才返回我前沿阵地,前阶段的战斗减员尚未得到补充。



二、受领任务


21日上午,我489团7连歼灭“法国炮台”守敌后,探垄、巴罗地区守敌较为平静。至23日2时30分我487团2营攻歼探某残敌时,该地径之敌仍无动静。为查清敌行动企图,23日9时30分分左右,师令488团侦察分队(侦察连和团侦察排)沿巴罗、那和查明探垄之敌有无逃跑的迹象,如敌要跑便断其退路。接令后,该团首长在给侦察分队的命令中,将师电令改为:“敌要逃跑,令你们速沿朱卷插到巴罗、那和断敌退路,团3连掩护你们”。并决定由该团一名副团长带领侦察分队执行这一任务。同时,团的上述处置意见,还通过电话转告当时在3营的一名副师长。


副师长接到该团指挥所的电话后,10时许,把在前沿研究夜袭郭注炮兵阵地的侦察科杨副科长、侦察连连长、特务连长召集到488团3营指挥所传达任务,要求他们以勇猛的行动插到巴罗、那和一线,断敌退路,相机捕捉俘虏。



三、战斗经过


11时许,负责指挥这次行动的副团长赶至前沿,未待掩护分队到达,即组织侦察分队按侦察连3排、1排、2排和488团侦察排的序列,成一路纵队从昆漂东南无名高地出发,沿朱卷东侧冲沟快速向探垄、巴罗穿插。当进至611高地西侧洼地时,副团长发现配属的电台未赶到,即令侦察分队就地休息。此时,副团长和侦察科副科长一起研究了此次行动部署。决定由他们两人和侦察连长组成指挥组,随3排跟进到预定位置后,和1排一起占领巴罗山;3排占领417高地东侧长形高地;2排和488团侦察排担任机动任务。部署完毕,电台仍未到达,便使用原配给侦察连的两瓦电台与团指保持联系,随后指挥分队继续前进。11时30分左右,当侦察分队进至探垄附近洼地,到达巴罗西侧公路时,遭巴罗、波孟、417高地和探垄之敌四面火力袭击,前进受阻。当时指挥组一面向团指挥所报告,一面指挥3排迅速夺占417高地东侧长形高地。


11时40分,团根据师“侦察分队前出侦察巳达到预期目的”的指示,即今侦察分队立即撤回,但由于受敌火力压制,难以撤回。此时,指挥组便命令各排展开,组织火力还击,同时要求炮火掩护他们后撤。团为掩护侦察分队撤回,一面组织团属火炮配合师炮群压制417高地、波孟、巴罗等高地之敌,一面组织3连利用1连攻占611高地的效果,迅速插到611高地西南无名高地,积极掩护侦察分队后撤。


12时许,在我炮火掩护下,当侦察分队要按原路返回时,又遭到探垄、巴罗火力侧射,难以行动。此时指挥组便令2排夺占探垄北侧高地。该排正向高地冲击时,又遇敌火力袭击,杨副科长和一名通信员中弹牺牲。团当即组织火力对巴罗、探垄之敌火力实施压制,掩护侦察连2排继续攻击。在团侦察排的配合下,侦察连2排于14时攻占探垄北侧高地南侧突出部,歼敌一个班,随即指挥组转移至该高地突出部。15时许,坂分之敌约一个排的兵力向探垄北侧高地实施反击,遭我火力杀伤后,即返回原阵地。17时30分,探垄北侧高地又遭敌炮击,副团长负伤,两瓦电台被炸坏。


17时许,团令8连沿朱卷以西进至探垄北侧高地,掩护接应侦察分队后撤。该连与侦察分队会合。团侦察排护送副团长回撤。8连副连长带一个排在探垄附近继续接应侦察分队和运送伤员。由于敌火力不断封锁,加上侦察分队及伤员分布较散,8连副连长等在接应第四批侦察分队和伤员后撤中,遭敌炮击,副连长及3名战士牺牲。于19时左右,侦察连在8连协同下,把接到山脚的伤员分8批组织后撤,24时回到我方前沿阵地。但另有13名同志(其中7名伤员)因失散未接到,直至2月26日才全都返回。



四、主要教训


(一)不认真理解任务,随意更改上级意图,是导致这次侦察分队受损的首要原因。488团接师命令后,不认真领会研究上级的意图和任务,把师决定派侦察分队去侦察敌情改为去断敌退路,阻敌逃跑,因而造成不应有的损失。


(二)毫无准备,仓促行动。接到命令后,各级指挥员只担心敌人逃跑,因而强调分队行动要快,但如何快,如何完成行动则没有认真研究。侦察分队连续执行夜间摸敌炮兵阵地的任务,当日4时才回来,没吃饭,没睡觉,部队较疲劳。但该团出发前未对部队进行动员,同时也没组织干部察看地形、分析敌情,研究行动中可能遇到的情况及处置方法,而是盲目行动,在掩护分队和两瓦电台尚未到位的情况下,即仓促组织侦察分队向前开进。


(三)战术水平低,指挥失误。接敌运动中不讲队形,不利用地形。在敌火力严密控制的区域里组织部队行动时,理应控制要点,组织火器,交替掩护、荫蔽运动。而侦察分队则成一路纵队沿山谷下插,致遭敌四面火力夹击,进退不得,全部暴露在敌火力下,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造成了严重的伤亡。


(四)组织纪律差,一打就散。部队在遭敌火力伏击后,不是有组织按建制实施疏散隐蔽,而是各行其是。后撤时也不互相掩护,由于后撤组织得不好,致使有的伤员因得不到及时抢救而牺牲。有的同志负伤后,没吃没喝,4天后才摸回阵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