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乡老农:谈谈毛主席生前未完成的两件事

谈谈主席生前未完成的两件事

学习毛主席重要指示的体会


——纪念伟大领袖毛主席逝世32周年



稻乡老农



先学习毛主席的两段重要指示:


民主革命后,工人、贫下中农没有停止,他们要革命。而一部份党员却不想前进了,有些人后退了,反对革命了。为什么呢?做大官了,要保护大官的利益。他们有了好房子,有汽车。薪水高,还有服务员,比资本家还利害。社会主义革命革到自己头上了,合作化时党内就有人反对,批资产阶级法权,他们有反感。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 ——见于《中共中央文件》(1976年第四号)


“人生七十古来稀,”我八十多了,人老总想后事。中国有句古话叫“盖棺定论”,我虽未“盖棺”也快了,总可以定论吧!我一生干了两件事:一是跟蒋介石斗了那么几十年,把他赶到那么几个海岛上去了;抗战八年,把日本人请回老家去了。对这些事持异议的人不多,只有那么几个人,在我耳边叽叽喳喳,无非是让我及早收回那几个海岛罢了。另一件事你们都知道,就是发动文化大革命。这件事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不少。这两件事没有完,这笔“遗产”得交待一下。怎么交?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风”了。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


——见于《毛泽东传》(1949-1976)1781-1782页



在纪念伟大领袖毛主席逝世32周年的时候,遵循毛主席的重要指示,准确的分析中国社会各个阶级的动态,对于认识国家的形势,改造我们的思想,继承毛主席的未竟事业,是非常必要的。下面分三个小题和大家交流学习毛主席重要指示的一些体会。


我诚恳地欢迎各位批评和指正。因为,只有坦诚交流,才能相互促进,才能共同提高。才能为了人民的利益,在毛泽东思想的旗帜下,团结起来,去争取胜利。



一 毛主席对中国社会状况的基本估计和判断是准确的


毛主席总结了苏共变修的经验教训,分析了我国建国以后各个阶级的经济地位及其对待革命的态度,作出了一个十分肯定、十分明确的判断。这就是他说的:“民主革命后,工人、贫下中农没有停止,他们要革命。而一部份党员却不想前进了,有些人后退了,反对革命了。为什么呢?做大官了,要保护大官的利益。他们有了好房子,有汽车。薪水高,还有服务员,比资本家还利害。社会主义革命革到自己头上了,合作化时党内就有人反对,批资产阶级法权,他们有反感。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


毛主席的这个判断,是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结合我国建国以后社会主义革命的具体实践对我国社会各阶级状态得出来的实事求是的科学判断。


我国建国以后,社会各个阶级的经济地位及其对革命的态度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在建国以前,共产党领导无产阶级和全国人民所进行的,是一场新民主主义的革命。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反动势力,及其附属于他们的反动的知识分子都是革命的对象。一切受到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反动势力压迫、剥削、奴役的工人、农民、城市市民、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及其附属于他们的革命的知识分子,都是革命的力量。建国以后,新旧社会两重天,一切都翻过来了。帝国主义被赶跑了,官僚资本主义被收归国有,封建势力被打倒了。在旧中国时被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反动势力所压迫、剥削、奴役的工人、农民、城市市民、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及其附属于他们的革命知识分子,都获得了解放,成了新中国的主人。“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中国的革命前进到了一个崭新的阶段。


到了这个阶段,共产党还革命不革命?共产党要把中国引向何处去?要把我们的新中国建设成一个什么样的国家?这是关系到国家存亡和民族兴衰的大问题。在这个大问题上,原来属于革命队伍中的各个阶级、阶层及其附属于他们的知识分子,随着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的变化,对于革命的态度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新的时期,新的革命任务,摆在各个阶级和阶层的人们面前,供人们来选择。事情就是这样明明白白的摆着:如果继续前进,就要继续革命。要继续革命,首先就是资产阶级成了革命的对象,民族资产阶级也要被改造,小资产阶级也要得到教育,知识分子也有一个转换思想,转变立场,改造世界观的问题。这些变化和斗争必然也要反映到共产党内来。况且共产党本身的社会地位和经济状况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特别是共产党的领导干部,尤其是共产党的高级干部的变化更大,过去的“匪首”现在成了“功臣”。“老子打天下,老子坐天下”的思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以功臣自居的思想,当官做老爷不愿再过艰苦生活的思想都在迅速的膨胀起来。所以在要不要继续革命的问题上的分歧就大了。大部分共产党人(主要是生活在基层的工人农民中的共产党人)、无产阶级、工人、农民和愿意为他们服务的革命知识分子不愿意停下来,要继续革命,要把新民主主义革命发展到社会主义革命的阶段上去,要把共和国建设成社会主义的共和国。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把经过新民主主义革命从帝、官、封手里夺得的政权巩固得住,才能解放生产力,才能发展生产,才能使人民的生活得到提高。这一部分人占整个中华民族人口的绝大多数,毛主席就是这部分人的代表和领袖。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就是民主革命时期丧失了政权的地主、资本家,还有不甘心失败的大资产阶级和代表帝国主义利益的买办资产阶级,他们还揣着一本“变天帐”,幻想有一天卷土重来,复辟倒算。还有一部分就是已经掌了权、当了大官的当权派,这些人都不愿意继续革命。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也想停下来,搞发家致富。这些人主张“维护民主主义新秩序”,主张搞一段资本主义,让新中国还象旧中国那样,允许一部分人剥削另一部分人。这些人虽然只占中华民族总人口中的极少数,但却有相当的习惯势力和历史根源。他们是剥削制度的维护者。这部分人也有一个领袖,这个领袖就是刘少奇。最近由刘少奇的老婆和儿子在回忆刘少奇的书里已经公开地承认过了,他们说刘少奇是要把新中国建成“共产党领导的资本主义社会”。这就是毛主席所判断的情况:“民主革命后,工人、贫下中农没有停止,他们要革命。而一部份党员却不想前进了,有些人后退了,反对革命了。为什么呢?做大官了,要保护大官的利益。他们有了好房子,有汽车。薪水高,还有服务员,比资本家还利害。”这愿意不愿意继续革命,在共产党内部就是两种思想,两条路线的分歧和斗争。


愿意继续革命的人们认为,我们每个人都是生活在繁杂众多的矛盾之中,但对于社会性质,国家前途,对于民族的兴衰起决定作用的矛盾只有一个,这就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


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两个阶级之间的矛盾和斗争,反映在中国走什么路,向何处去的问题上,就是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两条道路的斗争。反映到共产党内,就是愿意不愿意继续革命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两条路线的斗争。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矛盾和斗争,说到底,还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两个阶级的矛盾和斗争。这个矛盾和斗争的消长和起伏,构成了建国以后的一部现代历史。拿这个观点解释这段历史的,是历史的唯物主义,站在这个观点反面的是历史的唯心主义。


这个矛盾中的双方就是如此鲜明的对抗性的对立着。一面是无产阶级,社会主义,要坚持继续革命。这就是毛主席为领袖的,占人口绝大多数的,不愿意停下来的工人、贫下中农及其附属于他们的知识分子。站在另一面的是资产阶级,资本主义,不但不愿继续革命,还要把革命拉向倒退,要保护大官利益,比资本家还厉害的那部分共产党人和附属于他们的知识分子。这部分中,公开出面的就是刘少奇,后来把他叫做“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站在刘的后面,没有公开出面或不便于公开出面的,是那些曾经骑在中国人民头上拉屎拉尿,已经被人民革命推翻了但还不死心的地主、资本家和帝国主义的买办、走狗。这双方的矛盾和斗争,及其相互的争执和消长,决定着中国六十来年的顺利和曲折,前进和倒退,而且还要继续决定着中国的前途和命运。


这近六十年的历史,以1976年9月9日毛主席逝世和10月5日华国锋的得手为界限,分为两个阶段。而中间的这26天乃是两个阶级在中国共产党内的直接搏斗。经过这26天的短兵拼搏,原来一直处于矛盾主导方面的无产阶级一方,因领袖的逝世而失败了,成了矛盾的次要方面。原来处于矛盾次要方面的资产阶级一方,则凭借着对军队的指挥权,取得了胜利,成了对主要矛盾起支配和主导作用的矛盾主要方面。虽然主要矛盾的两个矛盾方面各自向着自己的反面转化过去了,但是,作为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并没有消灭。虽然毛主席逝世了,但他领导和代表的那个矛盾方面还存在。况且这个方面又是占人口绝大多数的、要继续革命的劳动人民,他们是工人、贫下中农和革命知识分子。他们既是本身生存所需的生产者,同时也是对方(即资产阶级)生存所需的生产者,所以他们是不会被消灭掉的。


应该提到的是在这六十年的两个阶级,两条道路和两条路线的斗争中,邓小平是跟刘少奇走的。这个情况,他本人已经说得是比较清楚了。这就是1972年8月3日邓小平写给毛主席的,后来批转全党,并向全国人民作了传达的那封信。他在这封信里对毛主席说:“我的另一个最大的错误,是在到北京以后,特别是在我担任党中央总书记之后,犯了一系列错误,一直发展到同刘少奇一块推行了一条反革命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信中邓小平还比较详细地回忆了他推行了反革命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具体内容。他写道:“总书记的工作,我做得很不好,没有及时地经常地向主席请示报告,犯了搞独立王国的的错误。在六0、六一年困难时期,我没有抵制三自一包四大自由等资本主义的歪风,没有遵照主席指示抓好三线基本建设,使不该下马的下马了,推延了具有十分重大的战略意义的三线建设。在工业建设方面,我主持搞的工业七十条,没有政治挂帅,没有把主席的鞍钢宪法作为指针,因而是一个错误的东西。在组织上,我看错了和信任了彭真、罗瑞卿、杨尚昆这些人。特别重大的是我长期没有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


我们今天回顾这段历史,回顾六十年来的两个阶级的阶级斗争实际,各方的阵容和真面目都是比较清楚了。


由于建立新中国以后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谁胜谁负的问题并没有真正解决,共产党内继续革命与不再继续革命的问题也没有彻底解决,在新中国建设不建设社会主义的问题在共产党内也没有彻底解决。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进行社会主义革命斗争,这就导致了1953年斯大林以后,毛泽东为防止资产阶级复辟和修正主义上台而开展的历次政治运动,如“三反五反”(反贪污、反浪费、反对官僚主义)、“社会主义过渡时期总路线教育”、“工业国有化”、“农业合作化”、“人民公社化”、“反右派斗争”、“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特别是毛主席逝世前还领导着的全国人民都参加了的批判修正主义,防止资本主义的大演习,即历时十年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


在这一系列的政治的、经济的、思想的阶级斗争和社会革命中,有以毛主席为首的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无产阶级、社会主义、和共产党内的革命路线一方面,始终处于矛盾斗争的主要、主动和主导的地位,占据着矛盾的主要方面。而另一方面则始终处于次要、被动和被革命的地位。所以无产阶级就不断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资产阶级则一次又一次地被批判、被改造、被革命。这个状况,决定着我们的国家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性质,是无产阶级领导的,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我们的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政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是全中国人民和革命事业的领导核心,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所以,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也是蒸蒸日上,突飞猛进,战果辉煌。而另一方面,资本主义被彻底的制约和改造,私有制经济被限制发展并逐步被改造为劳动人民群众集体所有制经济,处于即将被消亡的状态,连资产阶级自私自利的思想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资产阶级世界观也成了被社会所蔑视和羞耻的对象。无产阶级大公无私,舍己为公的共产主义思想和“为人民服务”的世界观成了人们孜孜追求的时代新风尚。我们深有感触,年轻人也可以想象的出,那时的人民、社会、和国家是一个多么平等,多么民主,多么自由的情景。但是也完全可以想象的出,作为资产阶级,资本主义和一心要剥削别人搞个人发财的人们,一心要当官做老爷的人们,是多么的不自由,不民主,不舒服。他们的剥削阶级的那一套只要露出一点尾巴,就会被人民群众抓住,被当众揭发,当众批判,直到他当众说出自己自私的、见不得人的阴暗灵魂才能得到人民群众的谅解,给以自我改造和立功自新的机会。真是一次挨批,终生难忘。只要不是真心要把自己改造成无产阶级的人,无不对此耿耿于怀。要他们放弃既得利益,放弃资产阶级的世界观,是容易的吗?所以毛主席说民主主义革命胜利以后的革命路程更长,更伟大、更艰苦也更值得骄傲的。因为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光辉事业。


每逢想到这些,我们就不能不反复地学习、理解和品味毛主席临终前说过那段意味深长的话。


“人生七十古来稀,”我八十多了,人老总想后事。中国有句古话叫“盖棺定论”,我虽未“盖棺”也快了,总可以定论吧!我一生干了两件事:一是跟蒋介石斗了那么几十年,把他赶到那么几个海岛上去了;抗战八年,把日本人请回老家去了。对这些事持异议的人不多,只有那么几个人,在我耳边叽叽喳喳,无非是让我及早收回那几个海岛罢了。另一件事你们都知道,就是发动文化大革命。这件事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不少。这两件事没有完,这笔“遗产”得交待一下。怎么交?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风”了。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引自《毛泽东传》(1949-1976)1781-1782页)


现在,凡是读过这段类似遗嘱的话的人们,往往在建国和文革这两件事上争论不休,想让某个领导能幡然悔悟,由反对毛主席的“两件事”去赞成和拥护毛主席的“两件事”,为此,花费了相当的精力和时间,这也是也许的,是可以理解的。我们还要更清楚到知道,毛主席这段话,不但向我们说了对两件事的赞成和反对实际情况,而且还向我们着重强调了“这两件事没有完,这笔“遗产”得交待一下。怎么交?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风”了。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


我体会着,毛主席是希望他逝世后的中国真正的共产党人是应该能够继续革命的,早晚是会把这两件事做完的。而不是希望把这两件事停下来,更不希望把这两件事毁掉、退回到旧社会去。而资产阶级和那些被改造过但没有改造过来的人们,不但不愿意把这两件事做下去,相反是要回到刘少奇的那条道儿上去,回到他们原先所代表的剥削阶级的立场上去,要按照他们的资产阶级世界观改造中国,要在中国建设一个所谓的“共产党”领导的资本主义社会。不过,他们为了欺骗,起了个“特色”的好名字。还光面堂皇的给这种代表资产阶级的腐朽思想和行为,惟独没有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大杂烩”这都包进了“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和实践”的大木马里边去了。就是进行了32年的“改革开放”。原来他们还有些拘束,不愿意把华国锋那两年包括进去,只包括30年,现在华死了,一篇悼词羞羞答答总算是把那两年也认下来了。实事求是的看,“改革”还不是改毛泽东的革,改共产党的革,改社会主义的革,改无产阶级的革?还不是改工人、农民和革命知识分子的革?什么时候才算改革到头呢?不彻底否定掉毛泽东,不彻底否定掉社会主义,不彻底否定掉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主人公地位,不把共产党改革成资产阶级的政党,改革就决不会拉倒。“开放”还不是大开国门,把被毛主席领导中国人民赶跑了的帝国主义和外国资本重新当财神爷请回来?让他们重来骑在我们的头上,剥削、压迫中国的工人、农民、老百姓?


明明是残酷的、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他们却硬说阶级斗争不存在了,即使勉强说有也已经是基本消灭了,不能再念念不忘了,更不允许象毛主席那样叫无产阶级和全国人民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叫全国人民对阶级斗争有一个清醒的认识。现在提得最高,喊得最响的是“和谐”,就是要是教育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要学会和资产阶级搞和谐,搞团结,要依靠资产阶级建设一个“共产党领导的资本主义社会。既然这样,还要共产党干什么?无产阶级是为了革帝、官、封的命,为了革资产阶级的命才组织起来,建立共产党的。现在不但不反对帝国主义,而且还和帝国主义无条件(“求同存异”“双赢”)的和平共处,结成“反恐”的统一战线。也不反对官僚买办了,不但不反,还要靠官僚买办来提高执政能力,靠官僚买引进外资、发展经济、壮大国力;对封建主义的东西更不反对,还要把封建主义的思想、文化、经济、政治都当作优秀的民族传统拿来教育青年人,规范成年人。这样,还有革命的味道吗?不准再说革命了,更不准再干革命了。既然如此,毛泽东思想还有用吗?领导人民干革命的共产党还有用吗?所以否定毛主席的革命思想,反对毛主席的继续革命理论,否定阶级和阶级斗争的存在,一浪高过一浪的“去毛化”、“去革命化”、“去阶级化”、“去社会主义化”都成了理所当然的题中应有之义了。


也许会有人说,我们也是在干社会主义呀,也是在为人民服务呀,也是共产党呀。不错,你们是这样说的,而且说得非常使劲儿。但是,你们在“社会主义”的前面加了一个“特色”,你们在“为人民服务”的前面加了一个“有偿”。想想这些年,毛主席离开我们已经32年了。你们在政治思想方面有几篇宣传毛泽东思想,继承毛主席遗志,完成毛主席未竟事业的文件和文章?在搞社会主义思想教育、用社会主义思想武装人的思想上面下过多少气力?取得那些值得骄傲的效果呢?那么多的官方报纸、杂志、电台、电视台,除了宣扬封、资、修,吹捧资本主义,歌颂个人主义、宣扬利己主义、推崇拜金主义、贩卖洋奴哲学之外,宣传过多少共产主义精神?多少集体主义精神?多少爱国主义精神?赞扬过多少兴无灭资?反对过多少帝国主义?批判过多少修正主义和资产阶级?批判过多少封建迷信呢?在经济建设方面,除了吹捧资本主义进步、散布私有制实惠和无休止的私有化改革外,采取了哪些加强社会主义国有制企业、发展全民所有制企业、巩固集体所有制企业的措施?总之,你们所说的,所干的,所探索和追求的,都和毛主席所说的、干的、追求的多完全不一致呀。怪不得你们只承认以毛泽东思想为基础!因为你们的江山是从毛主席去世后才得到手的。如果连这一点也不认了,你们岂不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岂不是坐了别人的江山?但你们标榜的最响的却偏偏是“解放思想”,却偏偏要从毛泽东思想里解放出去,借以突破马克思主义中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否定掉《共产党宣言》中把无产阶级的全部理论归纳成的“消灭私有制”那一句话。不过至今你们还是没有胆量以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的真面目见人。可是,人们要问,如果当今以权谋私,热衷于搞私有化的党也是真共产党的话,世界上的哪一个党不能叫共产党?如果当今的社会还能称做社会主义社会的话,当今世界上的哪个国家还不属于社会主义国家呢?


还回到毛主席说的没有完的两件事上来。现实给人们最直接的感觉是,本来毛主席是要把没有完的两件事,作为“遗产”交待一下的。但是直到今天也还是没有真正交待下来。现在的现实是,要继承“遗产”的,没有能够接班掌权,所以“遗产”也没有拿到;拿得政权,转手接了班的,不承认毛主席的“遗产”。甚至说这份“遗产”是要清理和否定的“危难”,扔也仍不掉了,所以只有想法子把它糟蹋掉、毁掉。


看来,毛主席对这个情况也不是没有考虑的。过去说过他要准备“被摔得粉碎”,“物质不灭,粉碎而已”。这次他又明白地说,“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风”了。现在我们能看到的是“和平交不成”,或者是和平没有交成。那么是不是要“就动荡中交”?是不是“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风”了?这就很难说了。我们都不是算命先生,只能慢慢的往后看历史如何发展。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毛主席的这两件事,肯定是会交待下去的。况且,毛主席的事业都是人民群众的事业,不是他个人的私事,所以所谓的“遗产”也是人民群众的,就是交待,也只能是向人民群众交待罢了,任何自封的所谓“接班人”和“守护者”都是“子虚乌有”,根本不存在。从实际上讲,人民群众的心里是何等清楚,何等明白呀!不管掌权者怎么说自己“是,不是也是是”,等到了人民群众发言的时候,人民群众说你们“不是”的时候,那就“是也是不是”了。人民群众是真正的主人,真正的英雄,是推动历史前进的动力。历史还是要发展的,时代还是要前进的,人类社会永远不会停止在一个水平上。无产阶级终究要消灭资产阶级,社会主义终究要战胜资本主义,劳动者终究要消灭剥削者。无产者终究要消灭有产者。


历史已经验证并将继续验证毛主席对中国社会状况的基本估计和判断是符合实际的,是正确的,准确的。毛主席真伟大,毛主席真是跨世纪的伟人,真了不起。



二 毛泽东思想是一个完整的科学体系


毛泽东思想是一个完整的科学体系。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经过中国共产党和全中国人民的革命斗争实践验证了的宝贵经验的科学总结和概括。它不但是当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民族要独立、人民要解放、反对帝国主义、埋葬殖民主义、建立人民政权的锐利武器,也是无产阶级取得政权以后,建设社会主义,批判修正主义、防止资本主义复辟,“整那些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锐利武器。毛泽东思想和列宁主义一样,是马克思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消灭资产阶级,埋葬资本主义,为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翻身解放服务的革命学说。


从毛泽东思想的产生、发展和走向成熟的全过程来看,毛泽东思想有三个有机连系的阶段和部分组成,即民族独立与人民解放的民主主义革命的理论和实践、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理论和实践,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和实践。


毛泽东思想是一个完整的科学体系,是指导当代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活的马克思主义,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我们不能把它局限到某一个历史阶段上,更不能只局限到历时十年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上。它适合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翻身解放斗争的各个历史阶段。所以那种认为毛泽东思想只适合某一个特定的历史阶段,只能指导某一阶段的革命斗争的观点是形而上学的。照他们的观点砍下去,什么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的理论都只能各管一段,现在不就都不管用了?只有听他们“与时俱进”的“解放思想”了,于是什么DXP理论、SGDB思想、KXFZ观就搪而簧之的取代了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成了当代指导思想的理论基础了。可是他们却不要只管一个阶段,DXP理论不是“要管100年”吗?SGDBSX 管几年,KXFZ观又要管几年都还没有说。毛泽东思想从“遵义会议”算也才七十三年,从七大写进党章算,到毛主席逝世还不足六十三年,怎么就被压到基础里不能再管事了呢?切不说你那些思想对不对,这不公平呀。也不符合客观情况,不符合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的意志。实际的情况是毛泽东思想在全世界都管用得很。不相信就看看尼泊尔、委内瑞拉、古巴、朝鲜。或者敢松松手,让人民群众说说话,把毛泽东思想拿出来试试看。到底还管不管用?不敢吧?毛泽东思想是“照妖镜”!拿出来一照,什么妖魔鬼怪立刻就现原形了!


当然,毛主席也不是生而知之的天才。但可以肯定地说,毛主席是老实人。是个说老实话,办老实事的老实人。


现在让我们回顾一下中国的近代史和现代史,来认识毛泽东思想的形成和发展的光辉历程。


毛泽东同志生于1893年12月26日。1911年孙中山领导资产阶级推翻清王朝的时候,毛泽东已经是18岁的风华正茂的有为青年了。辛亥革命,结束了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统治,建立了一个共和体制的资产阶级的中华民国。由于资产阶级是一个靠剥削和压迫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才能生存的寄生虫阶级。资产阶级的主要特征是不劳而获和贪婪而永无休止地追求私人占有。其生存的主要手段是残忍地剥削、压迫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其最大的愿望是最大限度地攫取别人的剩余劳动,其最明显的特征是谁都企图比谁都先富起来。在资产阶级内部,除了在镇压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反抗上互相勾结在一起外,他们再没有任何共同的利益和追求。所以这个资产阶级的中华民国,打成立的那天起,一天也没有安定过、统一过。它给中华民族带来的,除了日甚一日的剥削、压迫以外,就是无休止的军阀混战。对外投靠帝国主义,对内压迫劳动人民和地方封建割据是中华民国的三大特征。这就是旧中国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这“三座大山”压得中国人民饥寒交迫,走投无路了,于是才有了无产阶级的觉悟和劳动人民的觉醒。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中国的无产阶级才懂得了“既要革命。就要有一个革命党”的道理,中国共产党应运而生了,从此中国有了新的曙光。事实教育了孙中山,提高了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工农”三大政策的确立,促成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北伐革命,不但使中华民国有了生机,也使孙中山完成了作为“革命先行者”的飞跃而名垂千古。


1927年4月12日,独夫、民贼、刽子手蒋介石背信弃义,举起了屠刀,“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漏掉一个”残酷的屠杀了一向天真、幼稚的中国共产党。彻底的背叛了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的联俄、联共、扶助工农的新三民主义(民生、民主、民权),以中国只占中国人口百分之几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替代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以国际资本为靠山,以美帝国主义为“盟友”和“老师”,使中国彻底沦为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联合剥削、压迫、统治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社会。这就是毛泽东青年时期所处的中国社会的基本情况。毛泽东1970年12月18日会见美国记者斯诺时说到他在建党初期的思想情况,他说:“我长期也是资产阶级世界观。开头相信孔夫子,后头相信康德的唯心论。什么马克思,根本不知道。我相信华盛顿,相信拿坡伦。后头还是蒋介石帮了忙,一九二七年他杀人了。当然一九二一年就搞了七十个知识分子,组织了共产党。”我们相信毛主席说的是符合实际的。符合社会实际,符合马克思主义实践出真知的认识论。


“四·一二”大屠杀中,蒋介石的屠刀帮了毛主席的忙,他这一杀人,教育了中国的无产阶级和它的共产党,所以毛主席说:错误和挫折教训了我们,使我们比较地聪明起来了,中国的事情就办得好一些。阶级斗争的是残酷的,你死我活的。这一刀叫共产党懂得了许多原来不太看重的东西,如“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建立革命根据地等。原来是拥护孙中山,参加国民党,光怕被执政的国民党排斥到“体制以外”,被“边沿化”。蒋介石一把血淋淋的钢刀当老师,这才有了朱德的“南昌起义”、毛泽东的“秋收暴动”和以后的朱、毛井冈山会师。所以毛泽东思想也是在革命实践中产生和逐步发展起来的。


从此中国共产党才有了自己的革命武装,有了自己的革命根据地。然而这在当时,毛泽东却被中央指责为“土包子”和“痞子运动”的。但是也就是在井冈山根据地的建立和发展过程中,毛泽东就已经开始了对无产阶级建立国家政权的探索和尝试。共产党的支部就建在连队,保证了共产党对革命武装的政治领导。士兵委员会的建立保证了士兵的主人地位,限制了军阀主义的倾向。“三大民主”(政治民主、军事民主、经济民主)保证了“人民武装”的性质。毛泽东在井岗山上建立了一个没有“官”的政权模式。在这个模式中,“士兵委员会”是政权的内涵和本质,相比之下的“党指挥枪”和“三大民主”都只能是形式和手段。如果没有“士兵委员会”的存在并实际参加管理和军事决策,就根本谈不上“人民政权”,只能是军阀政权、官僚政权、政党政权、资产阶级政权。即使开始不是标准的军阀政权、官僚政权、政党政权、资产阶级政权,也会很容易就发展成标准的军阀政权、官僚政权、政党政权、资产阶级政权的。革命老前辈谢觉哉就说过:毛泽东是第一个打破“官国”的人。尽管这样,这时侯的“毛委员”,在中国共产党内也不是什么“核心”,而是一直处于受排斥和挨整的地位,有一段还是没有发言权的“留党查看”。直到1935年第五次反围剿失败,辛辛苦苦积累起来的革命力量损失了百分之九十五,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中央红军被迫撤出了根据地,开始了盲无目的的大转移,正在病中的毛泽东想留下来都得不到批准,结果是用担架把毛泽东抬出了根据地。后来,敌人的围追堵截使红军处境十分危险,,张国涛又逃跑闹分裂,当时的中央三人领导小组一筹莫展,不得不动员毛泽东出来挽救面临危难的共产党和工农红军。于是,一九三五年一月召开了“遵义会议”才让毛泽东来指挥红军。此后,便是“七渡赤水”、“巧渡金沙”、“强渡大渡河”、“抢夺卢定桥”和后来艰苦卓绝的“两万五千里长征”。毛主席用兵真如神!到达陕北建立了陕北革命根据地。共产党领导了独立自主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开展了抗日战争中的游击战,直到一九四五年七月抗战胜利,日本投降。抗战八年的革命斗争,极大地丰富了共产党和毛主席的革命实践,毛泽东思想得到极大的丰富和发展。这期间,毛主席发表了大量的指导革命的理论著作。如《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矛盾论》、《实践论》、《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论持久战》、《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整顿党的作风》、《为人民服务》、《愚公移山》、《纪念白求恩》、《改造我们的学习》、《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等等,这都是毛泽东思想的理论宝库。是毛泽东思想指引着中国共产党从危亡的边沿重新获得了新生和发展,是毛泽东思想指引着中国的革命武装力量由频临灭亡发展到百万雄师。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的胜利全过程都是在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进行的。革命的实践锻炼了中国共产党,毛泽东思想成了中国共产党集体智慧的理论总结和科学概括。到中国共产党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全党一致决议,把毛泽东思想作为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至此,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才承认找到了真正可以信赖的马克思主义的领袖,才形成了指导中国革命通往胜利道路的毛泽东思想。三年解放战争是毛泽东思想指引下,在中国乃至世界战争史上写下的最为辉煌的壮丽篇章。短短三年时间,消灭了美国最先进武器装备到牙齿的800万蒋家军。打出了共产党的威风,打出了中华民族的志气,打出了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毛泽东思想成了无产阶级战无不胜的法宝。这28年,毛泽东思想指导着中华民族取得了民族的独立和人民的解放。


中国革命的成功,为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民族、被压迫人民的翻身求解放积累了丰富可行的宝贵经验,毛泽东思想也成了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民族、被压迫人民翻身求解放的真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犹如灯塔照亮了世界的东方。全世界的力量对比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整个世界为之一新。不分革命的还是反革命的;不分压迫者还是被压迫者;不分资本主义的还是社会主义;全世界的目光一下子都转向了东方,都盯住了亚细亚洲的巨人——毛泽东和他的新中国。


从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起,国民党与共产党就各自代表着自己所属的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就中国向何处去,把中国建成一个什么样的国家问题,进行了反复的合作与较量了28年,中华民族为之付出了数千万人的鲜血和生命,到1949年10月1日,才初见分晓。这就是迄今存在于当今世界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当然,也必须承认,国民党的“中华民国”只是被赶到那么几个海岛上去了。关于这一点,毛泽东是很清楚的。他临终前是把这么大的事情,作为他一生中做的,但“没有完”两件事中的第一件事。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千百万革命先烈流血牺牲换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不是毛泽东和无产阶级理想中的社会状态和最终的政权形式。因为共产党人要建立的是社会主义社会,最终是要实现共产主义社会。所以,1949年建立的共和国只是无产阶级革命某一阶段上的结果和产物。如果不看到这一点,如果把它当成最终的、理想的目标固定起来,不再发展了,不再前进了,不再进行改造和完善了,那么,它的变质(变成资产阶级的共和国)就将是必然的。在这一点上,毛泽东不但是清楚的、理智的,而且是有过多次的、极其明白的论述。


早在延安时期,在即将取得胜利,就要进入北京去组建新的国家、新的政府的时候,毛泽东分析阶级斗争的新特征,就提醒全党“要准备清醒的头脑去对付对方采取孙悟空钻进铁扇公主肚子里兴风作怪的政策。”还分析了胜利以后共产党内可能出现的情况“夺取这个胜利已经是不要很久时间和花费很大的气力的事情。资产阶级怀疑我们的建设能力。帝国主义者估计我们终久会要向他们讨乞才能够活下去。因为胜利,党内的骄傲情绪,以功臣自居的情绪,停顿下来不求进步的情绪贪图享乐不愿再过艰苦生活的情绪可能生长。因为胜利,人民感谢我们,资产阶级也会出来捧场。敌人的武力是不能征服我们的,这点已经得到证明了,资产阶级的捧场可能征服我们队伍中的意志薄弱者。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为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我们必须防止这种情况。……中国的革命是伟大的,但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这一点现在就必须向全党讲明白。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我们有批评和自我批评这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武器,我们能够去掉不良作风,保持优良作风。”毛主席还说过,如果我们进了北京,骄傲起来,脱离了人民,不再代表人民了,反过来压迫人民,人民也会象推翻国民党一样把我们打倒。与其那样,还不如不进北京的好。建国以后,到了1975年10月毛主席还说:“我们自己就是建设了这样一个国家,跟旧社会差不多,分等级,有八级工资,按劳分配,等价交换。要拿钱来买米、买煤、买油、买菜。八级工资不管你人少人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