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8/


北方大学保卫处就在音乐系斜对面,中间隔一条车流不息的校园路。钟彭立即与项征和助理江小蔚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北方大学!

保卫处治安科里,钟彭见到了保卫科科长王渐扬。结果,他和几个警察都愣住了,因为王科长自己戴上了手铐,垂头丧气地靠在一条长凳子下,而周围是几个保卫干事,无不面露为难之色。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那具尸体在哪儿?”

钟彭焦急地问。

“钟队长,我不是人,我……真他妈下流,不是个东西!”

钟彭感到诧异,和他相识时间很短,只是开会时偶然见过几次,并不太知晓他究竟有什么脾气,不过,听孙处长介绍过他是新助手,只知道了除了平时喜欢喝点酒好耽误工作以外,人还是个热心肠。

他将目光瞧向内勤助理,一位长相白净的年轻女干事,电话应该是她打的。

“到底怎么了,他这是……。”

“我们没见到什么尸体,是科长说的,他好像吓坏了,晚上寻岗回来人都变了样,说话语无伦次,可能是做过什么难以解释的事。”

钟彭凭借丰富的办案经验已经看出,这个王科长的确正经受着因犯罪而带来的良心的谴责,因为他额头的汗水和沮丧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只见王渐扬的脸色灰暗,嘴唇发白,深蓝色的制服包裹不了仓皇害怕的神色,他是自己将自己拷起来的,一切都昭示着这次的情况十分特殊。

“老王,尸体在哪儿?”钟彭认识他,只好有些严厉地问。

“唉!”王渐扬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带你们过去!只是……我先承认我……强奸了……她!”

“你说什么?你……说话要对法律负责!”

“我有罪!……我强奸了尸体。”

“你没喝醉吧?”

钟彭向刑警使了个眼色,随即,王渐扬被控制起来。王渐扬也不喊叫,被两个警官带着向发案地走去。



王渐扬几乎走不了路,钟彭感到无比的奇怪,如果说是其行为触犯了法律,他能主动自首,这对许多犯罪嫌疑人来说,往往像一场解脱,所以精神不会崩溃,可王渐扬的情形却大不对头,这让警察们感到十分的疑惑。

王渐扬心情很糟糕,青紫的嘴唇多了几道牙齿的咬痕,哆嗦着讲述了当夜发生的一件极为荒唐的故事。

“我昨天见了一个朋友,喝了酒,夜里就醉意朦胧地赶回当日值班。”

王渐扬犹豫而缓慢地说,目光仍停留在自己的鞋子上。

“那个朋友是谁?”

钟彭逼问,可王渐扬似没有听见,继续讲述自己的荒唐故事。钟彭又问了一次,他还是不回答,他也无奈,只好认真地听他讲述下文,就是他如何在不清醒的情况下“奸污”了一个无头女尸。


就在几个小时以前,夜少有的阴沉,秋雨即将来临的北方上空,犹如一面黑栗色的幕布,在偶尔划破夜空的闪电辉映下,将阑珊的街道和西郊雾霭笼罩下的大学校园覆盖得严实而静谧,教学大楼暗影重重,摇曳的芙蓉树下不见了对对情侣,不见雨来的雷电便将那里少有的空旷衬托得异常神秘,投射出让人浮想联翩的恐惧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