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街头(我和我的黑白道朋友们之二) 我和狼群的故事 74.多亏了和尚

wh0440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3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353/[/size][/URL] “今天兰帅的干得真不错,没想到你把车开得那么好!”我及时地赞叹我的小弟。   “还不错呢,吓死我了。”刀条在一旁报怨,另外两个小弟也咐和着。   “该拼命时就得拼,开始时还有点害怕,后来那个逼养的把我逼急了,当时我没啥感觉,呵嘿,现在想想还真后怕呀。”兰帅说着实话。这个小弟以后一定重用,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53/


“今天兰帅的干得真不错,没想到你把车开得那么好!”我及时地赞叹我的小弟。

“还不错呢,吓死我了。”刀条在一旁报怨,另外两个小弟也咐和着。

“该拼命时就得拼,开始时还有点害怕,后来那个逼养的把我逼急了,当时我没啥感觉,呵嘿,现在想想还真后怕呀。”兰帅说着实话。这个小弟以后一定重用,我心里想。

“老大,你说我们这次能不能掉里呀?”刀条问我。

“你说呢?”我反问刀条。

刀条低着头,不知是在答我的话还是自言自语,“应该没事吧。”

“放心吧,下顿饭我们吃韩国烤肉,你请客知道不?”我对刀条说。

第二天,边城市公安局三楼政委办室。早晨8时。贺大队正在和柴政委说事。

“昨天,东街那几个小子是正当防卫,为什么把他们关了?”现在贺队长对自己的政委实在是没法尊重起来,说起话来也不客气。

“这事儿,跟你没关系,你还是别管了,前天城西的杀人案你盯紧点吧。”

“城西的杀人案我当然会盯紧,但九龙俱乐部的事我也不会放的,明明是那个人先在电子游戏厅门前先开枪的,那个被打中的叫熊炮,是电玩厅的老板,昨晚在医院抢救到半夜因失血太多死了,要不是那几个小子反应快死的还不一定是谁呢。”

“那个叫熊炮的该死,以前他是大混子,前科累累,死有余辜。”

“据我所知,那个熊炮早就改过好几年了,浪子回头金不换。再说,九龙俱乐部的那几个小子追杀人犯也是帮我们。”

“抓犯罪份子是我们警察的事,还用得着这几个虎B得瑟?”

“这是见义勇为!”

“什么见义勇为?!一帮人渣!”

“他们是人渣?那是你是什么?!”贺队长怒了。他想到那天,柴政委用枪逼着我们的事情就觉愤愤不平。

此刻柴政委被激得恼羞成怒却又不知如何是好,两个人在屋子里怒目相对。

“叮铃......”这时电话响了,打破了刚才不知多久的对峙。

“好了,贺队长,你也辛苦了,回去吧,这个案子我已交给大案科办了。”说罢做了个让贺队长走人的手势就接电话了。

“是柴政委吧,我是政法委的任书记,听说昨天你们抓了几个东街的年轻人?”

“是,任书记,有这回事儿,他们防卫过当,把两个嫌疑人全杀了。”

“不对吧,我听说,有一个是你们有意不救人才死的,我还听说是有个民警不但不救人还欧打了受伤的一个疑犯,这个事我们要介入调查。”

“因为当时很乱,我们没能及时救人这是事实,但绝没有欧打受伤的嫌疑人的事,请您不要轻信那几个小子的一面之词。”

“那几个小子我都没见过,我怎么相信他们的话?但我这有其它证人,可以指证有个民警当时不但没有救受伤的嫌犯还打了他。”

这时柴政委才开始慌乱起来,“好吧,这个案子我现在就去重新细察一下,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对于这个前检察院检查长出身的政法委书记,柴政委还真发自内心害怕,因为他心里有鬼。他心虚地放下了电话,这时才注意到贺队长并没有走出去。

“你怎么还没走?”柴政委拉着驴脸哼着贺队长。

“柴政委,我有必要提示您一下,当时案发现场有一个目击证人的确看到你的人见死不救还打人,而且学我还告诉您,那个证人已被我保护起来了。”

“你------”柴政委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承认,我不是好警察,但我不是野兽和畜牲,我讲良心!”贺队长转身摔门而去。柴政委被摔得山响的门震得半天没缓过神来,待缓过神来赶紧打了一个电话。

“你们昨天在现场时有其它人吗?我说的是目击者。”柴政委急切地问电话那头。

“当时天刚黑,没注意呀。”

“好好想想,到底有没有?!”

“好象有个和尚,当时那个傻B秃驴吓坏了,我们也没管他。”

“你那妈的才是傻B!就这个人,我们被动了!你们这帮饭桶!”柴政委气急败坏地骂道,“赶紧找那个和尚,如果找不到就放了那个小子吧,妈的,一帮猪头!”说完用力摔下电话。

快到中午时,我们的号门铁栅栏“哗啦啦”地打开了。

“好了,回去吧,没事了。”那个姓鲍的狱警晃着脑袋向我们祝贺。

“中午我请大家吃烤肉,哈哈。”刀条高兴地说。

此事后,龙老大、柴政委和我们真正成了死对头,很明显,现在柴政委和龙老大勾结在一起了,我们双方再次针锋相对起来,双方的矛盾已到了无法解决的地步,只有再次开战,你死我活。首先我让豹子把一个在警告后仍在迪厅卖摇头丸的小混混的手砍下来了,我们在等待着绝战的机会,不,应该说我们已主动迎战,此时我们已被逼得红了眼,放下狠话,龙老大算个鸡吧,现在如果不灭我们,我们就灭他!不要以为我们九龙现在势力小,你龙老大就可以装逼欺负人!

经历了一些事后,我们愈发堕落,有了人生历险后,我们更加贪恋各种享受,比如常常把“不及时享乐,说不定哪天就会挂人”这句话挂在嘴边。我也逐渐喜欢并沉浸于这样生活。白天我是单位的优秀工作人员,而晚上我就和我的那些哥们儿玩成一片。

那天我和刀条去迪厅看看在豹子接手后迪厅的变化,那些不正常跳舞的人的确少了不少,我和刀条、豹子在一个角落看一边看顾客们跳舞一边喝着啤酒,豹子一边给我眩耀迪厅的大好变化,一边指引我们欣赏他引进的新项目,那是两个身上只穿着胸衣和短裤的两个性感领舞女孩在把着钢管狂舞,把刀条看得哈拉子直流,那勾人的动作只要让男人看了就想上。但因为这是我们团伙的生意,所以没人敢乱动,那些骚男人们最多也只能意淫一下而已。

“豹子,呵呵,这两妞儿,真他妈的馋人,今晚我上了行不?”刀条眼冒蓝光地直接问。

“这个骚炮,见到美女就想放炮,操!这是我从南方请来的,我不能得罪,要不影响生意我可不好交待。”豹子不想给刀条过这个瘾。

“咱是文明人,我不为难她,给她钱还不行吗?”

“这更不行,这不是把人家当鸡了吗?”

“操,泡个妞儿也这么费劲儿。”

“这样吧,一会儿她们休息时,我把他们叫过来,你套套看,有本事你泡上了随你便,玩叫床立体声也没人管你。”

说实话,那两个领舞的小妞真的很勾人,紧绷的肌肤,各种诱人的动作,让人想入非非,看他们跳舞不觉得就下体发热发涨,有极强的占有和征服欲望。

几曲后,那两个领舞小妞儿就要下台休息了,她俩是从后台再绕到更衣室豹子告诉身边的一个小弟,让那两个领舞小姐换完衣服过来。

不同的男人喜欢不同的女人,不谈及外表,有些男人喜欢沉默寡言、小家碧玉式的女人,有些男人喜欢活泼可爱、能言善变型的女人,而现在的我比较渴望占有那些行踪诡秘、妖艳性感的女人,当然这只是随遇而乐的事情,如果要说结婚,我不会选择这样的女人,毕竟,她们的内心太过浮华,而生活的本身却是单调而平凡的。我的生活将来是什么样我还不得而知,但现在我年轻气盛、浮燥而危险的生活也是需要能与之相配的女人来装点、滋润和抚慰。

当那个叫小帆的领舞小姐坐在我身边时,她的长发扫过的肩头,冲我轻轻一笑,她的样子让我大吃一惊,这就是刚才在领舞台上只穿三点式跳舞的女孩吗?现在看起来却是个清纯的学生妹,谈笑间眼神和嘴角里总是流露着羞涩和,但却让我能感到她的内在的无所谓和无动于衷,她只喝了一点酒,不象我们端杯就干。另一个她的同伴,还是那个妖艳的样子坐上来就和刀条眉来眼去。我不记得当时刀条是如何勾引那个女伴,我只看着身边的小帆。

小凡就是我喜欢的类型,至少当时是,沉静时初看外表你会觉得她清纯无比,而在激情时会让你如痴如罪,就象在我们坐在一起时的她和在台上跳舞的她的对比,这种角色的变化让我觉得她是个尤物,让我不得不征服再看透的小野兽。她的头发似一大波浪从上而下散落下来,但仍然遮掩不了她深邃的眼神与鲜红的嘴唇,那双眼好象天生就是用来勾引男人的,那张嘴好象天生就是用来与人接吻的。还有那俏挑的鼻子,就是让人有被挑逗和开玩笑的意味,漂亮极了,我总想不自觉地想捏一下她的鼻子。

“这是我们老大,叫风哥。”豹子介绍着。

“你的舞跳得真好。”我这时不知该说什么,只有无可奈何的夸奖了。

她只是笑了笑,拿起酒瓶给我倒满了酒杯。大家在一海阔天空地吹牛B,因为有两个外人在,我们不能说团伙内部的事。没多会儿,我就能感到刀条和另一个领舞小姐勾搭上了,从他们充满淫意和暧昧表情,我就知道,他们已经开始在用思想做爱了。

因为长期从事色情业,我下流的意识里总是凭借那些已有的经验从她的外表猜想着她身体的如何性感的构造,在大学里我画过不少的人体像,也看过不少色情录相,甚至也和一些很正点的女人激情,所以关于她脖子以下的部分我很快凭空想象了N种下流的可能。“一个女人一个味,绝不雷同,你要学体会体验和欣赏”,这是刀条的名言。当然平日里不会象刀条那样骚,因为我是老大,我得有我的威严。我想了很多种我见过的女人的胸部和下体形象,但总觉得那些其它地方上的身体配不上小帆的气质,这种不伦不类的淫意嫁接,只能让我更加欲火中烧,正所谓“想不如看,看不如干,干不如干不着”,于是我就很快地陷入了极度的挣扎,这更让我对小帆的下半身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我不能在兄弟面前象个小混混一样泡妞,所以说,当领导的有时真的要承受那种很虚伟的折磨,我理解那些好色的腐败官员们。

世上的女人,如果是属于你的,你不用争取就可以轻易得到,如果不属于你的,你就是拼了小命也别想碰她一点肌肤,我一直是这么想的。小帆似乎命中注定就应和我有段疯狂的激情,我能感到,从她的身体的味道、从她看我的眼神,所以那晚我并没有迫切地上她,我知道她是一只等我享用的羔羊。我喜欢这个等待和冲破防线以及最后激情冲刺的快感,并以此为荣为乐,是人生一大享受,这一点并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现在但坐在我身边的这个小帆仿佛是为我而存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