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四天 倒数第四天,19:00之前。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四天,19:00之前。



杨兴荣,拨出了110。

报警了。

杨兴荣报警了。

。。。。。。



当警察来到杨兴荣这里的时候,那个窗口的灯还是亮的。

杨兴荣说不明白,一个劲儿的和警察说快去那座楼的四层。

警察们带着杨兴荣奔向了那座楼。

。。。。。。

楼道里,有吃完晚饭下楼遛弯儿的人,看着这么多警察往楼上跑,都停下了脚步,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有的人也纷纷的跟着警察向楼上走,毕竟这是自己家的楼道。

杨兴荣凭借着感觉,带着警察们上到了四层,在402房间门口站住了,防盗门是关着的。

“应该就是这里。”杨兴荣说。

“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政委在里面啊?”其中的一位警官问道。

“您进去看看吧,我也说不清楚。”杨兴荣很着急。

警官看了杨兴荣一眼,一脸狐疑的敲了防盗门。

敲门声之后,没有反应,再敲,还是没有人回应。

警官拧动了一下防盗门的门把手,没有锁,一拧就拧开了。再去敲里面的木门,怎么敲都没有反应。

“您把门踹开吧!”杨兴荣提醒着警察。

“我告诉你啊,如果这里面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可要把你带回去,瞎报警是违法的啊!”

“行啊!您把我带走也行啊,您快点踹开吧!”杨兴荣仍然十分焦急的样子。

警官向后退了几步,飞起一脚,木门应声而开,众人一拥而入。

。。。。。。


舒梁的家里,光线非常不好。警察们和杨兴荣一起挤进了屋子里,里面没有人,家具如初的安稳的摆放在原本的位置上,如同一切平安无事。

警察挨个的抚摸了每一个电器的后面,除了冰箱一直通着电,后面是热乎的以外,其余的电器,比如说电视机、电脑什么的都是冰凉的,说明很久没有来人了。

杨兴荣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他也十分奇怪,尤其是卧室里的灯,在楼下看到的时候,这个卧室里的灯是亮的,可是现在自己在这间卧室里,灯却是没有打开的。杨兴荣在拍打着自己认为恍惚了的脑袋,他在想难道自己走错了楼层?不应该啊,舒梁说的就是四层啊,这里也的确是四层啊。

“这里怎么回事啊?你是不是谎报啊?”警察没有好气的问着杨兴荣。

“我不是,不是,我,我,哎呀,怎么跟您说啊!”杨兴荣心里比谁都觉得冤枉。

“行啦,你跟我们走吧,回我们那说去吧。”

“。。。。。。”杨兴荣无语中,被警察带走了,临走的时候,带队的警官叫来了一个小区的保安,交代了几句话,大致上应该是如何处理这扇被踹坏了的门之类的,以及如果来了人应该如何处理等等。

走了。

警察走了,杨兴荣也被带走了,临走之前,杨兴荣又一次的拨通了政委和刘庆的手机,还是,都不在服务区。杨兴荣的心里沉着的一块巨大的石头,此时此刻已经高高的悬在了半空,随时都会坠落下来,将自己砸死。

。。。。。。


警车开出小区了。

402房间的门被留在这里的那个小区的保安关上了,在木门即将和门框接触的时候,小保安转身背对着门,他要关上门之后离开这里,他才懒得在这里等着呢,而与此同时,402房间的卧室的方向,灯亮了,可是没有人看到它。

。。。。。。



“好了,舒梁,开门!”政委的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

舒梁猛然间,推开了房门。

政委和刘庆瞬间就冲进了舒梁的家里。

他们俩冲进了舒梁家的同时,四层楼梯间的灯忽然灭了,原本想着的是借助楼道的灯光打开门之后就可以看到客厅里的灯控开关,这下可好,一团漆黑。

舒梁的第一个反应是,这里有什么玄机,可是当他眨眼之后,却发现这里的黑暗似乎对他不起任何作用,他可以清晰的看到政委和刘庆的身影,也能看到自己熟悉的位置上的那个灯控开关。

政委和刘庆冲进舒梁家里之后,眼前瞬间就一团漆黑了,这个猝不及防的变化,使得两个人的感官系统顿时就失灵了。政委的手在左边的墙上胡乱的摸着,却始终也找不到灯的开关。

舒梁见到政委和刘庆已经非常慌乱了,他也十分的着急,情急之下,他离开了门口,也进了客厅,他想帮着政委摸到开关打开灯。

然而,当舒梁的双腿离开门框附近的时候,他的手虽然摸到了开关,但是,门在这个时候自己轰然关闭了。

灯打开了,门关上了。

“舒梁!”政委脱口叫了一声舒梁的名字。

刘庆也看到了,灯是打开了,客厅里亮了,但是门却关闭了,而且关闭的一霎那,大家都听到了,锁舌撞上锁槽儿里的声音,说明门是锁上了。

舒梁急忙回身去拉门,但是怎么拧,怎么拉,门都打不开了。

“政委,门打不开了!”舒梁着急了,也害怕了。

其实最害怕的应该是刘庆,他手中举着的枪都在跟随着手臂在颤抖。

“你怎么进来了啊?”政委的语气明显是埋怨舒梁。

“我看你们摸不到灯的开关,着急就进来了。”

“不是说过了吗,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进来嘛!”

“。。。。。。”舒梁无语了。

“算了!进来就进来吧。门怎么打不开了吗?”

“是啊!门锁上了!”

“。。。。。。”政委也无语了。

“政委!我们进去吗?”刘庆在一旁问着。

政委点了点头,并且已经开始迈步走向了卧室的方向。

卧室那是黑着灯的,舒梁此时忽然走到了最前面,政委按住了舒梁。

“你干什么去?”

“我去开灯。”舒梁说的非常平静,也许到了这时候,舒梁已经没有什么可怕的了,他向前走的时候,又伸手摸了摸上一的内兜,那两个本还在,其实这才是最能让舒梁感觉到踏实的原因。

舒梁向前走着,拐弯进入了卧室的时候,也没有见到舒梁有任何的停顿,径直的走入了卧室。

政委和刘庆也急忙跟了上去。

灯也被打开了,三个人站在了卧室里,屋子里和刚才舒梁描述的完全不一样了,家具的位置都被挪动了。舒梁愣住了。

忽然,卫生间的门打开了。刘庆和舒梁回头去看,原来是政委打开了卫生间的门。

此时的舒梁家里,安静极了,任何声音都逃不过大家的耳朵。其实三个人都等着听听卫生间里能传出什么动静呢,但是不知道是令人失望呢,还是令人心有余悸呢,卫生间里什么声音都没有。

“屋子里来过人!”舒梁说道。

“为什么?”政委问着。

“家具摆设全都被挪动了。”

“哦?是吗?”

舒梁慢慢的走进了卧室里,他到处的摸着,自己的床从靠窗户边上,挪到了卧室的正中间,床头板没有了,整张床被摆放在了屋子的正中心,四面都可以上床,床单也不是自己原来的了,是一张纯白色的床单,就像医院里或者旅馆里的样子了,床的位置看上去感觉非常不舒服,只有手术台才是摆在屋子里的正中间呢,四面都能上。

电视柜的位置从东墙的正中间挪动到了北墙边上,看上去电视机摆在上面显得恨多余,原来电视柜的位置摆着电脑桌,电脑直对着床。原来电脑桌的位置现在空了。原先的两个衣柜只剩下了一个,另一个不知去向了。

“我家的家具都被挪动了,床、电视柜、电脑桌、衣柜都被挪动了,还有一个衣柜也不见了。”

“你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政委问道。

“是大前天。”

“四天了?是吧?”

“对!”

“谁还有你家的钥匙?”

“只有我有,房东都没有了,我换锁了。”

“你再仔细想想?”

“。。。。。。”舒梁没有说出来,有他家钥匙的除了自己以外,就只有殷月有过了,可是殷月已经,已经,已经。。。。。。,她怎么会还能拿着自己的钥匙呢,所以舒梁没有说出来。

可是政委却直接的问道:“殷月是不是也有你家的钥匙?”

“她,她,她,有,但是,但是。。。。。。”

“没关系,别紧张,我只是问问而已。”政委上前安慰着舒梁。

“这里看上去,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啊?”刘庆仍然略显惶恐的说着。

“刘庆,你去打开窗帘,看看外面是什么情况。舒梁你给杨兴荣打个电话。”政委布置着,自己也在观察着四周。

舒梁拿刘庆的手机拨出了杨兴荣的电话号码。

刘庆走向了窗帘。

“政委,手机没有信号!”舒梁说完之后,三个人的脸色都瞬间凝重了,尤其是刘庆,在距离窗帘还有两三步的地方停下了,回头看着政委。

“没有信号!难道这里又不是正常的世界了?”政委的这句话其实是自言自语。

“刘庆!打开窗帘!看看外面!”

刘庆走向了窗帘,一把就拉开了,而面前的景象,令刘庆无法言语了。

。。。。。。






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