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翔 《第一卷 少年》 十 从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


杨府,书房,


杨沂中居中而坐,侧座左手是二品御前待卫,濮阳县候赵振,年约四十左右,中等身材。不过双眼中精光四射。显出及深的修为。右手是一个太监,是赵眘的心腹内待曹锦,生得骨瘦如柴,头壳凸顶,汶有几根头发,偏偏两道白眉又细又长,一看便知气功已登峰造及。两侧左三右二,坐着五个人。左边是江湖三奇,万显声、谷正扬、乙休,右边是两个女尼,水镜和水月两人。


杨听中先拱了拱手道:“今天有幸,能与各位高人相见,在下不胜荣幸。”


谷正扬微笑道:“杨大人,客套话便不用说了,你请我们来,一定是有重要们事情,不访直说。”


杨沂中道:“这样也好,我也就不和堵位客套,今天请各位来确实有一件大事与各位商议,关乎我大宋国运。”


乙休道:“我们虽说在江瑚上微有些薄名,但对于军国大事恐柏帮不上什么忙吧。何况现在仙皇帝也还算不错,所任用的张浚、虞允文等人也是能臣。还有什么大事需要和我们商议的。”


这时赵振,道:“各位都是世外高人,若是普通俗事也不敢惊动各位。只是这一件事却一定要和各位商议才行。”


水月道:“那么研究是什么事,说来听听。”


赵振看了看杨沂中,杨沂中沉声道:“居我们在金国的细作回报,金国前国师普风活佛重开寺门。门下两名新弟子完颜长之,完颜陈和尚出仕金朝,被金帝完颜雍委以重任。”


在场的五个人都是当今江湖有数的高手,但听刭普风活佛的名字,也都不禁心头一颤。


普风活佛是金国前国师,历经太祖完颜阿骨打,太宗完颜吴乞买,熙宗完颜澶,废帝完颜亮,到今天的金大定皇帝完颜雍,共五朝四十余年。居说一身超凡入圣的武功己近天人的境界。当年的金国名将四太子完颜宗弼便是其弟子。


靖康元年(1126年),金国侵宋。普风也随金军南下,会斗中原的江湖高手。十余年间连败中原高手百余人。直到绍兴十年(1140年)终于引出了当时佛、道两派的第一高手,少林寺的主持静修禅师,天师道的祖师鲍叔方来。三人在泰山之颠经过了七天七夜,然后各自下山闭门自关,从此都不问世事。


关于这七天七夜到底发更了什么事情,无人知道。当事的三人也从来不说。但江瑚传言却是众说纷纭。有人说是静修和鲍叔方技压普风,终于使普风知难而退;也有说七天七夜,普风力挫二人,终于觉得天下再无抗颉之辈,于是再也不问世事了;还有说三人两败俱伤,约定伤好后再决胜负等等。不过现在静修和鲍叔方都己去世,知道当年真像只有普风一人了。


但普风回到金国之后,便在国都上京会守府会守寺中自修。在也未出寺门一步。金帝有国事询问也要亲自到会宁寺去请教。


后来完颜亮弑君夺位,倒行逆施,残暴嗜杀。令朝野谈之色变,普风也不满其做为,后来完颜亮到会宁寺讫见普风,普风也拒相见。完颜亮亦不满。


天德三年(1152年)完颜亮迁都燕京,称为中都。普风仍留在会宁寺,拒不与完颜亮同行。后来完颜亮诛杀完颜宗弼一族,只有义子完颜陈和尚和宗弼的幼子完颜长之被心腹家将所带,逃到会宁寺,被普风收留。普风更将会宁寺的寺门封死,以示永远不见完颜亮。完颜亮大怒若狂,但终忌普风的威望武功,不敢派军入寺抓人,派出几批高手暗中下手,但也都有去无回。完颜亮又惊又怕,也无可奈何。只好以国师不可离都为名,改立安铎活佛为国师。


大定元年(1161年)完颜雍登基后便亲自到会宁寺讫见普风。起初普风仍是闭门不见,但每年中完颜雍都到会宁寺两次,对着寺门静候一个时辰,走时三拜,数年如是。终于在大定五年(1165年)完颜雍再去会宁寺时。寺门大开,有人请完颜雍入内。完颜雍只身进寺,三个时辰后出来,带着两个人。使是完颜长之和完颜陈和尚。此后,普风虽仍不到中都,但会宁寺的寺门从此也再度打开。以示认可了完颜雍的君位。而金人仍视普风为国师,安铎只被当作二国师。


杨沂中道:“普风在金国威望极高,女真人敬如神明。他重开寺门,对将两名关门弟子出仕金庭,等于是承认了完颜雍是金国明主的地位。而且此人武功极高,当年与他在泰山论武的静修禅师和鲍叔方道长都以亡故,我大宋如果和金开战,此人必然出头。普风深通兵法,又深得女真人心,如何对付他,还请各位商议。”


万显声脸色凝重:“普风的武功确实超凡如化,我看就是当今佛、道二教的第一高手:少林的道悦和天师的施岑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谷振扬点点头道:“依我看来,当今天下大概只有剑魔独孤痴方可以和普风一战。”


水月皱眉道:“独孤痴的剑术到是冠绝古今。但此人也有十多年不见江湖,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又到那里去找他。而且此人行事难测,为人又善恶难分,就箅找到他,他也未必肯出手对付普风。”


谷振扬道:“九年以前我和独孤痴在洞庭湖有过一面之识,对他也了解一二。此人到是谈不上善恶,只是终其一生都在研究剑术,如痴如狂。其他事情具可不理,才让人觉得行事难测,善恶难分。他的剑术确实天下无敌,十多年前便自称难救一败。他如果听到普风重开寺门的消息,恐怕会主动找上门去。毕竟天下值得让他出手的人以经不多了。”


乙休道:“就是不知这独孤痴是死是活,现在又藏在那里,那么到那里去找他呢?。”


万显声对杨沂中:“对付普风的事情,现在我们几人在这里恐怕也商量不出什好办法来。我看还是先告诉道悦和施岑一声,看看他们有什么办法。另外在找找找独孤痴。大家群策群力,一定会有办法的。”


水镜道:“贫尼以为,以普风的修为超凡入圣,应早己不问世事了,想来也不会干与金国的军国大事,所以也不用太但心。”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太监曹锦开口道:“师太之言,咱家以前也曾想到,不过世事难料,我们不可不防啊!”


杨沂中也道:“一般的情况下,普风自然不会出头,但如果金兵大败国势动摇,他还会无动于衷吗?何况还有两名弟子在金庭之中,他定不会置之不理。”


水镜点头道:“说的也是。”


杨沂中道:“那么此事就请诸位多费心了。”


*******


次日,圣旨下。追封杨朝辉骑都尉、左武大夫。万如菊代郡夫人。着杨炎守孝百日。后来几天里朝中的文武大臣或是亲自、或是委派家人到杨府吊奠。每天来往杨府的人群不绝。连杨炎在尚武院的同学也来了不少,虽然大多数人和杨炎根本不熟。


第三天,来的居然是永安公主和永宁公主。这一下子今杨府上下措手不及,一阵忙乱。幸好杨府的大管家杨全跟随杨沂中多年,也是久经世面的。在震惊之余到也礼数周道,没出大错。


虽然两位公主一再强调,是尽同窗之义来拜奠万如菊的,但毕竟公主的身份和别人大不相同。杨府上下顿时都觉这个看来并不怎么出众的孙少爷原来还有这么大的面子。


拜奠完毕之后,出于礼节,杨炎请两位公主到书房落座。


刚一坐下,赵倩如便问通:“杨炎你的病好了没有。”


杨炎道:“有劳公主,我只是有些伤心过度,身体一时不适。现在以经没事了。”


赵倩如道:“那就好了,不过你也不要太伤心了,保重自己的身体要紧。”顿了一顿,苦笑道:“其实我也很明白你的心情,我父王过世的时候我也很伤心的,病了一个多月才好。”


这时,赵月如道:“枢密院的批文以经下来了,后天其他的几个人都要到军中服役去了。他们都约好在城北长亭告别,你能来吗?”


杨炎道:“公主,你呢?你也要从军吗?”


赵月如摇了摇头,道:“不,我不去屯驻军,留在京里,在禁军中任职。”


杨炎明白,赵月如的身份,确实是不能到戍边的屯驻军去。说是在京里的禁军任职,恐怕也是有名无实,谁让她是个女子呢。便道:“好吧,后天我一定去。”


赵月如起身道:“好了,我们也该走了。你自己保重。”


杨炎把她们送出府门,回到房里,流苏正在收拾屋子。一见杨炎回来,一脸兴奋道:“哥哥,她们就是公主啊!仆人们都说哥哥的面子好大,连公主都来奠拜娘了。”她一直以来,都习惯叫杨炎哥哥,尽管现在她和杨炎的名份以定,也没有改过口来。


杨炎道:“公主又有什么稀罕的。”心里却在想要是从人们知道他是和赵月如打架才认识的,不知道他们又会怎么看自己呢?


流苏到是一脸羡慕道:“两位公主都生的好美啊!”


杨炎苦笑,女人对另一个女人最为关注的总是相貌,对公主也不例外。轻羟把流苏揽在怀里道:“她们那有我的流苏好看呢!”


流苏将脸埋在他怀里,娇嗔道:“哥哥,你净骗我。”心中却甜美舒畅。


杨炎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道:“流苏,这些日子你也辛苦了,我可真过意……”


流苏从他怀里抬起头来,道:“哥哥你可不要这么说,我…我…终生都会和你一起的,这又箅什么?“

杨炎凝视着流苏,心中默默道:“娘,您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保护流苏,一定会让她终生幸福的。




按枢密院的批文:曹勋被派到江淮路建康府御前诸军;高震被派到江淮路镇江府御前诸军;刘仁先和周宏明被派到鄂州水军;张师彦被派到荆湖路襄阳府御前诸军;张渊被派到成都府路兴州御前诸军。赵月如留在临安,在禁军殿前司。


临安城西比的长亭,八人相见一一互道珍重挥手告别。


但谁也设有想到在十年后,八个人竟还能再度聚齐。但是在那个时候,不仅八个人的身份地位都和现在都大不相同,连大宋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回临安城的路上,只有杨炎和赵月如两人同行。


走了一会儿,赵月如忽然道:“右战场比试的前一天,传言和你一起的那个女孩是倩如吧!”


杨炎听了,不禁吓了一跳:难道赵月如要找自己箅帐?但又不能不承认,只好道:“是永宁公主非要拉我陪她去逛逛,我看她一个随从也没带,也怕她会出事,所以只好跟着去了。没想到还是闹得满城风雨的。”


赵月如点点头,不在说话了。杨炎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好垂头丧气的陪着她走。只希望早一点进城,好结束这尴尬的场面。


又过了一会儿,赵月如才道:“杨炎,有件事情我一直想问你。”


杨炎立即警惕起来,道:“什么事情?”


顿了一顿,赵月如才道:“是关于你的事情,为什么你这次战场从试的能力和你在尚武院里例表现完全不一样呢?”


杨炎脸上终于浮现出恶作剧一般的笑容:“你是不是觉得我平常老是逃课,也不认真学习,但在比试的时候却能取得好成绩吗?”


赵月如道:“你不要误会,我绝没有小看你的意思,只是忤多事情有些想不明白。”


杨炎道:“说出来也设什么。其实很简单,我逃课的时候,是在家里自己学习,而且比在尚武院里花的时间还要多。还有在比试前练兵的那几天里,我的队伍一直都是白天睡觉,晚上练兵。一方面是因为我早就想好了晚上作战的用兵计划,另一方面也是故意示弱,使你们轻视我,不作防备。”


赵月如点点头道:“兵法云:欲强,故示之以弱。这话说得一点也不错啊。”停了一停她又问道:“那么你和我的那一战呢?为什么没有晚上进攻。”


杨炎道:“用兵之道就在于出奇不意。前两场我都是在晚上用兵,所有人都会以为在第三战我还会在晚上用兵,你一定也是这么认为,因此在夜里你一定会有所防备,所以我一定要换别的战术才行。”


赵月如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也就是说,早在战场比试开始以前,你就以经在准备了。”


杨炎点点头,道:“其实就在我进了武功比试的前八名,确定能参加战场比试的时候,我就己经开始在考虑战场比试的时候,如何安排训练,如何制定战术。”


赵月如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我现在明白了。原来你能赢是因为你比别人付出了更多的努力,更多的心血。所以我输给你一点也不冕枉,因为我不如你努力,费的心血多。”


杨炎一怔,道:“公主,我可没有小看你的意思,只是……”


赵月如淡淡道:“你知不知道别人是在怎样议论你的.他们说你是天生的奇材,所以不用怎样努力学习,天生就会用兵、用谋,天生就有一生好武功,别人在怎么努力也赶不上你的。”


杨炎有些吃惊的看着赵月如,想不到自己居然被传得这么神奇。人的心理就是这样,在自己不知别人的时候,就会为自己找出各种借口,唯独不提自己是否努力过。杨炎自己清楚,他所付出的努力和心血,远比其他同学多。平时是这样,战场比试时也是这样。取得现在的成绩,完全没有一丝饶幸的地方,更是和任何的天材都粘不上边的。


赵月如又道:“很高兴,你能告诉我事实。使我知道,我输给你不是因为你是天材,而是因为你比我更努力。”她凝视着杨炎:“也就是说,如果我要超过你,就一定要比你更加努力才行。”


杨炎只好苦笑。没想到说来说去居然会得到这么一个结果。这还不如干脆承认自己是天材算了。免得老是被赵月如盯着不放。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百日就已经过去。杨沂中花重金为杨炎买了一匹大宛良马,名为海东青。三个月里,杨炎以和这匹骏马陪养出很琛的感情,人和马的配合也颇为熟练。而这时,枢密院的批文也下来了,派杨炎到江淮路,建康府御前诸军都统制邵宏渊部下听用。


临行前的一天,杨沂中把杨炎叫到书房,拿着一把带鞘的剑递给他,道:“炎儿,你看看这柄剑。”


杨炎接剑在手,抽出鞘外,剑身碧绿,寒气逼人。长二尺四寸,较通常剑长三尺的标准要短一些,但剑身却便宽一些,剑脊也更厚一些。杨炎知道这样的剑更不易折断,同时也可以用来作劈、矽一类刀的招术。剑柄上刻着剑的名字:碧血照丹青。


杨沂中随手又拿过一把单刀,道:“你来试试这把剑。”


杨炎一挥手,向单刀上砍去,“唰”的一声单刀断为两截。杨炎忍不住道:“好快的剑。”


杨沂中将断刀一扔笑道:“这口剑跟随我十余年了。当年我用的那柄宝刀以经送给了鹏儿,这口剑就送给你作防身的武器吧。”


杨炎十分高兴,将宝剑回鞘。


杨沂中又道:“明天你就要从早了,军营之中可不像在家里。由不得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看似随意,其实骨子里却屈强得很,这样的性格,在军营里耳要吃大亏的。这几年我要你保持中庸,也是想磨一磨你耐性子。”


杨炎不禁感激道:“谢谢爷爷,我一定会克制自己的。”


杨沂中叹了一口气道:“江山移改,本性难移。这一点你和你爹一模一样。自己认准的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算了,一切由你自己好自为之吧。回去吧。流苏一定在等着你呢!”


杨炎回到东进院里,流苏果然以经给他收拾好了行李,正在等他。那夜两人底死缠绵,恩爱一夜。


次日天明,杨炎告别了家人,踏上了战场的第一步。




























后记


在我还在构思阶段的时候,曾经想过把小说的体裁是奇幻类型。因为现在网上的架空历史小说(主要是穿越小说)太多,在这个题材中很难再写出新的东西来。


正好这个时间读了田中芳树的《红尘》,当时忽然触发了我的灵感,写一部用真实历史为背景,但没有穿越的架空历史小说,这样不是就可以在这个题材中写出新意吗?因此才决定把小说体裁确定为架空历史。并且把历史背景设定在宋朝的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以后。因为在那一段历史时期基本沒有发生过什么大事,这也给小说的创作留出了很大的想像空间。


因此小说大体上是要尊守历史的基础上来改变历史。因此对于历史上真正发生过的事情,和历史人物,基本都会尊守历史的本来面目。当然随着情节的发展会逐渐遍离真正的历史。不过在第一卷里并没有涉及到太多的历史事件, 这是因为主角杨炎还没有成年, 还没有叁与到历史事情之中去。


我对杨炎的设定是一个成长在江湖中的贵族子弟, 同时有江湖和贵族的两种生活经历, 才形杨炎平易近人,等级观念不强,没有太深的皇权观念的性格。从逻辑上来说也是合乎情理的。当然我并不是说贵族子弟就一定不可能形成平易近人,等级观念不强,没有太深的皇权观念的性格,但那毕境是特例。作为小说的主角,自然会有一些特殊的地方,但我不希望把主角写成一个凡事都是特例的人。


第一卷篇辐较小,在内容上是介绍人物,为后来作好辅垫,出彩的地方并不多。除了辅垫以外,就是突出了主角杨炎的性格,以及其他几位重要角色的出场和性格。


在第四集杨炎和永安公主的比武那一作是着力于刻画杨炎武艺高强的一面,第六集至第八集的战场比试是刻画杨炎足智多谋的一面。杨炎的这些特点在第二卷中都会进一步体现出来.


目前为此,整个小说的结构都已大至构思好了,只剩下一些小细节还需要完善。我一定会努力将书写完。希望每一位看过的朋友能够喜欢。也欢迎和喜欢这部小说的朋友一齐讨论小说中的不足之处。


在第二卷里,故事会开始全面展开,精采的内容会展显出来。


在此祝每一位书友天天开心。


《宋翔 第二卷 成名》内容更精采。不要错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