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刃(暂名) 上部 第26章

hawk735 收藏 13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6/[/size][/URL] [内容简介] “老六,你真打算娶这女人?”徐百川瞧瞧举棋不定的钱溢飞,“我是说……你放心她吗?” “她自己送上门来,我为什么不要?”将棋子重重一落,钱溢飞森森叫道,“马卧槽,端将儿吧!” “这步棋你真有信心将死我?”挪挪棋子,徐百川突然发现双方的老将已经对脸了…… “这叫老将亲自披挂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6.html


钱溢飞知道自己被人缠上了。从留香苑出来后,他像火烧屁股似的,坐上渡轮直奔歌乐山下的合作所。更离谱的是,随后一连几个月,他竟将自己“关进”监狱,判了个“无期徒刑”。

这突如其来的“正常”举动,令那些尾随跟踪他的各路神仙措手不及,特别是零号,当他听取手下同志的汇报后,气得破口大骂:“钱老六!‘鬼子六’!你个混蛋!好!我倒要看看你在耗子洞能藏多久?”

“领导干部都有嚣张的本钱……”钱溢飞吃着小菜,喝着小酒,躲在中美合作所这块属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小日子过得也算自在,“不就是想收拾我吗?行!有本事你进来,只要你敢来,没说的,我立马躲出去……呵呵!想找我,门都没有。”

“老六,你人模狗样,笑什么哪?”坐在他对面,一同在院子里消磨时光的徐百川,夹起一筷子豆腐皮送进他碗里。

“哥哥你是不知道哇!我现在可算有种脱离苦海的感觉了,呵呵……”

“那倒是,”徐百川咀嚼着下酒菜,随口应道,“你算是彻底安全了,呵呵!这地方能不安全吗?保密局,它总不能兔子吃窝边草吧?要想弄死你也不会等到现在;一处,如果他们想找麻烦,在咱们地头上,弟兄们也不是吃干饭的;至于共产党嘛!呵呵!他们倒是想进就能进,喏!那些号子可都空着,我还怕地方不够住,呵呵……”

“关键是难为四嫂子,你整天陪着我,她咋办?”

“她好办。”

“好办?”

“人家现在的小日子过得舒坦,算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你们俩吵架啦?”

“那到没有,”徐百川咂咂嘴,神色有些古怪。钱溢飞看在眼里,心下却有些豁然。既然这是别人家务事,老六秉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想将话题岔过去。

可今天,徐百川似乎只想讨论有关女人的话题。“老六啊!你也老大不小,家里该有个掌舵的。”

“四哥,咱俩义结金兰十几年,你从未说过这些话,今天是怎么啦?我钱老六为啥傍上王老五,难道你还不清楚?”钱溢飞擎着酒杯,狐疑打量着徐百川。

“不是哥哥矫情,一想你而立刚过,还是自己夹个铺盖卷混日子,这心里总觉得难受。要不,我帮你寻摸一个试试?先别愣瞪眼睛,看合适了咱再定,好不好?”

“四哥,你没发烧吧?”

“你这叫什么话?”

“以前要是跟我说这个,没准我还美得分不清东西南北。可现在,你看我哪还有这份闲心?总不能叫人家搬进监狱陪我住一辈子吧?”

“我是说,你就从咱二处找个合适的,我不信那么多大姑娘,没一个你能看上眼?”

“咱们二处?呵呵……”钱溢飞憋笑不已,将杯中酒水连累得四溢横流。

“我跟你说正经事呢,严肃点!”

“四哥呀!要说二处这一脉,呵呵!女人倒是不少,可大姑娘……呵呵!那可是绝品。”

“你这嘴太损,就不怕那些娘子军找你拼命?”

“拼命?呵呵!外人不知咱二处的规矩,难道四哥你还不清楚吗?就说新学员培训吧,女谍报员肯定回避不了一课:那就是怎样勾引男人。呵呵!不把男人弄上床,她还打算毕业呀?所以,再跟我提什么二处大姑娘,不用嫂子教训你,我立马和你急。”

“我记得……”徐百川瞧瞧一脸不屑的钱溢飞,略有所思,“我记得经你培训过的女学员,好像还没有不合格的吧?这要是算下来,没个一百,也差不多二百挂零……可能我还少算了,至于那些没登记在册的,恐怕就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怪不得二处女人一提你钱老六,再厉害的嘴也得马上噤若寒蝉三缄其口,呵呵!你小子,在女人身上没少造孽啊?”

“四哥,咱能不能换个话题?总围着女人裙子转,你不觉得有点俗吗?”

“好,咱先不说这个,对了,你托我查的那个周云,也没什么特殊背景,不过就是个玩票妓女。怎么?你又对婊子动心啦?”

摇摇头,钱溢飞没说话,可这擎着的酒杯,却再也无力送到嘴边……“看来……这女人不简单哪……”


令世人谈虎色变的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是个无人敢涉足的禁地。可就在这一方禁地之外,一位身穿细花旗袍曲线玲珑的女人,数日间,风雨无阻徘徊在铁门之外。她很少说话,时而颔首漫步,时而眺望高墙后那幽蓝的碧空,洗尽铅华的瓜子脸上,也许会伴随夜风轻拂,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幽怨、哀愁。她静静地踱着、思虑着,不和任何人搭讪,也不回答任何人的怜问。累了,找座土堆坐上一坐;饿了,从手臂的挎包中取出面包;渴了,在小河沟里舀水轻酌。每逢寒风咋起,她便将围巾披拢在肩头,紧紧裹挟着双臂,向苍白僵硬的小手哈哈热气,然后再继续徘徊……没有人知道她姓名,也无人知晓她到底要干什么。因为,她原本就是少言寡语,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女人。她似乎并不排斥那些站岗的哨兵,每每换岗之际,往往也是她笑容绽露之时,当她柔情似水的目光在那些稚嫩的面孔上轻轻一瞥,瞬间灿烂的背后,往往会留下耐人寻味的,淡淡的一丝惆怅和失落……

“你是干啥的?”警卫班长上下打量这与众不同的女人,她的目光正伴随一只凄婉哀啼的雀儿,缓缓掠过那铁网高墙……

“你到底是干啥的?”警卫班长冷静地告诫自己:千万不能看她,如果看过这女人的脸,恐怕下辈子都不会再打其他女人的主意。

“来找我的男人,他已经很久没回过家,”女人朱唇轻启,矗立在寒风中的娇躯如斜柳轻曳。

“站住!不许转身!不许看我!”警卫班长无力地呐喊,心中裹挟团团无法宣泄的烈焰。他背后已被冷汗浸润、淋湿,因阻止不了女人身上那阵阵幽香,只好强迫自己合上翼动不止的鼻孔。“妈的,老子这双手怎么显得多余?往哪儿放呢?”他搞不清自己为啥会在一个女人面前如此丢人,就连和她对视都显得底气不足。从此,他注定要在自怨自哀中度过余生了。

“我在这里等他,只想看他一眼,求个平安……”女人的声音令班长骨软筋酥,他很想找人扶持一下,可身后那些兵和自己也没什么区别,一个个魂游九霄,有些人就像犯了烟瘾,口水鼻涕流得和洗脸差不多。

“你男人是……是政治犯?”若非下不去手,警卫班长真想拔出刺刀,照准自己屁股狠狠来一下——只要能让自己清醒,疼痛未必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手段。

女人没说话,一副我见尤怜的哀怨神情,弄得在场士兵,差点没趴下……

“政治犯?但愿是政治犯……只要是政治犯老子就有机会。能和这女人来那么一下,妈妈的,五马分尸都值了……”难怪这班长胡思乱想,其他士兵,更花花的肠子简直多不枚举。

“他是国军军官……”女人终于开了口,不过这一开口,那就是爆炸的火药桶。警卫班长“呼”地拔出手枪,大声骂道:“哪个王八蛋这么无情无义?是男人你站出来!老子今天就要多管闲事啦!说!这王八蛋到底是谁?我给弟妹做主,就算是蒋委员长来了,这仗也非打不可!”

“他叫钱溢飞……”

“钱……啊?”警卫班长目瞪口呆,杵立着,面部表情千变万化。不知过了多久,他一咬牙,闭着眼睛将手枪猛然塞进女人手中,哀求道,“嫂子,刚才的话就算我没说过,顺便麻烦您抬抬贵手,把我毙了吧!我……我对不起六哥六嫂……”

“.……”

女人找上了门,虽说不算什么丢人事,但钱溢飞的脸却明显挂不住了。徐百川瞧着他那阴晴不定,一阵红似一阵的面皮,想笑不敢,不笑又觉得对不起良心。两个人就只好面对面尴尬地坐着,一时间,谁也拿不定主意该怎么办。

“她……她还没走吗?”钱溢飞将警卫班长拽到一边,瞧瞧四下没人,低声问道,“你没和她说……那个……我不在吗?”

“六哥,说这些没用,您那套忽悠女人的办法,恐怕连鬼都骗不过去。我瞧这女人比咱二处还二处,她就认准你在这儿,谁劝都不好使。依我看,您还是认了吧!免得叫兄弟们难做。”

“你不觉得奇怪么?她怎知道我在这里?”

“这您别问我,呵呵!弟兄们也想知道为啥。”

“看我笑话是不是?”

“六哥,呵呵!这我哪敢?不过话说回来,你总这么躲也不是回事儿。再说,要是叫那别有用心的人给利用上,您的麻烦可就大了。”

“我怕什么?”钱溢飞一瞪眼睛,“老子都混进监狱了,还怕人笑话?”

“呵呵!”

“你还敢笑?”

“呵呵……”

“你等着!”咬咬牙,他猛然转身向外走去,一边走还一边撂下狠话,“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出乎所有人意料,钱溢飞非但没有选择逃避,反而命令士兵大开“辕门”。他自己撸胳膊挽袖一个箭步冲出去,见到目瞪口呆的周云,先是上下左右仔细瞧瞧,锁定目标确定下手方向后,一把将这满身“风尘”的女人撂在肩上,就像打了胜仗的将军,趾高气扬大摇大摆将她扛进合作所。

“老六!你这是唱得哪出戏啊?”徐百川的眼睛瞪得不比周云小,他瞧瞧反手搂住钱溢飞,柔顺得像只小猫似的漂亮女人,差点没张脱下巴,“乖乖,这老六太有女人缘了!呵呵!兄弟!加把劲!别丢了咱爷们的脸!”

钱溢飞没理那套,在众人哄笑声中,一脚踹开房门。

“不会这么急吧?”随着“咣当”的关门声,众人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相互瘪笑着瞧了瞧,“妈呀!这还不得闹出人命?”

钱老六将周云丢在床上,不待她呼出声音,迅速除下高跟鞋,拉过被子为她盖上。“你个傻丫头,着急嫁人也不用这么离谱吧?弄得像被人抛弃似的,好像我是个始乱终弃的负心汉。”

“这么说,你答应娶我喽?”周云一把抱住钱溢飞,不但将他搂得透不过气,而且殷红的小嘴象催命符似的,在他耳畔发鬓不停地厮磨。

“你敢嫁,我凭什么不敢娶?凭空掉下个媳妇,呵呵!这好事上哪儿去找?”

“可是……你不在乎我做过……那什么吗?”

“现在才想这个问题,你早干嘛去啦?不错,我很在乎,但是没办法,如果今天放过你,那我这辈子都不会舒心。人生在世,找个媳妇不是件难事,可要想找个一心一意,能为你风里来雨里去的女人,万里无一。我钱溢飞这辈子既不缺女人,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所以女人对我来说,不过是她们利用我,而我再发泄自己的工具而已,或者说,我在那些女人的眼里,彼此都是工具。可你不同,我已经考虑过,只有不把我当成工具的女人,才是真真正正的女人,才能与之共结连理,不幸的是,你就是这种女人。”话说得乱七八糟颠三倒四,可周云却很受用。“不过……你就敢断定我不把你当成工具吗?”

“你见过谁为了工具,几乎把小命都给搭上?不管你最初以什么目的接触我,但是现在,你敢说自己不想嫁给我么?”

“你认为,我接触你是有目的吗?”

“至少两个人过日子,总比一个人干靠要强吧?”

周云没回答,她笑了笑,从骨子里散发出的娇媚,令钱溢飞痴醉不已。甚至,他突然产生一种很古怪的想法:“哪怕她就是有意欺骗,我也会毫不犹豫原谅她……”

将湿润的嘴唇从钱溢飞面颊上移开,周云那柔情似水的目光,有些痴了。她捧着心上人的手掌,喃喃自语道:“六哥……这辈子,你可要养着我了,哪怕顿顿吃糠咽菜,我也算没白活过。”

“要是连糠都吃不上呢?”

“那你最后的一顿饭肯定就是我,哪怕我死了,叫你把我吃了,也不会让你饿着。”

此地无声胜有声,钱溢飞将周云那满是血泡的脚掌,紧紧握在手中。隔着丝袜,轻轻的,慢慢地,小心揉搓着。柔弱无骨的纤足,在柔情和蜜意的温柔催化下,渐渐的,由麻木过渡到温热。“抓住你的脚,看你这辈子还怎么逃……”瞧瞧怀里在甜笑中渐入梦乡的周云,钱溢飞突然觉得生活,原来也有它美好的一面。

“老六现在是温柔乡里戏鸳鸯,羡慕不得啊!”徐百川强迫自己,将快要粘在门板上的耳朵,生生挣回。看一眼钱溢飞的卧室,想想自己那离异的妻子,突然觉得孩子虽说是自己的亲,但生活却是别人的好。到目前为止,他彻底明白一个道理:这世间男人的资格,都是由女人来裁判。女人的眼光毒,发言也最具权威,只有被她们认可的男性,才有可能装进心底的小仓库,上升到男人高度,成为女人生命中一切的主宰。明白这个道理的徐百川,感觉这辈子活得有点冤,他甚至认为自己在某种程度上,也成为了一种可悲的工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