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练日记

我们班执行一次穿插任务,整个只有50多公里吧。但那次路却很难走,要想到达目的地我们得要翻过好几座山,主峰有600多米,其他就300多米吧!不是很高,但却很陡,。沿海都是低矮灌木丛和松林,地势偏僻,蛇虫很多,又无路可寻。

我们班担任了这次穿插任务,路都是我们用匕首砍出来的,每个人的手上和脸上都被荆棘划出了道道血痕。新兵林涛在砍树枝的时候,被毒蛇咬伤,由于是夜晚,规定不能使用照明设备,也不能使用通讯设备。为了不影响分队行动,班长自己决定帮他吸毒,大家都争着要上,最后都给班长批评了,不知道是什么蛇,也不知道毒性烈不烈。看不出太多的症状,只是肿得老高,意识还清醒,草都能入药,也看不到就随便抓了些草在嘴里嚼了,给他敷上,再用急救包给他的手扎的紧紧的,这样应该会好点。班长决定由我背涛上山,其他人和班长开路。深夜1点30分,班长命令原地休息,连途劳累,所有队员衣服都能拧出水来,不过大家的精神状态还蛮好。涛的伤口越肿越高,还在流水,基本走不了路的,1点45分班长命令继续行进,砍了根粗点的葛藤把涛绑在我背上,班长背了三个背囊,前面挂一个,背上背两个,一边砍树枝一边艰难的往上爬,后面一个战友使劲推我的屁股,每走一步都很艰辛。手指被石头和荆棘划的鲜血直流,涛说有点迷糊的感觉,我们每个人都在心里着急,希望他能坚持住,毕竟他还是个新兵啊!要走完剩下的路起码还要四个多小时,黑灯瞎火的,又找不到草药,山又这么陡,每走一步都难受到极点!两支步枪,两支手枪,还有四枚手流弹,水壶,又要担心涛的伤势。到达山顶的时候已经快三点了,月亮和星星都没了,天空布满了乌云,看来要下雨,南方热带雨淋气候真见鬼!下山没到一半,雨就淅淅唰唰的下了起来。山太陡,班长把枪挂到颈上,空出双手来抓住两边的杂草漫漫的往下滑,我们也跟着班长做,我背着涛反过来趴在山坡上跟着往下滑,可是两个人太重,草断了,整个就往山下飞快的落下去,当是我也不是很慌,眼睛不断的授索可以抓住的目标,战友们也不顾生死往下跳,我只感觉身体不断的被撞击,好痛!在半山的时候被几棵小松树档住,算拣了两条命!战友们用腰带接起来把我们拉了上去。这烂天!

雨太大了,下山的路越来越陡,越来越难走!每下滑一段就是跟死神檫肩而过,刚才的意外把我的脸和手划得皮开肉定,鲜血直流,雨水淋在伤口上生生的疼!涛看着我的伤口哭了起来,我最不喜欢看大男人哭了,拍拍他的肩膀“哭什么!还死不了!这点算啥,以前班长受伤比我重多了,还不是没事。”班长和我换了背涛,我背了他们的枪,在前面开路,背囊给了另外两个战友。由于伤口太大没发包扎沿路下来我的伤口都在流血。下了山,草丛更深,站在里面都看不到人,方向也不好找,只能大概往海的方向走。里面都是水,一深一浅的,不小心就会倒下去。手里拿了根棍子试着一步一步往前走,水越来越深,到后来只能游泳了,班长和我负责涛,另外两个战友背着两个背囊,中途我都喝了几口水,因为负重太多,伤口又痛。两个新兵还不错,刚刚来部队的时候他们可是旱鸭子哦!还是班长和我把他们虐待出来的哦哈哈~~~~~~~~~~~~`,这下可派上用场了!

上到岸的时候都快五点了,雨一直没停过,剩下的路好走多了。山下有老百姓居住,有简易公路,在路上休整了十来分钟我们继续剩下的行程,路很好走,都是土公路,就是泥太多,鞋子踩下去就只留下鞋邦在外了。伤口还在流血,涛的伤肿得像北方大馒头一样。班长的手也烂了,两个新兵战友也是!

前面可以看到卫生队的汽车闪着警灯,涛有救了,我们圆满完成穿插任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