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朋友的朋友写朋友![影子]

mtmt1314 收藏 34 439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朋友,想给你写封信

朋友,想给你写封信。

很久没写信了。

我一直喜欢写信。

我钟爱着写字时,从点撇竖捺间挥洒出来的流畅与潇洒。


夜晚躺下闭上眼睛的时候,我总会爬回往事,在记忆里翻滚。我是个浅眠的人,也容易失眠。大学三年,我开始慢慢明白这是我一直胖不起来的重要原因。于是我在床头安放着一盏台灯,每每深夜未眠,我都可以随时打开灯,把灯调到尽可能暗,然后一个人爬起来,或拿起放在枕边的书看,或拿过纸和笔,写写开灯前黑暗中脑海里闪现的想法和感受。

但似乎往往是在开灯、爬起、铺纸、握笔的瞬间,所有想要表达的词句突然就丢失了,快到了无踪影,无法捕捉。

在模糊与空白之中,只好一个人愣坐着,暗黄的台灯照着蚊帐里小小的空间,我醒着的神经在沉静中揣测着黑暗和孤寂……


对于这些,我很多朋友都不知道吧!

其实写信,算不算一种独白呢?

我有过很多写好没有邮寄的信,关于爱情,关于友情和亲情,关于考试和名次,关于志愿和理想……这些信,都被我锁在宿舍或家里房间的抽屉里。也许有一天我会把它们都烧毁,那记载着我太多成长中的心情,当岁月无法追忆时,一切都会变成灰烬。

但我写起信来,还是会一发不可收拾。每写一封信之前,我都有过深刻的酝酿,走着坐着站着看着都会在酝酿,并且写信时,总会撕掉几张纸后才能慢慢进入状态。

我习惯于把开始做好。

很多同学都说我的字写得好看,信的开头两页我也确实把字写得很认真很有耐性,还有点刻意地强调字体的流畅与飘逸,但到最后,字体肯定是面目狰狞的,因为我要写的东西太多了,手写的速度永远跟不上脑子里文字输出的速度。

收过我信的朋友,有这种感觉吗?

记得一位朋友曾经深有感触地说,你给我的信都可以出书了,写手、钢手、高手!


好了,我是不是又在乱扯了?

既然是在写信,就该告诉点近况。

就说今天吧。今天和同学一起去爬白云山,下山的时候,坐了缆车,终于坐了一次缆车。十五块钱。下到山,大概五分钟,或者没有。

缆车出了候车室,有点陡,看不到山底,一下子的倾斜,像跳崖前的俯冲,带着未知的刺激。

此后,缆车其实很平稳,在索道里缓慢地滑动,给人足够的安全感去体验悬在半空一览众山的惬意。

或者,在车里,我想得更多的,其实是关于两个人的浪漫。在白茫茫的阳光的反射下,索道给人一种莫名的时光永恒的错觉。

又或者,我是一路空白着思想下来的,身心有着浅浅的慵懒。短短几分钟的路程,神经里几乎只跳跃着一句话:我在坐着缆车呢!

带着平静的喜悦。


下了缆车,坐公交车回校,只需三十分钟,但我还是在岗顶就下车了,我宁愿走路,也不要在司机出其不意的猛然刹车中作贱自己的胃。我排斥,甚至是厌恶公交车,厌恶打城市里一切机动车辆的气味,厌恶高楼林立间,堵车时,疲乏地爬行的所有车辆。在这些车辆里堵着,我觉得自己像一堆废铁里一只嘶哑飞行的苍蝇,世界之大,城市之大,堵车之长,气味之闷,我似乎怎么飞都是徒劳。

也许生活给我安放了一副柔弱的躯体,还镶嵌上一颗敏感的心。我对外界有着过分的挑剔,或者是对大城市有着过多的不满。

我安于生活又非常不安于生活。

我曾恶狠狠地想,等我有了足够的钱,我一定买一辆自行车。寒假里这样对父母说了之后,他们自然说我没出息,他们纠正我该买的是小车。

但我讨厌小车。我不觉得拥有这样的车辆是一种幸福,即使在很多人眼中这或多或少象征着成就。我所向往的是清新自然的东西,而不是关在一个紧闭的车身里,坐着发动油门。我也许带着偏见,但我还是认为这些快捷的交通工作其实在摧残着人的自然机能。

我渴望自然和本真,在现代社会,这是一种幼稚无知甚至遥远的奢侈。

只要你仍旧生活在大城市,只要你还没鄙弃纸醉金迷,这里充裕的物质条件,会让你投降,这是一种惯性。因为你已经在城市的胸腔里,习惯了这样的索取和填充。

人们的孤寂,是属于深夜的,白天了,仍然停不下奔波的躯体去为着一种要更好地生存的意识而奋斗。


是不是我的文字又变得苍凉了?

大城市绝对不颓败,绝对在蒸蒸日上,绝对有着最现代化的先进技术,有着最潮流的衣着打扮,有着精致的烹饪和饮食,有着密集拥挤的人口。

只有我这样的人,看似清心寡欲的人,才会为着大城市里人们的行色匆匆、大城市里的乌烟瘴气、蒙蒙天空唏嘘不已!

颓败的,是人们的心。

在公交车上,我经常看到上班一族困乏地靠着窗打瞌睡,看着女人们都化着或浓或淡的妆,眼影掩盖了睡眠的不足,口红掩盖了身体的虚弱,粉底掩盖了脸色的苍白,套装掩盖了厌倦的身心。


这两个星期都在看一些情绪低落的书,看了很多关于都市男女无奈的生活。

我似乎钻入了一片废墟,但我又在这片废墟里,看到了现实生活中最透彻的荒凉。


我是不是又要洗脑了?


呵呵。


朋友,我在安徽的朋友,你要准备考研啦,很长很长时间都没有和你好好地聊聊了。我曾经写给你的信还在吗?我那时是不是特别幼稚特别罗嗦?但我真希望我还是那样幼稚和罗嗦,跟你说很多不着边际的话,没有沉重没有唏嘘没有失望,只有细细的娓娓道来,带着生活里的一些俏皮和幽默。


朋友,我那中途逃离学校的朋友,你现在还好吗?你消失得较长时间啦。你对大学的失望,其实也是我们对大学的失望,只是我们尚且挣扎然后无奈适应现在还在继续。离开了校园,你都去了哪里?你都在做些什么?你换了手机号码,你坚持着QQ的隐身,你一定记挂你的朋友的,是吗?只是你已经疲于去应付别人不厌其烦地问你为何要离去,是不是?

你躲藏不是因为你害怕,你只是厌倦。

但你现在过得好吗?我们也快大学毕业了,我们也快要离开象牙塔了,我们蛀虫般的生活也快要结束了,走出校园的时候,不知会不会有你曾经的迷茫?或者,你离开的时候是带着愤怒和冲劲的,你那时一定不信命运,一定不信大学会为我们铺一条很好的路,一定带着失望而又带着希望重新上路的。

你临时的逃脱,也许也是及时的逃脱。我佩服你的勇气,这样的选择不是人人都敢去做,很多人都是甘于现状,甘于得过且过,甘于船到桥头自然直。这也许是一种最佳的生存方式,因为这符合大众的心理。所以你的离去,会有怎样的迥异呢?

我希望你过得好,我的朋友。


朋友,我那读新闻传播的朋友,开学前见到你,觉得你真的经历了很多,你的身上有种我无法言说的被冲洗的青春,似乎是成熟了,又似乎简单了。

很少看到你把头发全部梳起来。

你的过去装满了行走的脚步,你一直在行走,你辗转在各个城市之间,你的生活除了采访、拍摄、写稿,除了恋爱,除了兼职赚钱,除了学习,除了交际,还有胃痛。

你自信开朗,你懂人情世故,但你又放荡不羁,你坦率而又隐忍,你的签名上写着这学期的两大目标是精学英语以及赚足够的钱暑假去柬埔寨。

你永远朝着目标前进,就像你大一从学校骑自行车去北京,就像你穿着轮滑鞋在大街小巷潇洒穿行……曾经和你坐在你堂哥的新房子里一起感叹,以后自己有这么舒适的一套房就好了!你说你一定会有的。你活得比我有理想,而且你一直在不停地努力和尝试。

你终于挣脱了困扰你的情感纠缠,你不再需要在一厢情愿地表白后却发现是错觉,你也不再需要和一个男生以模糊的身份一起痛苦地相爱,你也不再需要在校园BBS上发帖征男友,你有了虽然不高不帅不富有但经常炖汤给你喝体贴入微的男友。这么多年的盲目追求和失去以及屡屡受伤之后,你慢慢地明白了,优秀的,其实不一定适合自己,你现在,在平凡中享受着一份幸福的踏实和安定。

你会很好的。记得注意自己的胃,不要盲目地减肥。


朋友,我很多的朋友,其实大学以来已经淡化了很多我们之间的联系,没有深刻的交心,没有彻夜的畅谈,甚至不知道你现在身在何处。

如果注定会各奔东西,那么我们曾经一起的岁月,一定就是邂逅里的沉淀。

现在的我,似乎变得有点腐朽,生活里,除了期盼能有感觉写几个字,就觉得值得和充实。我渴望自己以后能在家里自由地写作,不要行走在都市浑浊的街道里,不要窝在开着空调紧闭房门窗户的办公室里工作,更不要在公交车上搭载自己身心的疲惫。

现在的我,还是如此的为着未来焦灼,我只希望我的家人会支持我毕业后只要我自己觉得可以接受就足够的第一份工作,我不要他们给我太多舆论的压力,不要让我也觉得大学毕业生出来就应该有很好的待遇就够,我纵然不想令你们失望,但我更希望你们仍然会支持我,让初入社会的我有一个成长的过程,相信我以后会好的。


现在的我,在这里写一封信,给我所有的朋友写一封信……我很想说,我不久前悄悄地恋爱然后很快又静静地失恋,没有过多的伤痛,也许是走得不够深不够长。在我以为自己还放不开的时候,我忽然就明白了,其实我放不开的不是他,不是因为还爱他,而是因为我还爱着以前对他的那份初萌的好感。我爱着自己的一份感觉,那才是两个人之间真正的初恋,开始时模糊的美好的想要靠近的初恋,轻柔而又焦烈,总有着浮夸的幸福,有着世俗的情欲。

但时间总会磨损岁月,磨损激情,磨损往事,磨损记忆,磨损触觉,磨损一个人的泪腺。

连发出一声长叹,也干涩。

人走了,感觉还在,于是挣扎与纠缠。

但已经与爱无关。

在开始和结束之际,我都忽略了,原来自己一直喜欢的,是一种温情的人,不是生气时就用僵硬的话语来刺伤对方。也许是我对文字和语言有着尖锐的敏感,于是我容不下它们在心里划下的伤痕……

有时候看着校园出双入对的情侣,看着他们的身高外貌衣着,我都在想,其实这里恋爱的,大多是一些各方面都很平凡的人,女的不一定漂亮婀娜,男的也不一定潇洒高大,能够携手,就是因为相互的适应和吻合吧!


不觉间,我的信是不是又写得很长了?你们看得辛苦吗?累吗?我就是这样一个人,还好是用电脑,如果是手写,我的手一定麻了。

差不多要结束了吧!今天是三八妇女节,昨晚去做家教,打开学生家门的时候,他就说,哎呀,忘了给姐姐也准备一份礼物了!

原来他给他妈妈准备了礼物,是他下午放学时在回家的路上随便扯一条较长的草根,再捡一块石头,用草根绑住,再胡乱地编成一个圈,他说那是一条项链。

我没有跌破眼镜,他十一岁,他说他本来想去两元店买一个平安符的,但想想还是觉得舍不得花钱…..他这样说的时候,我还是看到他妈妈脸上闪现着幸福的光环,孩子有这份心已经很不错了。他们家的钟点工说,现在的小男孩比我们这一代的懂情趣。

女人其实很容易哄的。

结果那天晚上,他在做作业的时候偷空给我快速的画了一辆车,以前无论我怎么诱哄他都不肯给我画,但这次他自愿画了。


就写这么多吧,已经有四千多字了。抱歉,朋友,你看得辛苦了。但我真的想写一封信,一封写给你们的信。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