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迷思:义和团运动回顾

牛虻四号 收藏 0 91



19世纪和20世纪是让中国人难忘的世纪,封闭了千年的老大帝国,突然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外来冲击,如果说,中国历史上也不乏各种战争的话,那么那种战争,是以相互知根知底的方式来进行的。深挖洞,广积粮,缓称王,这种争霸天下的智慧,也仅仅能够理解所谓的天命归你还是归他,老百姓归你管还是归他管这种王朝更迭的方式,因此在中国的历史上,没有国家民族的概念,只有王朝家国天下的概念,争夺天下登皇位,便是化家为国,家事就是国事,与其说效忠国家,不如说效忠某个家族来的确切,刘德华拍了很多烂片,但有部片子里说了句至理名言,墨攻里的老百姓私下嘀咕,给谁纳粮不是纳?反正你来了我得纳粮缴税,他来了还是得纳粮缴税,分别在于有的轻些,有的重些,甚至老百姓给当权者的警惕无非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意思让当权者压迫的稍微轻些,不要把人都逼急了。

可是这一切,在19世纪鸦片战争之后,完全变了模样,洋人来了,朝廷和百姓一样,对这一变化迷惑不解,甚至把这些来自工业革命文艺复兴之后的国家还当做化外蛮夷来对待,既不懂国际准则,也不明白自由贸易,而在那个年代不可否认,即使是西方文明,也未达到现代的高度,炮舰政治,依旧是主流政治模式,国际贸易,也必须在有强大的海军前提下才能够实现,欧洲人,美国人,在早已能够环球之后,把其他落后的文明就好像我们的天朝把周边当做蛮夷一样,当做了野蛮人来对待,在定义了对方是野蛮人之后,还有什么可说的?不听话就打,这不能不说是西方在道德和法律上曾经的污点和罪行,但是这并不能掩盖当年的中国确实是不文明国度这一事实。

义和团运动,便是在鸦片战争之后,底层人民受到来自政府和洋人的双重压迫之后,兴起的。

最早的带有民族主义情绪的事件,在湖南点燃,起因很简单,码头工人与洋商人发生了冲突,本来是一件民事案件,但由于涉及洋人,因此无论如何判决,中国人都觉得受到了欺骗,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清政府必定是害怕洋人,不敢主持公道的,于是洋华之间发生了严重的冲突,连奉调北上执掌军机湖广总督张之洞也被遣回处理此事(此时正值戊戌年间,若张之洞在北京主持政局,当不会闹到后来不可收拾的局面,为中国命运悲叹),由此,洋华争端日多,民族主义日渐高涨,加上信息封闭,人民愚昧,谣言四起。比如曾国藩处理过的天津教案事件,天津当时盛传洋人传教士把孩子杀掉做药,这在当代看来荒诞不经,凭心而论,西方传教士总体还是一群有信仰的上帝的使徒,在各国传教,办育婴堂,基本做的还是善事,但中国的传统中,任何宗教都没有这样的先例,加上西方医术也不为当时中国老百姓理解,于是谣言纷纷,都说教堂杀小孩,遂酿成教案。百姓自发杀死了洋人,当地政府也未秉公执法,弄得差点又起战端,曾国藩当年处理此事,如履薄冰,秉公处理,得罪百姓,偏向百姓,得罪洋人,而洋人又有武力为后盾,最后处理完毕,他心力交瘁,死在北洋任上,还落了不少骂名。

但这股民间势力,已经慢慢做大了。

义和团原名义和拳,起于山东,有白莲教背景,装神弄鬼,号称刀枪不入,到了毓贤当山东巡抚时,视其为义民,格外优待,于是义和拳势力越来越大,是年国家混乱,饥荒练练,流民云集,慢慢就聚集在山东和河北一带,在天津府北乡开河时,据说还挖出个碑,上面写:这苦不算苦,二四加一五,满街红灯照,那时才算苦。原来拳民中有一种技艺叫红灯照,说什么能上天放火云云,各种神仙也陆续登场,什么孙悟空,猪八戒,关公关老爷,黄飞虎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当时哪怕有点知识的人看了,都知道是胡说八道,连神仙都不脱民间那点玩意。

毓贤却如获至宝,去报告皇储的老爹端王(光绪无子,被慈禧迫着立了端王的儿子当皇储),端王听了也高兴,心说慈禧不敢废光绪立他儿子,是怕洋人干涉,现在有拳民抵抗洋人,便可驱逐洋人,废了光绪,自己稳当当当个太上皇,若是运气好,连慈禧都能给废了,那是多美的事。他就去报告了慈禧,慈禧虽然是个极有政治手腕的女人,但政治远见是没有一点的,闻得端王的蛊惑,也不由她不动心,于是就命令裕禄去办理此事。

这下子,更不得了,拳民得了朝廷的支持,装神弄鬼的劲更大,设立了团练局,把个河北搞的乌烟瘴气,倒是山东,这时很安静,说到这里,多说几句。

山东的巡抚,这时是袁世凯,晚清末年,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加上江浙的刘坤一,湖广张之洞,这些封疆大吏们,大多从底层办事提拔上去,了解实际情况,眼界比较开阔,比之当时的百姓,其实是开明开化的多,和满清那帮子颟顸王爷大臣,也大不相同,这倒是个很有意思的话题。在我们的教育中,好像民众总是先进的,权贵总是落后保守的,其实不尽然,就拿晚清来说,这些封疆大吏,就比民众的眼光要超前长远也准确的多,他们知道洋人的先进之处,并不无端排斥,因此在山东,拳民们遭到了袁世凯的抵制和镇压。袁世凯也有意思,他把两个当地拳民的首领叫到大营表演刀枪不入,一顿乱枪打过,两个号称刀枪不入的拳民首领毫无悬念的当场毙命,又派兵驱逐拳民,最后拳民都跑天津北京去了。

慈禧恨洋人,因为洋人要她归政光绪,这时又受了端王的蛊惑,把甘肃的兵也调到北京布防,甘肃提督董福祥本来是个土匪被左宗棠招安,哪里有什么现代观念,和拳民一样无知愚昧,闹的北京鸡犬不宁,甚至见到带眼镜的也杀死,因为他们带的是洋玩意,并抵制一切洋货。接着就围攻各国领事馆,杀死了德国公使克林德,这已经触犯了国际交往准则的底线,各国要求严惩凶手,但等来的却是慈禧老佛爷向16国宣战的诏书,我截取大概,奇文共赏之:

我朝200多年深仁厚泽,凡远人来中国者,列祖列宗,罔不待以怀柔(还当自己是天朝呢),诒道光咸丰年间,俯准彼等互市,并乞在我国传教,朝廷以其劝人为善,勉允所请(恐怕是大炮轰开的吧),初亦就我范围,遵我约束,岂料30年来,恃我国仁厚,一意抚循,乃益肆嚣张,欺凌我国家(恐怕也欺凌你太后了吧),侵犯我土地,蹂躏我人民,勒索我财物,朝廷稍加迁就,彼等负其凶横,日甚一日,无所不至,小则欺压平民,大则侮其神圣(这是关键,但欺压平民老佛爷不至于发火),我国赤子,仇怨郁结,人人欲得而甘心,此义勇焚烧教堂,屠杀教民所由来也。(俺的娘,一群土匪,成了义民,老佛爷大脑烧坏了)

朝廷仍不开衅,入前保者.....................................,其有同仇敌忾,临阵冲锋,仰或仗义捐资,助益饷项,朝廷不惜破格懋赏,奖励忠勋。苟其自外生成,临阵退缩,甘心从逆,竟作汉奸,即刻从诛,决无宽待。尔普天臣庶,其各怀忠义之心,共泄人神之愤,朕实有厚望焉,钦此。



外省的李鸿章,袁世凯,刘坤一,张之洞一看,就知道这朝廷已经疯了,正在不知道怎么办好的时候,刘坤一接到各国领事来电,都是要求保护侨民的事,于是他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保护东南为民造福的办法,他和李鸿章袁世凯张之洞等地方大吏,和洋人单独谈判,绝不侵犯洋人,洋人也别来打他们,至于朝廷的圣旨,就当是放屁,当做伪造的扔一边不理,好歹义和团闹的时候,东南还算安静。


北京附近闹的一塌糊涂,朝廷正规军聂士成部队,一向看拳民不顺眼,认为就是一群土匪(看来他的政治也不正确阿,可他后来死难国事,真让人感慨)拳民也看他不顺眼,在拳民集中准备烧铁路的时候(铁路也是中国的,但被当做舶来品)他指挥部队镇压,拳民就更恨他了,加上朝廷中偏袒拳民的大臣什么刚毅徐桐之流的压制,准备弹劾他,弄的他极度郁闷,往前是洋人,打不过得死,往后是拳民,也不得好,于是索性向洋人进攻,死了也算报国,可是在他和洋人作战的时候,拳民在后面掩杀他的部队,最后聂士成已无生望,命令部下杀退拳民逃生,自己拼命往前冲锋,死在洋人炮下,洋人感其勇敢,不忍毁其尸体,仍由他的部下抬回,却碰上拳民,乱刃其下,分其尸体,幸亏洋兵赶上,夺回尸体,方得安葬,而朝廷又怎么说他呢?朝廷下诏是这样说的:“督师多年,不堪一试,殊堪痛恨!故念他为国捐躯,着加恩开复处分,照提督阵亡例赐恤”读史到此,悲愤莫名!真正的忠臣义士,就落得如此下场,而那些所谓的拳民,名为爱国者,实为爱国贼。

聂军已败,马玉昆部还在抵抗,拳民们每仗必往前跳舞冲锋,可听到枪炮一响,又吓得往后乱跑,军队若不让路,立刻倒戈相向,弄得军队更加困难,马的军队带西洋式草帽,被拳民们指为洋奴,还要和他开仗,裕禄和马军门协商了几次,马军不得已不再带草帽,心里郁闷非常,每仗都拼命冲锋,想随聂军门于地下。(我非常理解马的心情,只有两个字:悲愤)。某次大战,正逢大雨,军队没草帽,看不清前方,军队大败,裕禄慌了,去找拳民首领商量,拳民首领让他放心,他们刀枪不入,定可大破洋人,于是开城出战,一哄而散(妄用此等人者戒之)。

这里北京知道天津城破也乱了,那么多拳民加甘肃军队,居然都攻不破几个领事馆,怎么办呢?好办,中国人失败了,找几个替罪羊就是,于是把两个谏议不可相信拳民,不可进攻使馆,不能相信邪术的大臣许袁二人当作汉奸杀掉,我国人自古就有把忠义之士当汉奸处死的惯例,比如袁崇焕。端王又乘机杀死了3个有点开明眼光反对利用拳民的大臣,以为大功告成,没想到洋人一到,拳民一哄而散,并和溃兵一起大肆抢劫,弄得北京残破不堪,北京百姓反倒眼巴巴专望洋人,洋兵一到,顺旗满街高悬,你不能说这些百姓没有爱国心,实在是被爱国贼们害的好惨。

下面的事,不用多说了,洋兵进城,慈禧逃难,然后为了自己的权位,反过手又开始大杀拳民,这些拳民可恨归可恨,但被这样杀掉,也着实让人唏嘘不已。接着庚子赔款,大清国每人平均要摊派一两白银,美国人便是拿着这银子建了清华园。(若不赔给美国,这银子还不知花哪里去了,更没有现在的清华大学,历史的吊诡,莫过於此啊!)

说实在的,我是非常反感义和团的,但心里又知道,这不是他们的责任,清廷的专制腐败愚民政策,把他们变成了一群只有肉体没有大脑的傻瓜,先是被利用,利用完了又被无情抛弃,可是他们,确实是给普通百姓和国家带来了几乎灭顶之灾。专制的政府让国家蒙羞,民族蒙羞,再利用煽动愚昧的民众为他们抵挡外来势力,抵挡失败,再拿民众的血去安抚外来势力,还有比这个更无耻的吗?如果说,义和团是因为愚昧而可恨,那么其根源,不也在那个更愚昧的清政府吗?

百年过去了,每每想到看到这段历史,都是百感交集,涕泪交加。

==================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