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四节峄山伏击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江城如画里,山晚望晴空。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谁念北楼上,临风怀谢公。

这是李白的名诗《秋登宣城谢朓北楼》。这两水是指宛溪与句溪。句溪源出峄山,在宣城的东北与句溪相会。

谢朓北楼是南齐诗人谢朓任宣城太守时所建,又名谢公楼,唐时改名叠嶂楼。

宣城处于山环水抱之中,陵阳山冈峦盘屈,三峰挺秀;句溪和宛溪的溪水,萦回映带着整个城郊。

小野申二大尉,边远眺着宣城晚照中的山城美景,边饮着日本清酒。他的第二大队,作为18师团的前锋,从广德县城出发,追击支那军二十三军,经十字镇二天半就攻占皖南名城宣城。动作不可谓不迅速,战果不可谓不辉煌。除了在十字镇留下半个中队等候联队主力,三大队只减员了三十一人,基本可以说是齐装满员。

宣城之战的收官阶段虽然不够完美,在城西一个步兵班小规模的追击,遇到小股的抵抗,并战役了七人,二人重伤,四人轻伤。这个步兵班因之基本失去了战斗力。但这决对影响不了帝国军人高昂的斗志,当然更影响不了小野申二大尉战斗并获得胜利的信心。

联队这次的任务是占领宣城、宁国地区,向西向北压缩攻击支那军队,进而占有芜湖,从西面完成对南京的合围,以达到围歼南京支那守军,并占领南京的目的。此次南京战役的发起,就是他们这些帝国青年军官,不顾国内那些不了解战场形势,散发就腐尸气息的高官们的阻拦,继“九一八”事变后为帝国为天皇陛下再次立下的巨大功勋。

南京的占领必将极大地削弱中国人对大日本帝国的抵抗意志,甚至能逼迫无能的中国政府投降。如果中国人、中国政府不投降,继续这种无谓而可笑的抵抗,帝国军队,将会继续给予沉重的打击,直到其全部投降为止。完全有效地控制芜湖、宣城、宁国一线,则即是对南京战役的西线总结。

据战报,国岐支队追击支那军第144师刚出广德就受阻于郎溪,正在激战中,而我的大队就已进至宣城,明日上午,将宣城周围肃清,待留守十字镇的半个中队归队,留守宣城,即可向芜湖进军。


时间终于来到了十二月七日。在这个时空里,也许人们都不会注意到这一天,但另一个时空里的人们,在读到这一段历史的时候,隐隐约约有一种感觉,以后的抗战史,似乎就是在这一天开始发生了变化。

在另一个时空里,今天的18师团前锋,在留下一个中队留守后,就向芜湖攻击前进了。并于十二月十日攻占芜湖,完成了南京会战的西线合围。而在这个时空里因为宁国暂编103团差不多歼灭了日军小野龟甫左路第二大队第一中队,显示出一定的战力,使得18师团第二大队不能放心地向芜湖出击,转而决心巩固宣城,以待主力的到达。使得国军二十三军得以巩固战线,并在后续援军的增援下,守住了芜湖、当涂线,保住了南京国军西线的退路。南京国军的主力得以保存、大批南京难民从此处逃出生天。同时使得中国抗战走上了另一条道路。


十二月七日清晨,清冷的阳光照上了宣城的城墙,也在照亮了原野。

刚吃过早饭的八班发现,一队日军出城向城西搜索前进。日军已到昨日的战场。日军的尸体已被日军收敛。伏在土沟田间的是中国老百姓的尸体。

八班长刘震声喊了一声。

“王东升向连里报告情况,其余,全体进入战位。”

日军约六十几人,呈散开队形搜索前进,队形很是严整。两组,各三个尖兵离开队形,前出约一百米。

日军尖兵过了最后一线田埂,又过了一线树木。日军散兵队形也过了田埂,但还未过那一线树木。忽然前面枪声大作,还有几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响起。日军散兵线,一顿,然后快速向前冲去。冲过挡住视线的一线树木时,枪声已停止了。

中队长秋山光一挥手,止住中队的前进。两挺机枪占据阵位后,秋山才一挥手,又一组尖兵向前。这两组尖兵已看到两组尖兵倒地的位置,他们并没有向那两组尖兵倒下的方向跑去,而是从另一侧向小山搜索前进,上了小山他们很快就占据了阵位,信号兵打旗语发出信号,可以前进。

秋山中队长一挥手,中队继续前进,两组卫生兵分头奔向那两组尖兵。站上小山丘的秋山,看了一下小山上的十几个散兵坑,一时沉默不语。

这些散兵坑高低错落,不紧也不散,很得散兵坑挖掘要领。每个散兵坑除发现二粒弹壳和一个手榴弹拉索外什么也没有。秋山隐隐约约觉得这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

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完全攻击,并顺利撤退,不是训练有素,那是什么呢?秋山有点奇怪,这支军队为什么昨天没有在宣城城内阻击帝国军队,而要在城外游击呢?那只能说明一个个问题,即是这支部队兵有限。正想着,一个医护兵过来报告:

“报告,尖兵小组阵亡四人,重伤二人。重伤员需要送回城做手术。”

秋山一摆手,医护兵下去了。秋山叫过黑田军曹,命令他以三个战斗小组为前锋,对敌展开全力追击。秋山命令:

“不将这一小股敌军消灭干净,战斗就不会停止。”

秋山对自己的判深信不疑。秋山不知道,正是因为自己的傲慢判断,而不是仔细侦察,断送了自已和他的中队大部份士兵的生命,并且断送了整个南京会战聚歼中国军队精锐的大好时机。

这已是第三个山头了。秋山很高兴很到自己军队的行动迅速。刚才前锋已看到中国军队的背影了,虽然没来得及开枪,那几个身影就晃到小山头后面去了,但他们知道追上中国军队的时候不会很久了。中国军队缺少训练,营养也不行,身体远不如帝国军人强劲,在帝国军队面前想轻松地逃脱,那是白日做梦。

远处山岗忽然发出一线亮光,秋山的心像被谁揪了一下似的。暗叫不好,耳朵就听到了爆豆一样的枪声,三个前锋小组一下被扫倒了。中队散兵线虽然立刻卧倒,与敌展开对射。但地形对中队太不利了,必须退下来,再组织进攻。

“炮火掩护。敌阵地试射。”

“试射完毕。”

“三发急速射。”

在四个掷弹筒的掩护下,秋山看到自己的中队,在敌人的火力下,利用地形在往下游。虽然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兵啊,除了一开始受到重击的三个前锋小组,还是有三个倒在了小山坡上。

这都是帝国的精英啊。多年训练出来的老兵。

退下来一清点,这次遇伏秋山中队共阵亡十二人,四名轻伤,加上前面的一次伏击,秋山中队共阵亡十六人,二名重伤,四名轻伤,即便算四名轻伤在包扎后还能担任警戒任务,那也是损失了三十四人战力,占中队全部战力的五分之一。

“炮火准备,六发急速射。”

秋山愤怒地拔出指挥刀,他要用炮火将这小小的山头,从地图上永远地抹去。秋山看到日军标准的攻击开始了。炮弹准确地砸在敌军的阵地上,还有十一年式轻机枪特有的“断续”节奏。第一波十八人的散兵线在缓慢地下前推。三十米后的第二波同样是十八人。再后面第三波的十八人,则刚离开出发阵地。

第一波次离山顶越来越近了,一排甜瓜式手雷飞了起来,在敌阵地上炸起,接着又是一排。又炸起。第一波次冲上去了。敌人好像没有还击,怎么回事?怕是和大部份的支那军队一样,在帝国军队的刺刀面前逃跑了吧。山头忽然好几声响。什么回事?一会山头旗话打过来了。说是山头未发现支那军队。秋山让旗语兵询问,那几声炸响是怎么回事。那边山头回答,是踩上地雷了,死六人,伤九人。也就是说第一波次的帝国士兵差不多全部受到了地雷的打击。

秋山听到这些头不禁一晕。

这些可都是帝国精英啊。如果战死在生死酣战的上海会战,如果死在于支那正规军的激烈交锋中,则可以说死而无憾,他们本就是为此而生,自然也可以为此而死。但他们却死在这些个小山头上,这些个连中国军人都不屑于守于的小山头上。

是的,秋山已看出来了,他所面对的对手,是不屑于守住这些小山头的。秋山也看出来,他现在的对手也不是支那正规军,更不是支那正规军中国的精锐,虽然他们也穿着支那正规军的军装。但秋山相信,这决不是支那正规军。

秋山可以说已和支那正规军交战多年,从东北,到上海。尤其是上海,与秋山交手的,可以说多数是支那正规军中的精英,也就是所谓的中央军嫡系。就是那支刚从秋山面前,从广德一路败退下去的二十三军,也是这样的部队。他们作战英勇,有章有法,也可理解,有迹可循。

今天遇到的是一个几乎不可理解的对手。他们的作战目的是什么?是为了重新夺回宣城?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就凭他们几个人?笑话。是为了守住战线?阻止日军向西进犯?但战线又在哪里呢?也许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战略战术的目标,只是为了表达他们对帝国军队的仇恨。这个分析是合理的。他们不是什么真正的勇士,他们不敢和帝国军队正面作战,他们的人数也不多,只能作小规模的伏击。也许就是二十三军的几个逃兵,给个什么人组织起来了。即使这样也只是几只苍蝇而已。

阵亡在小山头上的帝国士兵遗体已经运了下来。受伤的也得到了救治。这个小山头上可能还有地雷,最重要的是这个小山头根本不是什么作战目标。现在的作战目标已经很明确了,就是消灭这股敢于和帝国军队作对支那溃兵。秋山命黑田军曹清点了一下人数,全中队原一百八十五人,阵亡三十四人,重伤二人,轻伤十三人,轻伤人员全部能参加战斗。就是炮弹不多了,只有二十八发了。

“我们是不是先回宣城作些整补,补充了弹药再来消灭这股支那军。”

黑田军曹大声地建议。

“不,兵贵神速,小山阵地上没有支那军人的尸体,更没有伤兵,说明他们带走了尸体与伤兵,这样他们的行动速度肯定快不了,现在我命令,顺着支那军撤退的方向,全速追击,在最短的时间里,赶上并消灭这股支那军。炮弹不够,就用掷弹筒发射手雷。”

“嘿依。”

除了四个轻伤员与一个医护兵抬着两个重伤员返回外,秋山中队绕过前面的小山,展开全速的追击。

小山包,还是小山包。怎么这么多小山包。支那军队的背囊,带血的军服,破损的枪支,鞋子,鞋子都跑掉了。空了的子弹带。一个尸体,前面还有。他们跑不动了,连自已战友的遗体都抛弃了。这样的军队已不成军队了。在帝国军队的追击下已惊慌失措,精疲力竭了。我要把他们全都消灭,一个不留。在前面是一个小山沟,站在这面的山头上清晰地看见了惊慌失措的那几十个支那军人。秋山一挥手,中队分成两队,没下沟底,却是沿着小山沟的半坡展开追击。

在小山沟里有一点点风,两边的山坡并不难行,比较平缓。秋山听到自已的喘气声,也听到前后士兵的喘气声。速度是快不起来了,只能这个速度。黑田在对面小山坡行进,和秋山直线距离也就三四十米,黑田时不时向秋山招一下手,以显示他现在体能状态很好。这个黑田。

枪声总是在意想不到的时候想了,秋山看到对面的黑田先是被子弹击中,胸口跳出几朵鲜艳夺目的血花,接着一个手榴弹凌空爆炸一侧的弹片几乎是全部射进了黑田的肉体。秋山看到黑田破碎的身躯倒地后,顺着山坡滑了好一段才停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