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炮神

楚麟 收藏 2 1787

赵章成(1905-1969) 河南洛阳人。1931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红三军任炮训队队长、红三军第九师炮兵连连长、红一军团炮兵营营长。1934年随中央红军参加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总部炮兵团营长、第129师司令部炮兵主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炮兵主任。解放战争时期,任晋冀鲁豫军区炮兵主任、炮兵旅旅长、第二野战军炮兵3师师长、特种兵纵队参谋长。建国后,任西南军区炮兵副司令员、炮兵第3训练基地司令员、炮兵14师师长。1954年,赴朝鲜,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炮兵指挥所司令员、志愿军炮兵第二司令员,荣获朝鲜二级自由独立勋章。回国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副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69年11月,因心脏病突发,在北京逝世。

林彪元帅曾对赵章成有一句极为中肯和贴切的评语:“要像赵章成同志那样,使技术达到了艺术的标准。”


中国炮神——赵章成少将

赵章成是河南洛阳人,1905年出生。

赵章成原是西北军的迫击炮手,在旧军队,尽管他没有文化,但在严格的旧式军

棍训练下,结合自己的天赋和战斗经验,练就了精湛的迫击炮操作技术,射击技

术十分娴熟,而且总结出许多土办法。赵章成1931年参加红军,在军史上写下了

特殊的一笔。

赵章成先在红3军任炮训队队长、红3军9师炮兵连连长。

第叁次反围剿结束时,我军不但有迫击炮,还有叁七平射炮,红1军团将两个炮兵

连和一个工兵连组成了炮工营,赵章成担任营长。在黄陂战役中,赵章成指挥炮

1连参战,当时雾大看不清目标,赵章成从敌人自动步枪声判断敌指挥机关在大龙

坪,立即调正炮口,朝大龙坪猛轰,打跨了敌指挥机关。第二天战斗未结束,红

1军团部附近突然出现大群敌人,当时红1军团部只有电台人员和炮2连,赵章成急

忙带着20多名精干的战士迎击敌人,没想到这些敌人误认为赵章成他们是自己人

,500多人糊里糊涂当了俘虏。在长征途中,赵章成的迫击炮显示了威力。乌江

战斗,杨成武团第一次强渡和夜间偷渡都告失败,第二次昼间强渡,赵章成指挥

炮兵营进行火力支援。赵章成仅经过简单的目测和一发试射,第二发就准确击中

目标,摧毁了对部队威胁很大的敌火力点。接着,他又以准确的炮击打在敌反击

部队的冲锋队形中,敌方反冲锋随之溃散,红一方面军渡过了天险乌江。赵章成

名声大振是在强渡大渡河。当时刘伯承、聂荣臻指挥杨得志团,以17勇士强渡大

渡河,双方展开炮战,17勇士登岸后,没有可依托的阵地,完全暴露在敌人密集

的火力之中,杨得志急令炮兵火力援助。当时只剩下叁发炮弹了,赵章成卷起衣

袖,平直伸出手臂,树起拇指,一连串唱出方向、标高、距离等数字。第一炮在

反扑的敌人堆里爆炸,第二炮命中了敌押阵的指挥官,当敌人准备再次冲击时,

第叁炮把敌人的队形又炸乱了,这时17勇士占领了有利地形,第二船勇士也登了

岸,守敌弃阵而逃。赵章成这叁炮,在决定战斗胜负的关键时刻,起到了力挽狂

澜的作用,这神奇的叁炮,永远载入了我军炮兵史册。林彪曾对赵章成有一句评

语:“要象赵章成同志那样,使技术达到了艺术的标准。”与众不同的是,赵章

成又是一位没有文化的技术干部,加入红军时他甚至还是文盲。入党后,赵章成

仍然保持着他中国农民式的佛教信仰:不愿杀生造孽与相信轮回转世,在作战开

炮前总要祷告一番,说自己是奉命开炮,冤魂不要来找他。长征时还坚持着这个

祷告习惯,在当时红一方面军的中级干部中一直传为笑柄,而他的这个习惯直到

长征结束后才完全放弃。几十年后耿□在给外国朋友讲赵章成故事的时候,将赵

章成口念“阿弥陀佛”之词改成了“托马克思在天之灵”,也算一种演义。大概

由于需要技术干部和战斗频繁等原因,在苏区残酷的肃反中,赵章成却从没有因

为他的这个习惯受到任何的冲击。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总部炮兵团营长、129师

炮兵主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炮兵主任。一次战斗中,八路军缴获了叁门迫击炮

和一批炮弹,但参战部队中竟然没有一个人会操炮,而战斗又急需炮火支援。于

是指挥部门急调本不在战场的赵章成快马赶来,并且专门选了六名战士供他指挥

。炮击开始,六名从未摸过炮的战士在赵章成的口令指挥下为他的不同目标给炮

弹改装不同药包,而赵章成则一个人同时操纵叁门炮进行不间断的射击,直到叁

门炮的身管都打红了。至于炮击的效果,战斗结束后据俘虏供称:当受到炮击时

,日军指挥官根据炮火的准确和密度判断,八路军有一个迫击炮排在进行齐射!

百团大战打管头时,为了把日军从碉堡里赶出来,赵章成把迫击炮炮弹里的炸药

倒出一部分,填满辣椒面,再装上引信,共制作了20发这样的炮弹。为了提高射

击效果,赵章成率炮兵连把阵地推进到距敌150米处,表尺打到50度,亲自瞄准试

射。攻击开始后,4门炮实施抵近射击,一股股浓烈的辛辣气味涌进敌人碉堡,日

军以为我军打毒气弹,纷纷弃堡出逃。在关家□战斗中,赵章成把炮兵阵地推进

到距敌200米处,各炮以最快的速度发射,一分钟打出25发炮弹,形成密集火网。

赵章成亲自指挥一门迫击炮,用高射角,在山下向山上射击,发发击中目标。抗

日战争后期,八路军总部的兵工厂开始生产步兵炮,请赵章成到兵工厂做技术指

导。赵章成在火炮性能方面的造诣较深,经他建议,对82迫击炮进行改制,在炮

尾部增加了400毫米的尾管,采用拉火击发装置,并将底盘倾斜着地,使炮筒与地

平线的倾角保持在5度以下,使82迫击炮既能曲射,又能平射,具有步兵炮的功能

。解放战争时期,赵章成任晋冀鲁豫军区炮兵主任、炮兵旅旅长,第二野战军炮

兵3师师长、特种兵纵队参谋长。建国后,赵章成任西南军区炮兵司令员、炮兵

第3训练基地司令员、炮兵14师师长。

1954年,赵章成赴朝鲜,任志愿军炮兵指挥所司令员、志愿军炮兵第二司令员,

获朝鲜二级自由独立勋章。回国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副司令员。1955年被

授予少将军衔。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六十年

代的“大比武”运动中,赵章成又一次成为军内的新闻人物。赵章成下到基层连

队,与战士们同吃同住,言传身教。当时,《解放军报》和《解放军文艺》对赵

章成的教学活动都作了长篇报导,八一电影制片厂将他的教学拍成了详细的军教

片在全军放映。在影片中有一组镜头,赵章成挺身而立,左手托着没有炮架的迫

击炮身管,右手接过旁边递来的炮弹,一发接一发地不停射击,靶标被一个个地

击毁。

1969年11月,赵章成因心脏病突发,病逝于北京301医院南楼。他逝世后,骨灰安

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骨灰堂第一室,与已去世的国家和军队高级领导人共处一堂

,在他的灵前,摆放着两座精制的迫击炮模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