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新总统来华:中央坦然处之!

扎尔达里生于1956年,是已故总理贝·布托的丈夫。图为2008年2月21日,扎尔达里在***堡出席新闻发布会

扎尔达里1956年7月21日出生在巴南部大省信德省一个有产阶层家庭。他的父亲经营一家电影院,同时也是当地一个部族头领。

为政治而联姻

扎尔达里是已故总理贝娜奇尔·布托的丈夫,1988年,双方因政治而联姻,经过布托家族和扎尔达里家族进行为时一年的“谈判”后,35岁的贝·布托才亲眼见到了未来的夫君、建筑业巨头扎尔达里。扎尔达里与布托同岁,出身于巴基斯坦南部一个阔绰的地主家庭。两人在见面后的第五天便闪电般订婚了。在举行婚礼前,布托从未与自己的丈夫单独相处过,即使有家人在场也不相互握手。

为了振奋人民党自阿里·布托身受绞刑后的低迷士气,他们有意将婚礼办成了一场热闹、隆重的“嘉年华”。当时,婚礼请柬在黑市上曾卖到上千卢比,甚至还出现了伪造的请柬。

曾被判处5年监禁

在贝·布托任总理期间,媒体就传来了“妻贵夫荣”的扎尔达里的不好名声。扎尔达里被巴基斯坦媒体称为“10%先生”,讥讽扎尔达里担任政府投资部部长期间,只要有公司想通过他拿到项目,就必须拿出10%的回扣。1996年,贝·布托被再次解职,扎尔达里随即被逮捕。1999年4月,贝·布托夫妇因腐败和滥用职权被判处5年监禁,并被处以860万美元罚款,扎尔达里也受到警方虐待,随后扎尔达里随贝·布托带着3个孩子开始了流亡生涯。

接任人民党主席

扎尔达里在贝·布托于去年12月30日遇刺后,当选为巴基斯坦人民党两主席之一,另一位主席是扎尔达里和布托的儿子比·布托,现年20岁。在今年2月的大选中,扎尔达里领导的人民党与谢里夫领导的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组成的联盟击败穆沙拉夫总统支持的穆斯林联盟(领袖派),获得大选胜利。随后穆沙拉夫总统的地位江河日下,扎尔达里和谢里夫共同策划启动弹劾穆沙拉夫总统程序,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穆沙拉夫于今年8月18日宣布辞职。而在其宣布辞职的第7天,巴基斯坦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宣布退出执政联盟,扎尔达里旋即宣布竞选总统,并取得成功。

扎尔达里曾向新闻界披露一个愿望,即在当选总统后,他最希望首访的国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并希望参加在北京举行的残奥会的闭幕式。

据巴基斯坦电视台9月6日下午报道,巴基斯坦总统选举投票结束,巴最大政党人民党联合主席、已故前总理贝-布托的丈夫扎尔达里赢得选举。本网连线中国社科院亚太所南亚问题专家叶海林,请他解读了扎尔达里上台对于中巴关系、巴美关系以及巴基斯坦国内形势的影响。

问:巴基斯坦总统选举投票结束,巴最大政党人民党联合主席、已故前总理贝-布托的丈夫扎尔达里赢得选举。对此您有什么评论?

叶海林:这个结果是事先就注定好的,没有任何悬念。因为人民党是2月18日选举产生的议会中的第一大党,由这个议会选举产生下一任总统。而人民党在中央两议会和4省议会选票占绝对优势,扎尔达里当选是顺理成章的。

问:大家非常关注扎尔达里当选后的巴中关系走向,您怎么分析?

叶海林:巴中关系不会发生任何变化。在过去半个世纪以来,中巴关系从来没有因为巴基斯坦政府更迭而发生变化,这次也不会例外。而且,人民党在历史上的其他执政时期,不管是老布托还是贝-布托时期,都与中国保持非常密切的合作。

中巴关系被称为全天候全方位的战略合作关系,不会受到政权更迭的影响。扎尔达里上台后,中巴关系会继续快速往前发展。目前因为巴基斯坦国内的问题,中巴经贸受到了一定影响,希望巴基斯坦新政府能够尽快解决。

问:扎尔达里当选,会不会延续贝-布托的政策?

叶海林:人民党的政策就是贝-布托的政策,人民党也被认为是布托家族的政党,维护布托家族的政治利益。在贝-布托遇刺之前,扎尔达里在人民党并没有突出之处,现在他仍然被认为是布托家族的财产托管人,他会很好地延续贝-布托的政策。

问:扎尔达里当选,对于巴美关系将产生什么影响?

叶海林:巴美关系不取决于巴基斯坦,取决于美国。美国对巴基斯坦的支助体现在两个方面:民主和反恐。而目前,民主问题已经不存在,因为至少在短期之内,军队已经不可能在巴基斯坦政局中扮演重要角色。所以,当前美国评论巴美关系的唯一指标就是反恐。

扎尔达里如果能解决好反恐问题,巴美关系就会稳定,否则会发生很大的变化。特别是,美国大选后的新政府无论是奥巴马还是麦凯恩上台,都已经把阿富汗问题当作他们海外反恐的重点。因此扎尔达里的反恐答卷能不能让美国满意,都会影响到巴美关系走向,甚至是巴基斯坦国内形势的稳定。

问:看来反恐将成为巴基斯坦新政府的重要任务,前景如何?

叶海林:反恐问题将是扎尔达里非常难处理的一个棘手问题。一方面,巴基斯坦西北地区塔利班化的趋势已经很难逆转,塔利班在当地形成了气候;另一方面,人民党依靠西北边省的政党人民民族党保证了在议会的稳定多数,他们的意见将会影响到人民党的政策选择,将会使人民党的反恐政策受到阻挠。人民党政府不可能像穆沙拉夫时代那样坚决地反恐,人民党想打赢反恐战争将会非常困难。

问:扎尔达里反恐有困难,但贝-布托死于恐怖袭击,那么人民党政府的反恐决心会不会更强烈?

叶海林:事实上,贝-布托的反恐立场是很坚决的,但贝-布托去世后,人民党的反恐立场却相对软弱。因为,在巴基斯坦反恐战争并不是很受欢迎,巴基斯坦国民不希望政府在本国国土上使用武力反恐。人民党不可能不考虑这一因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