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一生中最完美的一战

浪里飞鲨 收藏 1 1205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9_9_83908_7883908.jpg[/img] 几年前,为了了解淮海战役,找到了一本粟裕将军的书《粟裕战争回忆录》,可打开一看,居然没有淮海战役的内容,很是吃惊。淮海战役是决定现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战,是解放战争三大战役中唯一以少胜多的战役,也是世界军事史上一个重要典范。粟裕是这次战役的倡导者和主要指挥者,这是他一生中指挥的最为重要的一场战役,可是在他的回忆录中竟然没有记载(据说后来在他去世后再版时,加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几年前,为了了解淮海战役,找到了一本粟裕将军的书《粟裕战争回忆录》,可打开一看,居然没有淮海战役的内容,很是吃惊。淮海战役是决定现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战,是解放战争三大战役中唯一以少胜多的战役,也是世界军事史上一个重要典范。粟裕是这次战役的倡导者和主要指挥者,这是他一生中指挥的最为重要的一场战役,可是在他的回忆录中竟然没有记载(据说后来在他去世后再版时,加入了他生前对淮海战役的一些零星谈话)确实让人无法理解。

后来,又读了一些书和文章,才得出一个朦胧的解释:也许正是在这场战役中粟裕成熟的战略意识和神奇的指挥才能显得过于完美,才使得他无法去讲述自己的这段辉煌的神话。

粟裕在淮海战役战略决策形成中的贡献

1947年前后中原战局一直十分紧张,如何改变这一局面,是十分头痛的事情。在这一问题上粟裕以他独特的认识影响和改变了中央的一些决策。表现出了一个伟大战略家的成熟,对解放战争的胜利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1)1948年上半年

中央:一再强调避免打大仗,

粟裕:经过慎重考虑,于1948年1月22日,“斗胆直陈”,提出:改变中原战局、发展战略进攻的关键,是集中更大兵力打更大规模的歼灭战。

中央:决定派兵渡江南下,以调动中原战场上的国民党主力部队,改变中原战局。1948年1月27日,电示粟裕:“率三个纵队渡江以后,势将迫使敌人改变部署,可能吸引敌二十至三十个旅回防江南。”

粟裕:认为集中兵力在中原黄淮地区打大歼灭战,更有利于迅速改变中原战局,于4月18日,向中央提出,暂不渡江南进,而集中兵力在中原黄淮地区打几个大规模的歼灭战。

结果:4月底粟裕被招至西柏坡,在中 共中央书记处会议上,向中央作了汇报,使中央终于采纳了他的建议,决定集中兵力在中原黄淮地区打大歼灭战。

6、7月份,粟裕组织指挥的豫东战役,创造了歼敌9万余人的空前战绩,迅速改变了中原战局,并推动全国战局由战略进攻向战略决战发展。

(2)淮海战役开始前

中央:豫东战役以后,1948年7月13日,中央再次调整原定战略部署,指示:“粟兵团应在现地作战至明年春季或夏季,歼灭五军、十八军等部,开辟南进道路,然后南进。”再次提出南下一事。

粟裕:再次与中央出现不同意见,他认为,下一步“势将成为同敌人的战略决战。而要进行这种大规模的决战,必须考虑时机,还要考虑战场条件和后勤供应条件。对于战场和后勤供应条件,我考虑在长江以北决战比在长江以南决战有利得多;而在长江以北决战,又以在徐蚌地区最为有利”。

结果:1948年9月粟裕组织指挥了济南战役,战役尚未结束便于9月24日向中央建议进行淮海战役。中 共于9月25日复电,最终同意举行淮海战役.这里要专门说一下的是:淮海战役发起之前,根据中央要求,中原野战军一路东进,陈毅、鄧小平率四个纵队已到达徐州西面30多公里处。粟裕意识到,淮海战役打响后,华野和中野势必将协同作战,而中央对于如何协调两个野战军迟迟没有决策。于是,粟裕在10月31日向中央建议:“此次战役规模很大,请陈军长、邓政委统一指挥。”中央11月1日复电同意。

这一决定,及时解决了战役的组织指挥问题。此前,担任华东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的陈毅己经调任中原野战军副司令员,中央曾要让粟裕担任华野司令员被粟裕力辞,以我们凡俗之人的想法,有些问题粟裕不会想不到的,华野内部老资格的战将很多,虽然华野的军事指挥一直是粟裕掌握,但一直是有陈毅背后压阵。粟裕的资历与陈毅、刘伯承和鄧小平相比是差了许多的。

陈毅被贬去作了一个副司令而由他来担任华野司令,那么在内部指挥的权威性,特别是对外和中原野战军的协调方面恐怕都不会顺畅。这样就出现了一个很奇特的现象,那就是调任中原野战军副司令员的陈毅同时还担任华野司令兼政委,却并不负责华野的指挥。淮海战役大战在即,何人在一线统一指挥的问题,中央不会疏忽吧,肯定是有些为难,因而一直不发话。此时的粟裕能有别的选择吗?

粟裕在淮海战役各个阶段的贡献

粟裕在战略决策和战役指挥两方面,也都表现出一种神奇的力量。他指挥的华野占我军参战兵力的70%,歼灭国民党军占歼敌总数的80%。

(1)战役第一阶段

A粟裕和华野在第一阶段的战役实施表现

粟裕审时度势于11月6日提前两天打响淮海战役,及时组织和策应了何基沣、张克侠在贾汪台儿庄一带起义,并迅速挺进切断了淮海战场上国民党军兵力最多的兵团——黄百韬兵团西撤徐州的通路。完成了对黄百韬兵团的分割包围,将其围困在碾庄一带。碾庄距离徐州只有六十公里,当时,如果让黄伯韬到了徐州,那淮海战役是什么样子就很难说了。粟裕在一线指挥华野的几个纵队经过17天浴血奋战,打退了徐州国民党军的救援部队,击毙黄伯韬,全歼黄百韬兵团5个军12万余人,(另有2万余人起义)。

B关于南线作战的时机

粟裕:在第一阶段的整体构想上考虑的十分成熟,他在战役刚刚展开的11月8日就向中央提出,应“以主力一部进入淮南,截断浦蚌铁道,错乱敌人部署与孤立徐、蚌各点敌人。为此,在战役第一阶段之同时,应即以一部破坏徐蚌铁路,以阻延敌人南撤。”

中央采纳粟裕的建议,11月10日,连发3电,指令中野集中4个纵队攻取宿县,控制津浦铁路,切断徐州之敌南撤通路。11月15日,刘陈邓组织中野攻取宿县,也标志着中野实质性的投入到淮海战役之中。

华野占领徐州以东地区,控制了入海口。中野占领宿县,切断了徐州与蚌埠之间的陆路交通,使徐州国民党军处于孤立地位,给下一步作战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中央:战后毛泽東在电报中说道:“在战役发起前,我们已估计到第一阶段可能消灭敌人十八个师,但对隔断徐蚌,使徐敌完全孤立这一点,那时我们尚不敢作这种估计。”粟裕之神勇由此又可略见一斑。

(2)战役第二阶段

A关于主要打击目标的确定

黄百韬兵团被歼灭后,淮海战场上国民党军兵力分布主要有三大块:徐州“剿总”和邱清泉、李弥、孙元良3个兵团30余万人在徐州地区,;维兵团4个军12余万人在蒙城地区;李延年、刘汝明2个兵团6个军10余万人在蚌埠地区。如何确定第一步的主要打击目标,是关系战役胜负的关键问题。

粟裕:在11月8日便向中央和刘陈邓建议,第二阶段作战“或歼孙(元良)兵团,或歼黄(维)兵团”。

中央:提出“第二步歼灭邱(清泉)、李(弥),夺取徐州”。

结果:刘陈邓在分析了各种利弊特别是华野在碾庄战役后,伤亡巨大,有待休整,不易独立攻打徐州的现实情况后后向中央建议先打黄维,得到中央批准。(此时中央已决定成立淮海战役总前委,鄧小平任书记,刘陈为常委,粟裕和谭震林为委员)

B粟裕和华野在第二阶段的战役实施表现

淮海战役第二阶段的主战场在安徽的双堆集地区,目标是围歼黄维兵团。主要是由刘陈邓直接指挥的,但是粟裕和华野在这一阶段的作用却十分重要

黄百韬兵团被全歼之前,粟裕就判断,徐州之敌与蚌埠、蒙城之敌有“以宿县为中心对进,以图打通津浦线联系之极大可能”,便决定并部署以8个纵队包围徐州,阻止徐州之敌南援。以4个纵队加2个旅阻止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北进。

战事的发展完全如粟裕所料,11月23日蒋介石急令“南北对进,一举击破共军,以打通徐蚌间交通。”这时,刚刚打完黄伯韬的华野官兵早己做好一切准备。在北线,把从徐州南下的邱清泉、孙元良堵在了徐州城以南20多公里处,动弹不得。在南线,将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从任桥打回了浍河以南。同时粟裕先后派出5个纵队交由刘陈邓直接指挥参加对黄维兵团的作战。(双堆集战役中我军投入兵力总共为12个纵队另两个旅,华野占了40%)确保了在双堆集地区围歼黄维兵团的胜利。

C关于徐州杜聿铭部动向的判断

在第二阶段中,徐州之敌的动向(什么时候动,向何处动)直接牵扯到下一步的战役决战,对此中央和粟裕的判断也出现了不同。

中央:11月28日电报指出:“黄维解决后,须估计到徐州之敌有向两淮或向武汉逃跑可能。”

粟裕:认为国民党军后方己无兵可调,放弃徐州的可能性很大。并有不待黄维被消灭就放弃徐州的可能,判断其逃跑的方向最有可能是从徐州向西迂回南下,解黄维之围,然后集中兵力防守淮河。于是他将部队的部署进行了调整,重点防备杜聿铭向西南逃跑。

结果:11月30日杜聿铭根据蒋介石的命令,率众从西路撤出徐州,欲经永城到蒙城、阜阳地区,解黄维之围。粟裕立即作出追歼逃敌部署,调用11个纵队,追击、围歼逃敌。到12月4日,就将杜聿明的30万人马团团围在河南的陈官庄至李石林一带的一个狭长地区,(距徐州约70公里)并全歼企图突围的孙元良兵团。

有人认为粟裕和华野在淮海战役中主要打的是第一阶段和第三阶段,这种说法只能说是无知了,刚刚从碾庄战场上赶来的华野,一边派主力直接参加围歼黄维,同时还阻击了南北两线的国民党军队,包围和钳制了约40万敌军。其在第二阶段的作用和地位是无须赘述的。

与前两个阶段相比,这一阶段就是粟裕指挥华野的探囊取物瓮中捉鳖。经过休整的华野从容的摆布着战场,活捉杜聿铭,打死邱清泉,只有李弥逃匿。国民党30余万人被歼。

1949年1月10日,淮海战役结束,66天中歼灭国民党军共55.5万人,蒋介石在长江以北的精锐部队基本悉数被歼。长江以北已无险可守。南京政权岌岌可危。

毛泽東说:“淮海战役,粟裕同志立了第一功。”这第一功,粟裕实实在在当之无愧。他在几乎每一个关键的时刻都有自己准确而独到的见解,在每一个阶段都做出了无可比拟的贡献。同时也有专家分析说,毛泽東一次又一次的放弃自己的观点,让一线的粟裕能够按照其准确的判断和决策去付诸实施,所表现出的宽阔胸怀也是罕见的。而蒋介石如果能有其一半大度和对下属的信任,也许不至于输得这样快这样惨。

然而,淮海战役中,就是粟裕这样一位无可替代的指挥员在“总前委”中连一个“常委”也没有当上。作用和贡献上是第一位的,而在职务上却是从属的。他去写淮海战役,应该从怎样的角度去写呢?

他的判断和决策被一次次证明是正确的,可却大都和中央的判断与决策曾不相一致。这些,在他的文章里又该怎样描述呢?解放以后,1958年的军委扩大会议上,粟裕遭到批判,被撤销总参谋长职务,并不准其下部队。其“错误”之一就是:一贯“不尊重上级”;“专行独立”:“行事诡异”;“固持己见”;“阳奉阴违”……。虽然,在文革期间,中苏战事吃紧,他又被重新启用,可一直到逝世,他得“案子”也没人给他翻过来。

他逝世前,前前后后这些事情的许多当事人还都是他的上司,这时,他写淮海战役,应该怎样写呢?他无法去写!如果写了,肯定也是一些官话套话的堆砌,那些东西大家看得多了。

任何事物都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每一个人都如此,历史也是如此!我们就不再去细探这些是是非非吧。可是将军还是给我们留下了遗憾,但是,他那空缺的回忆却像是一座无言的丰碑,望着它你所能读到的也许比那些用官话书写的东西更多、更多……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