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弹一星元勋、中国核基地司令张蕴钰因病逝世

至爱红颜 收藏 2 370
导读:  核心提示:两弹一星元勋、中国核基地司令、原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副主任张蕴钰将军因病医治无效,于8月29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   [b]   [img]http://img1.cache.netease.com/cnews/2008/9/9/2008090910342300af9.jpg[/img]   [/b]   张蕴钰将军   [b]   [img]http://img2.cache.netease.com/cnews/2008/9/9/20080909

核心提示:两弹一星元勋、中国核基地司令、原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副主任张蕴钰将军因病医治无效,于8月29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张蕴钰将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首任核司令张蕴钰将军



新华网9月9日报道 原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副主任张蕴钰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8月29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


张蕴钰是河北省赞皇县人,1937年参加八路军,同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期,他历任游击队队长、独立团参谋长、股长、参谋、大队长、副团长等职,参加了清河、马岭、大陈庄、百团大战等战役战斗。解放战争时期,他历任副团长、军分区参谋长、旅参谋长、军副参谋长等职,参加了淮海、渡江、两广、挺进大西南等战役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他历任军参谋长、兵团副参谋长、兵团参谋长等职,参加了西南剿匪和抗美援朝。1958年,他被任命为核武器试验靶场主任,1961年改称基地司令员,为“两弹一星”事业作出了贡献。1971年后,他历任沈阳军区司令部副参谋长、国防科委副主任兼核试验基地司令员等职,直接参与组织指挥了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第一次“两弹结合”、第一颗氢弹和多次空爆、地下平洞核试验等试验任务。1978年后,他历任国防科委副主任兼司令部参谋长、国防科工委副主任等职,下大力抓了洲际导弹、潜地导弹和通信卫星试验任务,为国防科工委部队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作出了贡献。


张蕴钰195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1961年晋升为少将军衔,曾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功勋荣誉章。


人物生平


张蕴钰将军是共和国第一任核司令,领导了我国核试验基地的建设。他把战争年代积累的指挥经验灵活地运用于核试验的组织工作上,将自已辉煌的人生篇章书写在罗布泊这块被人称之为“死亡之海”的土地上,为我国核试验基地的创新和发展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中央决策,陈赓选将。走马上任的“门外汉”竟对苏联专家的选场计划大发雷霆:“2万吨支撑不了一个6万万民族!”


1958年5月22日,在周恩来的全面部署下,就研制核弹问题专门召开了军委扩大会议。成立研制机构、建立核试验场等工作随之紧锣密鼓地展开。曾在朝鲜战争上以上甘岭战役而闻名于世的15军参谋长,当时担任驻防大连的第三兵团参谋长张蕴钰,经陈赓大将推荐,担负起了建设共和国核试验基地的重任。受领任务后,张蕴钰就抓紧搜集资料、了解情况,丰富自己的核物理和人文地理等方面的知识。与此同时,我国有关技术专家已在苏联顾问的建议下选定敦煌为试验场区,并开始进行了相应的地质测绘和通讯建设。


1958年10月2日,勘察大队队长常勇陪同张蕴钰乘火车去了敦煌。到达驻地后,他详细地看了苏联顾问对核试验场的设计:试验场可试爆2万吨TNT当量的原子弹;提出的编制有靶场主任、学术秘书等,还有力学测量室、光测量室。所有这些就是苏联专家提供的有关建设核试验场的全部知识和材料。


张蕴钰看了这些材料之后感到十分地震惊,他怎么也不理解:美国在比基尼岛已经试验了1500万吨TNT当量的氢弹了,我们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核试验场为什么只能试验2万吨级的原子弹?


张蕴钰是个不甘心吃别人嚼过的馒头的人,他要亲身了解一下这个已定的选址,要亲自核实一下已有的资料。到任不久,他便亲自驾着汽车没日没夜地奔驰在已选定的试验场区。塞外古地,旷古长风,雄关大漠,滚滚沙土,使这片原始荒漠展现出一幅幅雄浑奇丽的图画;千佛洞,烽火台,鸣沙山,汉长城,在这里聚起了历史的凝重。民族文化的辉煌和自强不息的战鼓在他胸中激起无限豪情,却也引起阵阵忧思。这里离敦煌只有120公里,太近了,敦煌的历史古迹太多了。工程一旦上马,这一切必然遭受严重的破坏和影响。另外,搞建设需要大量的水资源,可唯一的堰塘水已快枯竭,只剩下一片片荒草无奈地在寒风中瑟瑟颤泣。


“为什么把试验场选在这里?”迎着刮脸的寒风,张蕴钰大声吼叫。


“苏联建场专家选定的。”随行人员没加思索地回答。


“这地方怎么行?”虽然张蕴钰不是专家,但经过一段时间的实地考察,他对这个选点已经有了不同的认识。


“专家讲这里能搞2万吨的试验……”随行人员还想解释下去,却被张蕴钰的吼声刹往了:“一个拥有上千万吨氢弹核大国的建场专家,怎么会把一个新型核试验场的试验当量目标定在2万吨之内?2万吨和1000万吨在一架天平的两端永远不会平衡!2万吨支撑不了一个6万万民族!”


随后,张蕴钰带领大家对敦煌场区进行了全面细致的考察,并召开会议,科学而又理智地对它的各种弊端进行了全方位的权衡和分析。会议最后决定:否定现定场址,并向北京汇报。


同志们都疲倦地离去了,大漠黎明的前夜异常地宁静。张蕴钰披衣独坐寒灯下,提笔向有关领导部门草写报告。在报告中,他详细周密地陈述了否定敦煌场区的理由:试验场区严重缺水,水源只能依靠珍珠泉,不能满足生活和试验需要,其余大量用水只能靠水车远送,这不仅会造成很大的浪费,而且难以保障;场区大部分区域为飞沙区,无法建筑道路和其它基础工事,不能在场区进行大规模建设;场区离敦煌太近,主导向偏向下风处,有敦煌及城郊农村,更有千佛洞等重要古迹和南湖等较大居民点,且为国家开发区,核试验可能会污染该地区;根据有核国家核试验逐步转入地下的发展趋势,我国今后核试验的发展也会以地下为主,但根据勘察资料表明,场区地下水流向为西东方向,流经甘肃、陕西,对地下水资源会造成很大危害;由于受到气象、地理等条件限制,试验当量只能在2万吨左右,最大当量不能突破5万吨级,整个试验场区没有大的发展前景。


随后,张蕴钰专程来到北京,在陈赓大将召开的办公会上,汇报了敦煌场区的情况,提出了重新建场的建议。经会议反复研究,最后同意了张蕴钰转场的建议,并把新场址初定在罗布泊地区。


1958年12月18日,张蕴钰和张志善、史国华等人飞抵乌鲁木齐,准备穿越戈壁在新疆罗布泊附近另寻新的场区。


梦里寻他千百度,戈壁深处有人家。张蕴钰向万毅副部长报告:“罗布泊是核试验的风水宝地。”


天一亮,张蕴钰一行20余人就分乘4辆吉普车和两辆“63”运输车,组成了一支精干的勘察小分队,直奔罗布泊。新的艰苦征程一经开始,每个人的心情即处在一种无可言喻的兴奋之中,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遥远的大漠深处向他们召唤。中午,赶到了鄯善。午饭时,他们买来民族饭菜,围在一起就餐。张蕴钰触景生情,讲起了西汉大将军霍光派傅介子杀死楼兰王并更国名为鄯善和孙悟空向铁扇公主借扇子过火焰山曾经露宿此地等轶事,同志们边吃边听,不知不觉一筐又香又酥的烤馕在欢笑中被吃得一干二净。


经过3天的艰难跋涉,他们终于来到了塔里木盆地东北边缘的黄羊大沟。在这一地区用了整整3天的时间,对地貌、水源、土质等情况进行了详细的考察。这里北部有海拔5400多米的天山博格达峰和它的支脉--海拔2000米的鲁克山,南有海拔5000米的阿尔金山,南北两山组成两道高大的自然屏风;东部为丘陵,再南就是一望无际的沙漠,并有罗布泊和孔雀河丰富的水源,正中部是一条南北宽60公里、东西长100多公里的原始戈壁,周围300多公里内不仅没有村落,也没有可供开采价值的矿藏,有的只是海浪般连绵起伏的沙丘和寸草不生的砾石。古代的僧侣行至这里曾望漠悲叹:“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遍望极目,唯以死人骷骨为标志耳。”西方的探险家称这里是可怕的“死亡之海”。可眼前这块令人望而生畏的“死亡之海”,不正是张蕴钰将军刻意寻找的“风水宝地”吗?


勘察结束后,张蕴钰匆匆飞回北京,将在罗布泊勘察的情况向万毅副部长、陈士榘司令员做了汇报。1959年1月下旬,他陪同万毅副部长、工程兵设计院院长唐凯对罗布泊选场区进行了空中考察,并在飞机上向万毅副部长逐一报告着地面情况:“这是孔雀河,大约一个流量,距场区20公里,施工、饮水没有问题,中心位置在北纬41度50分,东经89度50分。孔雀河到北山之间有60余公里,东西长100余公里,地势平坦,海拔1000米,地质为冲积土,有些地面是戈壁,施工筑路可以就便取材,常年风向为西,下风方面至敦煌420多公里,其间无居民,无耕地,无牧场,未发现有价值的矿藏。”万毅、唐凯听后连连点头称好。


2月初,由张蕴钰、陈士榘、万毅负责向国防部写了选场和转场报告,建议核武器试验地定点在新疆罗布泊西北地区。1959年3月13日,国防部、总参谋部正式批准罗布泊为核试验基地。作为核基地的司令员张蕴钰也正式踏上了艰难的创业之路。


与此同时,在秘密成立的原子能研究所里,一批自欧美归国的爱国学者朱光亚、陈能宽、程开甲、邓稼先等人在钱三强的主持下,正夜以继日地努力工作,并由程开甲执笔完成了《国家第一种试验性产品初步技术方案》,预定两年内完成各项研制工作,最迟在1964年夏秋之际进行我国第一次核爆炸试验。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