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西方眼中的中俄

中国通过举办奥运会的方式来庆祝其重新崛起和新实现的繁荣,俄罗斯的方式则是出兵格鲁吉亚。有趣的是,这两件大事都引发了西方的大肆抗议和谴责。要是西方人把抗议北京奥运会的热情和精力用在对抗俄罗斯上,他们也许会让莫斯科住手。嘿,米娅·法罗、莎朗·斯通、摩察·基尔你们哪儿去了?

俄罗斯先是出兵格鲁吉亚,然后承认两个要求分离的地区独立,现在又暗中计划吸收这两个地区加入俄罗斯联邦。可以肯定的是,除了“保护”这两个地区之外,俄罗斯心里还有更大的战略目标——让西方制度在该地区的发展出现倒退,至少是停止。北约和欧盟通过吸收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及附属国为成员,从而在这些国家确立了西方制度。

复兴的俄罗斯无疑怀有推翻整个国际体系的野心,至少是在巴尔干和高加索地区范围内。

复兴的中国则大不相同。北京如今仍遵循韬光养晦的路线,不插手外国纠纷,一心一意求发展。复兴或新兴大国通常容易摆出咄咄逼人的姿态,为了洗刷他们遭受过的“耻辱”而仗势欺人,不论这些“耻辱”是真实存在的还是假想出来的。然而,邓小平与以前的德国宰相卑斯麦一样,都认识到了克制的益处以及现实的局限。

全球化进程使中国的供应链像触角一样遍及世界。同西方主要国家和日本一样,冷战过后的国际贸易结构和金融体制对北京而言也有重大的利害关系。对中国来说,不奉行和平政策的代价太高了,这会损害国家发展的根本所在。

北京奥运会的象征意义以及向全世界展现的友谊都是为了传达这个意思。遗憾的是,如此之多的西方非政府组织、活动分子和记者对此视而不见,他们一般不了解历史和政治,或者一点也不关心中国的悲怆历史。反过来,西方评论人士讥讽开幕式矫揉造作,对互联网访问十分挑剔,对北京压制抗议活动指手画脚。你试着去华盛顿白宫门前大喊“滚出伊拉克”,看看会发生什么。

俄罗斯由于干涉别国而受到批评,中国没有这么做,用现金和投资计划的除外。从华盛顿和伦敦的主要智库,到8月出版的《纽约时报》、《金融时报》、《华尔街日报》、《世界报》和《经济学家》,西方作者提醒要当心全球“民主倒退”以及俄罗斯和中国式的“专制之春”。华盛顿现在流行谈论民主国家联盟,这是美国总统候选人约翰·麦凯恩外交政策纲领的关键部分。对美国新保守派人士而言,俄罗斯出兵格鲁吉亚一定是大赐良机。在伊拉克一败涂地后,他们一直叫嚣着要来场重大的地缘政治对抗;现在俄罗斯帮上了忙。

北京希望被看作是国际社会的平等成员而受到尊重;莫斯科需要的则是拍胸脯老大哥式的尊重,并不排斥彻底推翻现行体制。中国不仅希望保留现行体制,还希望加以发展。

毫无疑问,莫斯科与北京拥有不同甚至对立的国内外政治纲领和抱负,两国完全不一样。然而,如果只是从民主对抗专制的角度看待当今泄界,糟糕的斗争也许会持续不断。这可能会让华盛顿的一些人非常高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