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为什么都流氓成性---之姊妹篇:流氓为什么当官成瘾!!



流氓为什么大都当官成瘾?

写出这个题目,我也觉得损人,我也觉得难堪。可实在是没办法呀,谁让当今中国的流氓,有95%以上是官员,而且当官成瘾,禽兽不如!

诸君不信?且让我将这些流氓“光荣”的当官“事迹”一一道来。

米凤君,前长春市委书记、吉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此人嫖妓数量创下新的吉尼斯纪录。为了躲避双规,他躲在长春市中心吉隆坡大酒店内。就在中纪委办案人员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居然和两名妓女一丝不挂地“混战”在一起。

孟庆平,湖北省原副省长,此人一见到女色,就象馋猫见到鱼,恨不得立马就搞上手。在任海南省副省长期间,握有土地、基建等“生杀大权”。一次,在孟庆平的办公室中,见到求批文的某公司老板的一位女秘书有几份姿色,他不顾颜面,居然在办公室淫乱了起来。

李庆普,海南省纺织工业局原副局长,以“另类收藏”著称。在其储藏室4个带有密码锁的铁皮柜中,有着李庆普记录其本人每次跟女人发生两性关系全过程的日记本95册,日记本里每隔几页用纸包卷的,则是与李庆普发生性关系的女人的毛发。办案人员统计,李庆普收集的女性毛发多达236份。

张二江,湖北省天门市原市委书记。他不但长期包养情妇,而且嫖娼成性,不管出差到何地,都公开指使身边工作人员“到街上转转,有好的就带回来”。

徐其耀,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一次,他去医院的 “高干病房”看病后,见到40多岁的女护士王秀丽还有几分姿色,便不顾左手上还输着液的情势,竟三下两下就解开了王秀丽白大褂的纽扣,二人就在高干病房内云雨了起来。徐其耀不仅和王秀丽乱搞,还将其毕业在家待业的女儿也奸淫了,上演了一出母女同侍一贪官的丑剧。令人发指的是,荒淫无度的徐其耀不仅不隐瞒自己的无耻行径,有时反而故意标榜自己的“能耐”,他不仅当着众人的面炫耀自己的“一箭双雕”,居然还无耻地将这母女俩的“床上功夫”予以露骨地比较。

更有甚者,号称“一夫多妻”的徐州泉山区委书记董锋,在和情妇淫乱时,还强迫自己的妻子在一旁观战,其不知羞耻的程度甚至胜过禽兽!

……

这些流氓们为什么这样当官成瘾?说他们钟情于石榴裙下,说他们沉湎于纸醉金迷,说他们游荡于低级趣味,说他们松懈于思想改造,似乎都不能服人。南京奶业集团公司原总经理、号称金陵“奶王”的副厅级贪官金维芝创立的金式“情妇逻辑”,似乎可以说明一个方面的问题。他说:“像我这样级别的流氓谁没有几个情人?这不仅是生理的需要,更是身份的象征,否则,别人会打心眼里瞧不起你。”

哦,原来是这样,难怪他们有恃无恐!难怪他们当官成瘾!因为他们有“生理需要”,因为他们要“炫耀身份”;因为只要当上了官特别是大官就可以免费的、毫无顾及的耍流氓了!!

高明啊,真的很高明!这些当官成瘾的流氓,就因为是“当上了官”而恣意横行于肉欲场中;牛B啊,真的很牛B!就因为是“当上了官”而公然游戏于风月场内,他们不仅得不到相关组织和反腐机构应有的警惕和查处,反而还“边腐边升”。有的流氓的劣迹早就是坊间饭后茶余的笑料,有的举报材料甚至厚比山高,可就是查处不了。为什么查处不了?也许“一夫多妻”流氓书记董锋的狂言,可以说明其中的某些“天机”:“北京、南京、徐州我都拿钱买通了,你敢举报,我一个电话,就叫你坐牢。”这难道还不能引人深思吗?

我们天天在讲中国特色,难道容忍当官成瘾的流氓也是中国特色?我们天天在喊与国际接轨,难道姑息当官成瘾的流氓也是与国际接轨?我国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对当官成瘾的流氓历来是“水火不容”!所以,我们的相关组织和机构,在反腐倡廉的问题上,一定要旗帜鲜明,一定要言行一致,一定要自我保洁,一定要提高警惕,一定要继承传统,一定要主动出击,让那些当官成瘾的流氓没有招摇撞骗的市场,没有横行霸道的能量,没有放纵欲望的机会,还官场一片洁净,还官场一片绿色!





饮风之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