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这才是春秋》

baisha200809 收藏 7 2699
导读:[size=16]不知道春秋那段历史,你还是个中国人吗?[/size] 一、 天仙妹妹 天仙妹妹 ——天仙妹妹 时间回到前781年,周朝。 世上很多事情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就像美女。 注意,第一个男演员出场了。褒洪德,男,二十四岁,褒城大夫褒顼的独生儿子。 褒城在今天的陕西省勉县,褒城大夫也就是勉县县长,相当于县团级。 这一天,褒洪德无所事事,于是出城到野外闲逛。当他来到河边时,遇上了本书的第一个女主角。女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不知道春秋那段历史,你还是个中国人吗?


一、 天仙妹妹 天仙妹妹




——天仙妹妹


时间回到前781年,周朝。


世上很多事情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就像美女。


注意,第一个男演员出场了。褒洪德,男,二十四岁,褒城大夫褒顼的独生儿子。


褒城在今天的陕西省勉县,褒城大夫也就是勉县县长,相当于县团级。


这一天,褒洪德无所事事,于是出城到野外闲逛。当他来到河边时,遇上了本书的第一个女主角。女主角什么样?


一个美女,看上去十五六岁,头戴花巾,穿一身土布缝的花衣服,衣服略有点肥。背上背着个大箩筐,箩筐里装满了蘑菇,头上还插着一朵野花。这么说吧,闭上眼睛,想像一下十五岁时候的宋祖英。


极纯,极漂亮,还有一点辣辣的感觉。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样的妞,褒洪德忍不住要泡,谁见了,谁都想泡!


美女听见有人念情诗,抬头看见一个年轻英俊的贵族公子正在向自己抛媚眼,不禁绯红了脸。她微微一笑,送了一缕秋波过来。


就是这一笑,勾魂的一笑,让褒洪德神魂颠倒。就是这一笑,历史因此而改变了。


在中国“独尊儒术”之前,男女之间的爱情是相当开放的,这一点有《诗经》可以作证。所以,在周朝,自由恋爱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这个小美女和褒洪德一见钟情了。


两人开始对起情歌来,具体唱什么已经无从考证,无非是美女唱“妹妹找哥泪花流”或者“妹娃要过河,哪个来推我嘛”,而褒洪德唱些“采蘑菇的小姑娘,背着一个大箩筐”或者“妹妹你大胆地向前走啊”。


两个人很快就认识了,接着开始聊了起来。


美女实际年龄只有十四岁,比看上去小一点,或者说稍微早熟一点。家就住在褒城附近的山里,父亲是卖桑木弓的,就姓了桑,叫桑叔;母亲是编簸箕的,但不姓簸箕。


“我爹我娘叫我天仙妹妹,因为我不是他们生的,是他们在河边捡的,他们就说我是老天爷送给他们的礼物,是天仙。”哇噻,原来是天仙妹妹,怪不得这么迷人。


“天仙妹妹,我叫褒洪德,家里人都叫我褒子。”褒洪德也自我介绍。


“我就叫你褒子哥哥。”越说越近乎。


基本上,到太阳就要落山的时候,两个人就已经私订终身了。


到现在,一出中国古代版的灰姑娘正在上演。


但是,中国的事情注定要比西方复杂得多。


当两人拥抱在一起的时候,大地为之颤动。


难道爱情刚刚开始,就惊天动地了?夸张了点吧?一点不夸张,因为地震了。


“不好了,地震了。”这一对男女惊慌失措,之后各自向自己的家中狂奔而去。




——岐山地震


周朝,周幽王二年,也就是前781年。


中国发生了里氏七点八级地震,震中在岐山,史称岐山地震。岐山在哪里?今天的陕西省宝鸡市岐山县境内是也。


岐山地震的后果是什么?《史记》记载:幽王二年,西州三川皆震。是岁也,三川竭,岐山崩。哪三川?泾、河、洛。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呢?不必形容了,基本相当于汶川地震,而岐山与汶川属于同一地质断裂带。三川为什么断流?堰塞湖。


整个周朝为之震恐,为什么?因为岐山是周朝发家的福地,用后来的话说,那就是周朝的龙脉。龙脉崩了,那不是要倒霉了?


太史伯阳父第一时间唱衰周朝,太史主要是掌管史籍的,那时候地位很高,相当于今天的国家社科院院长。


“国家要完蛋了,老百姓靠土地和水生活,没水了,那不是要完蛋了?”伯阳父的话很不注意社会影响,他还举了例证:“当年伊、洛断流,夏朝完蛋;黄河断流,商朝完蛋。如今,唉。”


“夫国必依山川,山崩川竭,亡国之征也。若国亡不过十年,数之纪也。天之所弃,不过其纪。”(《史记·周本纪》)伯阳父连时间都给预测了,十年亡国。果然如此吗?往下看。




周朝的伟大首都镐京在今天的西安,与岐山的距离大致相当于成都与汶川的距离。镐京也有强烈震感,好在破坏不大。


周朝太师(相当于人大委员长)周公和太保(相当于政协主席)召公连忙组织军民,前往歧山抗震抢险救人。半个月后,抗震救灾胜利结束,周公召公从岐山回来,怒气冲冲去找周幽王。


周幽王是谁?就是周朝天子,那个年头还不叫皇帝,叫王。幽王,一个很糟糕的名字是吗?是的,因为他的事迹很糟糕,后人就叫他幽王。记住一个原则,古时的王或者皇帝的称号都是后人给的,幽王活着的时候并不叫幽王,他也不知道自己死后会被称为幽王。


我们常常在电影电视上,看见皇帝被直突突地称为“唐太宗”、“商纣王”之类,那只能说明编剧不懂历史。


周公召公为什么要怒气冲冲去找周幽王?因为他们要骂他。


“大王,你看你,不务正业,整天就知道劳民伤财,修建宫室,大兴土木,惹怒了上天,这才用地震来惩戒我们。”周公毫不客气,上来就是一通训斥。


“哎,周叔,可不能这么说,修宫室说明咱国家富裕啊。再者说,多亏重修宫室了,原来那个,说不定这次就塌了。”周幽王可不吃这套。


“大王,你选美女的事情也放放吧,关心关心老百姓的疾苦吧。”召公说话了,稍微客气一点。


“哎,召叔。你说这地震,这属于天灾啊,这干我什么事?”幽王更不服气了。登基之后就开始选美女,全天下海选啊,跟超女选秀一样,可是就这么选了一年多,也没选个中意的,正烦着呢。


说起来,周幽王是选秀的祖师爷。


为什么周幽王对周公和召公这么忍耐?因为两位都是德高望重,极有势力,而且从辈分上论,都是他的叔叔。所以,周幽王尽管不爱听,也只能听着。




周公召公走了,周幽王一肚子闷气正无处发,太宰虢石父来了。太宰是什么?总理。


“老虢,你也来鸟我?”周幽王瞪着眼问,要拿虢石父出气。


“大王,您说哪儿去了?我是来祝贺大王的。”虢石父笑嘻嘻地说。


“祝贺?祝贺什么?”


“我们大周朝在大王的领导下,取得了抗震救灾的全面胜利,难道不该祝贺?”


周幽王一听,心情好了许多。


虢石父见幽王的脸色见好,继续发挥:“大王,咱们这次抗震救灾那是及时全面,不遗余力,救出来无数的灾民。现在,灾民们对大王感恩戴德,齐声歌颂。这不,歌颂大王的民歌都出来了。”


“什么民歌?”周幽王一听,来了兴趣。


“我给你唱唱。” 虢石父清了清嗓子,开始唱起来:“天灾临兮死何诉,周公唤兮召公呼,天子疼兮诸侯哭,纵做鬼兮也幸福。烈马战车兮救雏犊,左一锹兮右一锄,感恩大王兮齐欢呼,再死一次兮心也足。”


周幽王听完,咧开嘴笑了。


“纵做鬼兮也幸福。真的?做我的臣民,冤死了也幸福?”


“那还用说,这不,再死一次心也足啊。”


“好好,传唱下去。”周幽王高兴,决定把这个搞成流行歌曲,给周公召公们看看。


虢石父十分得意,这个马屁算是拍对了,正要继续,幽王突然对着他大笑起来。幽王边笑边说:“老虢啊,你要是出门就被车撞死的话,寡人一定去亲自呼你唤你,让你也死得幸福,哈哈哈哈,你真是太有才了。”


幽王不是傻瓜,他知道这是虢石父自己编来拍马屁的。不过,他喜欢这首民歌,也喜欢虢石父。




——褒城大夫


褒城离震中较近,房屋受损比较严重。


一连十多天,褒洪德跟着父亲在城里抗震救灾,一时顾不上去跟天仙妹妹约会。


忙得差不多了,褒顼决定去趟伟大首都,一方面报告褒城的情况,一方面给周幽王问安,同时也准备了几首歌颂周幽王的民歌。


走在路上,褒顼就听说了周公、召公训斥周幽王的事情,百姓们交口称赞周召二公。


褒顼念头一转,心说周公召公进谏都没有事,那我也说几句,还有好名声。


就这样,到了镐京,褒顼洗了把脸,扶正了帽子,匆匆忙忙来进谏言。


自古以来,拍马屁也好,进谏也好,很重要的一点是要看人家的眉眼高低。


“大王啊,地震了吧,天灾都是人祸引起的啊?万恶淫为首啊,您就别选秀了。”褒顼上来就是一句。


“什么?你的意思,这地震是我弄的?”幽王没好气,心说老周老召仗着老脸来说说也就罢了,你是个什么东西?真是嗑瓜子嗑出个臭虫来。


“那,那怎么会。” 褒顼一愣,发觉今天苗头有点不对。


“既然不是我干的,你来说我干什么?”


“这个,这个。” 褒顼被幽王问懵了。


幽王一拍桌子,也没客气:“来人,关起来。”


就这么着,褒顼给关起来了,也没罪名,也不知道关多久。最惨的是,精心准备的那几首民歌根本就没有机会唱出来。




——救救老爹


幽王在无意中作了一件正确的事情。为什么一年多来超女选秀总是选不到称心如意的?因为大家没有动力,或者说大家都在抵触,事情自然做不好。


要让大家把事情做好,靠觉悟是不行的。只能有两个方法,要么悬重赏,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要么把他爹抓到牢里,看他卖不卖力,这种办法可以简称为绑架。从管理学的角度说,后者的效果更好。褒顼入狱了,他的老婆孩子急了。


褒洪德第一时间揣着银子和土特产去了首都。自古以来,走后门托门路跟今天一样。


首都是什么地方?首善之都,那是王公贵族聚集的所在啊。随便在大街上拍个肩膀,那不是王子就是公子。褒顼在褒城算个土地主,在首都那什么也不算。


褒洪德揣着金子银子到了首都,这才发现什么叫做“提着猪头找不到庙门”。银子送出去不少,眼看着老爹在狱里就要周年庆了,还是没有一点进展。


母子二人都傻眼了,要是老爷死在牢里了,自己家的这块领地那肯定是保不住的,那就要全家下岗了。怎么办?


关键时刻,褒母眼前一亮,突然明白了什么。


“儿啊,其实说来说去,天子就是要找美女,只要我们找到美女献给天子,何愁你爹不出来?”褒母说,褒洪德也觉得对。


可是,说起来好说,做起来没那么简单。幽王全国选秀都没选到好的,你怎么就能找到呢?


“要不,把你妹妹送进去吧。”褒母咬咬牙,准备把女儿往火坑里推。


“不行,就凭她那罗圈腿,顶多做个宫女。”褒洪德立马反对。


母子二人商量半天,结果是没有结果。


这个时候,褒洪德眼前一亮。


每个人都有眼前一亮的时候,就如每个人都有眼前一黑的时候。




褒洪德想起来天仙妹妹,如果把天仙妹妹献给幽王,他一定喜欢。


褒洪德带着聘礼去了天仙妹妹的家里,桑叔很高兴,家里房裂缝了,正愁呢。这下好了,又有银子得,女儿又有了好归宿,怎么不高兴?


就这样,天仙妹妹去了褒家,她很高兴,从此吃香的喝辣的跻身上流社会了。虽然她知道根据门当户对的原理,她是不能作为正式夫人入门的,只能算是妾,也就是二奶。可是二奶有什么不好?整好了,也有机会混成大奶的。


可是,天仙妹妹的美梦第一时间被打破了。


褒子哥哥把当前的国内外形势对天仙妹妹详细说了一遍,又给她讲了一些舍己救人舍生取义的英雄故事。那时候还没有孟母花木兰阿庆嫂等等,不过那时有那时的故事。最后,褒子哥哥把用她去换爹的计划告诉了天仙妹妹。


天仙妹妹哭了,褒子哥哥也哭了。之后褒母也来凑热闹,并跪求天仙妹妹救他们一家。


“我爱褒子哥哥,就应该为他做出牺牲。”善良的天仙妹妹最终这样想,于是她同意了。


褒子哥哥感动得鼻涕眼泪一起流,他也舍不得天仙妹妹,可是在亲爹和二奶之间选择,他只能选择亲爹。


自古以来,忠孝常常不能两全。




事情就这么定了。


但是,还有准备工作要作。


首先,天仙妹妹要改身份,否则她的卑微身份根本不可能送进王宫去。好在全城的户口本都在褒子哥哥家里,造个假户口不费吹灰之力。于是,天仙妹妹现在不是天仙妹妹了,也不姓桑了,她现在姓褒,叫褒姒,正式身份是褒洪德的堂妹,贵族。


伪造了户口之后,开始培训。什么培训?就类似超女运动中,所有入围超女都要经过推广公司培训一样,穿着、礼仪、说话口气、走路姿势等等都要量身定做,争取将最好的形象呈现给大家。天仙妹妹的培训课程大致也就是这些内容,培训的目标就是让人一看就觉得她真是出身贵族,而不是赵本山这样穿上城里人西装的土包子。


培训是很成功的,充分说明天仙妹妹天生就具备贵族潜质。从现在开始,天仙妹妹蒸发了,褒姒诞生了。




——褒姒的第一次


一切准备就绪,褒母亲自令人备好了车,等待第二天一早让儿子送褒姒进京。


晚上,褒子哥哥忍不住来到褒姒的房间,进行最后的道别。


“唉,乐莫乐兮新相知,悲莫悲兮生别离。”褒子哥哥拽起楚辞来了。


昏暗灯光下,一对伤心人。


俗话说:情到深处难自已。很自然,两人抱在了一起。很自然,褒姒说:“哥哥,你就要了我吧。”


这个时候,只要是人,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都无法拒绝。实际上,褒子哥哥这么晚来,也有这个意思。于是,灯影闪动,呻吟声起。


这个时候,谁还会去管后果?谁还会去想生死?


史书上并没有这样的记载,但是,明明就是这样的,因为后面发生的故事印证了这段描述。


第二天,褒子哥哥和褒姒满脸倦容地上路了,褒母以为他们是哭的,却不知道他们不止哭过。


褒城离首都并不是太远,早上出发,晚上就到了。


褒洪德没有花太多的钱就获得了进献褒姒的机会,毕竟给大王献美女是件好事,又收银子又两边讨好的顺水人情,还是有人愿意做的。




——面试成功


基本上,幽王选秀的程序是:首先由选秀委员会的大臣们进行初选,之后由幽王在朝廷进行面试。朝廷是什么地方?就是幽王议政的地方,类似大会堂。


选秀委员会收了褒洪德的银子,之后向幽王提出面试请求。幽王立即批复:明天上午面试。通常情况下,选秀的面试请求比任何奏折得到的答复都要快。


登基三年来,幽王在这里进行过数不清的面试,除了大周的超女,还有来自西域的西戎美女,可是没有一个能够让他心动。他时常感慨“天下无美女,天子很没劲”。


面试的时间到了,幽王懒洋洋地坐在宝座上,他心里并不抱多大希望。


褒洪德上殿,他要先做选手介绍,因为这个超女是他选送的。


“大王,我爹是褒顼,我是我爹的儿子褒洪德。我爹老糊涂了,脑子进水了,不知道自己吃几两干饭,冒犯了大王。如今为了给我爹赎罪,我特地寻访到一个绝世美女进献大王。”褒洪德说罢,看幽王什么反应。


“嗯,带上来看看。”幽王淡淡地说,希望本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


音乐声中,褒姒上殿了。


褒洪德回头看褒姒,款款走来,如同仙女下凡一般。整个朝庭里的人全都屏住了呼吸,所有的角落顿时充满了迷人的香气。褒洪德好不容易收住心神,再回头看幽王,就在那一刻,他知道:爹要出狱了。


幽王已经呆住了,口水在嘴唇边上留连,在宫庭的微明中闪烁着湿润的光泽。在那一刻,幽王知道自己苦苦追寻三年的目标究竟是什么了,他知道自己的生命从此就属于这个女人了。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江山也要从此拜托这个女人。


幽王没有让口水流出来,而是咽了下去。流口水的人通常是因为他得不到,可是幽王是可以得到的。


幽王下旨:美人留下,褒顼可以走了,官复原职之外,作为国家补偿,还要重重犒赏。


爹得救了,赏银比花费的还要多,也就是说小赚了一笔。可是天仙妹妹没有了。褒洪德的眼里饱含热泪,不知是高兴还是伤心,或者高兴而且伤心。


褒姒随着宫人走向后宫,她忍不住回头看了褒洪德一眼。她不知道,从那一刻起,她将会成为中国历史名人,并且改变中国历史。


从天仙妹妹到芙蓉姐姐,成为名人的方法有很多种,这只是其中的一种。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