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62年终找回 抗日名将赵尚志头颅回归记

陈继承 收藏 1 266
导读:抗日战争胜利59周年前夕,一条惊人的消息从吉林省长春市传出:抗日名将赵尚志失踪了62年的头颅,终于有了下落。   至此,一个萦绕在人们心头半个多世纪的历史谜团被解开。   一个军人的发现   姜宝才,沈阳军区政治部电视艺术中心编导,一位长期致力于东北抗联题材创作的作家。2004年5月31日,正在组织拍摄大型文献片《东北抗联》的姜宝才,又一次踏上了长春的土地。一个不经意的消息,触动了他敏感的神经:长春市般若寺在内部施工时,发现了一颗无名头骨,并被僧人转埋在了长春市远郊。“这会不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抗日战争胜利59周年前夕,一条惊人的消息从吉林省长春市传出:抗日名将赵尚志失踪了62年的头颅,终于有了下落。


至此,一个萦绕在人们心头半个多世纪的历史谜团被解开。


一个军人的发现


姜宝才,沈阳军区政治部电视艺术中心编导,一位长期致力于东北抗联题材创作的作家。2004年5月31日,正在组织拍摄大型文献片《东北抗联》的姜宝才,又一次踏上了长春的土地。一个不经意的消息,触动了他敏感的神经:长春市般若寺在内部施工时,发现了一颗无名头骨,并被僧人转埋在了长春市远郊。“这会不会是失踪了62年的赵尚志的头颅?”姜宝才心中一动。


抗日民族英雄赵尚志,在东北与杨靖宇齐名并称为“南杨北赵”。赵尚志1908年出生于辽宁省朝阳县,早年参加革命,加入中国共产党,黄埔军校第四期学员。1926年,他受时任满洲省委书记刘少奇派遣,曾在沈阳、大连、长春等地从事工运工作。“九·一八”事变后,赵尚志便投身抗日武装斗争,在哈东地区创建抗日游击队,先后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军长、北满抗日联军总司令。


赵尚志骁勇善战。中共中央发表的《八一宣言》中,称赞他为“民族英雄”。毛泽东同志也给予其很高的评价:“有名的义勇军领袖杨靖宇、赵尚志、李红光等等,他们都是共产党员,他们坚决抗日艰苦奋斗的战绩,是人所共知的”。


赵尚志曾有名言:“没有国哪有脸”,发誓不赶走日寇不结婚、不洗脸。其英雄主义气概,令日寇闻风丧胆。1942年2月12日,在一次战斗中,赵尚志被叛徒出卖,受伤被捕,后因流血过多壮烈牺牲,年仅34岁。赵尚志牺牲后,日寇残忍地从他的遗体上锯下头颅后,将其身躯投进松花江。


日本战犯东城政雄于1956年写的一份忏悔书,为寻找赵尚志头颅,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线索。


“……当天(1942年2月12日)晚上举行了庆祝宴会。第二天早晨,用汽车把赵的遗体运到佳木斯警务厅。……过了一周,我接到省里一个电话:‘带着赵尚志的首级,马上乘飞机到新京(现在的长春)的治安部警备司来!’此时,我心里乐开了花。……一到新京,我便乘上前来迎接我的小汽车,一直来到伪满治安部大臣室。治安部大臣于芷山接见了我。当我打开白木箱盖让他看时,他欢喜地说:‘好!好!’然后,我们把赵尚志将军的头颅在各科室传看了一遍。然后,我就离开新京返回三江省去了。后来听说,赵的头颅是由三江省警务警备股的人锯下来的,他们把遗体投入了松花江,而赵将军的头颅,后来被埋到新京市内的护国般若寺里。”


1989年,东城政雄向日本《朝日新闻》记者再次谈到赵尚志遗体头颅下落:


“……穴泽满面洋溢着兴奋的神色来了,他说赵尚志被捕了。我问:‘怎么知道是赵尚志呢?’他身上有主任说过的那种伤痕,就是眼下的月牙形伤痕。据说,赵尚志被倒背手绑着带去审讯了8个小时也不开口,临死还大声痛骂:‘你们是日本帝国主义的看家狗,对畜生是没有什么可说的。’……下午一点钟,卡车送来了尸体。我把冻了的赤裸裸的尸体拖下车,放在前院,对全身进行了检查,连尸体缠着的腰布也解了下来。尸体瘦得皮包骨头,睁着双眼。把没收的东西摆好,我让镇上的照相馆拍了尸体证据照片。大概人们不会相信,抗日联军的总司令会被一个特务用计谋杀害。据说,整个满洲的各警备机关多年来一直拼命寻找机会抓他,要是军队逮捕到他,可以获得金质勋章。事务官让人将认识赵尚志的副官李华堂带了来。事务官问李:‘是赵尚志吗?’李揭开草席,显出厌烦又不忍正视地低声说:‘没错!’


第二天早晨,冻得硬梆梆的尸体被装上卡车,送到省特务科分处。据说,随后警备科的山本警尉借酒兴,用锯子将尸体锯断,扔进了松花江。我奉警务厅长之命,把装在木箱里的赵尚志首级送往长春。我是从佳木斯乘大型飞机去的。也许因为飞机内比较暖和,头解冻了,呈浅紫色,睁着的眼睛也闭上了。”


东城政雄把赵尚志烈士的头颅送到伪满军政部。日本关东军准备将赵尚志的头颅公开示众,然后密封保存,与杨靖宇、陈翰章等烈士的头颅一样,伺机运往日本,以炫耀武力占据中国东北的“赫赫战果”。由于赵尚志的头颅在没进行药物浸泡之前就发生变化,保存已不可能。所以,经于芷山请示关东军总司令部,决定将烈士的头颅焚烧灭迹。


就在准备焚烧时,有一位法名炎虚的僧人及时赶到了。炎虚是长春市般若寺的住持,当年在伪满新京德高望重。由于当时的日本关东军总司令梅津美治郎信奉佛教,多次去般若寺拜见过这位僧人,所以,当炎虚法师听说抗日英雄赵尚志的头颅将要被焚毁时,便亲自出面请求将赵尚志的头颅掩埋在般若寺内。对炎虚法师的这一要求,关东军总司令部竟破例允许了。


一波三折寻忠骨


2004年6月1日,姜宝才与长春的朋友赶到般若寺,对第一现场进行了考察。根据了解的情况以及平时掌握的资料,一向沉稳的姜宝才,这次因激动而显得有些武断了,当时就断言“这很可能就是赵尚志”。他当即致电家住哈尔滨的抗联老战士李敏。听说老军长的头颅被发现,这位82岁的老人非常惊喜,并提出让赵尚志的亲属一块去。


赵尚志头颅的下落,是多年来很多人都在寻找的历史之谜。


1945年10月2日,当年的抗联领导人之一、时任中共满洲省委军委书记兼苏军驻长春警备副司令的周保中,来到战后的长春,向苏军总司令马林诺夫斯基元帅提出寻找杨靖宇和赵尚志遗骸的要求。


当苏军对所有可能隐匿杨靖宇、赵尚志头颅的地下室、军用仓库、秘密档案室一一搜索后,并没有找到两位烈士的头颅。后来由于国民党军队接管了长春,寻找工作被迫中断。


1948年3月初,我地下党在国民党占领的长春医学院发现了3个大玻璃瓶子,其中有抗联将领杨靖宇、陈翰章的头颅和抗联战士常基隆的心脏,但赵尚志的头颅仍无影踪。


新中国成立后,吉林和黑龙江两省的党史研究部门和文物管理所,一直都在努力地寻找赵尚志烈士的头颅,并曾多次走进般若寺,却始终没有结果。


李敏等人曾这样讲述赵尚志的故事:任何游击队里都有女队员,也谈恋爱和结婚,一面战斗,一面生儿育女,那都是很正常的事。但赵尚志却说:东北不解放,就不结婚!他在34岁被杀害时,一直还是独身。那时,他不刮胡子,甚至很少洗脸。一个骑兵队长对他说:“司令员,你洗洗脸吧。”赵尚志却回答:“没有祖国的人,还有什么脸啊?”


1989年冬天,一位从事战争史研究的日本女学者山崎枝子,来到哈尔滨采访李敏时,李敏对她说:“能否请你找一找赵尚志将军的头颅?我们知道,日本特务杀害了他,把他的头送到了长春,据说,关东军的医务官把它泡在福尔马林药水里,转送到了日本……”山崎枝子回到日本后,采访了杀害赵尚志计划的策划执行者东城政雄。她这样写到:“(东城政雄)戴一副黑边眼镜,身穿夹克衫和工作裤,虽然他已经76岁,记忆力却相当好。他严肃地说:‘我现在深深地反省着自己。策划并实施谋杀赵尚志计划的是我。被中国方面当作重要资料的日方文件里,由于上级机关的人要报成绩,伪造部分不少。我不打算再搪塞了,请您全部用真名,把一切情况都写出来吧。’”


东城的证词从日本转至时任黑龙江省党史研究所所长金宇钟先生。金宇钟回信说:“请代为问候说了真话的东城先生。”


2004年6月2日,姜宝才带着赵尚志将军的妹妹赵尚文与外甥李龙、李明以及老部下李敏等数人又一次来到了般若寺。经与寺院方协商,在长春远郊的一片树林中,他们找到了头颅的第二掩埋地。头颅用红布包裹,外面是两层黑塑料袋,大家轻轻地把头颅放在了事先准备的箱子里,接英雄回家。


为英雄做鉴定


为使头颅不再发生意外,姜宝才等将头颅放在了安全处,对外则一律保密。抗联文献片摄制组、赵尚志的亲属和抗联老战士代表,共同签署了《保护赵尚志头颅的协议书》。


6月18日,姜宝才等请来多位专家,对头颅进行科学鉴定。脊椎动物研究专家、文物鉴定专家魏正一先生经过仔细研究,在鉴定书上写下这些文字:此头颅为男性,死亡年龄在28-40岁之间。死亡和埋藏时间,有几十年历史。在左眼眶下部和左颧骨内侧有硬伤,为死者生前受伤并几年自我修复所致。在左眼下部,鼻骨左侧,也有一处数毫米直径的近圆形痕迹,可能亦为生前受伤所致。黑龙江省公安厅主任法医刘英坤等3名技术人员,也对头颅进行了鉴定:为男性头颅,年龄在35-40岁左右;身高162厘米(误差正负5厘米);埋藏时间比较长,在数十年间。


所有的鉴定人,均是在毫不知内情的情况下展开鉴定的。但鉴定结果,都与史料记载基本吻合:赵尚志牺牲时,34岁。1932年在一次战斗中左眼受过伤,左颧骨留下三块月牙形伤痕。在敌人的报告中,也明确记载赵尚志左眼下方有伤痕,身高为162厘米。同时根据颅骨造型分析形成的电脑复原像,其相貌也得到了赵尚志的胞妹赵尚文和赵尚志老部下陈雷(原黑龙江省省长)及其夫人李敏(原黑龙江省政协副主席)等的认可。


烈士英灵盼归处


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姜宝才一直在为英雄的后事忙碌着,他的心也一直在被激动着。可激动过后,他的心中不时被一股莫名的愁绪笼罩着。他时常感觉到,社会在进步、城市在长大,举目高楼林立、望眼灯火辉煌,还有多少人能想起在60多年前,我们这个民族曾经历的深重苦难呢?


其实,老姜的担忧笔者也有同感。这些日子,笔者也一直在为这件事忙碌着。一次,到图片社扩印赵尚志将军遗照,提起他,几个服务员显得很漠然与不屑,那一刻,笔者心就像针扎了一样难受。无独有偶,两个年轻人见我在写赵尚志的文章,我问他们:“知道抗联英雄赵尚志吗?”回答竟是“不知道”。回到家里,12岁的女儿好奇地看我整理烈士资料,就问这是谁?我告诉她,这是牺牲多年的咱东北抗日英雄,叫赵尚志。望着孩子那不解的神情,我的心隐隐作痛。


令人感到欣慰的是,赵尚志颅骨被重新发现的消息传出后,立即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反响。黑龙江省省委书记宋法棠、省长张左已都做了具体批示,责成省民政厅负责此项工作。7月20日,黑龙江省民政厅分别致函沈阳军区政治部和姜宝才,在表达谢意的同时,提出了在哈尔滨市厚葬英雄忠骨的意向,并拟制了两个安葬方案。吉林省长春市市长办公室、宣传部、文化局也联合协商,拟将英雄头骨安葬于吉林省。


姜宝才在日记中写下了自己的设想:


“当把英雄头颅找回来的时候,我们最大的心愿就是盼望将英雄忠骨礼葬,把他送到安息之地。……如果将赵尚志头颅安放在太阳岛上,那就实现了英雄忠骨的合葬。可以说,松花江是英雄的肢体,而太阳岛就是英雄的头颅。”


“八·一五”已过去,“九·一八”又近了,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日的脚步也日渐清晰。但愿我们的国人在这些曾给中华民族留下伤痛记忆的日子,不忘前事,警钟长鸣。


衷心希望,英雄忠骨能够早日安息。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