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寸金莲”是谁发明的?

大大跑 收藏 0 1174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女人缠足,把好端端的大脚变成“三寸金莲”,砸断骨头连着筋,烂了皮肉流干了血,有时候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是谁发明的这酷刑?


“金莲”的典故大概是由南朝的潘妃来的,因为没找到此前的记载。唐代孙元晏有一首咏史诗,《齐·潘妃》:


曾步金莲宠绝伦,岂甘今日委埃尘。玉儿还有怀恩处,不肯将身嫁小臣。


潘妃是南朝齐东昏侯的宠妃,小名玉儿。东昏侯萧宝卷当皇帝的时候,在宫中凿金莲花以贴地,让潘妃在上面行走,称为“此步步生莲花也”。这首诗后面写梁武帝萧衍破齐,废了萧宝卷,听说潘玉儿国色天香,武帝就想把她留在后宫自己享用。但是梁武帝没有擅自作主张,而是跟大臣王茂商量,王茂说:“亡齐者此物,留之恐贻外议。”红颜祸水,这个小妖精害得齐亡了国,留下她恐怕会招来非议。武帝也没舍得把她杀了,就想把她打发走算了。军队里一个叫田安啓的小官申请娶这妖精美女为妻,皇上没啥意见,可是潘玉儿却哭了:“昔者见遇时主,今岂下匹非类。死而后已,义不受辱。”于是被缢身死。以前的丈夫不管是明君还是昏君,好歹是皇上,下嫁这么个“瘪三”(能直接向皇帝求亲,应该也是有身份的人呵),还不如一死呢。这位“曾步金莲宠绝伦”的潘妃不仅面貌身段美轮美奂,而且个性如此刚毅不群。


李商隐有一首《齐宫词》写道:“永寿兵来夜不扃,金莲无复印中庭。梁台歌管三更罢,犹自风摇九子铃。”也说潘妃的事。“永寿”,是东昏侯为潘妃兴建的神仙、永寿、玉寿三座宫殿之一,梁武帝萧衍发动政变的时候,东昏侯和潘玉儿正在享受歌舞升平,寻欢作乐,连宫门都没有关(关上门也挡不住冲进来的兵)。亡国之后,她再也别想在院子里步步生莲花地行走了。“九子铃”原本是庄严寺的,剥取做了潘妃宫殿的装饰。


毛熙震的《临江仙》词写道:“南齐天子宠婵娟,六宫罗绮三千。潘妃娇艳独芳妍。椒房兰洞,云雨降神仙。 纵态迷欢心不足,风流可惜当年。纤腰婉约步金莲。妖君倾国,犹自至今传。”


至于女人小脚,神话传说里倒是有一些。比如说殷末纣王的妃子妲己是狐精变的,但是她的脚没有变好,就用布帛裹了起来。由于妲己受宠,宫中女子便纷纷学她,也把脚裹起来。但是人家潘妃就算是玉足纤细,柔弱无骨,但毕竟是“天足”,而且也没有说只有三寸啊。再退一步,她天生脚丫就只有三寸长,在金莲花上行走,可是这“三寸金莲”却没说是用布条缠裹出来的。


“金莲”后来也被用来形容女子步姿之美。如杨炯的《和崔司空伤姬人》写道:“晚庭摧玉树,寒帐委金莲。佳人不再得,云日几千年。”“玉树”也是形容美女的,语出《世说新语·言语》:“譬如芝兰玉树,欲使其生于阶庭耳。”也有认为是指《玉树后庭花》,“璧月夜夜满,琼树朝朝新”,形容张贵妃、孔贵嫔(跟着陈后主躲在井里的两位美女)的美色。李商隐的《南朝》写道:“谁言琼树朝朝见,不及金莲步步来。”李群玉的《赠回雪》也写到:“安得金莲花,步步承罗袜。”吴融的《和韩致光侍郎无题三首十四韵》之二有:“玉箸和妆裛,金莲逐步新。”韩偓《屐子》一诗:“南朝天子欠风流,却重金莲轻绿齿。”“绿齿”就是木鞋,“南朝天子”就是东昏侯萧宝卷。他的《金陵(杂言)》还写道:“彩笺丽句今已矣,罗袜金莲何寂寥。”


李商隐写《隋宫守岁》,咏隋炀帝宫中守岁的奢侈,有:“昭阳第一倾城客,不踏金莲不肯来。”汉成帝时赵飞燕住在昭阳殿,后来多以“昭阳”指皇后或者宠妃。金莲花贴地,行走其上,用潘妃的典故。强调其奢华,却没有涉及金莲对脚型的改造。削足适履,缠足步莲乎?当时恐怕还没有发明这做法。


那么折磨了中国女子千百年的缠足******到底是谁发明的呢?不是齐东昏侯宠爱的潘妃,却也是一位后宫女子,大概是出于别出心裁投皇帝所好的心理,也大概是皇帝别出心裁为了更加赏心悦目。


五代时南唐李后主的宫中有个叫窅娘的宫嫔,擅长舞蹈。李后主是个风流大才子,忽发奇想,做金莲,这可不是金莲花贴地,而是有六尺高,类似莲花台,装饰宝物璎珞,窅娘用帛缠足,纤纤玉足弯成新月状,在莲花台上舞蹈,飘忽有仙姿,极富美感。“莲中花更好,云里月常新。”


后来此法流传民间,渐渐被效仿,从上之下,日益风行。苏东坡的《菩萨蛮》词写道:“偷穿宫样稳,并立双跌困。”顺便说一句,宋代的缠足与后世的三寸金莲有所区别,宋代的缠足是把脚裹得“纤直”但不弓弯,当时称为“快上马”,鞋子被称为“错到底”,比三寸要长。


还有一种说法,说缠足是杨贵妃发明的。据说杨贵妃在马嵬坡被缢死之后,有人拾到贵妃的鞋子,长仅三寸。从唐诗里找影子,不过就是杜牧《咏袜》写道:“钿尺裁量减四分,纤纤玉笋裹轻云。”还有白居易的《上阳白发人-愍怨旷也》里说“小头鞋履窄衣裳”是“天宝末年时世妆。”终究太过牵强了。况且,一般认为杨贵妃属于丰满型,她何苦那样折腾自己,站都站不稳。


还有说,西藏有一种灯具,状如弓鞋,又称公主履,据说在文成公主入藏时已有缠足之事,只是尚未普及。


无论是谁发明了三寸金莲的缠足法,无疑给历代女子的身体造成了巨大的痛苦,但她们又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美感的满足。那个时代背景下,如果男性以“金莲”为美,她们是甘愿摧残自己为“悦己者”付出相当程度的代价的,虽然无奈,但不一定被迫。


穿高跟鞋不舒服,减肥很痛苦,但女人们乐此不疲,她们从中获得的美感令自己身心愉悦。更残酷一些的,很多女人用各种方法使得自己胸前“波澜起伏”,这其中不乏摧残自己的方式,要说纯粹为了男人的审美似乎太狭隘了,但是当女人心甘情愿接受了男人世界的审美,那么这也成了她们自己的审美,“为悦己者”不仅是为了那些欣赏自己的别人,也是为了自己从中获得愉悦。


说来辛酸,为女人缠足的往往都是女人,而目的往往是因为爱。



本文内容于 2008-9-9 10:45:26 被大大跑编辑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