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三事件”前:林彪的两个奇怪举动

海上异客 收藏 0 200
导读:“九•一三事件”前:林彪的两个奇怪举动 2008年09月05日 09:27河北日报 : 南方网讯 庐山会议后,毛泽东对林彪和他手下的大将采取了保批两种政策。 在严厉批评黄、李、吴、邱四大将时,毛泽东始终没有公开或私下指责过林彪,总是善意地安排许多台阶让他下,希望他能认错。但从1970年9月到1971年4月,林彪对他在庐山会议上带头搞起来的这场风波,没有作过任何检讨,甚至友善的姿态也没有。一股怨毒之气充溢在他胸中,他抱着死硬到底的态度与毛泽东顶上了。 毛泽东与他的“亲密战

“九•一三事件”前:林彪的两个奇怪举动

2008年09月05日 09:27河北日报

南方网讯 庐山会议后,毛泽东对林彪和他手下的大将采取了保批两种政策。

在严厉批评黄、李、吴、邱四大将时,毛泽东始终没有公开或私下指责过林彪,总是善意地安排许多台阶让他下,希望他能认错。但从1970年9月到1971年4月,林彪对他在庐山会议上带头搞起来的这场风波,没有作过任何检讨,甚至友善的姿态也没有。一股怨毒之气充溢在他胸中,他抱着死硬到底的态度与毛泽东顶上了。

毛泽东与他的“亲密战友”之间出现了巨大的裂隙。杜修贤是老资格的新华社摄影记者,庐山会议后他目睹了两件奇怪的事情:

一件发生在1971年“五一”节天安门观礼台上。

“五一”节这天晚上,天安门广场火树银花,歌舞翩跹。城楼上,摆放着许多圆桌,正中的圆桌是专门为毛泽东和林彪安排的。

华灯初上,毛泽东健步走上天安门城楼,在台中央的圆桌东首坐下,西哈努克亲王和董必武依次坐下,毛泽东对面的位置始终空着。这是林彪的座位。过去他有一个习惯,凡是与毛泽东共同出席晚会,总是提前五分钟在电梯边等候着,竭力表现他作为“学生”对老师的恭敬。这次他却一反常态,迟迟不到。

毛泽东与西哈努克谈话,不时朝对面的位置瞥上一眼。周恩来十分着急,不停地看表,还派秘书去打听林彪的下落。终于,林彪慢条斯理地走上了城楼。已经是五月天了,他还披着一件军呢大衣,身上散发出一阵浓浓的烟味,一副萎靡不振的沮丧模样。他冷僻地落座,一句话没说,与近在咫尺的毛泽东既没有握手,也不搭话,甚至没有看一眼,只是一味地耷拉着脑袋。

杜修贤十分为难,他的任务是拍摄毛泽东和林彪亲切交谈的照片,可是现在两人隔着桌子,互不搭腔,根本没法拍。杜修贤随意地拍了一张全景照后,便放下相机,等待机会。过了一会,等他再回到圆桌时,禁不住目瞪口呆:林彪的位置空着,人不见了。周恩来也感到不妙,目光频频望着那个空荡荡的座位,喉结上下滚动,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下了,他招手将警卫员叫来,低声吩咐了两句,警卫员飞快地跑向城楼大厅。不一会,警卫员回来了,跟周恩来耳语几句,周恩来神色异常严峻。杜修贤跑过去一问,原来林彪早就回家了。

毛泽东对林彪的不辞而别,表现出毫不介意的大度。西哈努克询问林彪哪里去了。董必武解释道:“身体不好,先回去了。”这件事引起记者们的种种议论。

一个月后,杜修贤又目睹了另一件怪事,是在中国领导人接见罗马尼亚客人时发生的。


他自己有一段回忆:

毛泽东、林彪、周恩来、康生抵达118号房间不久,罗马尼亚客人也到了。我忙着拍摄宾主握手的镜头,待宾主落座后,又赶快拍摄会议的场景。我见会谈的气氛已进入正常的轨道,就退出来到门外的大厅里等会谈结束时再进去拍摄。

我刚转了一圈,找了个新华社记者,叫他把先拍的胶卷送到社里冲洗。回到大厅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林彪坐在大厅的西北角,没有坐在沙发上而是坐在一张椅子上。我以为会谈结束了。再看看,主席、总理的警卫员都还在大厅里,他们也和我一样愣愣地瞅着莫名其妙的林彪。

不知林彪什么时候从118房间里出来的。

我们光着头还热得直冒汗,他却萎缩成一团,帽檐压得低低的,最叫人惊骇的是他那张没有一丝血色的脸,虽然看不见他整个脸庞,但露出的部分足以使人相信那是一张陈列的蜡人的脸。我当时还以为他生了什么急病,奇怪他的警卫员怎么也和别人一样在旁边张望,不叫车送他们的首长上医院?……我回到118房间,毛泽东旁边的沙发空着,和“五一”晚上那个椅子几乎如出一辙。毛泽东泰然处之,兴致勃勃地舞动着手臂和客人热烈地交谈。

房间里不断传来毛泽东朗朗的笑声。周恩来平静地微笑着,时时插上一两句话。康生话不多,镜片后面的目光很深,不容易看清。会谈结束了,林彪还没有进来。待毛泽东他们都走了,我收拾完摄影箱,才离开118房间。到大厅里我看了一眼西北角。林彪不死不活地还坐在那,我真想过去问问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这模样怪叫人心惊肉跳的。我略略地迟疑了一下,立即失去了上前询问的勇气,脑子深处出现了天安门城楼的夜晚,那五光十色下的空椅子。

林彪两次不告而辞,表示他决不认错的强硬态度。

在一再容忍和等待之后,毛泽东也彻底地失望了。这种失望之情突出地表现在二十多天后的一次小型汇报会上。

1971年7月9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博士秘密访华。

会谈结束后,周恩来带着熊向晖去向毛泽东汇报。


那个不忙。”毛泽东朝周恩来摆摆手,转向熊向晖,问起军委办事组作检讨的事:“黄永胜和他那个军委办事组——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还有叶群,他们在庐山搞鬼,黄永胜讲了没有?”熊向晖一怔,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些可都是不可一世的大人物呀!他据实报告:“没有听黄总长讲过。”毛泽东追问:“有没有看过黄永胜等人的检讨?”熊向晖回答:“没有。”

毛泽东转身问周恩来:“那五个人的检讨,发给总参了没有?”

周恩来说:“发了,总参和军委一共发了六十多份。”六十多份,应该发到了熊向晖这一级干部手中,而他竟然不知情,这说明了什么?毛泽东沉思了片刻,深深地吸了一口雪茄,突然提高声调说:“他们的检讨是假的,庐山的事情还没有完,还根本没有解决。这个当中有'鬼'.他们还有后台!”

室内空气一下子紧张起来。周恩来委婉地说:“我过去也犯过错误,一经主席提醒、批评,总是努力改。这次黄永胜他们犯了错误,主席对他们进行了批评教育,他们作了检讨,以后也会在实践中改正的。”

“那个不同。”毛泽东坚定地摇摇头,说:“你犯错误是阳谋,他们是阴谋。实践证明,他们的检讨是假的,是阴谋,连熊向晖这样的干部都不让知道,这不是阴谋?我历来主张,党内允许有公开的反对派,绝不允许暗藏的反对派。黄永胜他们搞阴谋,搞分裂,他们是暗藏的反对派。搞阴谋,搞分裂,就是搞修正主义。真正搞马克思主义的人,就要讲团结,就要光明正大。黄永胜他们光明正大吗?完全不是,总而言之,庐山的事,根本没有完。”

毛泽东停了停,别有意味地问熊向晖有秘书没有,写报告、起草文件是否由秘书代劳,听到熊向晖说是自己动手时,他说:“那好。我这里的文件,就是一个秘书管的,他的任务就是收收发发。文件来了,我自己挑选重要的看。需要提点意见的,我自己动手写,从来不让秘书代劳。共产党员一要动手,二要动口,就是要动脑筋。现在一些大官、小官,自己不动手、不动口、不动脑筋,什么事都靠秘书,听说连科长都有秘书,搞成了'秘书专政'.有的人让自己的老婆当自己的办公室主任,这不是共产党的作风,是国民党的作风。”

熊向晖听了,心里也是一惊:让自己的老婆当自己办公室主任的人,党内军内只有一个人,这就是林彪。


鉴于林彪一伙的错误还未被高级干部完全知晓和引起警惕,毛泽东开始采取一些“消热”措施,给“永远健康”的林彪浇冷水。他频繁地接见各大军区司令员、政委,省、市、自治区党政负责人和群众团体的领导人,向他们个别打招呼。

1971年1月,被林彪严密控制的北京军区改组;4月,中央派人参加军委办事组,林彪一伙在军内的一统天下被打破;4月中旬,批陈(伯达)整风汇报会召开,“四大金刚”和叶群的检讨及毛泽东的批语在会上散发;5月下旬,《毛主席会见美国记者斯诺的谈话》在各级领导干部中逐层传达;7月1日,《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和《红旗》杂志“两报一刊”同时发表文章,告诫全党警惕“现在正睡在我们身边的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7月底,毛泽东向政治局推荐了一本晚清小说《何典》,特别指出了书中四句话,明眼人一看便知此中内涵。

说嘴郎中无好药,死病无药医,药医不死病,一双空手见阎王。

在毛泽东稳扎稳打、步步紧逼的攻势下,林彪集团的处境日艰,地位日下,实力大减,终日如坐针毡。他们明白:“毛泽东要摊牌。”(摘自《林彪的这一生》)(编辑:姜志)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